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4:28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老肖講鬼故事
  4. 第三集 桑拿怪事

第三集 桑拿怪事

更新于:2018-03-17 17:14:38 字數:1213

  霜降,子時,我應幾個車務佬邀請去三水老城區一個清凈的酒吧海劈,等到每個人都喝得2525了,有人提議去通宵麻將,我說,兄弟,我最近撞邪了諸事不順逢賭必輸,請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可這波人對我不依不饒。我說,打通宵很傷身體,真不能奉陪。說完,作起身離開之狀。老友們見我如此堅決,也不在勉強。于是大家提議去桑拿。

  桑拿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在現在的環境,卻看似恥辱,行動起來如偷雞摸狗般。但這個時候大家都飄了,渾然不覺是否妥當。

  按摩房,粉紅色,粉紅代表曖昧。如今沒有了特殊服務,卻依舊充滿了性的挑逗。

  老板很認真的說,這里沒有小姐,全是正規中醫推拿。問我們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再強調沒有其他。

  我們齊答曰:廢話!

  房間的裝修很馬虎,墻壁用木板隔成,光線昏暗,床單的顏色泛黃,地板潮濕。角落的墻壁上明顯存在紙撕下留下來的印記,顯得與別處格格不入,好像剛剛才撕下,我冥冥感到某些蹊蹺的存在,這些特殊的印記定暗示著什么,我卻道不明,人在酒精的麻醉下表現得很荒誕但心里如明鏡,只是不會表達。

  不知過了多久,我已昏睡,安排的技師久久不來。我已沒力氣睜眼,在潛意識的感知下。門吱呀吱呀緩緩開了,沒腳步聲,沒人來風,一個冰冷輕柔的聲音,先生,我44號,需要什么服務。就在我抬頭準備回禮的時候,頭部突然抽得發麻,模糊的紅色,血紅色的衣服,模糊的蒼白色,蒼白色的臉。此時,我的醉意被驚醒了大半,可我怎么也起不了身。一雙冰涼的手從我雙肩滑至股溝,繼而,指甲所到之處有如針刺。我感覺仿佛被一座冰山壓著。急促喘息,拼命翻身,可無濟于事。這個時候,我知道我真的撞鬼了,女鬼,來歷不明的鬼,不打招呼,不分恩怨,簡直作死般向我補來。我使勁的喊,扯著嗓子喊,剛到嘴邊的聲音又被拖進喉嚨。我死纏爛打,可無論如何也看不到那個東西的面目,我在想警察此刻來查房該有多好。就在我絕望的瞬間,我看到角落的印記,那是什么,那原先不是一張張鎮邪符嗎,符被撕了,誰撕的,我如何解救自己,我不相信這人世間有鬼的,但我此時不得不信,管它是什么在作怪,我拿起手機使勁往墻角摔去,一聲慘痛的叫聲“啊”令我震耳欲聾。我只隱約感到手機爆炸的瞬間,整個角落在手機發出的強光下被照得通亮,也許是因為這一瞬間的強光嚇跑了那個東西,可能是符所留下來的印記還存有絲絲鎮邪效果。我懶得想這些,拿起衣服提起鞋就往外跑,我頓時感受大廳是如此的和諧,幾個正在等上鐘的肥佬正在說些什么不時發出放蕩的淫笑。

  我打算跟桑拿老板說此事,思前想后還是罷了。這種事誰相信呢,誰又能解釋呢。我只能暗自慶幸我命大,躲過一劫。難怪經常在網上看到八卦,說某某酒店某某娛樂場所有人離奇死亡,我知道為何了,想到這我不寒而栗。

  我總結了,那桑拿城肯定存在不干凈的東西,而且含冤待雪。死在那種場所的人絕大多數屬于非命。

  次日,我翻開老黃歷,查看黃道吉日,上面寫著,農歷九月初四、丑時,易開市、入宅,忌出行、娛樂,諸事不宜。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