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1:10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冒險島之終極光明
  4. 第七節 黑暗胚胎

第七節 黑暗胚胎

更新于:2018-03-18 18:40:41 字數:2089

  “去密林一百!去都市一百!去部落一百五!去林中兩百!走不走?…”“高價收購大量樹枝、木塊!”“回收舊弓、舊箭、廢舊裝備!”“超低價代加工弓箭!自帶木材!”……

  繁華的街市,到處是吆喝聲。一看便知,這就是明珠港小女孩所說的艾歐島最大的村落——射手村了。這“最大村落”果然一點不假,射手村比我想象中還要大上好多倍,到處是聞所未聞的新鮮玩意兒,比我們落后的蘑菇村數不清繁華了多少倍。我拉著尼婭四處轉悠,在集市上我倆都看花了眼。

  “自由市場。”尼婭念出了頭頂木牌上的的四個大字。“怪不得這么熱鬧。”

  這里的自由市場比我們蘑菇村的集市熱鬧了太多。人山人海,人群幾次要把我們擠散,我緊緊拉住尼婭的手,終于擠出了自由市場的人群,來到一旁高高的空地上。

  我們總算喘了口氣。歇息了一會兒,我看見旁邊的樹上又掛著一塊牌子,上面也寫著四個大字:“射手公園”。

  “射手公園?聽起來不錯,我們進去看看嗎?”我提議道。

  于是我們走進去。這里與剛才的集市完全不同,是一塊寧靜的地方,只有偶爾傳來的鳥鳴。剛走進射手公園的大門,就感到了寧靜祥和的氛圍,好像整個心靈都得到了放松。這真是個神奇的地方。我在心里說。

  “阿白,你有沒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里,好像特別安全的樣子…”尼婭忽然也這么說。

  “你也這么覺得?”我驚訝道。

  “嗯,走在這里,覺得好不容易來到了一塊凈土。”

  我沒想到我們居然有如此契合的想法。這難道是一種巧合?我不得而知。繼續向前走去,前面有一顆古老的參天大樹,樹旁有一座小木屋,門是敞開的,里面傳來了人的動靜。

  仿佛有一種吸引人的力量,吸引了我們不約而同朝那邊走去。

  還沒等我伸出手準備敲門,里面便傳出了一個中年女人穩重的聲音:“進來吧。”

  我縮回手,對她笑笑,跨進門去。這是一間很寬敞的木屋,設施雖然簡陋,卻透露著一股莊嚴的氣息。來到這里,我感到自己的身體更加放松了似的,心靈好像也得以沉淀。我無法解釋這種安全感的來源,難道與這個女人有什么關系?

  “你們是外地人吧。”那女人用銳利的眼神打量了我們一眼,一口就說準了。

  “是…”我呆呆的。

  她又問道:“你們應該不是艾歐島的人吧!”

  機靈的尼婭一下子就聽出了點什么,問道:“阿姨,聽您這么說,肯定是已經走過全世界很多島了吧!”

  女人用贊許的目光看了看尼婭,微微點頭,“我叫麗娜,是這里弓箭手的教官。”

  “哇。”我倆同時用崇拜的眼光看著她,她微笑不語。尼婭不再浪費時間,開門見山問道:“其實我們來這里,是因為一件很嚴重的事。”

  “哦?說說看。”麗娜的眉毛微微挑動了一下。

  “我們是西面蘑菇島的,蘑菇島上現在已經出現了大量毒蘑菇,甚至有些已經進化成了怪物。我們來到艾歐島才發現,原來這邊也跟我們蘑菇島差不多,在那些偏僻的地方,連猴子都會攻擊人,而且看它們,應該進化成怪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我把肩膀上還沒完全愈合的傷口給麗娜看。麗娜看了,皺起眉頭。

  尼婭繼續說道:“我認為真正的情況可能比我們想得還要糟糕。”

  麗娜沉重地嘆了口氣,“想不到就連最后一片凈土蘑菇島都逃不過這場災難了…”

  “什么?”我倆吃了一驚。“您的意思是說…馬普大陸所有的角落其實已經被污染了嗎?”

  麗娜猶豫再三,終于決定道出真相:“其實早在十年前,我一次外出打獵的時候,就看到過毒蘑菇。那天,我沒覺得有什么不正常,一只小白兔在離我不遠的地方覓食,它吃了很多地上的蘑菇,可它吃著吃著,就突然倒下來全身抽搐!還沒等我走近,它就已經斷氣了!”

  “啊,那肯定是毒蘑菇!”我萬分詫異,“不過,毒蘑菇不應該是最近才冒出來的嗎?怎么十年前就有了?”

  麗娜憂心忡忡地點點頭,“真的是十年前。我那時候也嚇壞了,跑過去看那些蘑菇,可是我發覺,它吃的那些蘑菇都沒什么不正常,長得跟我們平時吃的是一模一樣的。要不是它就死在我面前,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它是被蘑菇毒死的。”

  我跟尼婭又面面相覷。

  麗娜接著說道:“不過后來我就再也沒發現過毒蘑菇了,也有可能是我外出打獵不再像年輕時候那么頻繁了吧!整個射手村的人也沒發現,當然,這也有可能是他們沒有我那么湊巧,剛好看見兔子死在面前吧!十年前那一次毒蘑菇,我就慢慢沒有當一回事了。”

  尼婭忍不住插嘴拋出了心中的疑問:“馬普大陸不是十五年前剛剛被凈化嗎?”

  “對,這正是我擔心的問題。為什么它才被凈化五年——甚至還未必是五年,也許只有一年,只是我沒有外出打獵所以沒有發現毒蘑菇罷了…它就又被慢慢污染了呢?”麗娜越說越愁眉不展。

  尼婭補充道:“而且這種污染,還在一天比一天加劇。就好像有一種黑暗的力量埋藏在某個胚胎里,在隨著時間慢慢成長起來一樣。”

  麗娜心中一驚:“這正是我最擔心的問題!”她嘆了口氣,“我最擔心的,不是出現毒蘑菇,而是出現越來越多的毒蘑菇,那種黑暗的力量,我無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它真的成長到了那個地步會發生什么。”

  “那個地步?”這下,我和尼婭都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關鍵字眼。

  麗娜點點頭,回憶起了過去:“那還是上一次馬普大陸被污染的時候…”

  我跟尼婭不禁豎起耳朵聽了下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