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3:1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名落天戈
  4. 第二章 你是誰

第二章 你是誰

更新于:2018-03-16 19:44:01 字數:3391

  吳凡被胖教官的肩扛式的方法向吳府走去。

  街上四處在店面外邊的燈籠都已經亮了起來,街上燈火通明到處可見男男女女在到處走動。

  不過也有特別的,就比如吳凡他們。

  就算連個教官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都難,兩個人穿著城衛隊的盔甲,但是身上卻扛著一個白衣孩童。

  如果不是他們身上穿著城衛隊的衣服,他們可能已經被誤認為是拐賣人口的了。

  “我們就這么扛著他回去你看街上人的目光,總感覺有點奇怪。”

  瘦教官面對街上時不時瞟來的目光感覺有點不這么自在。

  胖教官并沒有太搭理身邊同伴的話,而是滿臉愁容。

  “我覺得你感覺奇怪還不如想著怎么對吳老爺子說吧,要知道他老人家可是最疼他孫子的。”

  胖教官終于無奈的說了一句話來。

  說來也怪,按理來說生在吳家又是獨子的吳凡來說應該很多人知道才對。

  可是吳凡卻不怎么喜歡見生人,除了一些上流層次的人外,其他人很少見過他。

  吳府位于兩條主街的交叉處,這里是最繁華的地段,主街寬達十丈可以同時容納數量馬車同時經過。

  吳府占地十分寬廣,一眼望去仿佛就像一個縮小版的天武城,圍墻只高一丈有余。

  雖然圍墻只有一丈,但是大門卻高達三丈,寬十丈,門匾上寫著吳府兩個大字,主門關閉著,只開著兩個偏門。

  在門前兩只石獅子靜靜的臥在門的兩旁,而在身后則是由十名護衛組成的守衛。

  兩個教官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過吳府了,但是這次卻有點膽戰心驚。

  原因不為別的,就拿他們手上昏迷的吳凡來說,要是吳府的人誤會二話不說直接動手他們哭都沒有地方哭了。

  別的不說,就算吳府的人當場把他們兩當街打死別人也不會為他們來出頭。

  別的家族可能不會這么做,因為他們好歹也是城衛隊的人,但吳府絕對不在這個行列內。

  要知道吳府中不但有在天武城排行第一的吳明,更是有早已經淡忘出人們視線的吳老爺子。

  雖然從很久以前就沒出過手了,但是各大家族的人都知道他才是吳府上的第一高手。

  瘦教官吞了一口口水,硬著頭皮向吳府走了過去。

  “停下!”

  瘦教官才走到一半就被吳府的守衛喊停了下來。

  “吳府重地,閑雜人等禁止靠近!”

  一個高近兩米體格健壯,臉上的表情十分冰冷,他穿著一身黑色戰斗服,左邊配著一把三尺來長的佩劍,從吳府門口上的階梯上走了下來。

  他是負責吳府大門的守衛領頭,他的職責就是不允許閑雜人等靠近。

  隨后看到胖教官肩膀上的吳凡,愣了一下,隨后怒道:“大膽,竟然上著少爺,來人給我拿下!”

  兩個教官明顯也愣住了,但是吳府的護衛卻飛快的拔出了手中的佩刀,不一會直接把他們兩人為了起來。

  “把少爺放下,只要少爺沒事饒你們不死!”

  剛才那守衛的黑衣領頭說話十分冰冷,右手已經放在左邊的佩劍上,可隨時拔劍來滅殺前邊兩人。

  如果不是吳凡在他們手上可能他手中的佩劍已經對向他們兩人了。

  瘦教官看到這種陣勢也下了一跳,右手擦著臉上的冷汗一邊艱難的露出笑容。

  “各位兄弟你們誤會了,我們是負責初級訓練的教官,吳凡只是有點脫力了而已,我們只是把他送回來,并沒有惡意!”

  這時候吳府內跑出一個穿著丫鬟在黑衣男子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隨后便看向了兩個教官。

  “老爺發話了,把少爺留下你們可以走了。”說完黑衣領頭便向前走了過去,從兩教官手中接過吳凡。

  看著圍在他們兩個身邊的守衛都已經把刀收起來后兩個教官同時都松了一口氣。

  “老爺,你看他們都把凡兒弄成什么樣了,你看看,這才去第一天就已經累成這樣了,要是訓練完都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了。”

  在吳府的正廳中一名女子對著一名男子說道。

  這兩人女子穿著華貴服飾,而男子則穿著黑色的緊身服,這是一個武者常穿的服飾。

  男子臉上一臉無奈,一副對眼前的女子沒有半點辦法,只能輕聲的哄著“語嫣,話也不能這么說,你看想要在這個世界上立足就必須有足夠強的實力,這也是對凡兒以后好!”

  說話的兩人正是一個在天武城排行第一的吳明,而另外一個則是吳凡的母親陳語嫣。

  現在陳語嫣非常不愿意把她的兒子送去訓練場進行初級基礎訓練。

  “你來了,你現在愿意交換了嗎?”

  一個聲音在吳凡的腦海中響起。

  這個聲音就猶如在耳邊卻又好像遠在天邊一般,聽不出男女,也聽不出年齡,仿佛從遠古飄來,又好像在未來的聲音。

  “你是誰?這里又是哪里?”

  吳凡現在看到的是一片漆黑,他能感覺自己的手和身體的所有感官,但是卻看不到任何物件和光線。

  “你是在跟我說話么?”

  過了段時間吳凡還是沒有聽到剛才的那個聲音,雖有又喊了一聲,但是那聲音還是沒有再出現。

  吳凡很想看看他身邊到底有什么,可惜除了黑暗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喂,你是誰,這里到底是哪里?為什么這么黑啊!”

  畢竟吳凡現在也才只有七歲,對于黑暗都是有著一種未知的恐懼。

  “我就是你啊,看來你還是不愿意交換了!”那聲音又在黑暗中響了起來,畫中讓人感覺出一種失落的情緒。

  “你到底在說什么啊,你怎么可能是我呢?”吳凡對著黑暗中的“人”喊道。

  不過等待他的又是寂靜無聲的黑暗。

  “你倒是告訴我怎么出去啊,這里好黑啊,我什么都看不見。”雖然吳凡正在走著,雙手也不停摸著前方,可惜什么都沒能看見,也沒能摸著。

  不知走了多久,總感覺黑暗永無盡頭,不過吳凡也沒有停下,還是一直向前走著。

  在這里吳凡感覺不到疲倦,雖然走了很久但是卻沒有累的感覺,終于他看到了前方亮著一點亮光。

  雖然不懂那里是什么地方,也不懂那里有什么東西,但是最起碼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強多了。

  為了快點到達那點亮光的地方,索性吳凡直接跑了起來。

  跑著跑著忽然看到一張長得十分漂亮且五官十分精致,大概十八九歲帶著笑容的女子面孔。

  吳凡停了下來,這張面孔讓他感到很熟悉,但是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那感覺是如此的熟悉,仿佛就像他身邊不可或缺的人一樣,但是偏偏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此人。

  那種感覺很奇妙,讓吳凡陷入了深思。

  此時的他仿佛能看到一個白衣男子牽著那名女子的手在一處山頂上看著天上的星星,女子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

  吳凡看向那名男子,但是他卻怎么也無法看清那名白衣男子的長相。

  畫面是如此的熟悉,可惜吳凡確認沒有見過這兩人。

  不就畫面散開了,吳凡還是站在一片黑暗處,前方的亮光就在不遠的地方。

  不再多想后吳凡快速奔向前方。

  耀眼的亮光照得張不開眼睛,隨著光線慢慢變弱吳凡才看清了他所在的地方。

  他現在正在躺在一張床上,在房間里邊擺著一堆書籍,而在房間中央的桌子上正趴著一名少女,看樣子不打,也只有十三四歲。

  “這不是我的房間么,我記得我被罰跑了一百圈,然后就是那個名里邊?”吳凡意識也摸不清頭腦了。

  不過他還是很利索的坐了起來。

  “哎呀,痛死我了!”吳凡剛做起來頓時張牙咧嘴起來。

  現在的吳凡全身都被包起紗布了,雙腿比以前大上一圈了。

  在桌子上睡著的少女被吳凡的聲音給吵醒了,抬起頭向床邊看了過來。

  看到吳凡后便開心的跑了過來。“少爺您醒了,真是太好了,昨天看你都腫成這樣真是擔心死婉兒了!”

  婉兒名叫慕容婉兒,前幾年還在外邊過著流浪的生活。

  直到陳語嫣看見了她,見她可憐才帶回了吳府當了吳凡的貼身丫鬟。

  吳凡看著婉兒便張開嘴笑了起來。

  “哎呀,痛死我了!”還沒有笑出來吳凡的眼淚就已經準備痛得飆出來了。

  “少爺,您別太大的動作,您現在全身都幾乎是拉傷的,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竟然讓少爺您繞著練武場跑了一百圈!”婉兒嘟著小嘴一副很生氣的讓子,但卻讓人看不出生氣的樣子。

  吳凡笑了笑,當然他并不敢再想剛才這樣直接張嘴笑了。

  “我沒事,不就是一百圈而已,就算再多一百圈我都能跑下來,不看看我是誰。”邊說還邊把手放在下巴上,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吳凡全身都繃著紗布。

  婉兒被吳凡的話都笑了,道:“是是是不看看我家的少爺是誰,跑這點距離當然沒有問題。”

  “現在都已經天亮了啊,我記得我昨天跑完天已經黑了,現在天亮了又不去他們又有借口來罰我了。”吳凡說著便要站起來。

  婉兒見狀上前輕輕按住吳凡的肩膀,道:“這段時間你就在附上好好養傷吧,大人已經和練武場那邊說過了,所以這幾天你就放心養傷吧。”

  “還不是一樣都要去”吳凡隨口說了一句便不在想了。

  現在在他腦海中還浮現的在黑暗中的對話。

  “你現在愿意交換了嗎?”

  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這個到底是不是夢,最后索性不想了直接躺了下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