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4:19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大劍之神速
  4. 第一章 伊亞爾

第一章 伊亞爾

更新于:2018-03-16 11:47:35 字數:3716

  望著腳下的小鎮,辛賴爾狠狠的吐出,

  “哼,看來我要隨時做好接受你死訊的準備吶,伊亞爾!”

  小鎮中,一個金發的男子正靠著一把劍休息,那把劍大得夸張,足有一人長,但周圍的人卻知道,那個男人剛才把這把劍舞得像風車一樣。現在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右胸口更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鎮長咬了咬牙,站了出來,“那個,這是你的酬勞。”

  金發男子微微一笑,但有點勉強,“雖然我很想收下,但是我們是分工的。錢交給等下來的黑衣人就行了。”說完也不等回話,一瞬間消失了,留下滿地的妖魔碎尸。

  ......

  “辛賴爾,收錢順利吧!”火堆邊上,金發男子放下了酒瓶。

  他在與一個黑衣人說話,“啊,看你那么拼命,誰會不給呢?”

  “是嗎?”

  “比起這個,伊亞爾,你的傷。”雖說是問候,卻帶著肆虐的語氣。盡管如此,金發男子語氣依舊溫和,雖然透著冷漠,“5天能好。”

  “為什么不用釋放妖氣治傷,下個任務可等不了5天。”

  “......”金發男子沒有說話,只是抬起了頭。

  “好吧好吧,別看我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會替你收尸的。”

  “謝了。”語氣依舊冷漠。

  “不過,伊亞爾,伊斯力也覺醒了噢。前十的戰士可只剩你一個了,我深感榮幸呢。”讓人作嘔的話語,從那滿是繃帶的面孔中發出陰陽怪氣的語調。

  不過金發男子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微笑,顯然并不在意,溫和的語氣,“是嗎,在下亦深感榮幸。”

  “......”辛賴爾感到自己又被無視了,但是伊亞爾回話沒有一絲不敬,作為代理人的自己不能沒事找事。好吧,回歸以往的程序吧,“伊亞爾,下個任務,往北走三天,到什么鎮來著?”

  伊亞爾好心的提醒,“歌風鎮。”

  “啊,對對對,歌風鎮,我剛才是考你來著。......鎮里有幾只妖魔,去收拾掉,以你的實力是很輕松的。”面對波瀾不驚伊亞爾,辛賴爾的玩笑無法進行。“這是你的新衣服。”

  接過衣服,伊亞爾就地換了。然后,轉身,“堅決完成任務,Boss。”

  ......

  望著漸漸遠去的伊亞爾,辛賴爾陷入了思緒:第一期大劍NO.9伊亞爾,迄今為止沒有釋放過妖氣,原因...原因是那個NO.3的達夫首次任務就覺醒成怪物,哦,現在叫他們覺醒者,因為這個,伊亞爾猜到了什么,再也沒有釋放妖氣。那家伙,在變成怪物和等死之間。選著了等死!他的速度在伊斯力之上,代號是——神速伊亞爾。

  (豬腳造型與圣斗士中的卡妙一樣,只不過是金發的,之后會變成黑發。)(原諒我吧,我實在不會描寫外表,你們罵我吧。)

  伊亞爾慢慢地走在前往歌風鎮的路上,心中思量著:自己坐的大巴翻了,自己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這個世界,應該是前世那個叫《大劍》的世界吧,但自己只看了動畫片,還忘了不少......算了,不想了,離那垃圾和兔子現身還早個一百多年,多了自己這只蝴蝶,還不知道會怎么發展呢!就目前而言,自己很強。如果自己沒有估錯的話,自己的妖氣解放率,應該是四十三倍,伊斯力都只有三十一倍呢!而且在去年,自己終于感悟出了一百年后迪妮莎的絕技——感知先制。當然,這一切被自己隱藏了。成為大劍這兩年中,自己知道組織有多可怕,每次的受傷也是給組織的眼看的,避開了要害。但這套把戲耍的次數多了,組織估計也有點懷疑了,清理自己是遲早的事吧。不知道是派自己討伐個位覺醒者,還是直接把自己“送給”伊斯力。到時該怎么讓自己“死”呢?需要騙過組織,而且——

  自己絕對不想覺醒——吃人肉,前世的記憶雖已模糊,但這件事是從靈魂深處的恐懼。所以,絕對不要覺醒吶!在覺醒和死之間,寧可死吧。

  想到這里,伊亞爾突然停下了腳步,抬起了頭,銀色的雙眸仿佛看穿眼前的森林:這個歌風鎮里有足足三十二只妖魔,剛好是自己向組織的眼展露的極限,但是現在自己已經“受傷”了,組織在試探自己啊!嘛,畢竟自己是唯一剩存前十的大劍,謹慎一些也是對的,不過,好麻煩啊。怎么辦呢?

  .......

  “哼,稍微讓你們,看下冰山一角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傍晚的小鎮透著一絲詭異,但伊亞爾的腳步緩慢而又平靜,就那么一步一步踏進小鎮。

  ......

  “唰!”一個賣菜的變成了兩瓣。

  “殺人了......”“救命啊。”呼喊聲此起彼伏。但是在村民們驚恐的目光中,兇手再次揮劍,斬下身后兩顆頭顱。然后瞬間消失在原地,同時出現在百米開外的地方,行云流水般把面前的四個人分尸......村民們已經害怕的說不出話來了。就在這時,陸續傳出幾聲吼叫,二十五只妖魔出現在那名男子周圍。同時,一名少女驚呼,

  “快看,他們的尸體!”被殺死的人變成了妖魔的尸體。

  來人正是伊亞爾,甩了甩手中的劍,說道,“啊,終于忍不住了嗎?但今天的我,不大一樣哦。”提劍,慢慢地向妖魔走去。

  村民們眼中,妖魔們一齊進攻伊亞爾,但只要靠近伊亞爾一丈,就立馬變得四分五裂。妖魔們,仿佛在自殺。

  ......最后一名妖魔瘋狂地向鎮外跑去,口中呼喊著,“怪物,怪物,怪物......”但他突然覺得一陣劇痛,最后看到的是自己沒有了頭顱的身體以及漫天的紫血。

  森林中,“嘶......”一名金發女子倒吸一口冷氣。

  “怎么了,翠西?”辛賴爾有點驚訝于面前女子的表情。翠西,第二期大劍中的“眼”,也是組織的第一任“眼”,一個月前被派來監視伊亞爾,也是組織現身的第一個女性大劍。(西面條還沒出來)

  “沒什么,只是驚訝于伊亞爾的實力。”翠西淡淡的地答道。但辛賴爾的興趣顯然被溝了起來,“哦,伊亞爾的實力。說來聽聽。”

  “是。”翠西被洗腦的相當徹底,“伊亞爾。施展了某種劍技,幾乎是在一瞬間斬殺了二十四只妖魔。”......辛賴爾陷入了沉默。

  是夜,伊亞爾像往常一樣靠著劍,坐著,獨自飲酒。他的面前是辛賴爾,此時的辛賴爾臉上有點難看,但伊亞爾卻渾然不在意的樣子,他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辛賴爾終于忍不住了,“伊亞爾,上次為什么假裝受傷?我需要一個解釋。”然后用他那張繃帶臉對著伊亞爾。對面的伊亞爾再次喝了一口酒,“辛賴爾,什么假裝受傷,我上次可是真的受傷。”

  “哼,你這次的表現可比上次強太多了。”辛賴爾顯然不信伊亞爾的話。然后發生了讓他目瞪口呆的一幕,伊亞爾站了起來,放下了酒瓶,向自己行了一個主教級別的大禮。辛賴爾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只不過伊亞爾的話——

  “啊拉,感謝組織,感謝辛賴爾,在那無比危險的一刻,我想到,還沒有‘報答’你們,在女神的指引下,我終于悟出了劍技,斬殺了妖魔。真是的,好險好險!”說完還心有余悸地撥了撥耳邊的頭發。

  “......”辛賴爾心中已經怒火滔天:伊亞爾,糊弄人也要有個限度吧。你當我是傻子嗎?

  但想到自己被他耍了這么長時間,辛賴爾就有種想一腳踩在那張笑臉上,然后張口咬死伊亞爾的沖動。但對方的回答,不,是狡辯得無懈可擊,自己沒有一絲發難的理由。心中泛起一絲無力感。

  ......

  組織總部,列莫看著辛賴爾那份情報,臉上泛起冷笑:“神速伊亞爾嗎!哼,對組織的欺騙是不可原諒的。而且,男性戰士價值太低,妖氣釋放百分之三十就會覺醒,組織已經不需要男性戰士了。拉莫,盡快清理掉NO.9伊亞爾。嗯,就讓伊斯力‘出手’吧,必要時,犧牲掉翠西也沒關系。”

  三個月后,伊亞爾望著辛賴爾,“討伐覺醒者嗎?”“沒錯,”辛賴爾此刻心情很好,眼前的混蛋這次死定了,他真想慶祝這歷史的一刻,“到薩米拉鎮去找你的隊友吧。”

  長發隨風吹起,伊亞爾轉身離去,淡淡的聲音傳來:“明白了,Boss,還有...再見了,辛賴爾。”(從此辛賴爾去打醬油)

  街上風雪呼嘯,人們紛紛躲在家中,不敢出來。但大劍是不畏寒暑的怪物,所以伊亞爾輕松地邁著步伐前進,外帶欣賞雪景。組織打的什么主意他一清二楚,男性大劍只剩自己一個了,組織這次“清理”自己,是一定的了。如果不出自己所料的話,應該是伊斯力來清理自己。一切按計劃進行,在過不久,自己就自由了。想到這里,伊亞爾嘴角微微泛起弧度。突然,眉頭一皺,“還真是舍得呢,連翠西也不要了,在新一任‘眼’還未成長足夠之時...不過,這倒是送給伊斯力的一份大禮呢!”

  推開門,屋里正是自己的三名隊友,算是自己的晚輩吧!想到這里,伊亞爾對她們開口說道:“NO.9伊亞爾,有過兩次討伐覺醒者經驗。”對面的三人反映過來,

  “NO.11翠西,沒有討伐覺醒者經驗。”

  “NO.19娜莎,沒有......”

  “NO.25尤西婭,沒有......"

  聽到這里,伊亞爾有些明白了,自己一直忽略的問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