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0:0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龍晟天下
  4. 第二章 茶樓對弈

第二章 茶樓對弈

更新于:2018-03-18 11:19:37 字數:2727

  許立夫婦得了一子甚是歡喜,兩人對許晟是疼愛有加,但也從不嬌慣許晟。

  時間過去了八年,許晟八歲,當年送許晟來到許家莊的那兩位夜行人這八年間再未曾來過許家莊。

  許員外在家中花重金請了多位師傅教授許晟,但從不強求,許晟自己感興趣的便學,不感興趣的便不必去學。此時的許晟在同齡的孩子里早已無人能及,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唯獨一樣,許晟從來不曾想學過武,家中也請了有名的武教頭,但許晟對此從來不感興趣。

  這時的許晟已經是遠近聞名的神童了,平日里許員外與夫人雖然對他行事非常小心謹慎,但也不忌諱家中的仆人丫鬟們把許晟與下人們的孩子一起照顧。

  在許家莊里許晟常和仆人們的孩子一起下棋,但就算比他大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對手,慢慢的許晟開始和大人們下棋,也是常難遇對手。

  常有來莊上做客拜訪許立的達官貴人們聽聞少莊主棋藝了得,也常有與其切磋的,但也都是輸多勝少。

  這一日許晟來到正堂上請示父親:“父親大人,孩兒聽聞璞玉縣城來了為棋藝了得的棋師在福滿茶樓擺擂,想去見識見識他的棋藝。”

  “噢?呵呵,你想去便去嗎,多去看看甚好,這天底下的能人雅士多的是,免得你以為自己的棋藝了得了。去吧,我叫王管家安排人與你隨行。”

  “父親,我要說的便是此事,平日里我外出時總是有一大堆人前呼后擁,玩得太不自在,見到的都知道許家莊的公子來了,還得總與人問候,我今日只想自己好好出去玩耍一番,要你不放心,讓彭斌陪我一同前去。”

  彭斌是許家莊一位管事的兒子,與許晟十分要好,天天形影不離,許立請的師傅教授許晟的時候他也學去很多,但彭斌特別愛好習武,所以他也經常去請教那些武教頭,許晟沒學會但他反而練得了一身好武藝。

  許立聽了,左右思量了下,心想璞玉縣城想來也是非常太平,城中也有自己的許多店鋪,那的人可以照顧,再有彭斌隨行,應該并無大礙。

  “好,那為父就依你這一次,但要記住,不可多事,玩夠了就速速回來,不可貪晚。”

  “知道了,父親。”話音未落,許晟已經跑出很遠了。

  許晟與彭斌一行,這瞧瞧,那看看,沿街來到了福滿茶樓。

  此時,福滿茶樓已經里外堵得水泄不通,人們看著一樓中豎起的一丈見方的大棋盤連連叫好。

  許晟與彭斌被人群擋在門外,什么也看不到,兩人便在人群中向著前面擠去。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來到了人群的最前面,直接可以看到在棋盤兩邊對決的人,和他們后面高高豎起的大棋盤。

  看對決的兩個人,一個是衣著光鮮的老者,另一個是一身白衣道袍的年輕道士。在此擺擂比試棋藝的便是這年輕的道士。

  許晟十分歡喜,但彭斌對下棋沒有半點的興趣,他想的只是不能讓少莊主出什么意外。

  他看出來這位老者與自己的棋藝相仿,但完全不是那年輕道士的對手,道士可以輕易的取勝,是故意將棋局向下進行,似乎想擺出個什么似的。

  許晟看著看著入了神,全然聽不到了這茶樓里喧鬧的議論和叫好之聲。

  棋盤上的棋子越落越多,許晟看著這棋局就像感覺不到了自己的存在,似乎看到許多別的場景,有時是山野間的春色美景,有時是俯視的宮殿樓閣,有時是血腥暴烈的沙場,但一會又回到了這棋局之上。

  這時,老者正要落子,許晟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一句:“慢,落三陽之上。”

  這一句出口,許晟仿佛大夢初醒,突然落到了地上一般的感覺,這才反映過來自己在這眾多人面前失言了。自己也馬上回想剛說出的話,自己也不曾知道什么是“三陽”。

  在場的眾人先是一愣,頓時整個茶樓里鴉雀無聲,隨后便是嘈雜一片,有議論的,有說許晟不是的,有在一旁哈哈大笑的。

  正在對弈的兩個人也都看向了許晟,老者感覺甚是不快:“你這是誰家的小娃娃,在這瞎喊個什么?……好了,不下了……。”老者拂袖而去。

  許晟愣在那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恨不得自己馬上能飛出去。

  那年輕的道士看著許晟,沒有半點表情,而后微微一笑,說道:“這位小公子可否愿意與我對弈一局?”

  此話一處,全場一片嘩然。

  “這道士怎么了,要拿個小孩子開刀?”

  “定是這孩子惹惱了道士。”

  “有好戲看了,看這娃娃有什么本事。”全場的議論之聲不斷。

  許晟愣了好一陣子,自認為下不過這道士的,但自己還是想著剛才看棋局的感覺,又一想,下不過便下不過,我只是個小孩子還怕他贏我不成。

  “好,我就與你對弈一局,一局定勝負。”許晟邊說邊往臺上走去。

  “公子,你一定能勝他。”彭斌還不忘了說上一句,但勝不勝的他是看不懂了。

  全場的聲音更大了,但許晟上了臺跪坐在道士的對面看著道士后仿佛聽不到了這吵鬧之聲。

  “沒想到你一個大人還與我這小孩子計較,你勝了我你臉上也不光彩。”

  “小公子,你剛才一句正中要害,定是你參透了剛才的這棋局,你我下上一盤,你大可放手一搏,不要看重勝負,也許你能得到個意想不到結果。”

  “好了,不多說了,我是小孩子,那讓我先行。”許晟說著便落了一子。

  道士隨后便把目光落在了棋盤上,緩緩的也落一子,說到“首陽”。

  許晟思考片刻又下一子,道士似乎是自己在擺棋子一般,好像全然不顧許晟落子在什么地方,緩緩又落下一子,隨口說道:“陽明”。落第三字的時候繼續說道“少陽”。

  而后兩人各自落子在棋盤之上,道士也不再說什么了。

  許晟的每一次落子自己都看得感覺很驚奇,也不知道為何自己也下得如此神妙。看到棋盤上的子越來越多,自己看到的東西也越來越多,此時他全然忘了輸贏勝負,只有這眼前的棋局。

  漸漸的許晟又像剛才失去自我一般,在各種場景中游離,仿佛過了很久,一回想又好像只是一瞬。

  突然一聲響亮的鑼聲將許晟拽了回來,他又回到了這對弈的座位上,又看到了對面坐著的道士,又聽到了滿場的嘈雜。

  “棋局結束,此局未分勝負。”剛才敲鑼的那個人大聲的宣布著。

  許晟自己都難以相信,為什么有剛才的感覺,為什么自己未曾像平常一樣的搏殺還能和道士戰成平手。

  “你看,你放開了勝負輸贏,自然會有和自己想象得比一樣的結果。”那道士看著許晟慢慢的說道。

  “我……”許晟自己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小公子,今日你我對弈就到此為止,明日我便上府上拜訪。”

  “好,明日我便在家等候您的大駕,我先走了,道長,告辭。”許晟向道士行了個禮,下到臺下,拉上彭斌出了茶樓便向許家莊走去。

  “公子,你慢點,我快跟不上你了,剛才你可真夠厲害的,那棋下的可真夠神的。”

  “你又不懂下棋,你怎么看得出來的?”許晟站定了問彭斌。

  “呃……,我聽旁邊的人說的。”

  許晟聽了,轉頭又向前走去。

  回到了許家莊,到了晚上,許晟趟在自己的床上,想到了那道士說要明日來拜訪,自己笑了笑,連我的姓名家在哪里都沒問怎么能來拜訪,定是那道士隨口說說的。

  但許晟心里還是一直放不下今天的這局棋,一直左思右想,慢慢的睡著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