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50:1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虛靈緣
  4. 第一章 千秋鎮

第一章 千秋鎮

更新于:2018-03-15 20:21:39 字數:3115

字體: 字號:
  時值深秋,夜幕降臨,夜涼如水。遠處蒼茫的群山,漸漸的化成模糊地黑影,最終消失在人們的眼前。

  在群山深處,時常傳來一陣陣令人心顫的狼嘯,又或者是一聲憤怒的爆吼……山腳之下,有一個名為‘千秋鎮’的普通小鎮子。據傳,它的名字是這個鎮子的最早的一位先輩所取!為尊崇先輩之意,小鎮子就一直沿用‘千秋’之名。可是鎮上的鎮民更愿意稱它為千秋村!因為這座小鎮子只有三十來戶。用‘村’來稱呼更為合適、貼切。于是村里人出門在外,以‘鎮’稱呼;閑居家中,以‘村’稱呼。村子雖然只有三十來戶,百十來人,但是卻是周遭排的上號的村落。村民大多勇猛,身手不凡,擅長捕獵,加上山上野獸較多,因此小鎮對比其他村落或者小鎮較為富裕。在村子的最東面,有一座全村最大也最為豪華的建筑。所說的最大、最豪華也是相對而言。畢竟身處山林,不能和繁華勝地相提并論。這座建筑名為千秋祠,是有功于千秋鎮的歷代先輩,逝世之后的牌位供奉之地,也是整個千秋鎮最為神圣的地方。在離千秋祠百丈處,有一大一小兩道人影。在略顯坑洼、約有半丈寬的泥路上,慢慢的朝著千秋祠這個方位走去。雖然現在伸手不見五指,但這夜色并不能影響他們的視力。“許火哥哥,你說村長他為什么要我們兩個現在來千秋祠呢?不會是我今天掏鳥蛋的事情被村長知道了吧?”小男孩心虛道。看他的樣子,沒少掏鳥蛋。不過小男孩轉念一想:掏鳥蛋也不是什么大事,村長他定不會為此罵的······小男孩自我安慰的想道。就這般,一個小男孩拉著比他高出一頭的男孩,像只麻雀,嘰嘰喳喳地不停地問東問西。不知是這個小男孩,好奇心如此之重,還是自己做了“虧心事”,怕長輩責罵。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一點也沒有覺得累。這個小男孩約十歲,身高四尺六七,穿著整潔,身材均勻,一頭烏黑的頭發,濃濃的眉毛下閃著一對圓圓的大眼睛,烏黑的眼珠挺神氣地轉來轉去,顯得活潑可愛。這個小男孩叫風岳,他是村里鐵匠風林的獨子。生性好動,閑不住!十三年前,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鐵匠風林帶著妻子來到這個不起眼的村子。本來躲雨的他們,意外的定居于此,直至如今。而被稱為許火的男孩,有十六歲左右,身高五尺四五,穿著還算整潔,微胖,頭發略顯凌亂,眉毛較淡,眼睛較小,鼻子略顯的有點尖。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但是如果較為熟悉他的話,就知道這孩子不像他的外表,很難接近。而是為人真誠,有點憨厚,頗為愿意幫助村里人,很容易相處。而且很重要的就是,這許火就是村長許冰的兒子。而且風岳將許火當成哥哥看待,有什么事情也愿意和許火說。可能正是這樣的緣故,風岳認為他可能知道點內情,才會問他這些問題。雖然許火脾氣溫和,人也容易相處,奈何風岳問的次數實在太多!最起碼有好幾十遍了,一路上就沒有停過。到最后,弄得許火也不愿搭理他了。雖然不愿再搭理風岳,可是還是緊緊拉著風岳的手,生怕他在這黑夜中被絆倒。就這般一個如同悶葫蘆般,一個好似自言自語,沒多久就來到一幢頗為高大威嚴的建筑門口。這幢建筑,在村里也是首屈一指的。在這幢建筑的大門上方,掛著一副古樸的金色額匾,在金色額匾上赫然刻有“千秋祠”遒勁有力的三個黑字。在額匾兩側,掛有兩個大紅燈籠,似守衛般為來人指明方向。雖然額匾有些年代,但大門是新的,剛換過不久,仍然給人一種威嚴的感覺!這個地方,赫然是他們二人要來的地方——千秋祠!站在祠堂外,風岳用他那柔軟的小手,指了指那額匾,脆生生道:“許火哥哥,我們到了。要不,我們快點進去吧。村長怕等急了,完事之后,我們也好在里面好好轉悠轉悠。這個地方是爹爹和娘親,唯一不允許我隨便來的地方。機會難得,得好好把握哦。”風岳小聲建議道,滿臉期盼之色。聲音雖有誘惑的味道,奈何年紀太小,‘動聽’的話語未曾打動許火。“這么著急進去?你就不怕你下午干的好事,被父親他知道?不怕他責罰你這些天不好好修行?”看著滿是急切之色的風岳,許火無奈道:“如果你有我一半努力,你的境界恐怕早就超越我了。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村長他應該不會和我計較的吧。而且爹爹和娘親也說過,要勞逸結合的。咱們總不能一直修行吧。那樣也太枯燥了,太沒意思了。效率也不會很高的。總得要找點事情做,許火哥哥,你說對吧?”風岳小聲嘟囔道。“唉。你總是這么說。”頓了頓,許火接著道:“進去之后不要亂摸,最最重要的就是千萬別把東西弄壞了,知道嗎?這里面的東西,可能并不值錢,但是每一件都意義非凡。”看著滿是不安分的風岳,許火干脆蹲下來,拉著風岳鄭重叮囑道。他可是知道風岳的性格。生怕風岳真的闖禍。看著滿是為難之色的、不住的撓頭的風岳,許火也不禁莞爾一笑,嘆了一口氣,滿是無奈!看樣子,他還真拿風岳沒辦法。揉了揉風岳額頭的頭發,拉著風岳進入祠堂。不一會,風岳和許火就到了祠堂的正殿。千秋祠的正殿,并不是金碧輝煌的那種,布置的十分簡單、樸素。整個正殿約有兩百多平方,在正殿上靠近墻的最中央,供奉有許多牌位,密密麻麻一大堆,粗略看去有好幾百。正殿內的兩側各放有四把朱紅色的木椅。在牌位前,有一些水果和香燭。想來應該是祭祀用的。而在祠堂的地上,有一位身著麻衣麻布的中年男子,跪在也不知用何材質所做成的蒲團上。低聲默念謀篇祭文,似乎在禱告些什么。但言語對于風岳和許火二人來說,有點晦澀難懂。從后面看去,這位身著麻衣麻布的中年男子,除了身材有些消瘦,略有些佝僂之外,就只能看到兩鬢處略有些銀絲。這位中年男子就是許火的父親,千秋村的現任村長,許冰!許火有些崇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許冰。他的父親擔任村長的十幾年里,把村子管理的井井有條。相比之前,鄉親們的日子要紅火許多。村里人都相信:他的父親是把整個鎮子帶向美好未來的希望。這些在弱肉強食為主基調的年代里,是件頗為困難的事情。許火看到他父親在那虔誠地禱告著,就強行按著好似就要脫了韁的野馬般的風岳,靜靜的站在許冰的左側,一臉虔誠、耐心的等待著。對于許火和風岳的到來,許冰明顯感覺到了。從他那一閃即逝的動作可以看出!他的耳朵明顯動了一下。大約一盞茶的功夫,禱告結束的許冰,從那蒲團上站起來,看著不安分的風岳在那亂動,調笑道:“難得啊,難得!下午掏了一個下午的鳥蛋,現在竟然還站得住。你這個調皮搗蛋、精力旺盛的小家伙,竟然沒有到祠堂的其他地方玩耍。真是難得!”看著眼前熟悉的男子,那熟悉的濃眉大眼,英俊的臉龐,挺拔的身材。風岳心里有點發毛。聽到村長的話語,風岳雖然年僅十歲,也有點不好意思,靦腆的笑了笑。看著風岳的樣子,許冰情不自禁的笑了。“父親,這么晚了,您把我們找來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嗎?”許火道出心中的疑惑。他的父親不是一位急躁的人。這么晚了還讓人把你們倆叫來,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嗯,今天的確有事找你們倆。而且必須在祠堂里。”許冰頓了頓繼續道:“風岳,下午掏了一個下午的鳥蛋。得好好檢查檢查你最近的修行!看看最近你有沒有偷懶。”許冰并沒有直接道出何事!看樣子是先要檢查風岳的修行。“不要吧,村長,咱們還是講正事吧。可別耽誤正事。”風岳哭喪著臉不情愿道。可是看著許冰那不容置疑的眼神,風岳吐了吐舌頭,低聲妥協道:“好吧。”“那咱們就從一些基本常識開始吧。”看著風岳妥協的樣子,許冰滿意道。“千秋鎮地屬哪座城池?”“落炎城。”“落炎城有幾個修仙宗門?”“五個。”“千秋鎮地屬哪個宗門的地界范圍?”“青陽門。”“這些修仙宗門每隔多久要開始收徒?”“十年。”......就這般,一問一答,大約半盞茶的功夫。“嗯,還行。雖然有兩三個沒有回答出來。不過勉強可以過關。以后,可得好好努力。這些常識,有時候比你在武力上的境界更重要。千萬別掉以輕心。知道嗎?”許冰面無表情的說道。很像世間的一位老學究。聽到這里,風岳長舒一口氣,很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