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5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暗黑世界之旅
  4. 第一章 荒野

第一章 荒野

更新于:2018-03-17 12:51:14 字數:7417

  (最初寫小說的想法是由于書荒,沒有書看的日子很難熬啊,那么就試一試自己寫書吧!)

  毀滅紀元歷一九七年紅月,關于歷法,紅月--紅色月亮在本月升起,迪亞波羅的魔力肆意擴散,大陸所有惡魔系怪物力量增強一倍,金怪更多,隸屬夏季;白月--墨菲托斯的魔力聚集在最高議會,大陸所有不死系怪物數量增加一倍,許多本來不會有不死系怪物的地方也會產生幽魂系怪物,隸屬秋季;黑月--巴爾的魔力腐蝕著世界之石,大陸所有原住生物甚至人類都慢慢被地獄的氣息侵蝕,你要面對的不只是地獄的怪物,隸屬冬季;雙月--金黃色和白色的月亮一同升空,幽魂仍然存在,但基本上是平靜的一月,隸屬春季。暗黑大陸上的四季隨著毀滅紀元的來臨已經徹底混亂,暗黑的居民以月亮的升起來判定季節,目盲之眼教會能夠預言下個月的月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劇透就到這里,以后的所有內容會在文章里慢慢展開)

  ……

  ……

  暗黑的世界,一個充滿死亡和破壞的世界,一個痛苦和絕望交織的世界,如今,暗黑大陸人類僅存的希望之火在這席卷世界的毀滅中搖曳,掙扎,即將熄滅,塔·拉夏的榮光僅僅照耀了暗黑世界半個世紀,就被惡魔所終結,三魔神的降臨帶來了席卷整個世紀的黑暗,殘存的人類苦苦抵抗惡魔滅世的腳步,虛偽天堂所承諾的救贖早已消散在毀滅的紀元里,這是暗黑的世界,毀滅的紀元。

  ……

  蒼茫的荒野空曠而遼闊,一眼望去不著邊際!

  天空中鋪滿了鉛沉沉的云,看不見陽光,也看不到月亮,只有一陣陣凜冽的寒風夾雜著青草的味道和淡淡的腥氣,不斷的刮過,卻吹不開這漫天的陰云,反而讓天空愈發的靠近地面,整個荒野好像即將被吞沒一般,掙扎著卷起一些塵土與碎葉,無助地飄散在陰云下。

  “我勒個去,這是哪里?!”站在荒野中,趙凡(致敬七娘)已經看了好久,眼睛瞪到極限,卻看不到哪怕一絲的文明痕跡,幾只黑鳥遠遠地從趙凡頭頂飛過荒野,嘎嘎地叫著,嘲笑他這個奇形怪狀的土包子。

  他只是在教室里睡了一覺,剛一睜眼起來,世界就已經完全變了,樓房,教室,同學,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這看不到邊際的荒原。

  遼闊的荒野對他的疑問沒有任何回復,只有陣陣凜冽的寒風,不斷的吹過,單薄的衣服無法提供溫暖,這半天吹得趙凡已經覺得手腳有些麻木了,作為一個普普通通準備畢業失業找工作的大學生,突然來到這完全陌生遼闊的荒野,讓他完全如同在夢中一般,不知該做什么,不知走向何方。

  “不論如何,眼前的景象是完全真實的,并不是夢!是穿越嗎?”抬腳踢開試圖咬穿自己鞋子的黑色大螞蟻,趙凡皺著眉頭,看著腳下的黑色螞蟻,個頭都快有螳螂大了,血紅色的復眼中似乎映照出無數趙凡的影子,被踢遠后又不折不撓地爬回趙凡腳邊,黑色的顎狠狠咬向趙凡的鞋子。

  “哼!”狠狠一腳踩死這只不知好歹的螞蟻,這里的生物似乎很奇怪,趙凡的心里愈加煩躁,也愈加仿徨,以及抑制不住蔓延心底的深深的恐懼,這到底是那里?頭腦里一陣陣疼痛,似乎塞進了無數棉花,有些昏沉煩悶,趙凡使勁搖了搖腦袋,扶著額頭,“是感冒了嗎?”趙凡心想。

  “再待著不動,只會在這里凍死!”雖然不知道該這里到底是哪,但是,待在原地是絕對沒有出路的。只是身穿單衣的趙凡,現在已經在荒野里站了十幾分鐘了,由于突然來到這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方,仿徨和思考已經耗費了不少時間,趙凡現在只覺得身上越來越冷,荒野的寒風刺骨無比,雖然環境似乎并不是冬季,但是仍然冷徹血液。

  裹緊了身上單薄的校服,趙凡站起身來,觀察著周圍,眼中的仿徨無法掩蓋,但是卻被他強制著四處打量周圍的環境,尋找出路。趙凡并不傻,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但是無論如何,至少找個避風的地方來躲避寒風,再來思考之后該怎么辦。

  ……

  荒野的節氣很好辨認,廣袤的大地上只有點點青綠,黑色的泥土上還殘留著片片冬天的白霜,“應該是春季吧”凜冽的寒風催促著趙凡,“唔,沒有任何參照,也沒有任何能避風的地方,而且無法分辨方向的話,只能聽天由命地亂走嗎。”抬頭看了一下天空,雖然并非夜晚,光線也比較充足,但是厚重的云層讓他完全無法找到太陽的方位。沒有方向,隨意在荒野中行動,那意味著用命在打賭。

  沒有太陽,也沒有指南針,凜冽的寒風只是在不斷催促著,但是似乎周圍并沒有危險,趙凡定了定的心神,用命來打賭?

  不能急,好好想一想。自己無緣無故穿越到這個未知的荒原中,用命打賭,輸了怎么辦?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就凍死在這里,實在太不甘心了!

  但是周圍光禿禿的一片,完全沒有辦法可想,趙凡搓了搓雙手,哈著氣,走了幾步蹲坐在一叢雜草邊,盡量讓寒風不直吹自己,但是也僅此而已了,荒原的空曠讓趙凡仿佛陷入流沙之中,心中想要掙扎,卻無從發力一望無際的荒野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去處,更何況在這未知的世界,幾乎相當于絕境。

  他沒有看到的是,身后不遠處,剛剛被他踩扁的螞蟻,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干癟,一道灰白的氣息飄飄蕩蕩……

  越到沒有辦法的時候,趙凡反而越安靜,沉靜,雖然平日里的生活主要時間都是在學習學習學習,但是趙凡絕不是什么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打球競技,長跑登山,雖無甚才華,卻有身強而內壯,有股斂而不發的精氣。兒時看電視,其他小孩都愛英雄烈士,趙凡卻胸無大志,只看亂世之中人們怎樣求生,形形色色,百種人情,深受其中座山雕的影響,土匪雖壞卻悍勇求生,越是緊要關頭,越是冷靜,絕境之中全神貫注。

  一股狠勁兒咬在牙關,小命是自己的,若不全力以赴,怎肯甘心赴死!

  “不知道該怎么做,不知道向哪里走,那么,既然如此,我先要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說道能做什么,趙凡想了想,開始翻看著自己的衣服口袋,零零碎碎一些東西,全部掏出來擺在地上。

  ——————零零碎碎——————

  一個普通的手機是自己常用的,并沒有什么特別,幾十元的零錢是今天去買新球鞋剩余的,一條洗得干干凈凈的護腕,一把鑰匙是回家開防盜門用的,零零散散擺到地上。看到家里的鑰匙,趙凡心理一痛!還能回去嗎?收起鑰匙放在衣服最里邊的口袋中,緊緊握住,似乎還能感覺到家里父母的溫暖!

  “這狗日的穿越!”在看小說時候,每每提到主角穿越,總是一帶而過,之后弒神屠魔笑傲異界,但是真正當自己面臨這種情況時,趙凡只感覺一種迫切的憤怒與絕望,日子過得好好的他才不想穿越!而且,上天為什么要讓自己無故穿越到這里,還一個人丟到荒野中,難道只是為了讓他死在這里?

  趙凡的心里其實還存有一點僥幸,說不定這里只是地球上的某個地方,完全不愿意想自己是怎么到這里的。

  而看到手機的時候,趙凡眼前一亮,手機上有指南針功能!似乎可以解決一點現在的困境,平時用手機只知道看小說,看游戲,或者聊qq打屁消遣,指南針功能從來都不用,沒想到現在居然能派上用場,難道手機制造商其實早就考慮到穿越了?心理胡亂想著。

  希望穿越了手機還能用,果斷打開了手機,穩穩地端在手上,開機。

  隨著一聲悅耳的聲音,趙凡期待的看著手機,還不錯,開機沒問題。

  那么,指南針,點開手機中的指南針,趙凡卻只能看著指針胡亂轉著,指針的方向變換不定,忽左忽右。是壞了嗎?

  趙凡關掉指南針,再次打開,這次指正轉了幾圈之后,忽然指針定定得指向了右手邊,一個血紅的N字母也固定下來,這是北方!

  “很好!天無絕人之路。”趙凡興奮了,總算有了一個好消息,心情舒緩了一些,身上似乎也暖和了一些,一口熱氣充斥胸口,沒錯,天無絕人之路,自己還有機會,不能放棄,既

  然命運讓自己穿越到這里,那么自己總不會就這么窩囊得死在這種地方,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活下去!是的,活下去就是希望……

  天氣寒冷,有了方向的話,就向南走吧,至少會暖和一些,趙凡在心里思考。

  將零碎的東西裝好,搓了搓手,裹緊衣服,趙凡向著指針的反方向,也就是南方,不緊不慢地走去,其實現在無論向哪個方向走,都沒有什么分別,相比之下,向南總是會多一點希望。而且并非賭命,趙凡心想,這是自己選擇的方向!

  已經開始行動的趙凡沒有發現,被他裝入衣服的手機上,鮮紅的指針所指著的北方,其實就是剛剛他踩死那只螞蟻的方向。在他越走越遠的背后,本來應該是剛剛才死掉的螞蟻,現看去卻好像已經死了有一周多,干癟而腐爛。手機上還未關閉的指南針突然開始嗡嗡的轉圈,再也沒有指向一個固定的方向,右上角的電量顯示突然增加了百分之一,隨后手機屏幕一黑,啪,自動鎖住的屏幕……這些他注定不會看到了。

  趙凡裹緊衣服,一步一步向著“南方”走去,衣褲在風中咧咧作響,一頭黑色的碎發被吹散,他緊緊抿著嘴唇,減少呼吸帶走的熱量,黑長的眉毛緊緊皺著,普普通通的面容在絕境里卻有著一股英氣。

  ……

  荒野上的求生遠遠沒有那么簡單,趙凡雖然早已在心里有所準備,卻仍然為眼前的困境所絕望,找到方向的好心情已經逐漸被消磨殆盡。但是不論如何,都必須繼續前進,原地等死可不是趙凡的風格。

  寒風越加呼嘯了,寒冷的荒野仍然一成不變,只是多出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碎石,一些像狐貍又像老鼠的生物影影約約在碎石間穿梭,但都急匆匆得一閃而過,并未理會路過的趙凡,

  時間已經接近傍晚,陰沉沉的烏云加上漸漸黑下來的天色,趙凡并不確定那些生物是否是狐貍,出于謹慎,他也并沒有靠近,遠遠望見后就繞開繼續前行。

  一路走下來,已經走了有三個多小時!趙凡為了節省手機的電量,在看了兩次時間并確認方向之后,直接就關機了,手機還有一半的電量。在找到其他的辦法之前,現在的辦法就是一直往前走。天空漸漸飄起了朦朧的雨絲,一點一點潤濕了趙凡的衣服,寒冷開始無法阻擋的侵襲他的身體,肚子也不爭氣的開始咕咕叫了。

  回想了一下自己上次吃飯的時間,應該是早晨,現在已經是傍晚了,自從早上吃過一些早點以后,就再也沒有吃過東西,中午吃飯時候由于討厭食堂的粗劣伙食,硬是餓著肚子繼續上課,準備晚上再好好犒勞自己,結果現在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了,看著眼前仍然是一望無際的荒野,再擦了擦逐漸被雨絲濕潤的額頭,趙凡抿了抿嘴唇,繼續向前。

  過了許久……

  趙凡一直走著,天空的陰云黑沉低壓,光線也逐漸黑暗無光,偶爾幾聲沉悶的雷響,帶了一些短暫的光芒,但卻根本難以讓趙凡看清周圍的環境,短暫的光芒消失后反而使得環境更如鬼域一般,踉踉蹌蹌的繼續前行了一段時間后,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雨也越下越大。

  “時間已經到晚上了吧。”趙凡心想。他有些麻木了,寒冷已經侵襲到了骨子里,趙凡渾身顫抖著,一步一步向前走著。哪怕他知道,停下來不再運動,就能節省一些體力,也能多撐一段時間,可他就是不愿意!“雪里行軍情更迫,風展紅旗過大關!”趙凡感覺現在自己和紅軍爬雪山過草原都有的一拼,大不了就是犧牲么,趙凡的心理總是有些光棍的,可是再怎么冷靜,現在也開始絕望了。越是絕望,他越是不說話,越是沉著性子慢慢走,不論怎么樣,趙凡不想死!活著……已經是他現在唯一的信念!

  ……

  不知又過了多久……天色已經完全黑暗了,冰冷的雨水仍然在不停的下著,就好像會一直下雨下到永遠一般,細雨濕衣,卻沒有任何浪漫的感覺,有的只是徹骨的寒冷,漫天的冰雨

  帶著無情的冰冷,一點一點的在奪走趙凡的熱量!

  已經快到極限了,趙凡的步伐踉踉蹌蹌,一步一頓……一個水坑出現在腳下,漆黑的夜里,完全無法看清這片水坑,一腳踏在水里,腿一軟趙凡已經栽倒在地上了。“唔……”趙凡**著,腳踝似乎扭傷了,他吸著涼氣,僵硬的爬起來,將自己挪到水坑的邊緣,接近零度的水濕透了淋了一晚雨水的趙凡,寒冷似乎將他的肺也凍住了,趙凡感覺呼吸艱難。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機,開機,手機上的時鐘指針指向了數字十一,無情的告訴他,現在已經晚上23點鐘了,時鐘上的指針一分一秒的向前走,趙凡看著指針,完全癡了……

  曾經多少次,在溫暖的家里待著煩了,和朋友們出去胡天胡地,曾經多少次在安靜溫暖的教室,覺得時間過得太慢,只想著逃課或者睡覺,多少曾經溫暖的時光自己沒有珍惜,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撐到第二天的天亮,也許就在這寒冷的夜里,他就會無人知曉的倒在著荒野里!

  “不甘心啊,嗚嗚……為什么,我的一切要如此的剝奪,為什么,要把我帶到這里,為什么!為什么!”趙凡聲嘶力竭的哭喊著,幾乎崩潰,哭的像個孩子。畢竟趙凡也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頗為堅韌了,但是他發出的嘶喊卻如此的微弱,“媽,爸,哥哥……嗚嗚……”趙凡滿心的絕望,連嗚咽也漸漸低沉……

  爬在地上……趙凡已經麻木了,寒風雖然小了,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經全然濕透,寒風不斷吹過濕透的衣服,趙凡已經凍僵了,曾經讀書多少次看到“風雨交加”這個詞,趙凡都沒有體會,直到現在親身經歷,他在明白,寒冷也可以殺人,風雨也能變成奪命的鐮刀。

  人不到絕境的時候,是永遠不會明白自己是什么樣子的,在痛哭了很久之后,趙凡突然明白了,自己一直所忽視的,其實才是自己最愛的,父母,親人,朋友,可口的飯菜,安定溫暖的生活等等的那一切。

  “所以,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回家的路上!”趙凡掙扎著爬起來,一步一步向前挪動著,無聲的雨絲濕透了趙凡的全身,寂靜寒冷的荒野如同一個黑色的怪獸,呼呼的吹著寒風,吞噬著趙凡的身影。

  哭喊過后,趙凡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光棍的想著,大不了就是死!絕望侵蝕內心,趙凡卻冷靜地想著,他想活!

  “想想辦法,一定還有機會,自己還能做點什么!”

  趙凡的身子被凍僵了,呼吸被凍僵了,甚至連思想都遲鈍無比,“身體實在太冷了,已經凍僵了,雨水讓人沒有辦法生火,我也沒有火源,所以無法對抗寒冷。”趙凡遲鈍的想著,

  “肚子好餓,廣闊的荒野雖有不少奇怪的生物,但是我現在的狀況完全無法應付,地上的雜草似乎可以勉強塞到嘴里。”趙凡僵硬地伸出雙手,從幾塊亂石間拔出一些灰綠的雜草,胡亂塞到嘴里嚼著,“嘔!”苦澀的草莖讓趙凡空空的胃里止不住的酸痛,但是他仍然在使勁嚼著嘴里的草根,然后狠狠咽下,“光!”趙凡心里一亮,是的,自己還能做點什么,還有機會。用手機的閃光燈!在這黑暗的夜色里,只要能有足夠的光亮,一定能吸引什么東西過來,要么是路上看到的那些奇怪的老鼠,要么是其他猛獸!

  然后,只要,殺掉!就能有溫暖的血……

  趙凡踉蹌著摔倒在地上,眼中充斥著絕望的血色,緊緊抿著嘴唇。

  他從衣袋里掏出手機,但是!凍僵的手指已經無法讓屏幕靈活的感應到了,沾滿雨水的手指,只能徒勞地在屏幕上滑動,卻無法選中任何一個選項!

  “不…不能!!”趙凡顫抖地握著手機,手不行,那就用嘴巴。嘴唇上也都是雨水,同樣完全被凍僵了,冰冷的下巴沒有知覺,在堅硬的手機外殼上滑動,卻無法解開手機的鎖屏,

  趙凡不管不顧地努力著,卻仍然無法讓手機打開!

  “怎么辦!”趙凡瘋狂的折騰著手中的手機,似乎最后的機會也沒有了!嘴唇凍裂,又在手機上劃了一道血口,鮮血流在手機上,也沾到了手機的屏幕,臟污的屏幕看不清選項,“

  難道就這樣等死嗎?絕不啊!”

  趙凡死死地瞪著滿是血污的手機,突然想到,“血,血是熱的,嘴巴上的血太冷!那么就用手上的!”趙凡低頭,看著手臂,狠狠在自己左手臂上咬開一道血口,把屏幕在胸口的衣服上慢慢擦拭干凈,然后用顫抖的右手沾著血,重新打開屏幕,用沾著血的手一點一點打開手機,選中手機的閃光燈,終于……

  一縷刺破黑暗的光亮在黑暗的荒野中出現,一點一點照亮趙凡的臉龐,那光芒幾乎灼傷趙凡的雙眼,但他卻緊緊盯著這如希望般的光芒,宛如看著自己的生命。

  “還需要聲音!”趙凡又打開了手機的音樂外放,“ItstartswithonethingIdon‘tknowwhy!!!…………”巨大的聲響在遼闊寂靜的荒野中響起,手機的完美音質帶著震撼人心的音調引爆,趙凡將聲音調整到最大,曠野中的雨小了,寒冷的風卻仍然在刮著,荒野的風帶著勁爆的的音樂順著夜幕遠遠的傳播開去,閃光燈耀眼的光芒刺破黑暗,帶著趙凡最后的求生意志,帶著他所有的希望!

  ……

  全身濕透的趙凡已經無法抗拒冰冷的寒風,全部的熱量流失殆盡,趙凡死死睜大眼眶,盯著黑暗的荒野,如同一只瀕死的野獸,“來啊,混蛋,要么殺死我,要么我會活下去!”趙凡絕望地躺在黑暗的荒野上,眼里透露著瘋狂,面色猙獰!

  一只像狐貍又像老鼠的生物似乎被光亮和趙凡的鮮血所吸引過來,警惕的避開發出巨大聲音得手機,嗜血貪婪而又小心的靠近,鮮血的誘惑沖昏了它的頭腦,一口咬在趙凡流血的左臂上。

  不知從哪里涌出一股瘋狂的力氣,趙凡伸出右手拼盡全力,一把抓住這只叫不出名字的野獸,那背上的尖刺如同利劍一般扎穿了趙凡的手掌,趙凡卻已經沒有感覺,牙齒一如這只野獸剛剛的行為一般,張口狠狠咬在了這只野獸的喉嚨上!鋒利尖銳的獸毛嗤嗤地從野獸的背上射出,兩只尖刺射穿了趙凡的右手,卻不能讓他松口,其他的則射向漆黑的荒野,野獸發出半聲凄厲的尖叫,拼命掙扎,但是已經晚了。其他靠過來的野獸似乎被同類的尖叫嚇壞了,立刻回頭就跑,絲毫不理同伴的死活,雖然樣子奇怪,但是膽子確實如鼠。

  這只不知名野獸的溫熱鮮血不斷流入趙凡口中,流向饑餓的胃,燥熱的獸血帶來了溫暖,也帶來了最后得希望。趙凡伸出雙手抱著這只野獸,輕柔地就像抱著一個暖手寶。雖然身上

  多處傷痛,幾近暈厥,可趙凡總算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但是,也已經到達極限了……他淺色的雙眼中泛起了微微的光彩,那是對生命的留戀,對溫暖的回憶,那是每個生命在最后掙扎的關頭,發自內心的感悟……人不到生命最后的時刻,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真實的樣子。完全沒有頭緒的趙凡,在這未知的世界糊里糊涂的面臨了一場生死考驗,讓他看清了自己彪悍怕死的本質的同時,也讓他在心里狠狠罵了一句“賊老天!”

  ……

  荒野中的寒風和冷雨不知何時已經停了,寂靜的荒野慢慢變亮,雨過后的天空露出了久違的星空,沒有風雨的荒野安靜冷清,兩輪巨大的月亮顯露在浩蕩的荒野上空。

  趙凡躺在地上,張大嘴呆呆地看著,那兩輪月亮的大小遠遠比地球上的月亮大得多,如果地球上月亮是月餅的話,那么這兩個月亮就是兩個面包車,巨大而清晰的環形山深深映在趙

  凡眼中,帶來了深切的壓迫感,好似要直接墜落到趙凡身邊一般,一輪白色一輪黃色,明亮的月光灑在荒野之上,整個世界似乎也在這一刻進入夢鄉。

  “媽了個巴子,這他媽的絕對不是地球!”

  迷迷糊糊之間,趙凡經歷寒冷饑餓和傷痛的身體已經完全罷工,沉沉地陷入昏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