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4:11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我當兵的歲月
  4. 第二章 “初進兵營”

第二章 “初進兵營”

更新于:2018-03-16 20:07:13 字數:2400

  坐了火車又轉汽車,遠處傳來了嘹亮的口號聲。每個人都從自己的回憶里走了出來。車也停了下來我們一個個從后箱走了出來。瞇著眼打量著遠處的風景。

  也不知道這里究竟是哪里。只是看到旁邊有湖很大很大的湖,微微的風吹著有一些咸腥的味道……正當我感嘆這里的時候,旁邊一人推搡了我一下對我說:“土包子,你知道這里是哪嗎?”

  我不禁眉頭一皺,心里有些不爽“媽的!你算哪根蔥啊我憑什么告訴你?”我沒有理會他,徑直的走了過去,

  他見我沒有理他,大步跑了過來,直接攔著我對我說道

  “土包子!我告訴你我叫馬淮,以后看到我就給我繞著走,不然我讓你知道知道馬王爺到底長幾只眼!”剛說完話他就要一個耳光扇過來,別看我瘦,別看我沒有肌肉,但是咱當初在學校也是個沒有人敢惹的存在啊,我不理你你還得瑟起來了,看著他揚起的手,我一只手架住,然后出腿,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

  因為我們在打架,周圍圍了很多的新兵,不知道誰吼了句“都別打了教官一會就要來了”周圍的人也只是跟看熱鬧一樣沒有一個人來拉架,也許是圍的人太多了吧一個穿著三道杠的人分開了人群對我們吼道

  “你們要干什么,再動手信不信我直接斃了你們”說著就要掏出自己的配槍。我倆立刻停手了,好漢不吃眼前虧,萬一真的被突突了就完蛋了。

  感覺自己也是挺倒霉的,剛來新兵營,就莫名其妙的被來這么一出,正想著呢剛剛那個三道杠就帶著哨子吹了起來,我們好歹是上過軍訓的人,見他吹了哨就立刻跟乖寶寶一樣站在了一起

  “立正!稍息講一下我是你們這三個月新兵營的教官我叫梁驍,首先感謝你們的到來!現在的國家重視教育,人人都希望去讀書,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你們中的某些人也許跟我一樣不是個讀書的料,沒有福氣沒有辦法去上大學,但是小伙子們不要沮喪這里也是一所大學!一所鋼與鐵鑄成的大學,希望你們在這四年可以學有所成,可以實現自己的理想和抱負!你們有沒有信心!”

  “有”

  “大聲點!有沒有信心?你們沒吃飯嗎?”

  “有”也許是教官的話起了作用,也許是大家被感染了也許是不知道的某個原因我們的回答沒有教官的聲音響亮但也是透徹這片土地,“是啊不就是沒有上學的命嘛!在這里我就不信我成不了材!”“對努力的參加訓練,讓他們看看我們不比任何人差!我們會的他們還不一定會呢!”一個個給自己打著氣!

  “立正!剛剛打架的兩個新兵留下!其他人解散!”

  空曠的場地上只留下我和馬淮還有教官。“你們兩個跟我來”

  “這是什么意思啊?”馬淮也是納悶了捅了捅我“還不是打架的事!”我沒好氣的回答道到了辦公室之后教官就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悠閑的看著名單真的不知道這名單有什么好看的一頁又一頁的翻著,真的不知道這是要干嘛,把我們兩個人晾在一邊,馬淮給我使了個眼神,我們兩個人一起走到桌子旁對教官說“隊長我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教官終于動了一下,看了一下我們然后繼續去看他的名單好像里面有什么寶貝似的。我倆一看懵了這樣都不可以?正當我們倆無計可施的時候,“你們知道了錯在哪了嗎?”看到教官發話了我倆提下來的心終于放了下來。老老實實的回答道“不該打架”

  “你們還知道啊!剛來你們就給老子惹事兒!你們都本事啊!都給我滾回去寫檢查去!另外等處分!你們兩個都去禁閉室”教官大聲吼道

  “教官我們知道錯了,可不可以饒過我們”我們兩個一聽是這樣的處罰嚇得不輕要知道這剛進部隊就是這樣的處罰太狠了吧。

  “老子沒有槍斃你們兩個就夠對的起你們了,還要跟我講條件?你們是不是嫌我罰的太輕了?啊?你們剛來就這樣給老子找不痛快!現在我滿足你們了!還要跟我講條件嗎?”

  我們一看根本沒有一點放過我們的意思甚至是要更嚴的節奏。我倆嚇得立馬說“我去我去!!您消消火!”說著我倆一溜煙兒的跳出了辦公室。

  “怎么辦啊剛剛來軍營就要背個處分嗎?土包子你倒是說說話啊”馬淮忿忿不平的對我說。“還能怎么說啊你覺得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去禁閉室剛剛教官說了,要是我們不去他就要把我們送回武裝部!你好意思回去嗎?你好意思面對你的父母嗎?tm的要不是你會有這樣的事嗎?”想想這件事兒我就是一陣的郁悶剛剛來軍營就攤上這樣一個奇葩,還要背上一個處分,我瞪了他一眼,心里卻是想著。“咱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嘻嘻!!你就被生氣了土包子”他倒是仿佛忽視了我的眼神。

  到了禁閉室的門口。看到一個值班的早就等在那里。冷冷的看著我倆。“有本事啊!兩個新兵蛋子,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這么橫的人把這兒當成什么地方了?你家的廚房嗎?都給我進去老實點!好好反省反省!”說完一把把我倆推搡到了禁閉室的里面砰地一聲關上了禁閉室的大門。

  “哼!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你神奇什么啊!不就是比我們早進來一年嗎!等我到時候當了官我絕對不會給你好顏色看!”馬淮忿忿的說道,

  我拉了一把他的手低聲對他說道“小點聲畢竟是我們煩了錯誤的,還是老老實實的寫我們的檢查吧就少惹點事兒吧”。

  “你怕他我可不怕他,我馬王爺漲這么大還沒有被誰這樣對付過呢!還沒有被人打過哩!我父母都沒有打過我”我翻了翻白眼說

  “咱倆為什么進來的?“

  ”還不是我們兩個人打架你個鄉巴佬.“

  “恩!我們是因為打架才進來的“說完我就躺在禁閉室的床上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只見馬王爺,(他的名字太難打了我們就稱他為馬王爺吧)

  看著我在一旁哈哈大笑,過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攥緊了拳頭“好你個鄉巴佬你居然敢戲耍你馬王爺”我趕緊揮了揮手說“我錯了,以后不敢了”“好你小子還敢以后”就這樣的打鬧中,我們不像是剛剛認識的人,而像是兩個多年不見的朋友一樣在禁閉室大肆的交談著,跟本看不出來我們兩個是在關禁閉還是因為互相打架關的禁閉

  “馬王爺你說你爸爸你媽媽都沒有打過你是真的嗎?”只見馬王爺憨厚的點點頭,我說“那看來我比你父母還要厲害啊你說一個不打你的父親還算是你的父親嗎”馬王爺皺了皺眉頭沒有回我仿佛是我的話勾起了他的回憶......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