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5:5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我是少帥
  4. 第四章 老龍王

第四章 老龍王

更新于:2018-03-18 15:16:45 字數:2893

  初秋的楓葉,已經漸漸泛黃,就像記憶一個在這個秋天里變得模糊。小高山左峰上,鳥瞰山下,在秋天黃花紅葉像戀人的臉,為愛變得徐徐憔悴!像失戀的小姑娘,像半老徐娘一聲為愛傷魂。

  一個拐著腳的青年,蹩腳青年拖著受傷的腳,一步走半步拖著受傷的腳,蒼白的臉上似乎變得更加的蒼白,有些病態的猙獰!鮮紅的鮮血順著小腿流到拖鞋上,****的腳上染成鮮紅,一步一步的走,宛如地獄亡魂,一步一個鮮紅的腳印。泛黃的枯草上,血水如同珠露一個掛在枯草上,散發著妖艷的紅!這個青年正是從小高山主峰走到高山左鋒的楊晨!

  高山左鋒自古以來都是苗家人的禁地!往常的楊晨,每次坐車路過山腳的時候,總是抬頭望向山頂的左鋒。那時爺爺經常在故事里提到的左鋒!

  70年代,因為集體公社勞作,所有的天地都有寨子里所組成的生產大隊緣由。寨子里所有農戶的田地都將交由生產大隊來分配,每家每戶,都按照勞作量的工分去食堂或是布點換取糧票與布票。按照大隊的每家工作分工,今天是由小高山腳下的一家農戶去保護欲維持山間清泉引到山腳農田的澆灌需求。苗家在華夏南方,主要發展的水稻農業,水稻水的需求量在70年代時還未是轉基因抗旱水稻時候,那時的水稻的雨量和水量的需求量巨大。

  潘寡婦,早年喪夫,家中三個娃,沒多大時候,孩子阿爸就撒手人寰。留下潘寡婦一個人照顧三個個孩子,大兒子年齡最大,那時才十一歲!這一天,潘寡婦早早起來,帶上一把鐮刀,一個人順著大隊挖的水渠,一路走一邊照看水渠里的雜草。是農村出生的人都知道,水渠里太多的會形成堰塞,而水渠又是在地上挖出來的水溝,水量滲透特別大,因為雜草的堵塞形成堰塞,這個樣子滲透兩大大的提高。往往水源處流下來的清泉,滲透后流到幾公里后的農田,也就一小股甘泉。潘寡婦,一路走一路嘀咕:

  “哎,家中沒男人,就是容易被欺負,往常都是兩個人一組,哎,今天。。。”

  在封建社會的農村,家中沒男人,集體工分落后不說,在寨子里發言權都沒有份,誰會有時間去在意一個沒有男人寡婦的辛苦,自家養活一家老小都不容易!不去為難就算是好的了。潘寡婦,一路沿著崎嶇的山路,一邊照看與維護澆灌水渠一路走走停停。突然,水渠中的水由清變得渾濁,

  “咦,山上有誰會再山上把水攪成這么渾濁呀,荒山野林的,難不成哪家的小孩跑上去玩耍?”潘寡婦心中這般想著。咬咬牙,一路沿著水渠而上。心中不由鄙夷,其他組的人基本來到水渠一半的路程,看水流沒有變小就完事了,看來今天是得要上山里一趟了,算了自己倒霉!說著抬腳往山上去!

  不一會兒,也就半個時辰左右。潘寡婦來到接近水源的小水潭十長左右的距離,隔著茂盛的林子可以聽到巖石上的山區墜落在小水潭的潺潺流水聲音。

  “人家說,文家寨子的潘寡婦如同小嬌娘的仙子一般,今日一見,就像山間的老母雞一樣嘛!”一個聲音從小水潭里傳到潘寡婦耳中。聲音洪亮,形似花甲老人說話的聲音,慢吞吞地。

  “誰?你是誰呀?哪家個阿公?”潘寡婦一驚,連忙回道。此時隨著水潭的聲音落下一陣陰涼的風吹過,山間的草木沙沙作響。聲音落下,山間森林一下安靜下來,這般的安靜透著詭異。時常山間經常聽到的鳥叫聲在這一刻突然安靜了下來。

  “我道是誰呢?人家說山間的老龍王,長得如同神仙一樣的老人,今日一見,牛頭牛腦的像極了的我們家的耕牛!”潘寡婦壯了壯膽,心中氣歪了!還是慢吞吞的走到十丈外的小水潭。自古,女人吧,最不愿意聽到別人說自己丑了,何況潘寡婦這個十里八鄉的聞名的美人,雖然已經嫁為人婦了。小水潭此時潭中趟著一頭老水牛,水中的水已經渾濁不堪,老水牛全身浸在渾濁的水中,露出一個巨大的牛頭,大大的嘴巴里細嚼慢咽的也不知道在吃些什么。

  老牛大眼睛看了看潘寡婦幾眼,突然牛眼睛直直的盯著潘寡婦一眼。這時候的潘寡婦意識到害怕了,冷汗直冒。然而,突然間小水潭上青煙一冒,老牛詭異消失在潘寡婦的眼界之中。

  “啊!。。。。。。”潘寡婦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心中害怕,轉生就跑,連鐮刀都不要了。心中害怕極了,以后打死她都不敢來小高山左邊這個山峰了。慌慌忙忙的不要命的跑哦,山間小路原本就很難走,就算潘寡婦這樣經常在山間忙活的農家人山里人,一路都摔了好幾次跤!

  潘寡婦慌慌張張的跑到山腳,此時的潘寡婦哪有往常十里八鄉美人的形象。身上的藍色衣服與褲腳上都是摔倒后,布滿了黑色與黃色的污泥。頭發雜亂,臉色蒼白,像極了鄰寨的瘋子老三。

  “山子阿媽,你這是怎么了?”路過山腳田地,田間忙活的寨子鄰居婦女看向潘寡婦,趕忙從田間里出來,趕忙跑到潘寡婦身邊,急切的問道。潘寡婦,在寨子里的婦女間處的關系還是蠻好的,都知道她拉扯著幾個孩子不容易,女人何必為難女人!

  遇見寨子里的人,潘寡婦瞬間平靜了下來,拍了拍身上的污泥,讓自己稍稍平靜下來。一五一十的把在高山左鋒上遇見的事情講了出來。女人本來就絮叨,家長里短,幾家婦女坐下來,總是有說不完完的話。潘寡婦所遇,這寨子里慢慢的傳遞出來。山里人本就信奉這些,寨子里的老人聽到了這件事,經過集體的開會研究,高山左鋒變成了老人們與小孩子們的禁地。偶爾有貪玩的小孩子,爬到山頂嬉戲游玩,可是回到家后,往往都是被家中老人拿著棒子打,直到屁股開花!久而久之,沒人在敢去山上游玩,就是有什么事情都會繞道走!

  此時的楊晨,忍著腳上傳來的陣陣痛,咬了咬牙,走到一個巨大的石頭旁,忍著痛感,慢慢的坐下來。楊晨本就是苗家伢子,這樣的痛往常在跟爺爺去打獵的時候,大傷小傷也都是家常。安靜的坐了下來,拿出褲腰口袋里的紙巾,擦了擦,赳赳往外冒的血水。

  血水流過楊晨那瘦骨如柴的小腿,向著黑色短拖留下,溢滿拖鞋然后滴落在大石腳下。

  一滴,兩滴。。。

  楊晨,冷眼的看著腳下溢滿拖鞋的鮮血,恍若流淌的不是他的鮮血一樣。沒多久,血水在浪費了楊晨的幾張紙巾的作用下慢慢的停了下來。為什么說是浪費紙巾呢?苗家的伢子們,十八歲成年,十八如果在外面的世界混得不好,就得回家接替阿爸的犁與阿爸的擔子!流血流汗,也不過多吃鹽巴,多喝點清水就可以補回來罷了。山里的孩子,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楊晨是個另類!二十多歲的年紀,在山里孩子都好幾個了。說句城里人常說的話,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楊晨十多年的求學生涯,九年義務教育,楊晨就讀了十多年的書。十年寒窗,一舉成名天下知。楊晨是求學半路上的逃兵,在山里不是逃兵!城里是離白領越來越來越遠!楊晨是沒臉回家!寨子里的人都知道,文老大家有個孫子在城里讀書,而且成績比城里的孩子都要好。

  農村人一般都不怎么看好城里的人。不是因為嫉妒城里人錢多!就比如農家人在小孩子哭鬧時哄騙小孩子說的一句話:

  “不許哭,聽到沒!在哭我把你送給城里的那個老板去!”往往聽到這句話,山里的孩子都會乖乖的閉嘴,停止哭泣。這句話簡直比城里人騙小孩時“乖孩子,不哭了,在哭鬼來了。”說的這句話有用!

  隨著,楊晨的鮮血,滴落在巨石腳下,怪異的是學會并未順著低處流下去。而是慢慢的浸透在裸露的黑泥上的石頭,吸收進去!這怪異的一幕,楊晨并未發覺,而是自從處理好腿上的傷口后,繼續深沉的望向天空。呆滯的眼睛,仿佛天空中有什么東西吸引他一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