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02:17:50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鬼界代言人
  4. 第一章 紫珠

第一章 紫珠

更新于:2018-03-14 13:54:16 字數:2176

字體: 字號:
  太岳山脈,由北向南縱深山西中南部,山勢挺拔,峰巒疊嶂連綿不絕,綿延數百里,生活在大山中的人基本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靈空山位于山脈極深處,中心處三座孤峰突起,如倒置的三只足鼎,峰下,兩條深谷由西、北而來,相交匯合,向東南而去。

  圣壽寺就位于靈空山的一塊平臺地上,這里常年香火旺盛,是附近聞名的朝拜之地,具有悠久的歷史,據史料記載,圣壽寺是唐王唐侃削發為僧出家的地方,雖然沒有什么政績,但是他兒女眾多,因此,前來焚香膜拜的百姓,求的是家族興旺、兒孫滿堂。

  圣壽寺西北十里之外有一個墳上村,傳說這個村子是為唐王守墓人的后代繁衍起來的,村子東南是一大片荒墳,傳聞唐王唐侃就埋在此地,是一處風水寶地,村里的望族不少先人都埋在了這里,形成了現在的一片荒墳。

  近些年,隨著國家扶貧力度越來越大,這個小村莊也漸漸熱鬧起來,為了響應村村通公路的政策,村東南的荒墳就有一部分被征來修路,我的故事就是從這里開始的。

  我叫唐晟,祖上就是唐侃,第五十三代玄孫,在縣高中念書,這所高中屬于省重點高中,每年學費差不多一千多元,這對于身處深山光靠種地維持生計的老百姓來說,是個不小的負擔,況且家中念書的還有我的弟弟妹妹,因此一到暑假,我父親臉上的皺紋就會比平時多很多。

  現在正好趕上修路,又臨放暑假,父親就托關系,在工地上給我找了份兒苦力活兒,賺點兒零花錢。

  工地上塵土飛揚,各種機械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刺目的陽光炙烤著大地,工人們在工長的指揮下賣力的干著活兒,揮汗如雨。

  路基已經高高抬起,現在上邊正鋪著石灰面子,忙碌的人一個個灰頭灰臉。

  “唐晟,劉忠,洪灌你們三個過來!”包工頭是一個光頭的彪形大漢,是我們這些臨時工的頭兒,滿臉橫肉,看上去很是兇惡。

  聽到他的喊聲,我和其他兩人趕緊拎著鐵鍬跑了過來。

  劉忠、洪灌也是墳上村人,他們的爺爺輩兒聽說是從深山中搬遷過來的,這兩人比我大一歲,初中畢業就沒再上學,不過和我的關系倒是不錯,這次村里就我三人在這里干活兒。

  “楊工長,有什么吩咐?”劉忠趕緊上前遞了根香煙,笑呵呵的問道。

  “把溝邊的土挖開,以防晚上下雨把路基給泡了,否則我們的活兒就白干了,誰也領不到工錢!”楊工長點著香煙,狠狠的吸了兩口,煞是威風的說道。

  “好咧!我們這就去!”劉忠轉過身,對著我倆使了一個眼色,快步來到路基下,有板有眼的干起了活兒,楊工長很是滿意的點點頭離開了。

  路基下鏟車修整過,還留下一個淺淺的溝,若是下了雨,雨水排不出去,確實會把剛剛鋪的路基給浸泡壞,我們就是把溝平一平,再在外圍每隔十米挖一條排水溝。

  “聽說沒,楊工長來了沒幾天,就把墳下村的李寡婦勾搭上了,這個家伙膽子也太肥了,竟然不怕李寡婦克死!”見楊工長離開,洪灌有一下沒一下的扒拉著溝邊的土,低聲說道。

  李寡婦可是我們附近的名人,嫁了三次,每次生活都不過兩年,丈夫就會生病去世,也沒留個后人,老人們就說,李氏命硬,克夫,誰娶她誰倒霉!

  “克死他活該,這個家伙在鎮里邊橫行霸道,很不是東西!”劉忠擦了擦額頭的熱汗,扭頭看向了我,“唐晟,你小子干活兒別那么賣力行不行?這么干后半程可就沒力氣了!”

  “劉哥,知道了!”我站起身,用力的把鐵鍬往地上一插,也沒注意,扭身想把旁邊的石塊兒搬走。

  “叮”的一聲,鐵鍬好像插在了什么東西上,猛的彈了起來,鍬把一下打在了我的后腦勺上,“嘭”的一聲,打得我天旋地轉,“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哎呀!”劉忠和洪灌趕緊過來扶起我,“你看看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哎呀!還出血了!”

  “沒事兒!沒事兒!”我用手一摸,果然手上粘了不少的鮮血,趕緊站起身,用手捂住了傷口。

  “劉哥,洪哥,你們千萬別聲張,讓楊工長知道了,一定會把我辭掉,那我就掙不到錢了!”不管干什么工程,很忌諱見血的,像我這樣一定會被直接開掉的。

  “唉!你這小子!”劉忠和洪灌一陣心疼,“好好好!我們不說,知道你家里困難,念個書不容易,唐叔都累得駝背了!唉!”劉忠嘆息了一聲,看我的情況不嚴重,撿起鐵鍬繼續悶頭干活兒。

  “你先歇會兒!”洪灌也安慰了我一聲,沒有聲張,走到十米外開始挖另一個水溝。

  我按著后腦勺,慢慢的揉著,雖然血不是很多,但還是腫了,心中一陣氣苦,難道真的像村里人說的那樣,念了書回來啥也不會干了?

  自己氣不過,拎起鐵鍬在原地挖了起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東西把我搞得這么狼狽。

  “叮!”的又是一聲脆響。

  我沒再理會,用盡所有的力氣,猛的又把鐵鍬插進了地里,“噌”的一下,終于插了進去。

  “丫的,還以為你有多硬呢!”我用力一按鍬把,把土鏟起來,隨手倒在了旁邊。

  “嗯?什么東西?”

  只見一顆貓眼大小的珠子滾到了坑里,很明顯是剛才挖出來的。

  我彎下腰撿起來看了看,這顆珠子呈紫色,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朦朧的光暈,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在這炎熱的夏季,有種讓人喝了冰鎮汽水的暢快。

  “嘿!這個東西不錯,還能解暑!”我咧嘴一笑,把他攥在手心,看了看并沒有人注意,就裝進了口袋,可是我并不知道,粘在珠子上的血液慢慢滲透進珠子,“嗖”的一下,消失在了我的手掌心。

  “再挖挖看有沒了!”我見獵心喜,接著又賣力干了起來。

  “叮!叮!叮!”連著三鐵鍬下去,好像又插在了什么東西上,震的手生疼,手上的繭子都震破了,疼得我一陣呲牙咧嘴。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