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07:01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死亡黑洞
  4. 第三回第一次任務

第三回第一次任務

更新于:2018-03-15 21:19:31 字數:3416

字體: 字號:
  經過昨天一晚上被折騰,累死我了,人真的不能不服老。匆匆的收拾了一下,出門買早點,趕公交。每天早上,每個人看到公交車,就像看到情人一樣,每個人想猛親公交車。被公交車親一口,基本上就是,親愛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就算有危險,我們的廣大人民群眾都不怕,就怕遲到扣錢沒工作。除了有危險,還有一個特別好的福利。每當前胸貼后背的時候,身邊多一個漂亮姑娘,那是最美好的回憶。

  經過長時間的戰斗,我的長征結束。迎來的是8小時鐵窗的工作。其實每天的工作就是,進貨出貨,整理盤點,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還是挺輕松的,今天也是同樣的,又順順利利過了一天。關上倉庫大門,走出小路,沖向車站,回家吃飯啦!剛關上倉庫大門,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陌生號碼,直接拒絕鍵。嘿嘿,回家吃飯才重要。剛關掉又響起了,于是我接了起來說道:“喂,誰啊,有什么事情嗎?”

  電話那頭傳來聲音道:“我,沈冰。蘇乾,下班了,快來我這里,有事別慢慢吞吞的,快來。”

  我剛想說,什么事情啊,沈冰就把電話給掛了。有什么急事情,都干了一天的活了,不給人吃飯,簡直是虐待兒童。我還是在路上隨便搞了點吃的,不然我會沒力氣的,為了小命我還是加快速度快點去他家。到了他家門口,我敲了一下門。

  只聽見,“進來,順便把門帶上。”沈冰說道。進了屋子,堅持不敢相信,還挺整齊的,沒有我想象當中那樣亂。只看見沈冰在吃飯,邊上還還坐著一個女孩子,長挺好看的,大概20多歲。

  沈冰看了我一眼說道:“別看了,坐下吃飯,今天晚上有任務。”

  我楞了一下說道:“哦,這么快就要當活靶子了。”

  這時,邊上的女孩說道:“爸爸,這就是你說的奇怪小子。”

  沈冰回答道:“是啊,是挺奇怪的,靈魂心鎖打開都是先天的,這小子竟然是后天的。女兒,他叫蘇乾,就住我們樓上。蘇乾這是我女兒沈心。”

  我看著沈心,笑了一下,然后埋頭吃飯。沈心也對我笑了一下,害的我心里砰砰的直跳,不敢抬起頭來。飯后,沈冰拿出一本厚厚的筆記本丟了給我,對我說道:“蘇乾,拿好筆記本,上面有詳細的基礎知識,你現在好好看,1個小時候我們準時出發。”

  我拿過筆記本,對沈冰說道:“才1個小時,你當我是博士,也沒有學的那么快的。還有你怎么知道我電話,憑什么說我靈魂心鎖是后天打開的,還有就我們2個去嗎,不會讓我有意外吧。”

  沈冰不耐煩的對我說道:“蘇乾你小子還真麻煩,我現在告訴你,不看你死的很快,把筆記本收收好。昨天我用靈魂探知術探查了你的靈魂,你靈魂都老實交代了,你已經沒有秘密了,還有你不會出意外,我女兒引魂師二級下等水平,也會跟我們一起完成任務。”說完沈冰就轉身走了。

  我心想,好家伙,他們一家都是和鬼魂打交道的。拿著沈冰給我的筆記本,我翻了一會兒。我終于知道,鬼魂形成的原理和靈魂修復術。按照我的理解是這樣的。有很大很深的怨恨的人死后的靈魂很容易變成鬼魂。也有一定的幾率,也不是每一個人有怨恨死后的靈魂會變成鬼魂。靈魂修復術,是需要陽光充足的情況,運動人的意念吸收陽氣來修復靈魂的損傷。看了一會,我也大概了解一些皮毛。

  時間差不了,沈冰叫我一起出發。到了樓下我看到沈冰,上了一輛小面包,好像是通用五菱,隨后我也跟著上車了,只看見沈心作在駕駛的位置,沈冰坐副駕駛。隨后聽到,沈冰說出發。車緩緩的開了出去。我總覺的心里沒底,就張口問沈冰:“沈大哥,我們去哪里啊,到了地方要我幫什么忙嗎?”

  沈冰回了頭說道:“去郊區抓鬼,到了地方,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放心沒事情的,膽子大一點。”

  我連忙回答:“哦,知道了。”

  車漸漸的離開市區,向郊區方向開去,也不知道開了多久,終于停了下來。借著車燈,我向車前望去,原來是個別墅。只聽見沈冰說:“拿好裝備下車,先別進去。”我也跟著下車,只看見沈冰左拿著一個測電壓表的盒子,右手拿著一個小的衛星鍋蓋的東西,向別墅走去,過了半個多小時,沈冰回來了。

  沈冰走進后說道:“女兒把車熄火,拿家伙。這次任務不難,5萬塊錢到手了。只有B級難度,情況屬實。蘇乾,你跟緊我。女兒你跟上。我們出發。”

  我跟著沈冰走向別墅,越走心里越發毛,真是個鬼地方,當走到別墅的大門前,我向前面的沈冰小聲說道:“老沈,我做什么。”沈冰回頭看著我,直接把我拉著就走,嚇的我一點聲音都不敢出。進了大鐵門,前面有個院子,走過院子進了屋子,黑呼呼的一片,耳邊響起滴答滴答的聲音。沈冰打開了手電,帶我下了樓梯,向地下室走去,好像他來過似的。進了地下室以后,沈冰終于說話了:“蘇乾,你就坐在前面那把椅子上。不管看到什么,聽到什么,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你就坐著別動,也不要說話。這樣你就沒事情了,聽懂了沒有。”

  然后我看著沈冰說道:“知道了,不會把我一個人留這里吧,我害怕。”

  沈冰回道:“放心,我會保護你的,你千萬別動就行了,手電留給你,我去安排一下。”

  沈冰說完,轉身走上樓梯,出了地下室。我坐在椅子上,拿著手電,照著樓梯口,都不敢喘氣,等著沈冰來救我。此時我只聽見,地下室的外面傳來,一陣陣腳步聲,聲音越來越輕,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當聲音安靜下來,我更害怕,渾身發毛,手腳冰冷。

  過了一會,突然,當當當。。。。。。響起了一陣鐘聲,我估計12點到了,那鐘聲聽著更讓人發毛,感覺頭也被當當的敲著。此時更安靜了,滴答滴答的聲音更清晰了,我心里默數著,時間一秒秒的走著。只聽見地下室外的腳步聲響了起來,隨之還伴著刺耳的喊叫聲。漸漸的喊叫聲沒了,卻聽見急促的腳步聲,向我地下室傳來。這時我更緊張了,手電照著樓梯。只看見一個身影,從樓梯走了下,我一看是老沈的沈心,整個人一下就松懈了下來,不停地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沈心站在樓梯上,對我說:“你沒事吧!可以走了。”聽到沈心溫柔的聲音。我心中的暖意從心里流了出來。看著沈心,出了地下室。這是我心里猛的一冷,任務完成了,我可不要一個人呆在這里。猴急的跟了上去,走上了樓梯出了地下室。一出地下室,眼前還是黑呼呼的。我用手電照了一下,也沒有看見他們父女2個人,看到前面有個門,我想那個肯定是出口。于是我想那個門走了過去,走到門前我拉著門把開門,怎么也開不了。心想不會吧,怎么把我關起來了,我又照了四周,就這扇門最大,應該是大門啊!怎么打不開啊。于是我就大聲的喊道:“沈冰,沈心,你們在不在?”叫了幾聲,還是沒有人回應我,我心里一怔,難道他們把我丟下了,我也太倒霉了,我都想哭了。

  這時身后傳來了腳步聲,我回頭用手電一照,看見沈心正朝我走來,我心想開什么玩笑嗎?然后我笑嘻嘻的走了過去,向沈心說道:“沈心妹妹,我還以為你們走了呢!”

  沈心沒有表情的回道:“往后面走,走過客廳,從花園出去。”說完就轉身向客廳走了。我可不想再掉隊了,很快的就跟了上去。隨著手電的光,我們一前一后的走進了客廳。刷的一下,客廳的等亮了起來,只聽見背后,有人說道:“蘇乾。”

  我回頭一看,是沈冰,回道:“別嚇我好不好啊,我膽子小,任務都完成了快點回吧。”

  突然只看見沈冰,面目猙獰的看著我,向我撲了過來。我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腦后,重重的打了一下。我整個人,臉朝下的摔了下去,接感覺到后背又被人重重的打了幾下,我一下就蒙了。怎么回事情啊,他們父女2個為什么要殺我,當我正感覺自己離死亡一步步接近的時候。

  只能聽見,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顯魂咒......。”耳邊響起又熟悉又蒼老的吶喊聲,“封魂咒......。”只聽見噼里啪啦伴隨著他們2個人的聲音。此時我已經聽不清楚他們說什么了。我人已經失去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漸漸的感覺到,我躺在一個軟軟的地方,好像很舒服,不過頭還是很痛,就像炸開一樣。慢慢的我睜開了眼睛,看到漂亮的沈心正看著我,還對著我笑。我還正美著的時候,沈冰頭湊了過來,手放在我頭頂,說道:“別動,讓我靈魂探知一下。嗯,還好,沒事,還好來的及時,晚了就要變白癡了。”

  我虛弱的回道:“怎么回事情,沈冰你想殺我啊,還有誰打的我。”

  邊上的沈心說道:“你剛才看到的都是假象,我們到地下室的時候,你一個人正在用后腦勺撞墻,不停地撞了好幾次。你是被鬼魂沖體,根本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再晚點你受不了沖體,就會成傻子或神經病了。”

  邊上的沈冰說道:“沒事了,女兒收拾一下走了,回去再說。蘇乾我扶你出去。”沈冰扶著我走出了別墅,回到了車上,沈心也上了車。我們向市區方向開去,消失在黑夜之中。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