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7:4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逐天念
  4. 第一章 蒼龍毀道

第一章 蒼龍毀道

更新于:2018-03-18 11:34:34 字數:3221

  紫劍宗十萬山峰各有其形,匯成五條主山脈似無邊巨龍蜿蜒而行。五條山脈共拱一處,五龍之首匯聚于此。五座山峰高余萬仞,化作山脈龍首,俯視群峰。五峰環形而繞,中央還有一峰,此峰雖比周圍五峰略矮,但卻厚重圓渾,終年紫氣繚繞。

  此時云海翻滾,霧氣滔滔,十萬山峰皆隱于云海霧浪之間,唯有五峰破云而出,高聳天際,中央紫峰略破云層,紫光閃耀,照耀蒼穹。若有大能者將此景繪于畫中,則必為仙家之畫。

  群山繚霧間,有鐘鳴之聲傳出,悠揚遠去,如波紋擴散,十萬群山皆能清晰而聞。

  “這鐘聲……”

  “這,這是宗門的紫金鐘,這都多少年沒聽到這鐘聲了,記得上一次鐘響應該是三十年前了吧。這么快三十年又過了。”

  十萬群山間,有人聽到這悠揚的鐘聲,發出感慨,也有人情緒振奮,露出向往之色,但皆向著五座高山的方向跪伏而拜。其實他們拜的是中央的紫山,但在外圍看來,五座高山的方向與紫山的方向是一致的。

  挨近五座高山的一些山峰上,一群群各色服飾的弟子激動莫名,望紫山而拜。

  “陸師兄,這鐘聲這般好聽,我怎從未聽過?還有諸位師兄都怎么了,都朝紫峰下拜,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在一群著金色長衫的弟子中,一年輕弟子茫然問道。旁邊年紀稍長的弟子情緒亢奮向紫峰深深一拜,才向發問的弟子解釋。

  “鐘師弟,你剛從外門弟子晉升為內門弟子,而且剛來紫劍宗不久,當然不了解了。這是咱們紫劍宗的至寶紫金鐘,立于紫山講經壇上。一般只有宗門有大事才敲響,然而這次卻是為紫運真人講經而響。紫運真人三十年才開壇講經一次。聽說講的都是本宗的最高術法。”

  “紫運真人!可是三大掌教之一的那位?聽說他術法通天,是真正的仙人吶!不瞞陸師兄,我入紫劍宗就是為追隨紫運真人而來。”鐘師弟一臉的興奮與崇拜,眼中閃著精芒,趕緊也朝紫峰深深拜了下去。

  陸師兄呵呵笑道,“鐘師弟,那就好好修煉,爭取早日成為核心弟子,這才能進入紫山,聆聽講道。也才能真正的拜師學道。可別像師兄一般,十年了還只是內門弟子,連進入金金峰的資格都沒有。”

  紫劍宗在南瞻部洲是最大的修真門派,占據十萬大山而立宗門,更有不少分部遍布于南瞻部洲各處,可謂是一家獨大,數萬年來屹立不倒,獨撐了南瞻部洲的一片天。雖說南瞻部洲修真門派也有數萬之眾,但沒有一家能望紫劍宗項背,更有許多宗門都是依附紫劍宗而存。

  此時紫劍宗五座高峰中央,紫峰之上,祥瑞涌動,紫光閃閃,仙音飄飄。一淡紫色光幕如圓球般倒扣紫峰,將整個紫峰罩了進去。

  光幕只中,一片廣場中央,有五尺高方壇,壇中五根石柱聳立,石柱中央吊一紫金大鐘,此鐘高約五丈,周身刻滿復雜紋絡,又有山川,鳥獸,花草刻于其上,霞光閃耀,氣勢磅礴。

  鐘前,一紫袍仙道端坐,銀發閃閃,似有流光射出,看其面容卻又似三十來歲,劍眉鳳目,紅唇皓齒,緩緩開口。

  “紫劍術法,以紫意為尊。凡煉紫意者,需洞曉陰陽,深達造化,方能超氣于黃道,會性于元宮,攢簇五行,和合四象……”

  雙眼開闔間,有精芒射出,望向廣場上諸多弟子。

  眾弟子分五個方陣而坐,整齊協調。五個方陣,分為五色。金色方陣百余人,皆著金色長袍,整齊而坐,精神飽滿。仔細看去,他們的衣袍又與山下陸師兄鐘師弟的衣袍有所不同,腰帶與衣襟處繡了不少金色的小劍。赤色方陣百余人,正襟危坐,如癡如醉。尚有棕色方陣百余人,青色方陣百余人,藍色方陣百余人。

  皆靜聽紫運真人妙法,或如癡醉,或露沉思,有人豁然開朗,有人疑問重重,大都有所悟,甚至有人當場便修為精進不少。又有人目露崇拜之色,心花亂放,尤其有幾個女弟子更是眼露花癡之色,心臟砰砰亂跳,若是紫運真人眼光向她瞧來,更是欲尖叫彈跳而起。

  “煉五行之氣,服七耀之光,注想按摩,納清吐濁,存神閉息,運眉間之思,補腦還精……,以上諸法于修身修術之道,你等修行時,當謹記經義,方能一路青天。”

  紫運真人雙唇開闔,緩緩而談。就在這時,卻心中一緊,一股莫名的恐慌襲來,這種感覺已經很多年未出現了。

  剎那間,停了講道,眉頭緊鎖,目露精光,扭頭便朝天際看去。

  眾弟子正在癡醉之中,突見真人這般表情,心中莫名驚詫,逐交頭接耳,議論起來。

  突然間,講經壇上,兩道紫光閃現,兩位紫袍老道兀禿出現,立于紫運真人之旁,皆是蒼白頭發,臉上皺紋重重疊疊,此時皆表情凝重,望向天際。

  “三大掌教!這,出什么事了?”有弟子驚呼。要知道在紫劍宗,三大掌教從未同時出現過,即便是百年前南瞻部洲所有修士前來也是這般。而現在卻三人同現,這怎不叫眾弟子吃驚,吃驚之余也是目露神光,望向他們心中傳奇般的人物。

  三大掌教也不理會弟子的震驚,依舊凝望天空。

  眾弟子面面相覷,尚震驚于三大掌教齊現之事。突然間一股壓抑之感出現,從天際浩蕩而來,似蒼天在下墜。

  突然間,原本晴朗的天空這時卻烏云翻滾,黑氣滔天,轟隆間似壓破蒼穹,籠罩了紫劍宗十萬大山。

  紫峰上淡紫色的光幕顫抖起來,眾弟子壓迫之感越來越強,修為弱者已是耳鼻流血。恐慌的氣氛不禁蔓延開來,當看到三大掌教屹立于講經壇上時,心中的不安才平復些許。眾人抬頭望向天際,皆想知道那里究竟要出現什么?

  突然間,烏云撕裂,一道濃重的霞光閃過,一只巨抓從裂縫處悍然拍下。

  巨爪之大,足有百丈。鋒利的趾甲,帶著厚實的金屬光澤,似能抓破大地。巨爪渾身布滿青色鱗片,夾帶著閃電,向著紫峰,怒拍而下。

  紫金中嗡鳴四起,鐘聲滾滾,似浪濤般向著十萬大山擴散而去。壓過了空中的雷霆巨響。

  群山之中,眾多內門弟子,外門弟子早已昏昏沉沉,頭疼欲裂,之時聽到種聲悠悠,才緩解壓力,清醒過來。

  “今日這鐘聲怎地不停了!”陸師兄喃喃自語。

  紫峰之上,紫金鐘紫光滔天,補充了光幕的紫氣,讓光幕穩定了不少。

  空中巨爪閃電般拍下,正中紫色光幕,轟隆一聲巨響,驚天動地。巨爪縮回,光幕中眾人卻是心中一縮,咔擦聲中,紫色光幕產生了不少裂痕。

  然而鐘聲響起,光幕又恢復如初。見到這一幕,眾弟子才心中稍安,對紫金鐘的敬畏之心加重了不少。

  可他們心情尚未平復,又一只巨爪攜帶雷霆之勢拍下。看樣子與先前的巨爪應當是左右一對。轟隆一聲拍在光幕之上,令剛恢復的光幕又裂開不少。

  眾弟子不禁揪起心臟,可讓他們更加緊張的是,這只巨爪尚未縮回,另一只巨爪已然拍下,轟隆一聲,光幕尚未來得及恢復,便又裂開了不少。

  若這般下去,這光幕遲早要碎。眾弟子揪心之余,不禁把目光投向了講經壇上三大掌教的身上。似是回應眾弟子的目光,一紫袍老道高聲喝起,聲音傳遍十萬大山。

  “開啟護宗大陣!”聲浪滾滾,似要與雷霆比高低。

  隨著這聲音的傳出,五座高山突然間霞光滔天而起,金赤棕青藍五色霞光分別從五座山峰之上噴射而出,連接天際,中央紫峰之上更有一道紫色光柱沖天而起,穿過紫色光幕,與五色霞光連接一起,六色霞光變幻融合,最終形成紫金色光幕,倒扣而下,將五座山峰與紫峰籠罩在內。紫金光幕豪光流動,似有若物。

  到了這時,眾弟子已然明白,宗門今日遇上劫難,是他們從未遇到過的大難,否則不會開啟護宗大陣。心中緊張莫名。

  昂——,一聲沖天龍嘯,響徹天地。穿透兩層光幕的阻礙,沖擊眾人的靈魂。不少人已是索索發抖。

  光幕之外,烏云如被煮沸般翻滾,又是一聲龍嘯,探出龍頭,似有千丈大小,圓瞪雙目,張牙舞爪,煞氣滔天!一個龍頭已然堪比一座山峰。

  這一幕震撼了每個人的心靈!

  雷霆翻滾,一條兩百丈粗細的青色龍尾從遠處怒抽而來,夾帶風雷,氣勢磅礴!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砸在紫金色光幕之上。轟隆巨響,遠勝剛才。

  光幕搖晃兩下,泛起層層漣漪,又恢復了原樣。眾人心中稍安,護宗大陣,果然非同凡響!

  昂——,巨龍怒吼!似不滿剛才的攻擊,蓄勢翻滾,怒沖而來!似要以龍頭撞破光幕。

  “蒼首老匹夫!還我父母命來!”一道聲音稚嫩,卻響徹天地!

  眾人凝目間,才見巨龍龍首之上,立一孩童,約七八歲的樣子,黑發飛舞,紅衫掠掠,器宇非凡,手持一柄紅槍,怒目而視,似有滔天氣概!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