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9: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不死神魔傳
  4. 第一章 三仙派

第一章 三仙派

更新于:2018-03-18 07:53:12 字數:2862

  第一卷風云起,英雄現。

  第一章三仙派

  云晉朝北部,王龍山。

  初夏的早晨,水洗的藍色天空,萬里無云。一束束金色的陽光柔和的灑在群山之中,給這片森林鍍上了暖暖的金色。森林中空氣清新撲鼻,小鳥也從睡夢中醒來,飛到枝頭唧唧喳喳地唱起歌來。

  一座座莽莽大山,在群山中若隱若現。其中有一座山與附近的群山不同,山上并沒有多少植被,反而是被一座座宏偉的宮殿鋪滿了山脊。從山腳到山腰,從山腰到山頂,一座座宮殿錯落有致地矗立著。

  靠近了,可以看到在半山坡上有一個平坦的巨大廣場。廣場的前邊豎著一座高大的石碑,上面刻著“三仙派”三個血紅大字,威風凜凜。

  廣場上,正有一輛輛馬車從山下駛上來,排成一排。一個個馬夫從車上跳下來,打開了后面的車廂門,沖里面吆喝到:“小的們,都給我起來,下車了”。

  不一會兒,從一輛輛馬車里下來一群十來歲的孩子,有男有女,最大的有十五六歲,最小的則是八九歲。孩子們個個是滿臉的疲倦,顯然他們是經過了一番跋山涉水才來到這里。

  不過,這些孩子們一下車,小孩子的好玩的天性就立刻顯露出來了,嘰嘰咋咋的吵個不停,東看看,西看看,好不熱鬧!過了好一會兒,馬夫們才各自將這些他們帶來的孩子們排成隊,站在廣場中間。而馬夫們則是站在他們所帶孩子的隊伍最前面,排列整齊,好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哈哈,老王,你這次帶的這些孩子們,個個看起來生龍活虎,今年恐怕又是你拔得頭籌了吧!”一個瘦瘦的馬夫,對著另一個高個子馬夫說到。

  “哎,我看未必,這七八個孩子里面只有兩個人是仙種,其他的都是凡胎,只能和咱們一樣,負責本派的外圍事務。我倒是聽說老劉你的那群孩子里面可是有一個人是火靈根的,可是比我這兩個雜靈根的仙種強多了啊!”高個子馬夫搖頭道。

  “嘿嘿,這你都知道了?不錯,我的確是找到了火靈根的孩子,不過你聽說了沒有?老李和老張那兩混蛋,也不曉得是踩了什么****運,讓他倆各自找到了擁有風靈根和雷靈根的孩子,你看他倆現在那牛逼牛逼哄哄的熊樣!老子看了真是不爽!”

  “老劉,你在那里又放啥屁啦!你當我倆都是聾子啊!”旁邊的黑臉馬夫怒道。

  “就是,你老劉不爽,我老李就爽了?實話告訴你,我老李比你還不爽!”黑臉旁邊一個胖胖的馬夫也說到:“要是往年,我倆就憑這倆身具風、雷靈根孩子就能多領不少賞錢!可是你忘了?我們這幾次下山的主要任務是要找的什么仙種嗎?”

  “哦,那個仙種……難道那個百年不遇的仙種真的被咱們的人找到了?”瘦馬夫一臉驚訝的問道。

  “你往老博那邊看,看到沒有?老博那老小子正對那孩子獻殷勤呢!”說著,胖馬夫用手指向了廣場邊緣上的一支隊伍。‘刷‘的一聲,附近聽到他們交談的馬夫們,這時都齊刷刷的朝廣場的邊緣看去,甚至一些小孩聽了也好奇的注視著廣場邊緣的那支隊伍。

  廣場邊,只見一個留著山羊胡的中年人,手里正拿著水壺對著隊伍前面站著的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說到:“昊然呀,走了這么遠的路,肯定渴了吧?嘿嘿……喝點水吧!你可是我的大貴人呀,我老博后半生的榮華富貴可就全靠你了,哈哈哈!”雖然中年人話說得動聽,但是他滿臉的諂笑,眼睛里全是貪婪的欲望,好像恨不得要將這個男孩生吞下去。

  “我……”男孩突然發現了廣場上有不少人正在注視著他,臉色一下子變白,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了,結結巴巴的。

  過了一會兒,這個看上去弱弱的小男孩好像拿定什么主意似的,深深的吸了口氣,讓略顯蒼白的臉色泛紅了些,一把抓過水壺,喝了一口,小心翼翼的塞回蓋子,然后跑到隊伍后面把水壺遞給了隊伍中唯一一個女孩子。那個小女孩梳著一對馬尾辮,雖然滿臉的臟土和灰塵,但是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看起來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可愛。

  “口渴了吧,喝吧,呵呵。”昊然努力的讓自己發抖的小手,平穩的遞給小女孩,擠出了一個笑容。

  “謝謝!”小女孩怯生生的回道,抿了抿已經干枯開裂的嘴唇,雙手輕輕接過水壺,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

  在這一路上,昊然顯然并沒有像其他孩子那樣受多少苦,那是因為老博對他簡直比對自己的兒子還要親,不但給他開小灶,吃好的喝好的,還時不時的噓寒問暖,生怕他出什么事似的。

  不過,這也引起了車廂內其他孩子們的不滿和嫉妒,都不愿搭理他,弄得昊然一個人呆坐在位置上,也沒個人說說話,只能看著其他孩子在那里聊的火熱。

  就在那幾天里,昊然注意到了車廂里這個和自己妹妹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其實在自己坐上這個馬車的時候,就看到在車廂陰暗的角落里蜷縮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環抱著雙腿,一言不發,也不和其他的男孩子說話。在吃飯的時候也是等別人都挑完了,她才跑過來一把抓過來個饅頭,又匆匆坐回去,蜷縮著,狼吞虎咽的把那個已經被自己一雙小臟手弄黑的饅頭吃完,水也喝不上幾口。車廂里的孩子們也不愛搭理這個女孩,因為她不僅渾身臟兮兮的,還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味道,應該是好幾天都沒洗澡了吧,讓其他孩子們都敬而遠之。

  可能是同病相憐吧,昊然對那個女孩子多留心了一些。有一天昊然看到她沒有搶到吃的,蜷在角落里,偷偷地哭泣。昊然就趁著停車休息的時候,和老博多要了些食物。老博他巴不得昊然多吃點,要不看是昊然還小,他恐怕還會把自己隨身帶的陳年老酒也給昊然倒上幾盅呢……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昊然等大伙都睡著了,悄悄地爬到那個女孩旁邊。女孩子已經睡著了,身子斜靠在車廂上,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淚水,嘴里還不停的叫著奶奶……看的昊然一陣心酸,心里想著:“她和我妹妹一樣,也是梳著這樣的馬尾辮,不過看起來她受了不少苦啊!在夢中也是哭泣……”

  想到這里,昊然輕輕的推了推女孩。女孩子揉了揉眼睛,醒來一看,發現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時有張男孩的臉正對著自己笑。

  “你……!”女孩顯然是被嚇到了,大大的眼睛睜的圓圓的,眼淚在里面直打轉,身子比以前蜷縮的更緊了。

  “噓”,昊然做了個禁聲的動作,然后從懷里掏出一包用手巾包裹著的東西,打開一看,里面有一個饅頭,還有一支雞腿。

  “餓了吧,吃吧!”說完,昊然把食物遞了過去。

  女孩起初還有些猶豫,但實在是禁不住食物的誘惑,雙手接過食物,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慢點吃,呵呵,你放心,以后每天這個時候,我都會給你帶吃的。”

  “額……謝謝你!”女孩顧不上嘴里塞滿的食物,慌忙點頭說道。

  “沒事,以后有什么困難盡管和我說,我一定會盡力幫你的,你吃吧,我先坐回去了。”

  小女孩飛快的點了點頭,滿臉的感激之色。

  就這樣過了幾天,昊然每天晚上都會給女孩送吃的,兩人慢慢的也就熟悉了。

  昊然也知道了這個女孩的名字:秋玉芝!

  所以,當昊然接過老博遞過來的水壺時,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玉芝,也就有了前面那給玉芝送水的一幕。

  老博對此并不驚訝,他早就知道了昊然每天都會偷偷給那個女孩食物,他也不反對昊然這么做,畢竟那個女孩也是他找到的仙種之一,珍貴得很……

  “昊然,快過來,大人物們就要來了”。老博喊到。

  “哦!”

  “玉芝妹妹,我先過去了,一會見了!”

  “嗯,昊然哥哥……。”玉芝抱著水壺,呆呆的看著昊然走遠,應了一聲。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