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2: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選子
  4. 第一章 朋友,女兒

第一章 朋友,女兒

更新于:2018-03-15 20:38:27 字數:4927

字體: 字號:
  “嘩嘩。”這是一個下雨的晚上,在一個陰森的胡同里,“嗒”“嗒”在雨中飛跑的聲音連綿不絕,一位身材臃腫的中年人身后,一位少年緊隨其后。“噗”!“噗”!兩槍!“啊”!一聲凄慘的叫聲從中年人口中傳出,他的右腿中彈了!

  少年停下飛快的腳步,緩緩走來!英俊的面龐是那樣的從容不迫,但幾分殘忍還是在面龐上表現了出來。此時,那英俊的面龐再造那個中年人的眼中宛如魔鬼的面龐一般,令人不斷顫抖。

  “不!不要殺我!不要!”

  中年人已經摔倒在地,雙手不斷的支撐者身體向后移動。那受傷的右腿隨著雨點的留下,鮮血也隨之流下,流入大地。

  在地面上拖起一道長長的血跡,接著便被雨水沖洗干凈,那淡淡的血腥味依然存留!“求求你,不要殺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你要你不殺我!”中年人朝著那少年喊去。

  “噗”

  少年冷笑了一聲:“已經沒人能聽到你的聲音了,不用大喊大叫的,否者我會考慮下是否讓你去找他們。”中年人眼中已經沒有了一絲的光芒,最后的希望也已經破滅。

  不過中年人似乎并沒有放棄,“錢,你一定是需要錢!我有!我把我的錢全部都給你!....”少年的身體頓了一下,中年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繼續說道“我有很多錢。給你,都給你!少年看了那中年人一眼,淡淡的說道:“你的銀行卡號?”

  那中年人仿佛是看的了第二絲的曙光,急忙說道“行,行,沒問題,你要能放了我,一切都...”“噗!”又是槍響的聲音

  “呵呵,你認為你現在有資格跟我談這些嗎?”少年不屑的笑了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的銀行號是多少!?”從不屑的聲音轉換到陰冷的聲音,很明顯,這少年生氣了!

  中年人無法拿出勇氣來直視少年,于是將頭低下,用顫抖的聲音回答道“XXX銀行,賬號是123XXXXX,密碼是456XXXXX。那里一共有十幾個億,已經是我全部的家產了。”少年笑了笑,扔給了中年人一個電腦,“恭喜你!目前,你的命又回到了你的手中。不過,快點把你的錢轉到這個號上—1748XXX!”中年人接過電腦,由于了解了那少年的血腥手段,他沒有絲毫的遲疑,迅速打開電腦,并按這少年說的去做。

  三分鐘后,中年人才頭喘了口氣,將電腦的屏幕面向少年轉去,用著略微顫抖的聲音回答道:“好了,你看!”少年看了一眼,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中年人看到少年點了點頭,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您現在能放了我嗎?”“當然!”這是少年臨走前的最后一句話,中年人聽后急忙掏出手機,并向少年的身影惡狠狠的望了幾眼。當中年人正準備打電話時,“噗!”又是一聲槍響,一秒后,“撲通”的聲音才從少年背后傳來,子彈穿過中年人的額頭,“不能!”這時,少年的聲音又一次的傳了過來,這是少年走后所說的第一句話,可惜,那中年人再也聽不到了....

  “⑨號,任務完成了?”這是一個地下軍事組織基地,他們所用的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科技,“嗯!”別叫做⑨號的少年友好的笑了笑,點頭回答道。而這里的⑨號赫然便是剛才的那位少年。

  這是一個殺手組織,他們的新鮮血液來源于全國各地,凡是被他們看中的,無論通過什么方式,他們全部都會被送到這里,進行訓練,而九號就是其中之一。

  在這里,所有人都沒有名字,只有代號!

  “對了,九號,科技組的瘋子找你。”又是一位少年說道。“好,我馬上就去。”九號笑著點了點頭,轉身便離開了。

  “九號,你來了!”當九號走到一扇門前,蒼老的聲音從門里傳來。九號打開門,一位老人直直的面對著九號。

  他便是瘋子,“你真的想好了?雖然,你跟變異基因的切合度很高,但是你也不可能忍受得了那種痛苦的!”九號笑了笑,“瘋子,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勸我的。但是,我要變的更強!”

  “可是,現在的你,已經很強了!”老人回答道。九號搖了搖頭“你不懂,你是科技組的,而我是殺手。在我們殺手界中要想不被別人殺死,那你就要變得更強。”“好吧,如果這次成功了,我希望你能讓自己徹底的融入殺手界中。”“什么意思?”“呵呵,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瘋子,你今天好奇怪!”“開始吧!”

  “坐到里面!”瘋子將九號帶到另一個密室中,指了指中間的那酷似棺材的水晶床,說道。接著,又遞給九號一瓶藥劑,“這是我們最新研制出的一種毒品,它將普通毒品的優點無限放大,還是普通毒品缺點無限縮小,甚至可以說它對人體幾乎沒有害處。希望,等會能幫你減輕點痛苦吧!”

  九號接過瘋子手中的藥劑,將其打開,毫不猶豫的灌了下去。瘋子在一旁看著,正準備制止時,九號已經將其全部灌下。、

  “怎么了?”九號看著瘋子的動作,疑惑的問道。瘋子踹了九號一腳,“MD,這是我們剛剛研制出來的,可是我們幾個月的勞動成果,就被你小子一口氣的喝完了!也不留點給我們!還好,還有實驗數據。”“切,又不是多好喝,跟糖水似的!”“....我們幾個月的成果,在你小子眼里,卻跟糖水一樣!太不給面子了吧!”

  兩人對視了一眼,沉默了一會,瘋子才開口道,“唉,希望你小子福大命大,能死里逃生吧!”

  “準備好了沒?”“好了!”,此時,九號已經躺入水晶棺材中,瘋子按下了按鈕。接著,水晶床的蓋子便緩緩落下,直至完全重合。

  “撲哧”一股股酷似水銀的液體流入水晶床,當那液體剛剛接觸到九號的身體時,便消失不見。

  “碰!”密室的大門被打開,是有人從外面進到里面來,“呵呵!瘋子,你終于這么做了!”粗獷的聲音隨著大門被打開而傳來。瘋子看了來人一眼,并沒有說什么,接著便轉頭默默地注視著這水晶床,似乎是在祈禱什么。

  那人并不在意瘋子對他的無視,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靜靜的看了瘋子一會,才慢慢的說道:“你的女兒!”瘋子聽后,渾身不由的顫抖了一下,再也無法保持沉默,大聲喊道:“我的女兒,你們把她怎么了?我已經按你說的去做了,你們還想怎么樣?!”

  “呵呵,別著急!你的女兒很安全。不過,我想看下九號!希望,你不會讓我們失望!”“好吧!記住你們說的話!!!”“當然!將蓋子打開吧!”瘋子走到另一旁,但下一個按鈕,“碰!”水晶床的蓋子,緩緩升起,那人拿出一面特制的鏡子,將它升在頭頂。

  那鏡子角度十分奇特,那人通過鏡子,剛好能看清水晶床中的一切,但水晶床中的物體卻無法攻擊到手持鏡子的人,甚至連鏡子都無法攻擊到。

  瘋子在旁不屑的笑了笑:“九號,永遠是你們的死神!即使是他死了,你們對他的恐懼依然沒有減輕!因為,你們不相信他已經死了!因為你們不認為,世上有誰能殺了他!可悲啊!可悲!”那人聽后,立刻惱兇成怒,但他依然沒有將他轉過去,只是罵了一句。而持鏡子的手絲毫不敢晃動.......

  九號已經死了,是被自己視為親人的人害死的,到死,他都不會明白,自己為什么死了!

  “云邪,你醒醒!”耳旁傳來中年人著急的呼喊聲。

  九號慢慢的睜開眼睛,“云邪,你醒了?!快,快,快去叫父親!快!云邪!你終于醒了!”此時的九號剛剛醒來,發現有陌生人在身旁,再加上那陌生人身上那強者的氣息,是他感到十分的不安,正想迅速離開,卻發現自己已經是渾身無力,根本就動不了,這才放棄了逃跑的念頭。

  “云邪?誰是云邪?我又不是他!哎!別摸我腦門呀!”青年人摸了摸九號的腦門,自言自語到:“咦?沒發燒呀?”“靠,你才發燒了!”青年人看了看九號,“不對呀!不發燒怎么開始說胡話了?難道他的了別的病?那是什么病呢?難不成腦子壞了?”

  此時的九號真想去揍那中年人一頓,剛剛莫名其妙得到了一個地方,接著又被人摸了摸腦門,而被人摸腦門是殺手最忌諱的,一種喪失了安全感的感覺讓他感到厭惡,或許還有一絲的恐懼。接著又被他說是發燒了,說胡話。九號反駁了一下,就又被別人說是腦袋壞掉了,任誰不感到氣憤!

  “老爺來了!”不知是誰,在哪里喊了一下,接著一位中年人緩步走來,“云邪!你醒了!”那中年人大概四十多歲,“云邪?我?我不是云邪啊!咦!好奇怪的衣服!難道我....”

  九號雖然是個殺手,但殺手也是人啊。而九號也十分喜歡看玄幻小說,通過種種跡象,他終于相信:他穿越了!

  不過,他有個疑問,那就是:只有靈魂才有可能穿越,那么,他為什么會死?他知道,他是被電死的。因為當那液體接觸到他的

  身體時,一股強大的電流也隨之而來,也就是說,他是被電死的!

  但是很久以前,科技組已經對他的身體進行改造,從此,他不再怕電,他成為了一個絕緣體。那么,這次,他又為什么會被電死呢?(是那毒品?!難道是瘋子?可他為什么要這樣做?.....除了瘋子,那一整天,沒有任何人接觸到我。除了正常的吃飯外,我只喝過瘋子給我的那毒品。.....那加上瘋子說的那些奇怪的話。.....混蛋!虧我還把他當作自己唯一的親人看待!他竟這樣對我。)

  從那刻起,九號的性格發生了改變,他雖然是個殺手,但他的內心從不嗜血,他所殺的人全部都是那些貪官污吏。

  絕不殺好人是他的原則,而現在,他的原則變了,變得沒有了原則。沒有了原則的人是最可怕的人!

  (呵呵,瘋子,我還真要謝謝你。是你給了我個深刻的教訓!現在!我又重生了!)

  ------------

  “父親。”“嗯,云邪他,怎么樣了?”“我也不太清楚,父親,你也知道,自從他被雷劈過后,便一直昏迷不醒,剛才我路過時,突然發現他的手動了一下,便沖上去喊他,結果,他真的就醒了!不過,他好像奇怪,他一直說自己不是云邪。父親,您再去看看。”

  “云邪!云邪!你醒了!”中年人大步走上前去,焦急的問道。此時的云邪已經緩過神來,同時也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卻不知如何回答。出于無奈,他只好裝作失憶的樣子“云邪?誰?是我嗎?等等!你又是誰?.....這又是哪里?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不!不!!!啊!頭!頭!我的頭!好痛!”喊完,便裝做是暈了過去。

  “云邪!云邪!你別嚇爹!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快不快去請李太醫!快呀!快滾啊!”中年人朝周圍的仆人大喊道,甚至還不顧形象的跺了他們一腳。

  那中年人在大廳中走來走去,這是,一位蒼顏白發,面帶慈祥的老人緩步走來。中年人一看,急忙走上前去:“李太醫!你終于來了!快快!快進屋,去看看小兒云邪的病吧!”“不急,不急!”老人敷了下胡須,右手擺道。“云將軍,醫,講究聽,望,問,切。據我所知,三天前,令公子云邪........被雷劈到了....接著便不醒人事了!直到今天才醒來。”

  “沒錯,小兒云邪自幼經脈堵塞,無法修煉,他又怎么可能抗下一雷擊?!不過,幸好,小兒最終還是醒來了。”“第一天,我給令公子看醫,那時發現他脈象正常,只是不知為何,一直昏迷不醒。如今醒來,可有什么異常?”“異常!我覺得他好像是失憶了!”中年人想了想回答道......

  過了一會,云邪臥室的門被打開,李太醫滿面紅光的從里面走出來,中年人急忙迎上去,問道:“李太醫,小兒云邪的情況怎么樣了?”“呵呵,云將軍,不必擔心,令公子并無大礙,但是由于三天沒有吃飯,現在已是渾身無力,注意保養便可。嗯,令公子的確是失憶了。”“失憶了!那我該怎么辦?”“呵呵,很簡單,多多與他接觸,將一些重要的事情告示他,讓他注意一下。一些小事情,等他來問即可。”

  “為什么?”“您想想,如果,您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告訴他,那需要多長時間?所以,只需要告訴他一些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些問題,他覺得很重要,那么他自然就會來問您了。”“哦,那就多謝李太醫了!”“對了,云將軍,我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您。令公子經過這次雷擊后,其經脈不再堵塞,甚至比常人的經脈還要大上幾倍!”說完,呵呵一笑便走了。

  “啊!哈哈!云邪能修煉了!他可以修煉了!........”中年人愣了一會,狂笑道。

  那中年人便是云邪的父親云由,也是云氏家族的族長同時還是這個國家的四大將軍之一。云由本身覺得云邪能沒事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不過,上天好像很憐憫云邪,他不僅沒事,而且還能修煉,甚至經脈都要比常人大上幾倍。經脈是一出生便決定的,以人的力量,是將其無法改變的,不過,上天卻可以。

  經脈比常人大,那么也就代表著同級,同功法,你的斗氣要比別人多上不少,也代表著,同一時間,你所吸收的天地靈氣要比別人的多,那么,你的修煉速度就會比別人快,你的實力就會比別人強。

  在這樣一個以實力為尊的大陸,實力是多么的重要!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