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2:0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神主降世
  4. 第一章 輪回重生

第一章 輪回重生

更新于:2018-03-17 12:47:45 字數:4440

  七月十四,稱之為“鬼節”,而在七月初一到十四這段時間里,會給自己的先人燒紙錢和祭祀,這種人魂對話的氣氛,使得鬼節之日更為隆重。

  星辰之上萬里無光,陰沉沉的漆黑烏云掩蓋一切星辰光芒,使得整個大地好像在一片陰森與漆黑的夜幕之中。

  烏云在黑夜中涌動。

  其中一片漆黑烏云之中,似而凝成出一個人型的輪廓,使得這一片區域更加之陰森,其它烏云也逐漸向輪廓靠攏。

  時間緩緩而過,呈現出來的輪郭也逐漸清晰可見。

  “呼。”

  漆黑烏云呈現出來的輪廓,仰望過去好似盤坐在云端一樣,周身漆黑的烏云好似再也無法靠近,而滿天漆黑烏云靜靜的漂浮著,好像在等待著想見證什么東西一樣。

  一切還沒有結束,漆黑烏云呈現出來的人型輪廓,似盤坐在云端,一陣陰風吹過,人型好似在調整自己所在的方位。

  星辰之下的大地,無數修者凝神注視,等候人型輪廓定格的一刻。

  七月十四,鬼節之日,凡間陰氣強盛之時,這一日陰陽逆轉,遮掩天機,一些到達巔峰的修者,會借今日之緣,沖擊更高的境界,向著巔峰之步邁進。

  而在七月十四,一年一度的“鬼節”,而在今日,更是千年難得一見,烏云幻像。

  陰間鬼門關打開,陰間本源氣息涌入陽間,本源氣息與生靈魂魄進入陽間,此時陰陽逆轉,巔峰修煉者的魂魄得到滋補,方可沖擊更高的境界。

  天下修煉者,無法掩蓋心中的激動,靜靜等候這一刻的來臨,但是,在無數的期盼與等待中,也會出現意想不到的事,陰間進入的魂魄也會尋找目標,對一些沖擊境界失敗的修煉者進行奪舍。

  其次,凡人對于這天地異象是無法知其奧妙,星辰之下的大部分凡人,此時所做之事,莫不是給自己的先人曉紙錢和祭祀,祈禱自己的先人庇護后代子孫。

  一片烏云籠罩著一座大山,大山前方是一座寬闊竹林,竹林的中央有著一些房屋,房屋的構造是由木塊與長竹建造,簡略之中帶著一絲清雅,略似一座世外莊園。

  “殺。。”

  “保護少主。”

  屋舍外火把散落在地,把周圍一些干燥之物燃燒起來,看起來也清晰可見。

  屋舍前方是二十紫色錦袍武士,錦袍上不再是鮮明可見,而是多了幾條血痕,手執長槍守護著屋舍。而另一方卻是六十錦袍黑衣武士,手執戰刀,目光充滿嗜血,與紫色錦袍武士生死廝殺之中。

  紫色錦袍武士目光堅定,以一敵三,即使全身滿是傷痕,鮮血染紅了紫色錦袍,望之極為妖艷,但,沒有一人后退半步。

  搏殺依然沒有停止,意識早已沉埋殺戮之中,最為廝殺激烈的是兩方首領。

  紫色錦袍首領是一個年紀約三十歲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極為威武,視死如歸的眼神投射出,只要有我在,誰也不想靠近屋舍一步。

  黑色錦袍首領是一個年紀約四十歲的黑面大漢,眼神里充滿嗜血。

  “連路,你待在楊家沒有出頭之日,再怎么努力也只不過是一個沒人看的起護衛,何必再忠心護族,而現在呢?怎么成了給一個廢物做起看門?來我周家家族,我保你前程似錦,榮華富貴。”黑衣錦袍首領傲氣道著,眼神之下掩蓋著嗜血的殺機。

  “前程似錦,榮華富貴?我們做護衛的知道什么叫忠義,我連路從沒有忘記過自己是楊家之人,等楊家護衛隊到來,你們就等著下地府慢慢享受前程似錦,榮華富貴。”連路凌厲的道著。

  “忠義?朽木不可雕也,今日,剛剛好是個好日子,那廢物必須死,我周家請來的供奉在這竹林外面布置了封鎖大陣,內部發生的一切都不會有他人知道,更不要說傳出去,護衛隊是不可能知道的,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降是不降?”黑色錦袍首領陰沉的道。

  “你想要我連路降于你周家,做你春秋大夢,我連家本是以忠義立世之人,從來就沒有怕過死,今日,如果為了活命,得到那前程似錦,富貴榮華,我可比豬狗,在世上顏面掃地,怎么面對我身后的兄弟,日后又什么臉面去見是連家先祖?想殺害少主,從我連路尸體上踏過去。”連路一臉視死如歸的道。

  “少主,喊的多忠義呀,不降,那我就先殺了你,再把那個廢物千刀萬剮。”黑衣錦袍首領眼神殺機涌動,一步邁出,手中的長刀,瞬間斬向連路。

  “轟。。。。”

  連路手握長槍擋下黑衣錦袍首領的猛烈攻擊,但是,連路注意到自己的護衛傷亡極為嚴重,抵抗的越來越艱難。

  “啊。。。。。啊”。。。。。。。。

  四五名紫色錦袍武士被斬殺,廝殺人數本來就出現差距,黑色錦袍武士越殺越勇猛,個個眼神里都充滿了一種嗜血的沖動。

  “想害我家少主,讓我背叛楊家,看槍,橫掃千軍。”連路手中的長槍突然冒出數道耀眼的銀光。

  “轟。。。。。”

  黑衣錦袍首領眼神中一顫,身影急忙后退,只見連路的身影旁出現一大片新鮮泥土,想必應該是剛剛使出橫掃千軍銀色光芒所造成的。

  “混賬,殺,給我殺,把連路給我滅了。”黑衣錦袍首領狠狠的嚎道。

  “當。。。當。。。。”。。。。。。

  紫色錦袍武士,轉眼間就死傷過半,目光如炬,堅定不移,死守著屋舍,誰也沒有去留意死在身邊的戰友,因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放在眼前,那就是保護少主的安危。

  一間比較的大屋舍前,站立著幾個侍從,臉色蒼白,周身上下顫抖,一個看上去年紀有了一定歲數的中老年人,神情看上去著急萬分,右手搭在一根木柱子上,好像很用力抓著。

  此刻,星辰之上詭異的一幕,盤坐在烏云云端的烏云幻像突然轟然散開,飄蕩萬里。

  “轟。。。。。”

  烏云幻像轟然散開,天地間一聲巨響,響聲久久回蕩。

  “呼。。。”

  狂風開始猛烈吹拂,漆黑烏云舉目無邊,看似正在醞釀著一場大雨。

  “嘩。。。。。嘩。”。。。。。。。

  漆黑的烏云看似逐漸散去,不過,伴隨著大量雨水從天而降。

  突然出現的雨水,屋舍前兩方武士沒有在意,只是以為平常下雨而已,殺戮沒有停住,雨水的降臨,烏云散去,屋舍的四周開始慢慢出現清晰可見,火把也已經熄滅,兩方手握武器對持著。

  紫色錦袍武士,早已把生死置身事外,誓死保護楊家家族少主。

  中年老年人一臉滄桑,此時喃喃的道著:“老家主,求你在天之靈,保佑少主。”

  一間較大的屋舍大門緊閉,屋內看似一個書房,五個由竹子做成的書架位于四周,上面擺放著各種書籍,屋舍中央處擺放著一張深紫色的木書桌,桌上筆墨紙硯整齊排列著。

  屋舍四周點著十二盞琉璃油燈,照射的竹舍內極為明亮。南面放著一張木床,木床上正躺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少年身穿一套白色秀麗錦袍,安靜的躺在木床上,臉色蒼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溢出,看似乎忍受著極大的痛苦一樣。

  少年神情看似極為痛苦,忽然其臉部出現一些綠光,但是轉眼消逝,似根本沒有出現過一樣,綠光一次又一次的閃現,豆大的汗珠早已把一套白色秀麗錦袍參透。

  時間匆匆而過,不知不覺已經幾個時辰,少年的痛苦沒有輕減,反而更加痛苦。

  直到烏云幻像轟然散開那一刻,屋舍內,突然一陣陰風吹過。

  “呼。。。。。。。。。”

  陰風突然停留在少年的眉心處,一股吸力從少年的眉心處蕩出,陰風直入眉心。

  “轟。。。。”

  而在眉心處的“印堂穴”陡然一聲轟響,印堂穴轟響回蕩,大量綠光籠罩少年的身體,一股強橫的氣勢從少年身體噴涌而出,屋內十二束火苗陡然顫抖不停,被氣勢所攝,好似隨時熄滅一般。

  “轟隆隆。。。。”少年身體發出一陣陣轟鳴。

  少年體內散發的氣勢越發強盛,漸漸的沖天而上,透過竹舍,直入星辰。

  “轟。。。。”

  竹舍上空的滿天漆黑烏云,陡然間被這股強大的氣勢沖擊的支離破碎,大雨也因此漸漸消散。漆黑烏云破碎,可在屋舍正上空高處,卻是凝聚出一座,烏云幻像,盤坐之勢,傲視天下。

  屋舍內,綠光漸漸斂入少年體內,少年雙目陡然一開。

  “呼。。。”

  兩道凌厲的眼光射出,好似四周一陣狂風吹過。

  少年的目光充滿深窘,睿智,滄桑,根本不是一個十七八歲少年所該擁有,少年坐在床邊看了看屋內,周身散發的氣勢也慢慢斂入體內。

  床頭不遠處是一面鏡子,少年緩緩走到鏡子面前。伸出雙臂,看看自己的雙手,又對著鏡子摸了摸自己的面龐,喃喃感嘆道:“一模一樣,重生了。”

  說完,少年整理一下白色錦袍的奏摺,雙眼微微瞇起:“輪回重生,不枉我舉一宗之力開啟了那座神人墓穴,輪回重生?那墓穴中神人留下的秘法,果然精妙。”

  “神人墓穴?”少年好似想到什么痛苦的回憶,眉頭陡然皺起,眼中殺機涌出。

  少年看看四周,走到中央的書桌前,拿起一張宣紙在手中疊折起來,少年眼中戾氣四射,臉色陰沉至極,宣紙在其手中反復舞動,看似想要疊折出一實物。

  少年自身沒有散發出一絲氣勢,引起屋內狂風肆掠的卻是來自少年手上的疊折,僅僅一個疊折動作就到如此修煉境界,因為這少年的疊折手法,如同修煉者動用術的一種手法。術的手法,很多修煉者終其一生,也沒有達到至高境界,而這個少年,看似十七八歲,在術的造詣上如此之高。

  宣紙在少年手中迅速疊折,好似宣紙經不起少年手法,開始出現裂縫,每一次的疊折都會掉下一些白色粉末,當少年左手拿著宣紙,右手最后一次疊折,白色粉末掉下來更多。

  “紙公仔?”少年看著手中成型的人型公仔。

  白色粉末灑落在桌面,被四周旋風一吹而散,如果給以“術”為修煉的修煉者看到,不知道應該說少年疊折的力度過大,還是紙張的質量不好。

  在疊折完之際,少年緩緩把紙公仔放在書桌上,看著宣紙疊折出來的“紙公仔”,四周旋風呼嘯而來,盤旋“紙公仔”之上,并且直沖“紙公仔”而入,,充滿了怨恨,充滿了憤怒,大量負面情緒被少年疊折在這紙公子之中。

  “嘭。。。。”

  旋風被吸入其中,“紙公仔”突然冒出大量黑氣,黑氣在“紙公仔”上空盤旋,漸漸的凝聚出一個黑色的惡魔頭顱。

  “嗷。。嗷。。嗷。”

  少年目露兇機盯著這一團黑氣。

  “千年沒能突破的疊折術,居然因為“你”而突破了?疊折成像?”少年盯著惡魔頭像冰冷地道。

  看著被自己負面情緒疊折出來的惡魔頭顱,少年眼中仇恨殺機涌現,,甚至雙目恨的漸漸通紅。

  “靜茵是乃是我的妻子,“你”是靜茵父親,世上怎么有你這么狠心的父親?為了一個宗門區域,你居然不惜欺騙靜茵,讓她帶著我進入虛無殺陣,我可以堅持三天不死,可靜茵卻當場神魂破碎,魂魄進入虛無不知生死,天下怎么有你這樣狼心狗肺的東西。”

  “靜茵溫柔善良,為了一個宗門區域,那宗門區域雖然地大物博,我并沒有看的上,而且我已有自己的宗門,僅僅為了一個區域,你就加害自己親生女兒,好,好。。“你”等著,現我已經重生,我以重生發誓,為靜茵報仇,一定要屠平宗門,誅連天下。”

  少年眼中戾氣四射,戾兇氣直逼惡魔頭顱,眼中憤怒與兇氣,比惡魔強盛數倍,更將惡魔頭顱生生的逼入“紙公仔”之中,少年卻拿起“紙公仔”,伸到了油燈之處。

  “呼。。。。”

  “啊。。。。。”“饒我。。。。”“啊。。。”

  “紙公仔”中惡魔慘叫連連,可少年卻雙目冰冷,眼看著“紙公仔”化為灰燼。

  “輪回重生,需要神人境界才能施展,當年還未成神,身死在即,才不得已放手一搏,要不是這次鬼門關開,輪回重生,我的意志似乎要永遠也不會在今生的肉軀之中,不知道前世的肉軀與石碑同時粉碎,是否還在。來日,我會回去的。”少年微微的道。

  深吸口氣,少年緩緩走向屋舍門之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