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6:1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墮:神
  4. 第3章 大節目

第3章 大節目

更新于:2018-03-17 18:57:52 字數:2188

  第二天,小司再不聽話,無論匠人鋪再忙,也不幫忙打理生意了,倒是司空煉星和北野幽閣這對璧人,有些破天荒的守在柜前,笑嘻嘻有模有樣地做起生意來。

  對于外來客人,做生意的,當然是要狠狠宰的,畢竟這種生意往往只能做一次,既然沒有回頭客這等說法,那便再無顧忌,漫天要價這種事,早已是見怪不怪。

  司空煉星回來,小司有了推脫的借口,倒是閑暇了,他跟父親討了些銀錢,便到大街上開始瞎逛,想要搞清楚父親口中所說的幾個“大節目”,究竟是怎樣的節目。

  小司在鬧市里兜兜轉轉,沒能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正沉思間,忽然聽到一聲:“嗨,低能!”

  小司循聲定睛一看,發現原來是一身武裝的東門夏涼,正鄙夷地看著自己。

  他可以說是小司自幼的宿敵,由于他們父輩彼此是同行,平時暗地里不免有些競爭,為此,小時候他們水火不容,打過不少架,而每次打架,幾乎都是以小司的失敗告終。

  如今東門夏涼已是火系三階的匠人了,已經制造過幾件廣為人知的裝備,這成就在偌大的皇城的同齡人中,也能算得上是中上等,自然是有驕傲的資本的。何況他還出身鐵匠世家,家境頗為殷實,而這個世家,也是火之國最大的職業世家了,其背后的實力,比在皇城中沒有任何勢力背景的司空煉星一家的確要雄厚太多了。

  東門夏涼此刻穿著一副明晃晃的三階鎧甲,肩扛一柄【長柄重錘】,一派威風凜凜的模樣。像他這樣的人,看著依舊一身布衣一無是處的小司,必然是越來越不順眼的。

  小司低下頭,沒有理會他的嘲諷,有些郁悶地離開了鬧市,朝著東大殿走去。

  風之國在北,水之國在南,地之國在東,火之國在西,所以火之國的皇城,最熱鬧的便是東門以內的這片鬧市,因為這里是外國商旅通商的必經之地。

  大概是因為火之國匠人輩出的緣故,國家雖然貧瘠,但皇宮建造得著實不差。離開鬧市往西走,便是有名的東大殿了,較之莊嚴肅穆的西大殿,東大殿更像是專門為接待外國人的大使館,高聳入云并不斷回旋的火紅色尖頂,顯得有些俏皮可愛,他代表著火之國猶如火焰一般旺盛的文明,這里高闊的大門常年敞開,不設門禁,也昭示著強國的風范,形形色色的人群絡繹不絕穿梭期間。

  小司想,無論是文牒辦理、商鋪租售、傭兵招募、消息發布,都可以在東大殿中進行,國度既然組織了幾個“大節目”,自然是會在這里公布的。

  進門右手邊最大的一座偏殿,是火之國一個著名職業公會的總部,它與風、水、地三國的職業公會是相互聯網的,主要負責對本國匠人、藥師職業的輸出,或為外國職業者在本國尋找工作,從中賺取一定的中介費。當然,職業公會吸引人流的還有很多方面,譬如發布各種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譬如武器裝備、精元材料,以及靈獸的拍賣會等。它有時也向官方接手一些長時間未能告破的重犯案件,定時發布懸賞,讓民間自發組織的傭兵團隊去抓捕一些犯人,其賞金之高,極其誘人。

  小司進入公會不久,便已得知他父親所說的“大節目”究竟是什么了。

  傍晚,忙活了一天的納蘭蕊芯過來匠人鋪找小司,問:“聽說你今天沒在家幫忙做生意,跑去哪里玩啦?”

  小司說道:“去了一趟東大殿。”

  納蘭湊近些許,好奇地繼續問道:“那你搞清楚這兩天皇城為什么開始熱鬧起來沒有?”

  “有幾個方面的原因吧,第一是,半個月后皇城將要舉行兩場三人職業團隊賽事,一場是三十歲及三十歲以下的輕量級賽事,一場是三十歲以上的重量級賽事,決勝團隊中的每位成員,將有資格在國庫中任意挑選一件裝備作為獎品;第二是,有幾十個世界有名的傭兵團都來到了這里,宣布要通過這場賽事發掘一些優秀的年輕職業者加入他們;第三是職業公會也已表態,揚言輕量級賽事結束以后,將在本國的參賽者中挑選五名表現優秀者作為公會的實習生,留在公會中學習各種本領,半年實習期滿,則有機會轉為正式工作人員;第四是火之國將頒布一項有史以來賞金最高的一項神秘懸賞任務,賞金直接是一座城池。”

  “哇,有這等好事?我爺爺居然沒有告訴我!”納蘭氣鼓鼓地揚了揚拳。

  小司嘆息一聲:“好事哪里輪得到我們……我由于血統不純,至今沒有職業進境,所謂的想要成為騎士,不過是一個幻想而已,現實是我連成為一階勇士都無法實現,我只能是零階的平民,多殘酷啊……”

  納蘭也嘆息一聲,說道:“是啊,我也只是一階藥師而已……”

  小司忽然又笑了笑,似乎是在安慰自己,他對著納蘭說道:“我看這樣,我們各自回家,找家長商量一下,看能否得到一些幫助,然后我們傾盡所有資源,聘請一位高階職業者跟我們倆組團,起碼也勝個幾場,權當娛樂可好?”

  納蘭登時喜上眉梢,點了點頭,欣然回家去了。

  入夜時分,小司幫家里收拾好店鋪,關了門,司空煉星和北野幽閣神秘兮兮地圍過來,問道:“兒子,今天你去了東大殿?關于皇城的賽事,你應該都清楚了吧?”

  小司只能承認。

  北野幽閣說道:“你不是一直說想成為騎士嗎?昨晚我跟你父親討論過了,趁著這次機會,我們可以放手讓你自己出去歷練,你有這個膽量嗎?”

  小司認真地想了想,最后鄭重地點了點頭。

  司空煉星補充道:“你要想清楚,這條路,走下去很艱難,在你弱小的時候,你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瓶頸和煩惱,在你強大的時候,你也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挑戰和糾纏,甚至會因為某種不慎而丟掉性命,或許再也不會有像現在這般安寧的生活了,你也愿意嗎?”

  映著有些微弱的燭火,小司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剛毅,他答道:“我想,這是成為一名勇士所必須的承擔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