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4:17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跪拜侍神靜觀我,挑眉誅仙笑問神
  4. 第二課 才華 遲震

第二課 才華 遲震

更新于:2018-03-17 12:05:19 字數:2101

  全班一共54個人,我考倒數第一,這說明我在趙老師的眼里根本就沒有出路。本來也是如此,語文能說話就可以了不是嗎?數學會算錢就可了不是嗎?英語又不打算出國學來干嘛?考試當天我根本沒去,而是在游戲廳里和江湖上的哥們玩街機。在他們眼里,我很有才華!我是他們中街霸4玩的最好的,一個幣子就能玩上一下午。他們還要時常向我討教幾招,這是學校里給不了我的,是啊,我還是有用的。

  當趙老師伏尸倒地的時候,全班人都嚇的慌了神,有的跑去看老師,然而大部分人已經四散開向角斗場邊緣跑去。坦白講我同意趙老師的觀點,我在我的世界沒有出路,現在上天讓我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是一個機會不是嗎?我并沒有到處亂跑,而是掏出了校服口袋里的一包煙,遞給附近的孫鵬一顆,這小子和我一樣沒有亂跑,他接過我的煙放在嘴邊叼著。他是個轉校生,聽說打算走體育口進入市高中,剛轉來由于身材高大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的我旁邊,后來的幾次月考成績證明他也不是一塊讀書的料,于是干脆,我們倆就一直同座了。我給孫鵬點上煙問“你覺得她說的是真的嗎?我們真的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先讓我抽一口緩緩神,媽的上來就扎人,這娘們真狠啊。”

  “哈哈,還是你啊,居然還敢罵那個娘們,小心她扎了你!”

  四散逃開的同學們不知怎的,竟然沒有一個出去,而都是茫然的在角斗場邊緣等著。那種神態我太清楚了,和我每天上課時的狀態是一樣的,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著放假,然而可悲的是他們不知道在等什么。我看了一眼隊伍,和我們一樣沒動的,只有孟梵天和廖宇,還有那個校花高心悅。孟梵天和廖宇仿佛在激烈的討論著什么,而高心悅就那么站在殺人犯的眼前,一動不動的露出了她招牌式的微笑,不愧是個完美的人啊,在這種環境之下她仍然相信自己是有用的。而那個自稱黑貓的女人似乎并沒有要繼續問高心悅的意思,看樣子她是想整頓一下紀律,就像趙老師過去做的一樣。

  “各位不要浪費時間,我身后是唯一通向登仙島的路,而角斗場周圍都是懸崖,下面是波濤洶涌的海浪,跳下去必死無疑,這里沒水沒糧等個三五天你們都會活活渴死的,請不要做無謂的事情按照剛剛的隊伍重新站好。”她試圖安慰我們讓大家能夠照她說的做,但大家顯然并不情愿。

  “你為什么要殺趙老師?”一直在趙老師身邊查看傷勢的李憶菲站起身問。

  黑貓轉頭望向她,仿佛貓看見了老鼠一般的瞇了瞇眼睛,就在電光火石之間一個身影擋在了她和李憶菲之間,正是趙子羽,他不知從哪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刀尖直指黑貓。

  哼,好個優等生,身藏管制刀具連我這個所謂的不良少年都自嘆不如啊。

  黑貓露出了微笑說“他是一個沒有用的人,登仙島的資源有限只能把資源分給有用的人,得不到資源的他早晚會死,我只是幫他解脫罷了。”

  “你憑什么決定別人有沒有用?”角斗場雖然不小,但可能是由于建筑上的特殊設計以至于這一聲質問全場每個人都聽得真真切切。問話的是那個一直保持微笑的高心悅。

  這話我也時常想問問現在已經死了的趙老師,只是現在等不到答案了吧。

  黑貓似乎很意外有人會這么問,就好像菜板上的魚問廚師“你憑什么吃我?”一樣,“雖然你們的外表雖然和這個世界的人相差無幾,但歸根結底你們都是異界人,異界人若是沒有被各國勢利所選中成為異士的話,遍連豬狗都不如,而我為各國挑選異士已經三年了,我很清楚他們需要什么樣的人,所以我可以決定你們是否有用。”黑貓說完露出了一個滿意的微笑,想是她覺得自己說的很有道理。

  “你們三個”黑貓指了指高心悅,趙子羽和李憶菲三人“可以過去了。”

  聽到這句話,趙子羽連忙拉著李憶菲往黑貓身后的門走去,李憶菲回頭望著角斗場上的我們隱沒在門后的陰影里。高心悅則是走到了黑貓身后坐在了石階上說“我等一個人。”

  “你等的人未必有資格通過這里的。”黑貓頭也不回的說。

  “我相信他一定能通過。”

  “隨便吧,喂喂,你們聾了嗎?我說按照剛剛的隊伍給我站好聽不到嗎?”黑貓大聲嚷著。

  于是同學們又極不情愿的走了回來,重新站好了排。

  第四名的白癡就沒那么幸運了,他只說了他爸是市長就死在了黑貓刀下,一個異世界的市長說來有什么用?看來考第四的腦子還不如我!

  “喂,遲震你不是想等著那娘們把我們殺光才出手吧?”孫鵬已經抽完了那支緩神煙,眼神變的堅毅無比,他從書包里掏出了一根雙節棍。“哼,本來只想拿來裝個B沒想到派上用場了。”他把書包一扔,熟練的用胳膊夾住了雙節棍。

  我把手里的煙頭彈飛了出去,解下了校服里面牛仔褲的皮帶,“今天真******有意思。”

  “喂同學們,她只有一個人,難道我們五十多人打不過她一個嗎?何況我的同座孫鵬可是學散打的!在打架方面的才華我也是毋庸置疑的不是嗎?”我倆一邊說著一邊從排里走出來。

  全班同學仿佛被打了一劑強心針,開始騷動起來,有幾個平時不安分的男生已經跟隨我們的腳步來到了黑貓面前。

  黑貓剛殺掉了第六名,見我們走了上來,竟然毫無懼意,“很好,我本來以為穿校服的會很無趣沒想到,給了我不少驚喜。”

  我們沖上去時,不曾想過后果,大概是因為我們總是被稱為沒有出路的不良少年吧,“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呵呵,趙老師別說我沒背過課文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