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4:0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仙武神兵傳
  4. 第一章 誰是誰的菜

第一章 誰是誰的菜

更新于:2018-03-17 13:30:29 字數:3813

  又是一夜的大雨,林俊熄滅了篝火轉身返回樹洞,遮掩好樹洞口,斜倚在樹洞里。

  不一會,疲憊的林俊很快就睡著了……

  夢里,林俊又夢見自己和一群軍人在翻越一座高大的雪山。正當大家快爬到半山腰的時候,突然,雪山上方傳來了隆隆的聲音,抬頭就看到無數的冰雪洪流鋪天蓋地的朝大家涌來。林俊本能的朝著旁邊最近的一個巖壁躥過去,剛剛躥到不到一秒的時間林俊就被冰雪蓋嚴了……

  林俊猛的驚醒過來……

  樹洞外的風雨越發的大了……

  但是林俊怎么也無法睡著了,這已經是自己第三次做同樣的一個夢了。

  林俊知道這個夢是自己經歷過的真實的。

  ……

  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來到這里的,也不記得自己被雪崩覆蓋之后發生了什么。

  只記得大概幾天之前,當自己醒來的時候,自己躺在河邊的沙灘上,周圍的環境透著古老神秘的氣息,除此之外林俊對眼前的這個世界貌似變得一無所知了。

  順著河流走了兩天,發現走不通,只能徒步進入森林,但是走了好幾天,還是沒有要走出這片深林的跡象,真是憋屈得讓人發慌。

  慶幸的是醒來的時候自己腿上還綁著一把軍用匕首,憑著這把軍用匕首,林俊在這片原始森林中勉強的生存了下來。

  …………………………

  第二天清晨,林俊一早就起來準備早飯。

  前兩天獵到的兩只野兔,經過這兩天的消耗,還剩下一只腿。

  林俊燃起篝火,順帶在附近林中尋了幾只野果,烤熟的野兔腿摻合著野果就是林俊今天的早飯了。由于沒有食鹽,這幾天下來吃得林俊淡出個鳥來……

  隨便填飽肚子,再熄滅了篝火,林俊又繼續上路,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才能走出這片原始森林。

  不過,由于今天上路時間比較早。憑著這幾天來的經驗,林俊知道早上是似乎更危險,常常會遇到大型猛獸。但為了能早日走出這片森林,也管不了那么許多了。

  林俊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

  走了個把鐘頭的樣子,林俊突然停下了腳步,總感覺哪里不對!

  林俊小心地蹲在一顆大樹腳,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以往趕路的時候,往往不到十幾分鐘就會碰到一頭小野獸什么的,期間還會有各種飛鳥吵鬧的聲音。但是今天連昆蟲的叫聲都停止了,整個世界都變得異常的寧靜。

  可能是有什么危險的猛獸在附近游蕩,嚇得其他的野獸飛鳥都藏起來了。

  觀察了一會,沒發現什么的林俊又貓著腰小心前行著。雖然前行十分危險,但一時半刻找不到安全的藏身之處,冒險離開也不失為一種辦法……只要足夠的小心。

  其實在這種危險的地方呆的時間越長越危險。

  繼續前行了大概一個多小時以后,漸漸的聽到了昆蟲飛鳥的叫聲,周圍的一切仿佛恢復了正常一般,林俊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打算再走遠一點找個落腳點,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林俊也已經沒有吃的了,必須要找點吃的才行了,不然沒被困死累死也要被餓死在這深林之中了。

  正當林俊打定主意想繼續往前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林俊本能的左右觀查一下,剛轉頭就看到一個大大的黑影朝自己撲來……

  “媽蛋!走****運了!!!!!”

  林俊的心突地提到了嗓子眼,感覺汗毛都炸起來了,但是一切都太快太突然,想抽出匕首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林俊本能的向一邊臥倒,不過還沒來得及完全臥倒,黑影就已經躥到了跟前。左肩上的馬甲紙糊的一樣被抓得粉碎,一股鉆心的火辣直躥心底……

  林俊心里罵了句:“擦!完了!”

  剛臥倒的林俊順勢一滾猛的從地上蹦了起來,撒腿就跑……

  幾乎是同時,身后的樹木噼里啪啦折斷,斷枝碎葉被一團黑影卷著快速的向著林俊追殺而來……

  頭也不回的狂奔出大概幾公里的樣子,林俊發現身后那家伙還是一直緊緊跟著,可自己已經漸漸開始體力不支了……

  一旦被追上,基本可以斷定自己將徹底報銷。

  苦思脫身良策而不得的林俊,只能借著幾顆大樹遮擋視線的機會,閃身藏在了密集的亂草叢里。估計那家伙也就是個搞偷襲的,并不是十分擅長奔跑,不然早攆上了……

  不到幾秒,后面的黑家伙就追到了林俊藏身的亂草叢附近,這下林俊才有機會看清這家伙。

  大概兩米多高,全身黑不拉幾的,看著很像狗熊,不過卻長一個大牛頭。

  林俊心里嘀咕:“這模樣也吃葷?真******晦氣!”。

  黑家伙在林俊藏身的附近兜兜轉轉的尋了幾圈,愣是沒發現林俊。猶豫了一下竟然一轉頭就離開了,一會就消失在了密林里。

  “這就走了?恁個沒耐心……”林俊心里納悶了,追了老子這么久,卻一轉頭就跑了。

  林俊不禁松了口氣,隔了好一會看這熊牛真走了,才摸出來,看見前方有一片百丈方圓的湖泊,急忙沖過去一番牛飲。

  牛飲正爽的時候,林俊看到水里一個黑乎乎的影子,迅速放大……

  林俊本能的滾作一團迅速往旁邊閃開,還沒站起來,就看到自己剛剛所在的地方被黑影咂出個大坑,濺起大量的泥水……

  搶了一口水的林俊,憋紅了臉。這一下搞得真是狼狽透頂……

  “草泥馬!又來?老子搶你媳婦啦?”這回林俊也被惹火了,大罵道。

  這幾下折騰得林俊丟人丟到姥姥家了,軍人的血性瞬間被激發了。

  “噌”的一聲,抽出了褲腿上不到一尺的軍用匕首,毫不猶豫一個箭步,對準熊牛心窩就刺過去……

  “尼瑪,老牛筋!當老子好欺負,告訴你,想拿老子當菜,你還不夠格!”

  逃了這么久,林俊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不反抗就是等死,不如拼了。

  所以林俊幾乎是抱著一擊必死的決心猛的刺像這丑陋的熊牛。

  熊牛正準備再次撲過去,不過看到對面那瘦瘦小小的兩腳獸竟然拿著一把什么破玩意就敢朝自己沖過來。這老牛竟然也卯足了勁,“嗷嗷”叫了兩聲,似乎在說“看我不把你這瘦弱的兩腳獸打出屎來”。

  卯足勁的熊牛兇猛的向著林俊狠狠撲來……

  瞬間,兩頭牛就撞來了一起,下一刻林俊就被熊牛撞飛到了一邊。

  林俊那閃電般的一擊,刺中了熊牛,只可惜熊牛皮糙肉厚,竟然沒被刺穿,僅僅只是刺進去了兩三寸的樣子,還震得林俊手中的匕首差點脫手。

  由于沒有準備后招,一擊不成功的林俊被這熊牛撞飛后,痛得差點就昏死過去。

  不過撕心裂肺搬的疼痛,并沒讓林俊真的昏死。不然他娘的變成一坨牛屎了,也不知道。

  看著身受重創的林俊,熊牛也不急于進攻了……撓著剛剛被刺中的傷口,那傷口雖然細小但卻隱隱的滲出血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彌漫開來……

  林俊攥緊手中的匕首,抹了一把臉上的泥水,慢慢的爬了起來,匕首再次對準熊牛,眼神死死的盯著,一副魚死網破的樣子。

  熊牛先是不急于進攻,現在似乎是被林俊這怒目金剛的臭屁樣搞得有點懵了——看來不能小看這弱小的兩腳獸。

  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的樣子,林俊跑也跑不掉,打又打不過,不一會就大汗淋漓。

  林俊知道一旦堅持不下去,就真的是毫無機會了…………

  正在這時,熊牛身后不遠處本來平靜的湖面,開始咕嚕咕嚕冒起大串的水泡,不到一會,一個黑影從水下山一樣的迅速涌起,似乎什么了不得的東西正從水中冒出來……

  對峙中的熊牛似乎也覺察到了不妙,剛一回頭就看到一張血盆大口當頭咬來,下一秒熊牛就消失在了林俊的視線之內。林俊看到前面的湖水之上立著一個三丈來高的巨大的黑蛇頭,正在做吞咽獵物的動作,那蛇頭上一雙懾人的眼睛卻已經鎖定了另外一個獵物——林俊。

  林俊心里泛起苦來:“媽蛋!來了個更狠的!真是千年祖墳冒青煙!”

  很想轉身就跑,不過看那老黑蛇淡定的盯著這自己,林俊的腳就怎么也邁不開了。

  吞咽完熊牛,黑蛇毫不猶豫的向林俊咬來,林俊攥緊匕首準備做最后的掙扎……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柄一丈多長的白色長劍,自湖邊一株高大的樹上飛起,電光石火之間,直奔黑蛇七寸處而來,黑蛇覺察到迫在眉睫的致命危險,發出尖銳的厲嘯:“羽少天,欺吾太甚也!”

  只見黑蛇一甩頭,竟然將電飛而來的白色巨劍給砸飛了……

  劫后余生的林俊瞪大一雙牛眼,看著變化太快的一切:“尼瑪,這又是什么個情況?”

  只見白色巨劍被砸飛后,繞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再次劃出一條白線直奔蛇頭而去,黑蛇張口吐出一顆血紅色的珠子,竟抵住了飛來的白色巨劍,兩股強大的力量對撞產生的沖擊波,將林俊吹得翻了個四腳朝天……

  爬起來時林俊才發現天空之中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只巨大的白鶴,白鶴背上站著一個青色長衫,劍眉星目的威武青年,真的是威風爆表了。

  想必這就是老黑蛇口中的羽少天了,而這支飛斬而來的白色巨劍想來就是這羽少天在控制的。

  林俊按捺不住奇怪、羨慕、震驚的心情,真他娘的牛叉到家了!全然忘了自己剛剛從鬼門關死回來了。

  羽少天道:“玄蛇老妖,你吃人無數,罪孽滔天,我今日替天收你,受死吧!”

  只見這大黑蛇發出桀桀的怪吼到:“黃口小兒,不知所謂,若不是本座被你青龍劍偷襲所傷,今天還不知道是誰收拾誰呢,勸你不要欺人太甚。”

  感情這老黑蛇也是被人追殺走投無路啊!你妹的,這節奏,真的是無語了……

  看來這老黑蛇也是餓極了,不然也不會冒險出來偷吃,哈哈……

  這老黑蛇放完狠話,騰地飛離湖面,凌空而起朝著羽少天沖去……

  只見先前的那柄白色巨劍已經縮小到一米多長,飛回到羽少天手中。

  羽少天手提長劍,和黑蛇斗在了一起。老黑蛇一顆紅色的珠子滴溜溜的亂轉,竭力的抵擋住羽少天的攻擊,還時不時的噴出兩口墨色黑煙。

  羽少天的白鶴似乎相當怕黑蛇噴出的黑煙,總是驚叫著避開。

  更為閃瞎林俊眼睛的是——羽少天除了飛劍以外,時不時的還發出一記光球球,打得黑蛇東躲西藏……

  天空中一人一鶴和一條六七丈長的黑蛇正斗得難分難解……

  林俊看著眼前的一切真是不敢相信“我這是在做夢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