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4:13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重回三國之朕為劉備
  4. 第二章 第一次桃園三結義

第二章 第一次桃園三結義

更新于:2018-03-18 09:59:48 字數:2434

  第二天一大早,劉備拉著劉母來到了集市中心,當著劉母的面重現他的商人天分,不到2個時辰就賣出了50雙鞋,劉備用他那鋒利的言辭,激情的演講打動了眾多路人,什么買三贈一,滿一百返十文對他來說都是小兒科,演講才是劉備的大殺器,他讓涿縣父老感覺劉備賣給他們鞋完全是為了他們好,如果不買劉備的鞋出門就會踩釘子。劉母早在演講剛開始沒多久就被劉備給推回家編草鞋去了,不到一個月,涿縣父老穿的都是劉備的草鞋,劉備也獲得涿縣鞋王的稱號,逐漸也積累了一筆不小的資產。

  時間飛快,一個月后的一天,劉備躺在靠椅上享受余日的陽光,這時后一個聲音在他背后響起,”你好,請問你知道劉備劉玄德住在哪里么?“劉備回頭一看,只見兩個大漢帶著數匹駿馬站在夕陽之下如同天神一般,劉備起身答道:”我就是劉備,不知二位何許人也?”兩個大漢聞言相視一笑,一人答曰:“我是張世平,另一人名為蘇雙,我二人皆為中山商人,販馬路過此涿縣,發現此縣父老皆穿草鞋,且形貌一致。問曰才得知涿縣劉玄德,也就是閣下您如此善于經商,我兄弟二人仰慕至極,所以來此叨擾,渴望與閣下一敘。”

  劉備心里嘀咕:張世平,蘇雙?沒印象,應該不是什么厲害角色,不過看來也有些資產,也罷就陪他們嘮嘮嗑,說不定還能掙些外快。于是回答道:有緣千里能相見,相見即是緣分,請二位隨我進寒舍一敘。張世平和蘇雙引馬與劉備同行數步,拐過一個街角只見原先的草房已經成了石磚碧瓦的宅院,大門口一個碩大的燙金字牌匾懸掛當中,上書兩個大字:劉府。蘇雙心道,在這小小涿縣能有如此家業,此人小視不得,走廊之上,滿園桃花已盛開,美不甚收,那多多桃花映日而紅,似乎暗示著什么。

  進屋入座,劉備率先說到:二位千里從中山而來,背井離鄉,千里經商,商人本不易,辛辛苦苦為國家創造財富,可仍然無人認可,真不知道朝堂為何昏庸至此,卻苦了二位了。張世平聽聞此言蹭的一聲就站起來了“先生可知自己方才所言為何?重農抑商乃歷代朝廷治國之本,我等雖然辛勞,但仍能過上富足的日子,怎能責怪到朝堂之上呢!”劉備心道,我去你身為一個商人給我說重農抑商好,鬼才信呢,也罷就讓我與你辯上一辯。

  蘇兄,商人本分為何?

  自然是經商貿易。

  經商貿易是為了什么?

  自然是為了撐起家業,劉兄你不要拿鄙視的目光看著我好么,難道你不是么?

  不不不,張兄,我玄德經商,非為自己而為天下,為漢庭,為黎民。

  世平心道,為他人?為漢庭?你蒙鬼呢,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釋,答曰:愿聞其詳。

  只見劉備起身,踱步道:張兄請向,我們商人經商,需要用的交換媒介是什么,沒錯地球人都知道,是錢,我們每成交一筆,國家就能獲得一定的交易稅,也就是說,我們交易的越多,國家的財富也就越多,所以從這一點來說,我們經商就是在為國家創造財富,我們是在用自己的一生千里奔波為國家謀幸福,所以首先,我們是國家的功臣,第二,人生在世,從出生就有需求,小到糖果,大到房屋,萬物皆有商人提供,我們是為了滿足百姓需求而活,百姓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同時,我們也是百姓的生活依靠,拿我來說,我就為能給涿縣,甚至將來給天下人提供鞋子,保證他們行程安全舒適而驕傲。再者,當我們生意做大時,一個人肯定照顧不過來吧,如果我們一人不能滿足顧客的需求又該如何,自然是招工了,當我們每招一個伙計時,就是給他們提供了一份工作,給予了他們生活的資本,他們為了給其他人提供優質產品而工作,而我們則給予他們相應生活的資本,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我無愧于百姓,無愧于黎民。不知二位以為如何?

  世平和蘇雙兩人早已經被劉備一番驚世駭俗的言談所震驚,一向因商人地位而自卑的兩人,聽到劉備這番言論,心中五味雜陳,因為這番話第一次讓他二人打心里感到作為商人的驕傲,不過畢竟是中山巨商,心里素質遠非常人可比,蘇雙平復了心里的波瀾,起身說到:“僅從玄德兄方才一襲話中,不難看出玄德兄為天下之奇才,此番言論,我蘇雙不敢擅加評價,但我敢保證,此后天下商人都將因玄德兄今日之言而自豪,我二人不才,雖無傾國財富,但二人皆略有薄產,此行本為前往荊南販馬,攜六百匹,今日欲取其半作為見面禮贈與玄德兄,欲與劉兄結為異姓兄弟,不知玄德兄是否愿意給我二人一次機會同玄德兄一起為天下人謀福?”“就是就是,蘇兄說的對,正好玄德兄府上桃花盛開,我們不如就此結拜為兄弟,玄德兄你就答應我們吧。”

  此時的劉備表示心中很蛋疼,腦中飛快的計算著利弊,尼瑪,三個人,結拜,還在我家桃園,雖說我身為劉備命中注定有桃園三結義,但我歷史學的再差我也知道我劉大爺是跟關二哥和張三爺一起結拜的,但現在為毛是跟你們啊,我要跟你倆小商販結拜了,哥哥我以后的左右大將怎么辦,難道讓哥哥我再結一回?嗯!再結一回也未嘗不可啊,誰也沒說我不能桃園兩次三結義啊,況且300匹駿馬,抵得上我賣三年草鞋了,況且離黃巾之亂也不遠了,戰馬現在都有價無市,有了這三百匹戰馬,招募些鄉勇,最起碼哥哥就有自保的資本了,送到嘴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嗯,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想罷,劉備面帶微笑的說了句:能與二位結拜,亦乃玄德福分,就應張兄所言,于我桃園中結拜,二位以為如何?

  張世平和蘇雙早就被劉備的言談舉止深深折服,況且又是自己提出的結拜請求又怎會不答應,此后三人即按照年齡大小結拜為異姓兄弟,蘇雙為長,劉備次之,張世平墊底。于劉家桃園中結拜“我大哥蘇雙,我二哥劉備,我三弟張世平,今日自愿結拜為異姓兄弟,歃血為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皇天在上,厚土為證,有違此誓,天誅地滅!”說罷,三人滴血飲酒,就此奠定了未來天下三賈的桃園之情。當夜,三人推杯換盞,一醉方休。

  第二天一大早,蘇雙和世平與劉備在村外長亭分別,“二弟,二哥,保重!”“大哥三弟保重!”言罷蘇雙,世平帶著剩下的馬匹和數十仆從,向南而去。

  劉備站在長廳中,伴著晨曦黎明的曙光,負手而立,心道:黃巾的風雨就要來了,是時候建立一支自己的武裝了,大哥三弟保重。不過話說回來,我的關二爺和張三爺現在又在哪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