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風流贅婿
  4. 第一章:不傻就是萬幸

第一章:不傻就是萬幸

更新于:2018-03-18 14:45:34 字數:3239

  隨著一聲驚呼,胡揚猛的從床上坐起身,那一道劍影卻在腦海揮之不去。當那一抹冰涼劃過他的脖頸,由于速度太快,甚至感覺不到任何痛楚,視野中的一切就天旋地轉翻滾起來。

  胡揚閉上雙眼,回味著轉瞬間的一切。他的頭顱高高飛出,落在不遠處,正看到自己身體仍站在原地保持直立。

  不堪回首,沒有人能坦然面對自己的死亡。好在皇天不負,他現在莫非就是傳說中的重生?

  “胡揚,你怎么樣了,頭還疼不疼?”

  聞言,胡揚打量四周,他正坐在病床上,身旁兩個男生神情焦急。剛才說話的身形消瘦帶著一副小眼鏡,旁邊一位體格相對強壯,但臉上青春痘頗為茂盛。

  “我沒事,這是哪里?”

  “咱們學校的校醫室啊,你不是真被踢傻了吧?”青春痘說著伸手去摸胡揚的額頭

  胡揚輕輕推開他的手,隨即大量的記憶涌入腦海,前世今生的記憶開始融合,大腦如撕裂般痛苦。

  小眼鏡和青春痘看到胡揚的表情,不由得緊張起來。

  “胡揚,你怎么樣了,哪里不舒服?”

  “你堅持住,我去找校醫。”

  “不用了,我沒事。”胡揚喝止道,此時他已經初步了解了現在的自己。他是東海大學中文系的一名大三學生,身旁兩人都是他的室友,小眼鏡真名叫做許劍,青春痘真名叫做皮凱亮。

  “你真沒事?徐坤那一腳可是結結實實,吳校醫都說了沒有十天半月下不了床。”皮凱亮疑惑道

  胡揚不答,如今他迫切想要知道日期時間,如果穿越回到了犧牲前,就有可能阻止慘劇的發生。

  “今天是幾月幾號?”

  “還有三天就放十一了,昨天咱們還商量假期怎么過呢。”許劍應道

  “2013年?”

  許劍點頭,皮凱亮在一旁插話說:“你看你看,還是被踢糊涂了,我還是去叫校醫來吧。”

  “你閉嘴。”胡揚說著心中開始盤算,自己是9月4號隨隊伍前往星門山,距離現在已經過了20多天,心情不由失落許多。

  如果能回到從前該有多好,他和他的隊友就不會無謂犧牲。人生總是這樣喜怒無常,又似乎是上天開的一個玩笑。

  一個月前他還是華夏最頂尖特種部隊龍劍第九小隊精英。龍劍作為華夏秘密武器,它的存在鮮為人知。實際共有十一個小隊,每小隊十一人,一名精英搭配十名精銳作戰隊員。龍劍精英相當于隊中軍師智囊,必須擁有過人的智商,驚人的記憶力等,執行任務時負責精密計算,指揮調度。

  而現在,他竟然變成了東海大學一個同名同姓的大學生。

  據搜集資料顯示,星門山北坡已開發為旅游景區,南坡則因為懸崖峭壁常年霧霾鮮有人煙。曾有報道,有人在南坡找到過一些奇珍異草,入藥價值極高,由此可見,那里藏有延壽的古法,也不是沒有可能。

  經過詳細調查和幾番試探,星門山南坡的霧霾毒性和腐蝕性極大,且十分怪異,能夠干擾電波。派出的兩架軍用直升機接近后都難逃墜毀的厄運,因此要征服它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方法——人力攀巖。

  霧霾全年只有九月份會散去十余天,人類想要征服它,必須把握好這僅有的機會。精心準備兩個月后,九小隊全體成員站在星門山之巔,感受著凜冽的寒風,任務即將開始。

  出師未捷,先前探索已經讓他們損失了四名戰友,現在包括胡揚在內只剩下七人。

  “本地人說的沒錯,霧霾果然散去了。事不宜遲,秦隊,咱們開始吧。”胡揚說道

  七人全副武裝,他們對山下情況一無所知,此去兇險異常,按照習慣須先滿飲一杯酒,珍惜彼此一起并肩作戰的機會。因為不知道,誰能回得來,誰回不來。但是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堅毅,為了國家,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下山。”隊長秦川一聲令下,七人順著繩索開始向南坡山下滑去。

  星門山海拔3800米,是南云省內最高峰,北坡頗為平坦,但南坡懸崖峭壁幾近90度,沒有驚人的體力和毅力絕對無法征服。

  龍劍平時接受地獄式魔鬼訓練,每名成員都突破了人體極限,因此前一千米還算輕松,但往下愈發艱難。

  “這么多山洞,到底古法在哪個里面?不如我們分頭探索。”副隊長潘屠說道

  “不可,我們對這里情況一無所知,分頭尋找雖然節省時間,但更可能增加傷亡率。”胡揚阻止道

  “沒錯,我不允許再有人無謂犧牲,寧可慢一點,安全第一。”秦川決定道

  潘屠悻悻“哼”了一聲,但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因此不再多言。

  經過七天的探索,九小隊已經進進出出300多個山洞,終于找到古法所在。

  “就是這本小冊子?”潘屠一時不敢相信

  其實只有半冊,上面赫然寫著《天地靈氣決》五個大字。秦川快速打了幾個手勢:兩名隊員洞外警戒,兩名隊員洞內警戒。

  “大家提高警惕,我總感覺這趟任務不會太簡單。那個神秘人的身份,我動用整個龍劍網絡也沒有查到一點線索。”秦川說道

  胡揚大吃一驚,龍劍不但擁有十分完善的信息系統,還可以動用華夏上上下下所有資源。夸張點講,就算他們想找一根細針,三天時間足矣。

  神秘人竟能避過龍劍的耳目,非常耐人尋味。

  “這人把延壽古法所在告訴給我們,未必是好心。胡揚速速將冊中內容記牢,就地銷毀。”秦川當機立斷,十分果決。

  胡揚身為九小隊精英,一目十行、過目不忘是基礎本領。迅速將半冊《天地靈氣決》翻閱一遍,強行記憶于腦海中。

  這簡直就是逆天的功法,胡揚已是一身冷汗。雖然只有上半冊,但其中所載駭人聽聞,一旦公布足以轟動全世界。

  如若學有所成,飛天遁地都將成為現實。可以說,這人將徹底無敵于世間,槍彈加身不疼不癢,戰機軍艦翻手可滅。

  想及此,胡揚面色愈發難看,如此逆天的功法神秘人拱手相送,不是一場巨大的陰謀又是什么?恐怕這次很難全身而退了,尋到功法之日就是他們犧牲之時。

  洞外傳來稀疏的聲響,秦川立即警惕起來,命令道:“敵襲,快燒毀功法。”

  胡揚早有準備,軍用火機點燃,功法迅速化為灰燼。

  洞內外警戒的四人都是龍劍精銳,他們甚至沒有開槍的機會,可見襲擊者極其厲害。

  胡揚站在最里面,眼看一個鬼影閃過,秦川和潘屠紛紛倒下,然后他眼中的一切也開始天旋地轉。

  不堪回首的記憶,一個龍劍小隊全軍覆沒,這在龍劍成立以來絕無僅有。

  “胡揚,胡揚,你怎么了?”皮凱亮見他愣神許久,想要伸手推醒他。

  胡揚回過神來,直接一個縱身跳下床,動作極其敏捷。皮凱亮冷不防失去平衡,撲倒在床上。

  現在還是9月份,星門山南坡霧霾或許沒有恢復,他就可以下到洞中查找襲擊者留下的蛛絲馬跡,并從自己尸身上取回龍之令牌。

  龍之令牌是唯一能證明龍劍身份的東西,而且龍劍精英的令牌更有妙用,能夠解鎖查閱華夏及國際的重大機密。

  許劍目睹整個過程,不禁吞了下口水,吳校醫檢查完說不傻就是萬幸,半月內別想下床了,可這小子咋轉眼就活蹦亂跳了?

  “你要去哪兒?”皮凱亮趴在床上喊道

  胡揚頭也不回,徑直離開校醫室,在門口遇到吳校醫。吳校醫張大嘴巴,驚訝程度完全不亞于看到超級賽亞人,用力揉了揉眼睛,望著胡揚遠去的背影,心中暗道:看來有必要回醫學院重新進修了。

  東海大學怡心湖,鄒恒正帶著兩名小弟有說有笑,他為徐坤鞍前馬后一年多,如今正得了招呼去教訓本系一個叫胡揚的男生。

  說到這叫胡揚的家伙,鄒恒就一肚子氣,原本只是一個籍籍無名的窮小子,誰知道竟然追上了東海大學四大校花之一的王京閣。現在王京閣和徐坤搞上了,也該著這小子倒霉。

  “恒哥,你看那個是不是胡揚?”一名小弟手指不遠處

  “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攔住他。”鄒恒說著壞人招牌式的臺詞。

  比及相遇,鄒恒一把抓住胡揚的肩膀,他之前沒少欺負胡揚,自然清楚對方幾斤幾兩。結果這次大大失算了,胡揚頭都沒回,身體順勢一頂,就讓他失去重心,摔進了旁邊的怡心湖。

  胡揚已非昔日吳下阿蒙,只聽身后“噗通”一聲,卻也懶得問津,一心趕向開往星門市的火車去了。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