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8: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別逼我成神
  4. 第二章:寺院尋藥被誤會

第二章:寺院尋藥被誤會

更新于:2018-03-17 16:08:36 字數:5161

  下午沒有課,黃擎天又去圖書館查閱了白石市的資料,發現附近保護得最好的應該是青龍山了。剛好第二天是星期六,他決定去青龍山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兩棵需要的草藥。

  這天晚上,李云風打宿舍電話約佟小芹明天一起去玩。佟小芹心里有點感激李云風,本想答應的,但她心里是真的對李云風沒什么感覺,想到只跟李云風出去的話,意義太明顯了,就沒有答應。于是,李云風又跑來求黃擎天,讓他想辦法約佟小芹明天一起去玩。

  黃擎天說:“笨蛋,你今天維護她了,也幫她送飯了,她心里應該是感激你的,但也沒有達到要跟你交往的感情基礎,你應該采用迂回路線,你連謝雨燕一起約,不就行了。”

  李云風看了看黃擎天,說:“萬成,你不是想要我免費請你和謝雨燕一起去玩吧?”

  黃擎天無奈的說:“你這樣想的話,那你自己想辦法!”

  李云風想了想,覺得黃擎天說得有道理,硬著頭皮說:“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連你跟謝雨燕一起請了!但我剛才已經約過一次了,要不你現在約一下謝雨燕,捎帶著把佟小芹約出來?”

  黃擎天看著李云風,心里很煩燥,說:“我明天有事,沒時間給你當電燈泡,你打電話給謝雨燕,讓她幫你游說一下佟小芹,頂多你明天多帶個謝雨燕一起去不就行了。”

  李云風想了想,打了個電話到佟小芹宿舍,等謝雨燕來接聽,并說了一聲:“喂,你好!”

  李云風趕緊說:“謝雨燕,我是李云風。”

  謝雨燕還以為唐萬成找她,心里激動了一下,聽到打電話的是李云風,郁悶的說:“李云風,找我有事嗎?”

  李云風突然覺得直接讓謝雨燕游說佟小芹似乎說不過去,就說:“謝雨燕,唐萬成想約你明天一起去玩,但他怕你拒絕,不好意思親自打電話給你,所以讓我來問一聲!”

  黃擎天聽李云風如此說話,心中很是煩燥,我堂堂黃大師泡個妞,用得著這么迂回嗎?

  謝雨燕在電話那頭臉紅了一下,說:“我明天要陪佟小芹去逛街,沒空。”

  李云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急中生智,說:“我約不動你,那就讓唐萬成親自跟你說吧。”說著把話筒遞給了黃擎天,黃擎天無奈的接過電話,伸出兩根手指。李云風趕緊掏出200塊錢遞過來。

  黃擎天收到錢后,說:“雨燕嗎,我是唐萬成啊,我跟李云風準備明天去爬青龍山,鍛煉鍛煉身體,不知道你和佟小芹有沒有空?”

  謝雨燕聽到唐萬成親自來約她,而且約的還是她和佟小芹兩人,明白是試探自己態度的意思,她矜持了一下,說:“我明天要跟小芹去逛街,可能沒有時間。”

  李云風一聽又是這話,心冷了一半。只聽黃擎天不慌不忙的說:“這樣啊,要不我們明早一起去爬山,下午我和云風陪你們去逛街。”

  謝雨燕沉默了幾秒,說:“那我問問小芹吧。”

  黃擎天說:“好吧,我把手機號告訴你,等你問清楚后,發個信息給我。”

  謝雨燕記下黃擎天的電話號碼后,就開始游說佟小芹,佟小芹明白謝雨燕的心思,但她真的是不喜歡李云風,四人這樣出去玩的話,她佟小芹就等于打上李云風女友的標簽了。最后,她拒絕了。

  謝雨燕失望的發了個信息過來說明天要跟佟小芹去狂街,并且還有其它的事情要做,沒時間去爬山了。

  黃擎天無所謂的把信息拿給李云風看,看得李云風一陣郁悶,說:“萬成,事沒辦成,把錢退給我。”

  黃擎天想到這茬,精神一震,回了個信息說:“雨燕,我和云風已經買好了四張去青龍山的車票,連路上的零食都買好了,你看是不是再跟小芹商量一下。”

  謝雨燕拿著這個短信又跟佟小芹商量了一下,佟小芹想到對方連車票都買好了,不去的確實不太好,就同意了,又詢問明天班車發車時間。

  李云風收到對方同意的信息,心里激動不已。黃擎天淡淡的說:“還不趕緊訂車票,到時候買不到明天9點的車票,可別怪我啊。對了,多買些零售。”

  李云風聽得一怔,馬上反應過來,趕緊跑到校門口訂車票,并買了一大袋零食回來。

  張凱被今天的事情打擊得不輕,回到家里跟姐姐說了一下,他甚至懷疑是不是遇到鬼了?他姐姐張漫虹說:“明天是周末,我陪你到青龍山的湘云寺燒燒香,求大師幫你做一個平安符回來戴著吧。”

  張凱懷疑的說:“姐,你明天不會又要陪龍紫屏去求神仙水吧?她那病醫院都搞不定,那些和尚打杯清水,閉著眼睛念幾句經糊弄一下,真有效果?”

  張漫虹說:“不管有沒有效果,起碼龍伯伯心安一些。”

  第二天清早,李云風早早的起床了,在宿舍里走來走去,吵得大家沒法睡覺,黃擎天不得不也跟著起床了,兩人早早來到女生樓下,等待兩位美女。

  到了8點10分,謝佟二人才穿著校服來到樓下,李云風推了推黃擎天,黃擎天沒辦法,走向前對她們說:“車票買早了點,影響你們的休息了。”

  佟小芹看到臉紅的謝雨燕,說:“我倒是休息好了,就是雨燕昨晚好像有什么心事,翻來覆去的好像真的沒睡好。”

  謝雨燕聽得臉更紅了,說:“夏天蚊子多!”

  這時李云風走上前來說:“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去吃早餐吧。”

  佟小芹沒有說話,謝雨燕說:“我和小芹要宿舍里泡過面吃了,你們先去吃吧,我們在校門口等你們。”

  黃擎天說:“既然你們都吃過了,那我們就出發吧,等下我們在車上吃點餅干就好了。”

  李云風趕緊附和,因為趕得及班車,于是四人走出校園來到站牌下等去汽車站的公交車,之后又搭郊區的班車前往青龍山,經過兩個小時的車程,四人來到青龍山。走到半山腰時,佟小芹在游客停車區看到了張凱的車,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來到這里,黃擎天說:“我今天除了來爬山之外,還想找一些草本植物回宿舍培養一下。”他一邊說一邊掏出小鐵鏟來。

  佟小芹不想遇到張凱,附和說:“既然來爬山,我們一起到山里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

  謝雨燕沒什么意見,李云風自然是跟佟小芹的步伐,于是四人從半山腰改變路線,從一條小山路走進去。

  走了一段路后,黃擎天想了想說:“我昨天在網上看到幾種植物,據說是遠古時代留下來的,每天聞一聞對身體很有幫助!”接著,黃擎天把幾種植物的形狀跟三人詳細說了一遍,讓他們幫留意一下。

  接下來四人一邊爬山一邊留意山上的植物,累了就坐下來休息,吃點零食。兩個小時過去了,李佟謝三人累得不行,黃擎天心里著急,就說:“你們三個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到附近去尋找一下。”

  李云風想了想,說:“那你小心點,我在這里陪她們,就不跟你去了。”

  黃擎天點了點頭,一個人加快了速度繼續往深處尋找。走著走著,東西沒找到,黃擎天還迷路了。他打了個電話給李云風說自己迷路了,讓他們三人先返回去,他沿著寺廟的方向行走,最后在寺廟會合。

  黃擎天沿著寺廟的大致方向又走了兩小時才走出山林。

  因為謝雨燕發短信關心過他,出來后,他打了個電話給謝雨燕,謝雨燕說他們三個在拜佛大堂門口等他。

  幾人在大堂門口會合后,眼看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山上都沒多少游客了,于是決定返校。

  四人來到山腳下的時候已經五點多了,最后一趟班車已經離開了,因為錯過班車的直接原因在黃擎天身上,所以黃擎天說:“沒車了,那我們打車回校,還是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李云風想著回去后就跟佟小芹分開了,他說:“打車回去太貴了,要不我們住一晚,明早再走?”

  佟小芹看了看謝雨燕,謝雨燕說:“這里是旅游區,打車回去的話可能要六七百塊,我們住兩個單間的話可能三百都不到,明天四人坐大巴回去也才一百多塊,我看還是住一晚吧!”

  既然大多數人都同意住一晚再走,于是四人在青龍旅館租了兩個單間,花掉黃擎天256元。晚餐的錢倒是李云風出了。

  因為白天累了,李云風提議夜游湘云寺的時候,佟小芹和謝雨燕都表示體力不支,否定了。李云風向黃擎天打眼色,可黃擎天根本沒這興趣,對他的暗示忽略了。

  兩兩回到房間后,李云風對黃擎天有些不滿的說:“萬成,晚上一起游玩是多難得的增進感情的機會,你怎么也不幫著說說話呢?”

  黃擎天沒好氣的說:“我已經故意在山里裝迷路幫你拖延時間了,否則你這時候就不是住在佟美女隔壁了!”

  李云風不太相信,就說:“自己迷路了,還說得這么大義凜然!”

  黃擎天懶得反駁,直接掏出一只強光手電筒來,說:“我本來就準備在山里過夜的,你包里是零食,我包里是一個睡袋。”

  李云風過來看了一下,發現黃擎天的包里果然有一只睡袋,就問:“如果我們今天沒跟來的話,你真準備在山里過夜?為什么?”

  黃擎天說:“就為了今天跟你們說的草藥,好了,不多說了,我現在準備出去了,你們好好休息吧。”

  李云風驚了一跳,說:“萬成,你不是說真的吧?”

  黃擎天淡淡的說:“你覺得我選擇來青龍山是為了泡妞?”說完提起行李包就往外走。

  李云風攔住他,說:“萬成,我們四個人白天找了一天都沒找到,晚上天那么黑,你肯定找不到的,要不我們明天一起再進山幫你找找?”

  黃擎天知道他是一番好意,笑了笑說:“云風,其實這些草藥在晚上才容易找到,因為晚上的時候它們的葉子會發出微弱的光。”

  李云風不放心,想要陪黃擎天一起去,黃擎天實在不想帶個累贅,就說:“你放心吧,我小時候經常在山里過夜的,再說你我都走了,萬一隔壁的兩位美女有事找誰幫忙啊?”

  想到隔壁的佟美人,李云風的義氣頓時降了下來,叮囑了幾句多加小心,送黃擎天走出旅館后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且說黃擎天再次走到半山腰,沿上午相反的方向進入山林。對于在山林中行走,黃擎天再熟悉不過了,他找呀找呀,花了兩個小時還是什么都沒找到,這讓他非常沮喪。摸出餅干啃了幾塊繼續搜尋,不知不覺中,他走到了湘云寺外圍,被守夜的和尚看到了,20分鐘后,他被和尚大師們逮住了。也不是說他逃不掉,而是現代社會通訊太發達了,即使他逃出了山林,和尚們通過山下的旅館也能找到他。

  黃擎天被請回來的時候經過湘云寺經營的旅社,旅社外吃夜宵的留宿游客看到和尚們抓了一個人回來,大聲猜測議論起來。二樓的張凱正在跟姐姐和龍紫屏無聊的斗著地主,聽到議論,他打開二樓的窗戶向外看去,發現被抓回來的人居然是唐萬成,他不自覺的“啊”了一聲。

  張漫虹忙問:“小凱,怎么了?”

  張凱回頭說:“姐,我看到昨天跟你說的那個唐萬成被和尚師傅們抓起來了。”

  龍紫屏說:“小凱,是你同學嗎?要不我們去看看能不能幫上什么忙?”

  張漫虹笑了笑,說:“不是小凱的同學,只是昨天在白石大學的食堂跟小凱照過一面,僅僅認識而已。”

  張凱也笑了笑說:“別管它了,我們繼續打牌。”

  既然張凱都不放在心上,龍紫屏笑了笑,也沒再說唐萬成的事情,三人繼續打牌。不久后,寺里的管理人員開著車下山去了,20分鐘后又開了回來。張凱恨唐萬成昨天看了他的笑話,再次聽到車響,他放下手中的牌,跑到窗戶邊拉開窗簾往下看。這次他又驚呼了一聲。

  張漫虹說:“小凱,又怎么了,是不是唐萬成被警察帶走了?”

  張凱愣了一下,說:“姐,我得下去看看,佟小芹和謝雨燕她們怎么被帶上山來了?”

  龍紫屏說:“既然有小凱認識的人,那我們一起去看看。我跟這里的管理人員熟悉,或許能幫上忙。”

  張凱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忙對龍紫屏說:“那先謝謝龍姐姐了。”

  事不宜遲,三人快速下樓,來到了寺院管理處。龍紫屏捐的香油錢夠多,管理人員認識她,等她說明與里面被請上來的人的關系后,管理員讓她三人進來了。

  等龍紫屏三人進來時,寺院方面基本已經確定這個叫唐萬成的小伙子確實是白石大學的學生,只是他們對唐萬成描述的紫云草非常的懷疑,因為管理人員上網也沒查到相關信息。于是決定交給派出所處理。

  謝雨燕看到張凱進來,就慫恿佟小芹讓張凱幫幫忙,畢竟張凱是官二代,說不定說句話管用。

  這時,黃擎天看到龍紫屏,突然對寺院領導說:“這位領導,我說的是真的。我今天在山里找了一天了,實在找不到,晚上才獨自一個人出來尋找的。這種草藥對我很重要!”

  那領導說:“那你說說看,你說的這種草藥有什么用處?”

  黃擎天轉頭看著龍紫屏說:“至少這種草藥對這位小姐的病很有幫助,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位小姐得了先天經脈萎縮癥,如果有這種草藥的話,我保證可以藥到病除。”

  龍紫屏聽得心里一陣激動,而張凱卻說:“唐萬成,你什么時候變成神醫了,龍姐姐這病,連權威專家都束手無策,你能治好?”

  黃擎天知道張凱對自己有芥蒂,也不以為意,繼續對龍紫屏說:“我在一本古書上看到的,這種草藥不僅能治好你的病,而且還有其它很多妙用......”

  張漫虹冷笑一聲,打斷了他,說:“編,你接著編!看在你跟張凱是校友的份上,我們幫幫你是可以的,但你也不能拿龍妹妹的事情胡扯吧。”

  黃擎天生氣了,本大師當年不說活死人醫白骨,但像龍小妞這種小病小災的,他一個手指就治好了。可惜現在功力不在,如果是當年的話,那還說這么多廢話,弄得爺不爽,直接一掌拍出去,讓張漫虹這些人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黃擎天強忍心中怒氣,看著張漫虹說:“這位姐姐,我根本沒有聽過龍小姐的事情,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但我對醫術還是有點自信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