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50: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酒劍仙之龍游天下
  4. 第一章回憶十年第4集父子相認 第一章回

第一章回憶十年第4集父子相認 第一章回

更新于:2018-03-16 08:27:30 字數:3363

  第一章回憶十年第4集父子相認

  劉瑾瑜只覺眼前光芒一閃又再次的暗了下去,發現自己和張虎還是在一處山洞,好似剛才根本就沒動過。但是隨著張虎照亮了洞穴后他很快發現不同的地方。這個傳送陣比剛才的那個要小很多,但是這個洞穴明顯比剛才那個要大上好幾倍。張虎拉著劉瑾瑜說:“走,去你父親那。”但是聽聲音氣息明顯比平時要虛弱很多。

  張虎帶著劉瑾瑜在山洞內七拐八繞,終于來到一處石門處停下。張虎看似隨意的在石門的幾處地方點了幾下,但卻蘊涵一些劉瑾瑜無法理解的章法。石門緩緩開啟,印入劉瑾瑜眼簾的是一間寬敞的石屋,石屋四周有六扇石門,不知通往何處。接著他看到在石屋的一扇石門開啟,走出一位怪異男子。為何怪異呢?這位男看上去與劉瑾瑜有著三四分的相似,三十五六歲的年齡頭發卻是白發蒼蒼,左手還拿著一個酒葫蘆。這位男子注視著劉瑾瑜,就像一位年邁的父親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孩子一般,只聽他輕輕的說道:“真像啊!”劉瑾瑜慢慢的向他走去,也許是骨肉相連的親情,只是見了一面,那種感覺就讓他不自覺得想和這個男人親近。他走到這個男子面前,怯怯生生的問道:“你是我的父親?”白發男子沒有回答,只是重重的點了點頭。只見劉瑾瑜飛撲到白發男子懷里號啕大哭起來。白發男子也是緊緊的抱著他,兩行熱淚情不自禁的流著。

  不錯,這個男子就是劉瑾瑜的親生父親,劉飛龍。也是玄清觀于氏兄弟欲殺之而后快的劉飛龍。站在石門口的張虎也淚流滿面,低低的念道:“三妹,他們父子終于還是相認了。”

  劉飛龍為何要躲這暗無天日的黑洞中呢?于氏兄弟又為何要至劉飛龍于死地呢?劉瑾瑜顧不上這么多,心里既是傷心又是興奮,早已是淚流滿面。張虎在這時也是扶著石門緩緩倒下,從中了噬血箭直到現在,他一直暗運靈力壓著傷勢,直到劉瑾瑜安全送到這位鐵血漢子就再也支撐不住緩緩的倒下了。

  只見劉飛龍一閃便來到了張虎身邊扶住了他,好似憑空消失又憑空出現一樣。他迅速的給張虎檢查傷勢,檢查完后神情也放松了下來。張虎憑借多年生死搏殺的經驗在噬血箭擊中身體的前一刻避開了要害,只因失血過多而虛弱暈倒。在給他簡單的處理好傷口后又喂下一顆九轉還魂丹后便扶到右手邊第一間石室內去休息。直到張虎被安置妥當后,劉飛龍才開口跟劉瑾瑜說道:“我們先出去,讓你張叔叔好好休息,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我。”于是拉著劉瑾瑜的小手走向另外一間石室。

  劉瑾瑜被劉飛龍抱在身上,坐在這間像是書房的石室中,父子倆你看我,我看你的,好像看不夠似的。劉飛龍開口道:“剛才給你二叔吃了九轉還魂丹,一天后便又能生龍活虎了。這九轉還魂丹用的是一株千年靈芝再加八十味有三百年藥力的輔藥煉制而成,雖沒有真能還人魂魄之效卻能短時間內恢復修仙者所受的內外傷,在修真界也算是上等靈藥了。”劉瑾瑜點了點頭,雖然他不懂這是什么藥,但是他知道父親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劉瑾瑜問道:“父親,二叔怎么姓張?他應該姓劉才對呀?”劉飛龍說:“你二叔是我當年游歷世間時的結義兄弟,雖非親生兄弟卻勝過凡世間千千萬萬的親生兄弟,所以以后對你二叔要像對父親一樣的敬重,知道嗎?”劉瑾瑜點了點頭,他從小讀書這個道理早早就懂了,其實他早就拿張虎當自己的父親看待了。劉瑾瑜又問道:“父親,母親呢?她在哪?我好想見她。”

  劉飛龍臉上露出陣陣痛苦的神色,嘶啞著說道:“你母親生下你后不久便被你外公帶走了。”劉瑾瑜只是重重的說了句:“外公為什么要把母親帶走?我要去把母親找回來。”劉飛龍聽到這句話心中充滿了無奈嘆了口氣后說:“不要怪你外公,他也是沒有辦法而為之。若非你外公恐怕我都不知道埋尸何處了。你心中肯定有很多的疑問,現在不是你該知道的時候,等你將來長大了我會告訴你一切的。”

  第一章回憶十年第5集子承父業

  劉飛龍又說:“瑾瑜,今天你二叔與人斗法,你可都看見了?愿意學嗎?”劉瑾瑜點頭,說:“愿意。”劉飛龍說:“仙途坎坷,我本不愿你去修仙,奈何天意弄人,為父仙途已斷,只有讓你變得強大才能保住你的性命,也只有你強大了你娘親才有恢復的希望。但是修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需要有悟性,有機緣,還有你要吃得了那份苦。”劉瑾瑜道:“父親,只要能讓娘親恢復吃再多的苦我也不會害怕的。”劉飛龍點了點頭,很是欣慰,于是說:“好吧,那我給你講講修仙的事吧,你需要先明白修仙的事情以后才知道自己該如何修練。”

  劉飛龍便開始為劉瑾瑜講解:“這世間有兩種人,一為凡人,一為修仙者。凡人無論有多少錢財,多大的權力匆匆數十載后也只能化為一堆黃土。修仙者卻不一樣,修為到極深處可活數千甚至上萬載,更有大能者有不死不滅之身,與天地同壽,這是許多人夢昧以求的境界。我們每個修仙者都有歷代奇能異士所創之修煉法門,修為大體可分為煉體,煉氣,筑基,金丹,元嬰,分神合體,歸真,天仙九大境界。天仙是傳說真的境界,數萬年來還沒有人能到達過。煉體期,煉氣期需在十五歲以前完成,越早說明天份越高,雖后筑基。煉體因派系不同又分兩種,佛家道家比較溫和,丹田引入天地靈氣后擴散至全身以達煉體之目的,而魔門則是反其道而行之,由全身穴道引入天地靈氣來淬煉筋骨。當你的身體足夠強大能在體內儲存靈氣時便到達煉氣期,但是并不是說煉體就結束了,當你在引入天地靈氣時也同樣在煉體,只是法門不同表現方式也不同。當你丹田的靈氣達到飽和后服用一顆筑基丹后便能到達筑基期。修練達到筑基期后才算是入了修仙路的門檻。再之后就是丹田內煉就金丹,丹碎成嬰,元嬰出殼成就分神,分神與本尊合二為一成就合體,合體后便是反璞歸真,最后渡劫成仙,至于再往后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了。但是你要記住,我們修仙者所修煉的功法,法門本意抵抗天劫成就天仙所創,而不是用來殺人,當然,天劫都能抗下殺人就不在話下。”劉瑾瑜又問道:“父親,那二叔和那兩個道士用的劍又是怎么回事?”劉飛龍點點頭說:“問得好,他們用的是法寶,是修仙者領悟萬法的一種手段而已。還有煉器,煉丹,陣法,機關傀儡,都是修仙路上的各種手段而已,這些也是你所要學習的。”劉瑾瑜又問道:“父親,你用的是什么法寶?”劉飛龍正色說道:“我用的也是劍,劍乃兵之君子,欲用劍者先正其心。”

  說完后閉口不語,只見他手指平伸并指成掌,掌心向前伸斜指地面,掌心處現出一柄利劍的劍尖慢慢的滑出,接著是銀光閃閃的劍身,劍脊上有三處三寸長的鏤空,劍身靠近護手一寸處是一個圓孔,孔中有一顆火紅的珠狀物體,然后是某種上古神獸狀的黑公色護手,最后是刻著古老花紋的黑色劍柄,接著手握利劍輕一揮,劉瑾瑜聽到三聲奇怪的獸吼。

  “這柄劍劍柄是離魂山脈深處所得的千年麒麟木,劍身處這顆火珠乃是火龍窟內機緣巧合下得到的少陽火精,劍身是萬年玄鐵,歷時三年零九個月才煉成這柄少陽麒麟劍。你剛才聽到的聲音是麒麟吼,可以正視聽,不為妖魔所迷惑,劍內蘊涵少陽劍氣,專破邪法。”劉飛龍手握少陽麒麟劍解釋道。

  “父親,我能有法寶嗎?我也想用劍。”劉瑾瑜說。

  “可以”劉飛龍笑了笑,接著說:“你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從明天開始我和你二叔會教你很多。”直到這時劉飛龍才打開酒葫蘆喝了口酒,也許是見到兒子太高興了,連常年的老習慣都忘了。劉瑾瑜聞到一股香味撲鼻而來,似花香又似酒香,于是便問道:“父親這是什么?怎么這么香啊!感覺像酒香又像花香。”他從小在酒坊長大,當然聞得出酒的味道,可是這次卻實在是不懂父親喝的是什么。

  劉飛龍臉上露很復雜的表情,有幸福,有傷心,有后悔,但更多的是恨意,恨那個當初打傷自己妻子的那個人。沒有回答,自顧自的又喝了幾口后才說:“我帶你去見見你的娘親。這酒名叫‘花海疊浪’,是當年我與你娘親相愛后專為你娘所創。世間論釀酒技藝我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說完就拉著劉瑾瑜向另一處石室而去。

  石門開啟,室內除了一張石床后就只有墻壁上有一幅年輕女子畫像。這位女子長發飄逸,左手輕撫胸前長發,右手正捏著粉色花朵放在鼻間輕嗅。彎彎的柳葉細眉,雙眼微閉,嘴帶微笑,瓜子臉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看其相貌與瑾瑜倒是有五六分相似。難怪劉飛龍見到劉瑾瑜時就情不自禁的說了句“真像啊”。

  劉瑾瑜默黙的看著畫像,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我可以天天來看娘親嗎?”劉瑾瑜邊抹著眼淚邊問道。

  劉飛龍嘆了口氣然后說:“當然可以。好了,你今天也累了,我帶你去休息,明天你就要開始修煉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