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5:4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異世傳奇之北域傳說
  4. 第一章 初會風雨萍

第一章 初會風雨萍

更新于:2018-03-16 13:38:22 字數:3333

  迷離的眼來不及訴說他之故事,只見這一瞑,卻早已書盡了滄桑。

  抱劍斜臥的人,微合著雙眼,仿佛忘記了他來此的目的。

  背手而立的人,不言,不語......

  這時,竹風竄入,一篷細雨撒潑而下。

  啥子碗糕喲?下雨忘記帶雨傘,這下慘嘍!我說兩位朋友,還要打嗎?從前天午上打到方才,你們也累了,休息,休息一下還是可以的吧?”說完羽林鋒無上起身靠在一株碗口粗的竹竿上,慵懶的伸伸雙手,注視著身前的兩人。

  “劍者,你叫什么名?”背手而立的人出聲問道。

  “我嘛!注意聽來!風月追平,潮浪不休,求影十鋒,無上唯吾,劍舞風雨一漂萍。羽林鋒無上正是區區在下。朋友可稱我阿鋒,我不會介意的。朋友你呢?”

  “人稱我殺戒無鋒一線生”

  “朋友,你好殺嗎?這名字殺氣重啊!”羽林鋒無上砸吧了嘴說道。

  “你叫殺戒無鋒一線生,為什么挑我打不跟他打?”

  “嗚嗚,抱歉,忘了你朋友,你呢?什么名?”鋒無上驚見第三人開口,忙問。

  “梅落殘陽,一夕風花雪月,觴中酒,無名誰品?花語半解,一念不留人。我,沒有名字,你叫我劍雪無名吧!”

  “這樣啊!我說劍雪、啊生,你倆一見面就打,我本來是要上街上買壺酒,不過看你倆在這里......哎呀,看你們開打真是無聊啊,時間太長啦,害我都睡著啦!不過,啊生,劍雪說你找他打的,為啥啊?”

  “沒什么,我看這個人順眼。”

  “阿妹喂!我說啊生啊,找個好點的借口好嗎?”

  “無妨,我喜歡!”劍雪無名說出了更讓鋒無上驚訝的話。

  “好一個劍雪無名,我喜歡。哈哈哈哈!”阿生更雷人。

  鋒無上又咂巴咂巴嘴,看向阿生跟劍雪的眼神無限復雜啊!

  三人相互看著對方,相繼仰天大笑。

  若干年后,名叫劍雪的人黑絲轉白。眉間多了一道刀疤。他自斷舌根,從此追隨在一個人身后。無私奉獻,默默無聞。被追隨的人,調皮嬉笑不似當年。江湖路,迢迢漫漫,無限悠長。但他明白,此間路上,有一位追隨的人,有一位同行的人,只要自己夠堅強,這條路可以無限走下去。無論前方是什么挑戰,因為共同經歷過,共同扶持過,共同傷心過,于是這挑戰也就有了底線,有了依靠。他珍惜著這樣兩個人,即便是他已經是武林公認的最具領導力的大名人了,他依然明白劍雪和阿鋒對他來講意義有多大,為了武林和平,為了江湖公義,他可以犧牲任何人,但是唯有這兩個人是他永遠不會放在弈局上的人,他曾暗自對自己這樣說。

  有一個人,潛修了千年,鋒上無上造詣震懾武林。身前一線,少有人能越過。異世的人只知道他只為公義開鋒,只為兩個好友開鋒。可是異世的人不知道,他除了鋒上造詣,還有一樣東西更令敵人畏懼。

  成為名人的人,他的成名倚賴了太多的智慧和手腕。以至于異世的人只覺得他智慧出眾,其他本事平平。后來在許多時間里,人們發現惹怒了他,你不曾發現過他武力的底線在哪里。

  遙遠的北域,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說。說有個人殺盡三千王酋只為美人一笑。有一個人賺盡天下黃金只為一個承諾。有一個人,火燒三百劍客,只為求證刀上真義。有一個人追尋著自己的未來,任腳步踏遍萬水千山不曾放棄。有一個人追尋著自己的過往,戰遍天下好手未嘗一敗。有一個人不是真龍卻因真龍之命汲汲營營。英雄總問,何為天下?一將功成萬骨枯嗎?還是高高在上的感覺從未舍棄?而這些傳說中的人,彼此是否有些聯系呢?北域的故事即將開演。屬于北域的傳說即將現世。

  北域有一皇城,名叫赤都。三百里芒川坐北而臥,成為北部蠻酋南下的天然屏障。在北域,赤都是番禺皇朝的皇城。番禺皇朝建朝八百余年,一直龍脈興正。慕容一脈統治著整個番禺皇朝。而在皇朝北部坐落著千余游牧部酋,時常南下侵擾番禺。番禺與北酋之間的戰爭也打了百余年。后來,雙方協議擬定休戰條約,相近百年也算相安無事。

  這一年,番禺皇朝迎來了太子登基大典。

  赤都各家各戶張燈結彩,民眾們都聽說太子愛民如子,將來一定是位好皇帝。得知太子要登基,民眾們樂呵起來開始布置著自家彩燈。宮苑深處有一個人靜坐于前,在她身前跪著一名脫俗少年。慕容求南按例來向母后請安。華儀太后連冰氏喝了口茶,請太子起身賜座。

  “皇兒,三日后便是你的登基大典。大典前的準備,可做好了?”華儀太后問道。

  “回稟母后,大典事宜太子太傅余伯陽已經辦好。請母后訓教。”慕容求南起身回話。

  “那就好,太子太傅為你操了不少心,你要多謝謝他。好了,沒其他事的話,你就下去吧。”連冰氏喝了口茶繼續道。

  “孩兒告退!”

  慕容求南退出寢殿之后,華儀太后看著手中的茶杯,若思良久。

  靖王府,北靖王慕容毅自從看了那封私信后,內心久久不能平靜。他一直在想送信的人是誰,居于什么目的非要把信送到自己手中。因為自己是手握兵權的人嗎?還是有心人想漁翁得利?慕容毅一直拿不定主意,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辦。帶兵打仗他在行,好手第一把。但是就這件事情他真的拿不定主意。躊躇間,他想到了大哥慕容楚雄。于是他決定去找大哥慕容楚雄商量下。

  慕容楚雄府上,兄弟二人度步頻頻。

  “小弟,送信的人你沒有親自見到嗎?”慕容楚雄背手而立,正聲言道。

  “大哥,此事關系重大。咱們得趕緊商量出個對策。送信的人并未露面。”慕容毅據實而言。

  “二弟走得突然,求南是我們看著長大的,要說這信里所言不可輕信。從內心來講,我是樂于見求南登位的。但是皇帝尊位關系到慕容一脈江山的傳承也不可戲作。為保慕容一脈的血統純正,小弟,你速派人按信中指示去尋這個南宮一,找到后立即帶來見我。”慕容楚雄正色道。

  太子書房,余伯陽負手而立。太子慕容求男矜持了下,依舊言道:“太傅近日為南兒的事辛勞不少。南兒十分感激!三日后就是男兒的登基大典,在此,南兒有些心里話想問太傅。”余伯陽看太子神色略有詫異。正聲道:“南兒,有話你可直接說。余伯陽知無不答。”

  “太傅,南兒是否為慕容正統血脈?”

  此一問,如千斤石砸落湖水,在余伯陽內心激蕩著萬重波瀾。

  “南兒,為皇者,最忌疑猜,南兒可有佐證?”

  “無!”

  “流言不可信,尤其這是天大的事,你盡可做好皇者之尊,它事不必睬會。”

  “太傅,南兒為皇,太傅當可何為?”

  “南兒吾皇,微臣必當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唯此一念!”余伯陽曲膝而跪。慕容求南當即扶起太傅,太傅的眼神純凈堅毅。

  “太傅,南兒明白了。太傅早些回去休息吧!”

  退出太子書房,余伯陽內心翻涌,即刻回府喚來心腹向華容。據向華容所言慕容楚雄已經讓慕容毅去找南宮一。余伯陽明白,有心人的推手已經來了。幸好他棋先一著,對于南宮一的歸處,余伯陽當然清楚。所以他也不必為此擔心。亮慕容毅也找不到南宮一。但是為了確保萬一,余伯陽還是決定永絕后患。

  “華榮,用重金請那個人幫我們做一件事。你明白的。”

  “遵命,主人”

  硯迷谷,南宮一獨自抱琴而曲。瀟瀟楓晚似乎也在訴說著一個謎一樣的故事。自那日以后,南宮一經常會想起那個衣闋飄飄的少年。那如風般爽朗的笑容,那么的讓人舒適。

  忽然,黃金鋪路,業火而焚,一條由黃金鋪起的路延伸進煙迷谷,直向南宮一。

  是北域傳說中的頂尖殺手黃金藏屋花無蝶嗎?南宮一會有生命危險嗎?

  赤都**,一個蒙面黑衣人穿梭于亭臺花塮,直奔華儀太后的寢宮而去,黑衣人是誰?華儀太后似乎知道些什么?黑衣人是去滅口還是有別的目的呢?

  北武林某處,劍雪在悉心指導一名少年練劍。這名少年是劍雪剛收的徒弟,堅毅的目光帶給少年莫大的信心。少年看的出來,眼前的恩師,雖不能言語,但是那種堅定就是在告訴自己“別怕,你很努力,很有悟性,你會超越我的。”

  就在少年練劍之時,一道霸氣詩號傳來。

  “三百劍客,不敵一刀之霸。刀途歸路,希望噤聲。長存唯吾,霸陽月無輝!”霸陽刀強勢而落,掀起沙塵滿天。

  “即便是你,劍雪無名,你,保的了他嗎?”

  強!強!強!人未至,聲先到!強勢而來的月無輝竟是為了那名少年。那名少年身上又有什么樣的故事呢?他與月無輝之間又有什么恩怨呢?

  謎一樣的北域,傳說中的人,相繼出現。武林又將掀起何種波濤呢?武林名人殺戒無鋒一線生又在哪里?進修的羽林鋒無上又在何方?悉心教導愛徒的劍雪無名又是否是霸陽月無輝的對手呢?預知后事如何,請繼續關注與支持老狗嘔心力作異世傳奇之北域傳說精彩第二章——黃金殺手黃金藏屋花無蝶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