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0:4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巨妖傳
  4. 第二章 白龍浮尸

第二章 白龍浮尸

更新于:2018-03-17 09:56:33 字數:3698

  元日的白龍河并未封凍,河面上漂浮著大片大片的浮冰。凜冽刺骨的寒風呼嘯著卷起一團團的泡沫。燈火通明的鎮北候府就坐落在這條大河邊上。

  漆黑如墨的夜空看不見一絲亮光,只有黑云滾動。河岸邊模糊的站著許多人影,大大小小的火光在風中搖曳。

  原來是幾十個穿著青衣小廝,此時正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個身穿錦衣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兩旁。面前的沙地上還有一個人形在蠕動。

  ”你們聽好了,咱們后廚有五百名雜役,以前李總管做你們的大總管,李大總管仁慈,對你們之中許多人小偷小摸的行為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如今他老人家高升了進了內院做大管家。承蒙他老人家提拔讓我做了這個總管的位子,我自然得是盡心盡力嚴加管理,不辜負他的厚愛。所以你們給我記住,今后若再讓我發現有偷竊錢物者,云興這小子就是你們的榜樣!”

  這在地上不停呻吟,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不是別人正是云興。他心里苦笑,合著這位新上任的王總管早就盯上了自己,就指著今天殺雞給猴看,收懾人心呢。這王成王總管云興也算認識,原本只是跟在李總管身后的一個小管事,整天點頭哈腰阿諛奉承,不過平時對待他們這幫小廝們卻還算和氣,現在看來全是裝出來的。真是人心難測,今天是難逃一死了。

  死也得有個樣子。

  云興用肩膀杵著地艱難的翻過身來,兩只手臂早就被打斷了森森的手骨都露在了外面,不過他也感覺不到疼痛,死豬似得仰面躺著一動不動,眼中看不出一絲光彩。

  王總管看了一眼地上的云興,嗅了嗅鼻子面無表情的擺擺手。

  他身后便竄出兩個小廝,一頭一腳的將云興抬起向河邊走去。

  ”云小哥,你死了可別怨我們啊,要算你就算在那王總管頭上,千萬千萬別怨我們。”這兩個小廝,低聲對云興說道。

  二人見云興沒有反應,也不再言語。徑直走到河邊,掄圓了用力一甩,只聽得撲通一聲河面上濺起一團小小的水花隨后便再也沒了聲響。

  王總管滿意的點了點頭,背著手踱著步子向侯府走去。一幫小廝趕忙跟在后面。

  冰冷徹骨的河水迅速將云興的身體整個淹沒。云興卻感覺不到寒冷,身上被毆打導致的劇痛讓他的神經早已麻木。

  ”這白龍河里魚真多啊而且又大又肥,多抓些烤來吃················”就在這生死關頭云興竟然還在胡思亂想,毫無將死之人的覺悟。

  不過僅僅過了幾個呼吸,他就沒法再胡思亂想了,強烈的窒息感便洶涌而來。云興奮力的蹬腿,揮舞著已經斷掉的手臂拼命掙扎。

  ”救命啊。救,救命。”云興冒出水面大聲呼救,雖然他知道,這黑漆漆的河面上絕不會有人來救自己,但他還是下意識的喊出了救命。

  很快,云興就完全沒了力氣,意識漸漸的模糊起來,一股很強的睡意開始侵襲他的大腦。云興知道一旦睡著,那就是真的死了。他還不想死。

  ”轟隆隆·········”烏沉沉的天空上傳來一陣陣巨大的雷鳴。

  云興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了,現在是寒冬又不是春夏,怎么會有雷霆?“咔·······”一道斬天巨劍般的銀色閃電將他一下驚醒,腦中的倦意也被一掃而空,只是流血過多的身體又傳來鉆心的疼痛。

  ”咔············”又是一聲霹靂,從高天深處飛下一條銀龍般的閃電,蜿蜒扭曲,整個天空被照的亮如白晝。

  “娘嘞。”云興驚的嘴巴張得老大,那不是閃電,居然,居然是一條真正的龍,銀白色的巨龍,巨大的龍頭,兩只燈籠般大小的眼睛金光四射,碩大的龍頭上長須飄逸,水桶粗細的腰身密密麻麻的排列的巴掌大的銀色鱗片,只是這銀龍的腹部有一大片焦黑顯然是受了重傷。

  不過此時云興可沒工夫考慮這些,這條百丈長的巨龍水銀瀉地一般從天上直直地墜入河中,掀起一道遮天的巨浪。云興玩命似得用力蹬水向岸邊游去想躲避巨浪。不過他受了傷破布口袋一樣的身體哪里快得過這浪頭,一個浪拍過,云興眼前一片漆黑天旋地轉隨后一道白光閃過,他便人事不知了。

  ······························

  ”啊,好冷。”云興一個翻身坐起。卻發現自己坐在沙灘上,刺目的陽光照的他有些暈眩。想來是被浪給拍上了岸。”我云興真是命大,這樣竟然都沒死。”他手掌撐著地面打算站起身來。

  ”咦?胸口,手臂上的傷全都不見了哪里像折斷的樣子。這,這是怎么回事。”云興驚奇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又全身上下的摸了摸,確實一點傷都沒有,就是身上皮膚細嫩了許多,連手上常年干活起得老繭都消失了,詭異非常。

  ”莫非,莫非是撞邪了?”昨天明明被打得半死,牙都被打掉兩顆,云興砸吧砸吧嘴巴。牙齒也完好如初。

  他卷起衣袖,卻發現右臂上多了一道長長的疤痕,細長扭曲,仔細一看,卻又像是一條龍的形狀。這游龍般的疤痕竟然緩慢的在自己的手臂上游動起來,云興打了個激靈。剛才只是短短一瞬,疤痕消失了,右手手腕上卻是多了一個一指寬的手鐲。

  云興用左手摸了摸,卻發現這東西好似見肉生根似得長在了手腕上,無論如何也拿不下來。

  真是太詭異了,昨天夜里墜落河中的銀色巨龍,也好像夢幻一般真假難分。

  想了半天毫無所獲,云興也就放棄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解決肚子的問題。侯府是回不去了,那王總管要是知道自己沒死,還不知怎么整自己呢。不過自己除了打雜什么也不會,連侯府的門也沒出過幾回。拿什么填飽肚子。

  魚,看看能不能抓條魚來,云興望著湍急的河面,昨夜在河里掙命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他實在不想在下水了。

  ”咕嚕嚕······”肚子不答應了。

  ”娘的,豁出去了。”云興猛吸一口氣一頭扎進水中。方才在沒有覺察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些異樣,劃動起來雙臂力量十足,雙腳一蹬之下足足竄出去七八米遠,比游魚還要快上許多。不過一刻鐘的功夫,云興就抓了不少魚。

  望著火堆上焦糊的烤魚,云興陷入了沉思,隨后當空一拳揮出居然打出破空之聲,又找了顆松樹,咬著牙飛起一腳,碗口粗細的樹干被他攔腰踢斷。

  拳能破空,腿可斷木!這兩個月的偷學使得云興知道,這是納元中境的表現。自己從一個什么武功都不會的普通人居然到了納元中境!?

  納元下境,養生,身體強健百病不生。

  納元中境,練力,通過大量的鍛煉,舉石鎖,搬石墩,加上藥浴,藥膳。增長氣力,雙臂有千鈞之力,可以打出拳風破空之聲。

  納元上境,招式,學習拳法招式,將身體的戰斗力完全發揮出來,可以以一當百,成為高手。侯府里的許多子弟就是這樣的境界。

  既然老天不讓我死,還讓我得到這樣的奇遇。那豈能不報這深仇大恨。當下計算已定。云興在離河不遠處尋了一個石洞,在洞里鋪些干草,就當個臨時的住處。等到將偷學來的白猿伏魔拳練的精熟就返回侯府報仇。一想起自己被打斷雙手,還險些淹死,云興就恨的牙根作響。

  當下就在這火堆旁演練起來,右拳左掌,前后進取,拳掌變幻忽進忽退,忽曲忽直,忽高忽低,拳如流星,眼如電,腰如蛇形,腿如鉆,運轉如飛。時如猿猴入洞,時如大鵬展翅,靈快便捷,方為如一。

  這套拳法是云家先祖年輕時在仙道巨擘太元門做雜役弟子時學來的。后來鎮北候將此拳法又傳給了”翻天象”熊高,讓他教授給云家的子弟。相傳是太元門的仙人通過觀察白猿搏擊結合仙道吐納之法從而創出的拳法,高深莫測威力驚人。

  云興只是個小小奴仆,侯府都沒出去過幾回的小人物,除了跟著一個老廚子學了一點筆墨,對外面的世界那是一竅不通,這些東西都是他這兩個月偷聽偷看來的。憑他的見識,根本無法理解熊高所說的太元門是什么樣的存在。只是單純覺得很厲害。

  二月里的北地嚴寒刺骨,云興就這樣日復一日的抓魚,練功,睡覺,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月有余。這一個月里云興的武功進步神速,一套拳法打得收放自如,進退隨心。讓他驚喜的是每次精疲力盡的時候,手腕上的那只銀龍手鐲便會傳出一股精純的元氣,為他補充氣力滋潤肉身,而且效果比任何補藥神藥都要來的猛烈。他的功夫一日千里,已經穩穩踏入納元上境。加之每日都有吃不完的魚肉,河蝦,河蚌各種河鮮,比在侯府吃的不知好上多少倍。身上肌肉也明顯的顯露出來,腰板也直了,眉宇中甚至透出一絲英武之氣,一改原來唯唯諾諾的猥瑣模樣。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太過破爛,任誰也想不到他只是個奴才。

  人一旦掌握了力量,就會變得有骨氣,傲氣,絕對不會自甘受辱,更何況云興只是個小人,睚眥必報。從前他只是個奴仆手無縛雞之力,說被打死就被打死自然不敢想著報仇。但現在武功大進有了力量,立馬就要狠狠的報復。

  云興今天特地抓了許多魚蝦,吃了個飽,又在河灘上打了一趟拳。便大步朝侯府方向走去。

  侯府的大門停著七八輛氣派的馬車,不斷有仆人將車上的箱籠搬進府里。

  不知道又是哪個公子貴人回府了。大門他自是不敢走的,那兩隊守衛各個都是高手,云興自忖對付一兩個還有可能,這么多人了絕對會被斬殺當場。

  鎮北侯府除了正門之外還有四個側門,一個后門。云興就摸到了東邊一個側門,這個門是每日給廚房運菜用的,見四下無人看守,云興便徑直走了進去。

  ”啊!云興!來人啊有鬼啊。”云興皺了皺眉望著那個落荒而逃的小廝,他剛進院門正準備回屋取些東西,就遇到了那天將自己扔進河里的兩個家伙的其中一個。

  云興有些納悶,今天府里有些不尋常,從側門進來走到現在,一連走過了七八進的院子就只看見了一個人。整個后院都冷冷清清的。

  ”人都去哪了?”云興邊走邊嘟噥。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