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5: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圣子游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8 07:30:28 字數:4868

  上古時期,世界是一片大陸,忽有一日自天外落下一柄神劍,神劍無堅不摧將大陸一分為二,之后便消失不見。

  被分開的兩片大陸,分別向東西兩方漂移,形成了東方神州大陸及西方圣衍大陸,經過了億萬年的變遷,兩片大陸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并且在這兩片大陸之間形成了一片常人無法跨越的海洋——無盡之海,漸漸的兩片大陸之間的往來越來越少,時至今日更是分別成為了彼此眼中的傳說。

  在終年黑暗籠罩的無盡之海上,天空中時而有紅色的閃電降臨,沒有人知道為什么這片海上終年陰云籠罩,同樣也沒人知道為什么這片海域的上空會降下只有強者渡劫時才會出現的紅色天雷。

  此刻正有一顆紅色的流星在這片危險的海域上空極速飛行,流星使得周圍的空間出現了蛛網般的裂隙,在極速的飛行了一段時間后流星的光芒越來越暗淡,而它周圍的裂隙也瞬間修復。

  如果此時海上有人一定會驚訝的發現,這流星竟然是一個身穿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此刻這名男子正背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在海面上飛行著,小男孩黑色的頭發,一雙妖冶美麗的紅色眼睛,白皙的皮膚,長的極其漂亮,只是他的此刻表情卻異常悲傷。

  中年男子仿佛受了很重的傷,慘白的臉上時而有痛苦之色閃過,但他的目光卻很堅定。

  背上的小男孩在不停的哭泣著,中年男子回頭對小男孩柔聲說道:“勞恩斯殿下,你要堅強!”

  小男孩剛想開口說話,中年男子忽然轉身,只見一道紫色的雷電急速向自己射來,男子口中念著咒語迅速的施展出了一記魔法,瞬間在男子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黑洞,紫色雷電一頭便扎進了黑洞中,下一秒在男子身后的五米處又出現了一個黑洞,紫色雷電從這個黑洞激射而出飛向遠方。

  “哎呀呀,不愧是圣衍大陸屈指可數的大魔導師克羅斯啊,連空間魔法也使用的這么得心應手。”一個身穿白色牧師長袍,一頭銀發,手拿一本黑色封皮書的男子出現在了克羅斯身前,笑瞇瞇的說道。

  克羅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墨比利,讓我想不明白,你作為圣輝城光輝神殿的大主教,竟然敢謀害圣加爾德王國的六皇子。”

  被稱作墨比利的男子笑了笑說道:“這世上不是每個問題都會得到答案的。”

  此刻從墨比利的身后又極速的飛來了兩個人,這兩人出現后迅速的來到了克羅斯的左右兩側,三人成犄角之勢將克羅斯圍在了中間。

  克羅斯的左側是一個戴著小丑面具的黑袍男子,其周身雷電環繞并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這名男子胸前佩戴的帶有“XI”標志的徽章象征著他和克羅斯一樣是圣衍大陸上屈指可數的一名大魔導師。

  “小丑”怪笑著對克羅斯說道:“桀桀桀桀,克羅斯你剛才那招空間魔法真是漂亮,輕描淡寫的就把我的《雷罰》給破解了,真是讓我很生氣啊!”

  克羅斯沒有理睬他,而是表情嚴肅的看著自己右側的黃衣男子,這個外表看起來很彪悍的男子,一身肌肉將身上的黃衣撐的鼓鼓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實力強大的武者,但是從他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告訴了克羅斯,他其實是個實力不亞于自己的魔法師。

  “哎呀呀,看來克羅斯閣下對我們這位新朋友很好奇呢,為您隆重介紹一下,這位便是我們擅長空間魔法的貝魯克斯閣下。”說著墨比利還自顧自的鼓起了掌。

  “真想不到在圣衍大陸上還有其他人擅長空間魔法,怪不得你們會追上我,畢竟隨機傳送魔法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會把我帶到哪里,可惜了。”克羅斯有些遺憾的說道。

  “這話說的沒錯,確實除了你以外沒人擅長空間魔法,但我卻是一條擅長空間魔法的時空龍!”

  貝魯克斯說完后便是一聲低語,眾人周圍的空間輕輕晃動,在場的五人瞬間便被包圍在了一個黃色的透明圓球中。

  “好了,現在除非你殺死我才能終止我的《截空領域》,否則不管你怎么使用空間魔法都逃不出我設置的這個領域范圍內的。”貝魯克斯得意的說道。

  “哎呀呀,看來我們的克羅斯法師陷入絕境了呢,這樣吧,只要把您背上的圣子勞恩斯殿下交給我,當然還有他身上的那件神器也同樣需要交給我,我們就放您走怎么樣?”墨比利語氣溫和的說道。

  克羅斯面無表情的看了看墨比利,然后低聲對背上的勞恩斯說道:“殿下,一會兒我會拼盡全力擊殺那條時空龍,到時候你用圣輝棺保護好自己,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母親,拼了這條性命也會保證你的安全的。”

  克羅斯背上的勞恩斯雙拳緊握,狠狠的說道:“克羅斯叔叔,你一定要當心,如果今天咱們倆能夠僥幸活下來,日后我一定要讓這些人復出生命的代價!”

  克羅斯還想再說什么忽然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在心頭升起,克羅斯急速轉身,虛空中突兀的出現了一把匕首,盡管克羅斯已經盡力躲避,可惜前胸還是被那把匕首劃出了一條長長的口子。

  畢竟他是一名魔法師,并不擅長近身戰斗。

  鮮血瞬間染紅了克羅斯的長袍,在身體受到傷害的同時,克羅斯感到自己的靈魂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而他身后的勞恩斯更是一聲慘叫,雙手捂著頭不停的哀嚎。一擊得手后,那把匕首迅速遁入到了虛空之中失去了蹤影。

  “這是什么武器,竟然能夠傷害到我的靈魂?匕首只是從勞恩斯身旁掠過就攻擊到了他?這是神器嗎?”克羅斯的心中驚疑不定。

  但是此刻已經沒有時間給他多想了,“殿下,快啟動【圣輝棺】,我要放手一搏了!”克羅斯大聲說道。

  六歲的勞恩斯忍著劇痛,雙手抓住胸前的十字架,口中念出一串咒語,瞬間一副棺材形狀的晶體閃耀著圣潔的光芒將勞恩斯包裹其中。

  克羅斯忍受著身體和靈魂的雙重劇痛念起咒語,下一秒其渾身帶著火焰像流星一樣飛速的向時空龍沖去。

  魔法《飛火流星》!

  “哎呀呀,不要大意!快攔住他!”

  “桀桀桀桀,這種同歸于盡的魔法真可怕啊!”

  面對如流星一般急速向自己沖來的克羅斯,貝魯克斯的眼中充滿了不屑,一個人類的火系復合魔法能有多強?即使他以燃燒自己靈魂為代價提升了魔法的威力。

  “流星”以超乎貝魯克斯想象的速度逼近了他,貝魯克斯迅速施展出了龍語魔法,在兩人之間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在我的《無盡領域》里面盡情的橫沖直撞吧,等你的身體和靈魂都燃燒殆盡的時候我會進去給你收尸的。”貝魯克斯狂妄的說道。

  眼看著克羅斯就要一頭撞進《無盡領域》中的時候,其迅速使用了一個空間魔法,一個黑洞在克羅斯身前出現,克羅斯先一步飛進了自己制造的黑洞中。

  “愚蠢的人類啊!你的空間魔法是怎么樣都飛不出我的《截空領域》的。”貝魯克斯得意忘形的說道。

  下一秒在貝魯克斯的身前忽然出現了一個黑洞,一團外圍帶著閃電的紅色火焰從黑洞中急速的飛出,一頭撞在了貝魯克斯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救我,我還不想......”,沒等說完貝魯克斯的身軀就被燒成了灰燼。

  貝魯克斯身死,《截空領域》迅速失效,克羅斯借機急速的向無盡之海深處飛去。

  變故發生的太快,幾個呼吸間貝魯克斯就已身亡。

  “桀桀桀桀,我們的龍族朋友低估了一個大魔導師抱著必死信念所使出魔法的威力。真巧妙,在《截空領域》內施展短距離定點傳送,在進入對手的《無盡領域》之前先進入自己的空間魔法黑洞中,再從自己的空間魔法黑洞中出來,妙啊!妙啊!”“小丑”拍著手贊嘆道。

  “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趕緊追!”

  “桀桀桀桀,不用著急,克羅斯的魔法堅持不了多久,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現在已經任何魔法都使不出來了,咱們沿著他的飛行軌跡慢慢追就好。等咱們追到他的時候估計他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雖然說的輕松,但是二人都沒有放慢追擊的速度,快速的飛向克羅斯逃跑的方向。

  圣輝棺中的勞恩斯因為靈魂受到創傷的關系已經昏了過去,克羅斯看著小男孩,嘴里喃喃的說道:“對不起,勞恩斯殿下,我已經盡力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說完他用盡最后的力量使用了一個隨機傳送魔法。

  “對不起,伊蓮娜,我沒能保護好你的孩子,等到下面你再埋怨我吧。”

  雖然作為克雷斯特王國三公主的伊蓮娜因為政治原因嫁給了圣加爾德王國的貝洛克·卡特國王,但是克羅斯這個癡情的男子心里仍然愛著她。

  為了伊蓮娜,克羅斯放棄了克雷斯特王國大魔導師供奉的身份跟隨伊蓮娜來到了圣加爾德王國,當起了六皇子勞恩斯身邊的一名貼身護衛。

  這次天性活潑的伊蓮娜帶著自己的孩子勞恩斯·卡特在郊游的途中受到了一批刺客的襲擊,隨身的護衛在短時間內都被這伙刺客殺死,伊蓮娜自己也在掩護勞恩斯逃跑時被殺。

  帶著遺憾,克羅斯的身體在風中燒成了灰燼。

  “人呢?【圣輝棺】呢?克羅斯這個混蛋!”

  “桀桀桀桀,隨機傳送魔法是有距離限制的,怎么傳送都是在這無盡之海上,【圣輝棺】的能量耗盡后就會解除封閉狀態,在重新補充好能量之前,一個六歲的小男孩在無盡之海上怎么看都死定了,回去后就說克羅斯丟下了六皇子自己帶著圣輝棺逃跑了,多么完美的一個謊言啊!”

  “也只好這樣了。”

  ********************

  無盡之海的深處,一個棺材形狀的發光物體在海上漂浮上,里面躺著一個小男孩,即使是處在昏迷中,小男孩的表情依然痛苦。

  小男孩所在的一公里外,此刻兩只在無盡之海深處都屬于罕見的霸主級巨獸正在進行著一場殊死的搏斗。

  一方是一條身長百丈的黑色五爪蛟龍,周身雷電環繞,此刻它身上的黑色鱗片已經被咬掉了不少,傷口處血肉模糊,大而圓突起的雙目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敵人,口中不時發出憤怒的低吟聲。

  另一方是一條巨型的大蛇,大蛇有八個腦袋,一條尾巴,雙目血紅,身軀有如一座山峰。

  大蛇的三個腦袋因為受傷此刻已經無力的垂下,有兩個腦袋已經被雷電燒焦,一個腦袋則是被咬掉了大半。

  在兩只巨獸的不遠處,一個像籃球般大小的白色發光物體在空中緩緩的飄動,大蛇的五個腦袋有三個在死死的盯著對面的黑色蛟龍,剩余的兩個腦袋則是在貪婪的盯著那個白色光球。

  對面的黑色蛟龍則是隨著光球的移動而緩緩移動,讓那個白色光球始終處在自己可控的范圍內。

  就在兩只巨獸對峙的時候,白色光球發現了飄蕩過來的【圣輝棺】,它像看到了新大陸一般快速的向其飛去,眼見白色光球忽然加速移動,兩只巨獸也同時跟著動了起來。

  黑蛟向白色光球飛去,而大蛇的目標則是黑蛟,五個腦袋同時發動攻擊,三個腦袋不停的向黑蛟噴吐毒液、火焰、及雷電,另外兩個腦袋則張著血盆大口向黑蛟咬去。

  一直沒有放松警惕的黑蛟口吐紫色雷電將大蛇的魔法攻擊一一化解,同時身軀急轉躲閃,躲過了大蛇另外兩個腦袋的撕咬。

  攻擊被化解的大蛇忽然甩出了自己的尾巴,其尾巴里居然藏著一把大刀,刀身堅硬而鋒利,迅速的向黑蛟頭部劃去。

  大蛇的攻擊出乎黑蛟的意料,猝不及防下大蛇尾巴上的大刀劃在了黑蛟的雙眼之上,黑蛟瞬間雙目失明失去了戰斗力,疼痛難忍的它迅速向東方遁去,只留下憤怒與不甘的龍嘯聲在無盡之海的上空回蕩。

  做為勝利者的大蛇此時才轉頭看向空中的白色光球,其所發出的強大而圣潔的靈魂波動就像世間少有的美味一般讓大蛇垂涎欲滴,大蛇的雙眼中赤裸裸的流露出冷酷而貪婪的目光。

  那充滿著靈魂氣息的光球對大蛇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準備飽餐一頓的大蛇飛速的向光球游去,可是大蛇卻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光球在一個方形物體處消失了。

  大蛇大怒,雖然不知道光球哪去了,但它決定一口吞掉這個方形物體來發泄心中的怒火。

  這時從遠處緩緩飄來了一座巨型小島,從遠處看島上異常荒涼,滿眼望去盡是荒涼之色,沒有一點綠色的生機。

  而在小島的四周,若隱若現著一層透明的保護罩將小島與外界隔絕。當這座移動的巨型小島出現在大蛇眼前的時候,大蛇像是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物一般怪叫著向西方遁去,走之前都沒有對自己的“食物”多看一眼。

  海水將【圣輝棺】緩緩的沖到了小島上,能量應該是已經用盡了,包裹在勞恩斯身上的晶體慢慢的退去。

  “那頭大蛇沒上當啊,沒進來,真遺憾啊,不過這小男孩是哪來的?”

  “這小男孩也不夠吃啊,再說了,我也沒吃過人啊,應該怎么個吃法?”

  “重點應該是這里怎么會出現一個小男孩,而不是怎么吃吧?”

  一個身材修長穿著一身白色長袍胸前掛了一個十字架的俊美男子將勞恩斯抱了起來,他的身后則跟著兩個七八歲的小孩,一個藍頭發的小男孩和一個紅頭發的小女孩。

  這名男子仔細的看了看勞恩斯后對兩個孩子說道:“這個小家伙很特別,身體和靈魂都是,真有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