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6:19:15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邪派奇俠
  4. 三 少年江浪

三 少年江浪

更新于:2018-03-15 07:32:49 字數:3949

字體: 字號:
  光陰似電,歲月如梭。一轉眼十年過去了。

  九幽山巨人峰,鬼壇門下弟子修煉處。兩個少年正在一處山崖旁平坦的空地上對打。兩人各持木劍相互攻擊,只見招式生澀,漏洞百出。劍法使得歪歪扭扭,不要說領會劍意,就連那中規中距的招式也使不完整。看的一旁的一個中年漢子皺眉罵道:“江浪!丁七!你兩個不中用的東西!今年你們已經十歲了!明天就到了你們分堂選試的時候了!可看看你們的劍法,依然亂七八糟不成章法。別說選到護法大人、分壇壇主身邊當親隨了,就你們兩個慫包,連刺客堂、臥虎堂這樣有出息的門路也定是瞧你們不上!到最后只能去當殿卒!站一輩子黑殿!”

  說話的人,正是那兩個少年的啟蒙師父辰金,他名下的弟子今年有五人正好滿十歲,到了分堂選試的年齡。然而其中這兩人卻最不成氣候,偏偏這辰金心氣兒又高又好面子,自己手下教出來兩個這樣的慫包弟子除了逼他們不停練習就只剩下咒罵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孩子均是三歲開始扎馬步,五歲起便要在那高達六尺的高樁上整日練習馬步沖拳。六歲起開始練習簡單的拳法套路。除此之外還經常翻山越嶺練習腿力及身法,張弓射箭練習臂力及眼力,以上種種均為了打下牢固的基礎。自八歲開始習練基礎劍法至今日也已滿兩年。到了這個階段,資質孰優孰劣便顯露了出來。不說那資質優等的只用半年便將那套劍法使個熟透,就算是平平之資一年光景也應該練的圓滿。拙劣之資兩年的時間也足夠揮霍了,可是這兩個小子當年打基礎的時候也倒還順溜,可是自從八歲習劍至今卻一直磕磕絆絆,從來都無法將一套劍法使得完整,資質之差簡直曠古絕今。怎么不讓他為師的心中大為惱火呢?

  要知道弟子分堂選試的成績直接影響到為師的功勛點數,而功勛點數則決定了在鬼壇的地位,財富和自由。誰不想讓自己手下的弟子各個都在初選就被好堂口挑中?面子、功勛樣樣俱得那才完美。所以那辰金看到二人便氣不打一處來。

  又練了半天,眼見紅日西垂天色逐漸暗了這才罵了一句:“都滾吧!”然后自己回到自己的屋中生悶氣去了。將房門“咣”的一腳踹上,完全是眼不見心不煩的意思。

  小江浪和丁七收住招式,對望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師父緊閉的房門不約而同“噗哧”一聲笑了。

  丁七眨眨眼道:“還好,師父他今天的耐性又少了點,我們不用等到看見星星了才吃的上晚飯。”

  江浪卻道:“唉,明天就是分堂選試了,要不然我們再練一練?”

  丁七道:“臨時抱佛腳有用嗎?以我們兩個的資質,還不都一樣嗎?算哩!快去吃飯吧!吃飽肚子再說。”

  二人來到飯堂匆匆扒了一頓冷飯,還沒吃完,便闖進來十幾個氣勢洶洶的少年,仔細一看卻都是一師同門。

  此時,最為首的少年伸手奪過二人的飯碗,使勁往地上一摜!“啪”的一聲粗瓷碗碎裂的瓦片和冷飯粒被摔得滿地都是。

  二人來不及錯愕,那為首的少年卻道:“你們兩個小子!還有臉吃飯哩!”

  說話的少年名叫辛十,今年剛好也是十歲,是這幫少年中武藝最高的一個。因此一貫的稱王稱霸,所有的孩子都怕他。當然也有不少拍馬屁的跟班,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狐假虎威,吆五喝六的。

  丁七心中雖怒,但是生性圓滑,此刻卻陪著笑臉說道:“辛老大,您這是怎么了?發這么大火?”

  “你少來!”辛十撇著嘴,眼睛往上瞟,連看都不看丁七。身后的一個叫做丑三的少年說道:“你們兩個,學武這么多年,武藝還是奇差無比,一套劍法到現在還使不好。丟死我們辰字號的臉了!我比你們小一歲劍法都比你們強!”

  江浪沒有說話,只是黯然的低著頭。丁七繼續嘻嘻哈哈的道:“丑三兄弟,話不能這么說,學武要看資質,我們倆都不是那塊料,怎么能和你們幾位大哥比啊?”

  說完這句,那些少年臉上方才松動,都露出了自得的表情。然而辛十卻忽然低頭朝江浪惡狠狠地道:“既然你們都是慫包,那為什么你的名字叫做江浪?和我們都不一樣?”

  原來,這些少年全是鬼壇從各地尋來的棄嬰、孤兒。但到了這里為了方便稱呼都隨便的起了一些例如甲四、丁七、丑三,辛十之類的名字。全是按照“甲、乙、丙、丁。。。”與“子、丑、寅、卯。。。”這等天干地支再配上數字而得。年長之后功勛值開始積累才能將名字改了,但是也只能改成“金、木、水、火、土”,“東、西、南、北、中”以及“紅、黃、綠、白、黑”這些五行之數、五行方位、五行之色。比如他們師父的名字就是一個辰姓加一個金木水火土的金字。

  于是,江浪的名字便成為了一個非常突兀的存在。只有少數人知道他的名字是鬼壇老祖親自取的,就算不知道的也能猜出來這孩子的來歷不凡。但是這些一同習武長大的少年卻自然不明白了,甚至還引來了嫉妒。畢竟都是不大的孩子,稍微有一點特殊都會令人憤憤不平。此時那辛十正是出于此種心態,反觀江浪的武藝卻又糟到不能再糟自然心中不爽。

  江浪此時說道:“我也不知道是誰給我取的名字,你問我我問誰去?”說完兀自轉過身去竟對辛十不理不睬。心中卻暗道:“你要打就打,偏偏還要找理由!”

  辛十看到江浪竟如此這般頂撞心頭更是大恨!果然一拳打出向江浪的后心擊去。

  然而正在這時,江浪的腳下突然被身旁丁七的腳無意間勾的絆了一下,他竟被摔的一屁股坐了下去,卻剛剛躲過身后的一拳。

  大家一陣哄笑,畢竟都是少年,看到辛十一拳過去拳頭還沒觸到江浪,江浪竟然自己摔的一個屁股墩。均感覺十分滑稽。而辛十卻不愿作罷,伸起腳來就欲向坐在地上的江浪踢去。

  誰知在這節骨眼的功夫,丁七一看不好竟然伸手抱住了辛十踢出的大腿,口中說道:“辛老大你莫生氣,江浪這個名字也不知道是哪位師叔伯當年灌了兩斤貓尿喝高了隨便起的,那真是浪得虛名!咱不值當為這小事生氣。”

  辛十被他抱住大腿竟然用盡力氣都抽不回來,不禁又驚又怒。暗道:“這個丁七平時的慫包樣卻怎么有這么大力氣?”不禁開口罵道:“渾蛋!快放開!”

  丁七又磨了半天這才放開辛十的大腿,卻裝作戰戰兢兢的道:“辛老大,得罪!得罪了!”

  辛十心中驚疑不定,嘴上卻道:“滾吧!等到明天再收拾你們兩個!”

  二人此次倒是完好無損。那江浪往日經常挨罵被揍,倒也慣了不太往心里去。晚上回到弟子休息的石屋,這些少年弟子雖然訓練辛苦但住的條件卻不算差,四個人一間屋子,屋里沒有別的什么物件,最明顯的就是一張寬闊的大炕,正好能夠并排睡下四個少年。天冷的話炕下可以燒柴取暖,但自然免不了挑柴砍柴的活計也是他二人經年包辦。

  此時,丁七挨著江浪躺著,等待旁邊同舍的兩個少年早已睡的熟了,鼾聲更是此起彼伏時這才貼著江浪的耳朵小聲說道:“小浪,其實我一直有件事情瞞著你,如果我再不說,明天分堂選試之后也許從此就天涯海角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相見。這件事情放在我心里久了,直到今晚我再也不忍心騙你,所以我決定告訴你!”

  江浪奇道:“什么事啊?咱們天天在一起你還有事請我不知道的?”

  丁七想了半天終于道:“其實,其實我武功很糟一直是裝出來的。。。那辛十其實我不怕他的,他打不過我!”

  “你說什么?”江浪驚的快要坐起身來。

  丁七趕緊掩住江浪的嘴說道:“噓!小聲些,莫要被他們聽到。”

  江浪疑惑道:“這說的是真的?那你為什么要這樣?就是為了跟我這個廢柴作伴?”

  丁七挽住江浪的胳膊小聲道:“小浪,我們是朋友,但我不是因為要和你在一起才故意隱藏的,我是真心把你當朋友。我不是為了欺騙你而是另有苦衷。。。”

  江浪垂下頭半天無語,心里卻在尋思:“原來以為我們兩個都是廢柴,不論如何總是有人作伴,也不覺得難過和孤獨。但是其實只有我一個人才是一塊真正的廢柴,心里的滋味卻突然不好受起來,這種感覺就叫做孤獨吧。”片刻卻說道:“沒什么,這是好事。”

  丁七不忍心看他意志消沉的樣子便說道:“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為什么要這樣做嗎?”

  江浪抬起頭用黑亮的眼珠看了一眼丁七道:“你總是有自己的原因,我雖好奇但你也不用告訴我。我們始終是朋友,沒有人勉強你。”

  一向開朗油滑的丁七此時不禁鼻頭唏噓,眼圈發紅。畢竟是在一起長大的好伙伴,二人的感情純樸真摯,相當深厚。此時江浪的話更令自己覺得愧疚,于是他拽住江浪的手道:“走我們出去撒尿。”

  二人借著月色偷偷溜到一處空曠的地方躲在草叢中,此時丁七抬頭打量一下周圍,確信周圍十幾丈之內確實無人方才繼續說道:“你知道嗎小浪?我們不管去哪里都是傀儡,如果每年不能按時收到那顆“鬼轉丹”,那曾種下的蠱毒便要發作,總是要七竅流血而死。一生永遠牽在別人的手里,就如那提線的木偶一般。我只想去臥虎堂,只有選到臥虎堂以后才有機會外放江湖門派作臥底。我聽說江湖上有許多門派都是制毒煉毒解毒的大行家,如果有機會能進入這些門派,我不管怎么努力也要爭取到更高的權位,如果有一天能夠接觸到制毒解毒核心,我們身上的毒才有解開的那一天!一旦脫離了鬼壇的控制,那么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安身?但要被臥虎堂選中容易,要讓臥虎堂的堂主對我看重卻不容易。因為他更注重的是暗藏不露的心機!我這兩年來一直隱藏武功便是為了明天分堂選試之時不僅能讓臥虎堂選中還要令臥虎堂堂主對我另眼相看!只有成為他的心腹才能擁有更多的機會和自由!”

  十歲的丁七此時說出的夢想畢竟受到他年齡的制約而顯得有點過于的一廂情愿,但其中展現出來的卻是超乎他年齡的智慧與深謀遠慮。

  江浪在這一刻終于明白,自己和丁七壓根就不是一種人。他是不折不扣地天才,他所想的是自己從來不敢去想也想不到的事情。此時他沉默片刻說道:“你既然把這么重要的秘密告訴我,便是認我為朋友。我江浪就算是死一萬次也不會對不起朋友!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這一刻,丁七那滾燙的手掌抓起江浪單薄的手腕激動地道:“小浪!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這輩子就你一個兄弟!永遠都是!”

  江浪此時也頗為激動地道:“小七,祝你明天成功!”

  丁七拍了拍他的肩頭,兩只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緊緊地。似乎再也不愿意分開。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