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0:11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無名之作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6:06:34 字數:2406

字體: 字號:
無名之作目錄
共1章
  已經廝殺了幾天幾夜。

  城外的士兵依然在源源不斷的向城墻發起進攻。城墻上掛滿了血跡與塵埃——不知是外面鄒國士兵攻城時被亂石滾木砸斷胳膊腿留下的,還是里面城墻上白家軍被流矢射殺時留下的,大概兩種都有。夜已深,明月的光輝淡化了士兵的喊殺聲,卻使城外一片肅殺與幽詭。

  城內,幸存的白家軍沒有了往日的神氣。他們或靠著大樹睡覺,或圍坐在火堆面前。無人說話,仿佛是為了襯托深夜的幽邃。

  這時,兩道身影從幾處篝火中穿過,映出明暗不定的斜影。是白將軍和他的長子——白雨生。

  在此地歇息的白家軍沒有一個向將軍問好。所有人都無視了將軍的存在。白將軍皺了下眉,并沒有說什么,徑直向中心的軍營走去。

  “城內還有多少兵力可以作戰?”白將軍開口問道。

  “算上傷殘,也僅有千人。”白雨生回答,他的眉頭同樣微皺,“城中糧食也不多了,最多也只能支持三日左右。”

  “增援呢?都城的增援還沒來么?”白將軍已經沉不住氣,語氣不再泰然自若。

  “沒來。我想,大概都城已經放棄了南平。”白雨生說,“據回來的使者說,都城已經人心惶惶。我們還是另想辦法。”

  “沒辦法了。你也看到了,軍隊已經喪失了斗志,更何況軍隊數量相差如此懸殊。很快,南平甚至昭國就會成為鄒國的土地了。”白將軍嘆了口氣,“雨生,不要再堅持了。”

  “我寧愿為國而死。”白雨生語氣平靜。

  “你還年輕,不應該死在這里。這里有我來把守就足夠了。而且你還有弟弟需要看管,你不是一個人。”

  “他們我已經安排好了。再有一個時辰,他們就可以離開這里。”白雨生說,“我不會逃。”

  “白雨生,這是軍令!我是將軍,你沒有資格來反駁我的決定!”白將軍花白的頭發根根豎立,“你必須逃離這里!”

  白雨生沒有說話,他只是默默的向城墻走去。月光照亮了他的臉,黑色的瞳仁沒有一絲閃動。蒼老的將軍在后面望著,眼中是無法言喻的失落。

  白府。

  白家的府邸已經失卻了往日的森嚴肅穆。再沒有一個士兵在此守衛這延續了幾百年的院落。府內燈火閃躍,白家的人都在為這次逃離做著最后的準備。

  白玉生也在其中。他是白家排行第二的兒子。此時他站在屋內,手中折疊著打算帶走的衣物,不知在想什么。

  忽然,一個小小的身影溜進了屋中,他躡手躡腳的走向了白玉生。

  “二哥!”那小小的身影忽然一聲大喊。

  “小點聲。”白玉生沒有回頭,繼續整理著衣物。

  “二哥真沒意思。”本想惡作劇一番的小孩失望的低下了頭。他是白玉生的七弟——白落羽,方才五歲。

  “落羽,不要鬧了。一會該走了。”白玉生說。

  “啊?為什么啊?”小孩有點不情愿。

  “因為城外有很多有意思的東西啊。”白玉生這么回答。他不想讓弟弟不高興。

  “才不是呢。”小孩學著大人鄙夷的口氣,“是因為外面鄒國要把南平攻破了。”

  “知道你還問。”白玉生裝作沒好氣的樣子,心中卻是一陣悲戚。

  “確定一下啊。”白落羽嘻嘻一笑。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白玉生將疊好的衣物放在包裹里,輕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白雨生登上了城墻。

  在他眼前的戰場上,鄒國的士兵舉著高高的戰旗,踏著無數的血跡,依然不知疲倦的沖向這搖搖欲墜的城墻。

  白雨生很平靜。已有幾次幾個鄒國士兵沖到城墻上,但都被他一劍斬殺。

  他喚來了城墻上僅存的將領,是一個年輕的面孔。白雨生沒有說話,只是遞給他那把剛殺完人的佩劍。上面還沾染著溫熱的血。

  “謝將軍。”年輕將領愣了一下,接下了佩劍。他知道這把佩劍的分量,那是整個白家軍的性命。

  白雨生轉身,不再回頭。他已下定決心——他要出城一戰。但他忽然感覺到胸口的冰涼。白雨生吃驚的回頭——是那個年輕的將領,用的正是他剛剛賜下的那把劍。

  白雨生意識到自己犯了怎樣可笑的錯誤,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世界在他眼中迅速變得黑暗,只有年輕將領歉疚的目光留在他的最后的意識中。

  他死在了城墻上。

  年輕將領顫抖著拔出了那把劍。他舉起劍,鼓足了力氣,喊出了自己這一生最懦弱卻又最勇敢的宣言:

  “我們投降!”

  但也就在此時,鄒國的軍隊攻破了這曾號稱“無人能破”的南平城。士兵如黑色的海潮涌入城內,伴著令人膽寒的陣陣喊殺。

  年輕將領癱坐在城墻上,沒有人再去理會他。唯有數支箭矢劃過夜空,穿透了他尚且稚嫩的胸膛。

  白玉生正抱著弟弟,隨前面的一行人疾行。

  這里除了他和七弟白落羽,還有他三個弟弟和他的母親——除了他的三弟白決明,白家剩余的人都在這了。

  據南城門還有大約一刻鐘的路途,但后方原本若有若無的喊殺聲卻明顯清晰了起來。

  大概城已經破了。在逃的每一個人都想到這一點。但這個猜測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幫助,反而增添了一絲緊張。

  好像是為了印證他們的猜想,聲音不減反增。白玉生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壓抑感,他努力壓下心中的不安,但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盡管心中的聲音告訴他,他所需要做的只是盡力來逃跑。

  小半個南平都在燃燒,照亮了這個只有月光為伴的夜晚。嘶吼,尖叫與火光混雜在一起,隱隱透出鄒國士兵們縱馬飛馳的身影。

  白玉生知道事情變得糟糕了。不僅他們無法順利逃走,父親和哥哥也是生死難料。想到父親和哥哥,他鼻頭一酸。但他咬緊了牙根,沒有說出來。

  “大家分頭跑!鄒國攻過來了!”先說出這句話的不是白玉生,而是他幾乎跑不動的母親。

  白玉生的四弟白天涯最先反應過來。他一把拉住母親,左拐進一條小道。其他人也都分頭跑進了不同的岔路。

  白玉生抱著白落羽,在小路里飛奔。馬的嘶鳴聲不斷響起,讓他的心里極度不安。一直吵鬧著的白落羽此時也安靜了下來。

  似乎就要到南城門了。他心里安定了一些,眼前的道路走起來竟有幾分輕松的感覺。

  但此時已經安靜了很長時間,讓白玉生錯以為已經睡著的白落羽忽然發出了聲音。

  “二哥,前面······”

  白玉生一驚,抬頭。

  眼前是幾個騎兵。俊秀的白色戰馬,鬃毛是奇異的紅色。馬上的騎手身著鋼盔,全身只有雙眼露在外面,手里是鋒利的長槍。

字體: 字號:
無名之作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