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04:3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機:天衍
  4. 第四章 命數

第四章 命數

更新于:2018-03-15 08:53:34 字數:2328

字體: 字號:
  來人面容清癯,一身青灰道袍隨風輕擺,三屢長須飄然于胸,手搖拂塵趨步走進了山洞。

  洛啞一驚,如此深晚,這道人來此所為何事,他緊緊的盯著這仙風道骨的老者,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老道看了看那瘋癲的老者,又轉頭看向了洛啞,微笑道:“小友,天色已晚,不知可否在此借宿一晚?”

  洛啞暗自松了一口氣,本不欲開口回答,只是此時除了自己外,只有那瘋癲的老者了,他遲疑了一時,伸手指了指瘋癲老者,道:“他是一個瘋子,你若不嫌棄,就請便。”

  “哈哈……”老道大笑,道:“無妨、無妨,相遇便是緣,荒山野外,得一遮風避雨之處足矣。”

  洛啞點了點頭,轉身再欲離去,老道像是想到了什么,急伸手阻攔,道:“小友,且慢。”

  洛啞疑惑的看向老道,“老人家,你還有什么事嗎?”

  老道并未答話,仔細端詳這面前少年一時,一抹詫色掠過面容,轉而微笑道:“呵呵,老夫還未謝過小友。”

  洛啞疑色更重,卻又不好開口詢問,道了一聲,“不客氣”,走出了山洞。

  腳步聲漸漸消失在寂靜的楓林深處,老道見得洛啞已經走得遠了,轉過頭微笑的看著面前瘋癲老者,突然開口道:“老友,別來無恙啊!”

  瘋癲老者雙眸中陡然間閃過了一道精光,他一改往日瘋癲之態,緩緩的直起了身軀,癡傻的面容慢慢的變冷,慢慢的浮上了些許的煞氣,“天韻,你終于肯現身了。”

  “呵呵……”天韻道人輕笑,道:“世稱‘莫邪’向來不許他人近身半步,卻為何對這娃娃例外呢?”

  莫邪背負雙手,踱了數步,并未回答,而是沉聲道:“你應該也感受到了。”

  天韻道人輕皺眉頭,沉思了許久,深深嘆了口氣,道:“的確是他的氣息。”

  “天韻。”莫邪背負起了雙手,昂首挺胸,衣衫雖是破敗,但卻仍是透出了一股霸氣,他凝視著天韻道人片刻,低聲問道:“他如何?”

  “心機沉穩、性格狠戾。”天韻道人手搖拂塵,一捋長須,道:“可惜,命犯天煞孤星,十年孤苦,親友亡……紅顏落。”

  “什么!”莫邪大驚,身軀竟也輕微的顫抖了起來,“你……你說什么?”

  天韻道人詫異的注視莫邪,不知他為何會有如此劇烈的反應,訝道“天意如此,老友你又何必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如此呢?”

  “你不會懂的。”莫邪慢慢恢復了平靜,轉頭看向天韻道人,問道:“天韻,可有破解之法么?”

  天韻道人未作回答,而是伸手入懷取出一八卦玉盤,口中念決,并指在那玉盤之上點了數點。玉盤脫手而出,漂浮于空,散出了淡淡的灰芒。

  天韻道人略一遲疑,并指如刀,虛空中刻畫數道符文,八卦玉盤霎時散出了耀眼灰芒,須臾之間,本是虛無的玉盤上方,緩緩出現了兩行字。

  “昆域之底雙魂現,萬年禍根亂世間。”

  “昆域、雙魂、禍根?”莫邪輕聲自語,疑惑問道:“天韻,這是什么意思?”

  灰芒漸漸消散,天韻道人收回玉盤放入了懷中,搖了搖頭,道:“此卦如此異常,是我平生所見,卦中之意我也不解,而且此子命數驚奇,如今我也只能算出他十年之內的命途,至于十年之后如何,混沌一片,我是看不真切了。”

  莫邪一怔,天韻道人占卜之術問鼎天下,何以連一個娃娃的命途都算不出來,置疑道:“你真的不可么?”

  天韻道人苦笑著搖了搖頭,道:“除非是我派祖師神算子了。”

  莫邪一聲沉重的嘆息,言之如此,或許這少年命數真是不可測了,他微閉雙目,背起雙手,低沉道:“天韻,那個東西也該現世了吧。”

  天韻一擺拂塵,緩緩道:“該來的也都來了,這沉寂千年的蕩天山又要尸橫遍野了。”

  清夜冷冷。

  涼風透過打開的窗子,撲進這簡單卻十分干凈的小屋,漫天繁星輕輕閃爍,洛啞和衣躺在床上,腦中不住的盤旋著那道人的身影,后續之事他已是不知,只是覺得這道人不是簡單之人,若不然,茫茫深晚,他怎會獨自一人來這方圓萬里了無人跡的深山老林。

  窗外秋風徐徐,他在渾渾噩噩中睡了過去。

  削瘦的面容浮起了淡淡的笑意,世事變遷,也只有在這飄渺的夢里,才能再次回到那魂牽夢繞的地方了吧。

  依然是那熟悉的魂岐閣,熟悉的山,熟悉的門庭,熟悉的師兄弟,還有父親那最熟悉的笑容。

  幽靜的石亭里,葉天縱輕撫著自己一頭黑發,一如往日,和藹說道:“梓修,世人皆稱我等為魔教妖人,為父本不想讓你卷入這正邪紛爭,卻不想,你娘親為奸人所害,不得已才將你留了下來,你可怪怨過為父么?”

  “爹,你身為魂岐閣閣主,我又是你唯一的兒子,即便你想將我送出去,我也不會答應的……爹不是經常說,這世間險惡,正邪交錯,熟人又能分得清嗎?”

  葉天縱欣慰的點了點頭,微笑道:“梓修,為父陪伴你的時日已經不多了,你的路還很長,切記,人前莫要說是我葉天縱之子—”

  “爹!你……你要去哪里?”

  葉天縱的身軀慢慢的變淡了,葉梓修焦急萬分,伸手就欲拉住他那寬厚的手掌。

  輕輕盈盈,如仙子的細紗拂過了指尖。

  握不住,近在只咫的親情,挽不回,匆匆過往的溫馨。

  葉天縱的身影越來越淡,越來越淡……慢慢的消失在了飄渺的虛空。

  朗朗乾坤,一聲霹靂響徹魂岐山。

  石亭轟然倒塌,喊殺聲、凄厲的慘叫聲四下回蕩。熟悉的人一個一個倒下,鮮血濺滿了山巔,尸體一層一層的疊加。

  血流成河,尸積如山。

  那些如惡魔的屠夫仍是無休無止,殷紅的鮮血染紅了他們的衣衫,染紅了隨風舞動的長發,利刃上的鮮血也一滴一滴的滑落,滴落在這熟悉的土地上,狂笑聲,猶如來自九幽之底的狂魔,那么的肆無忌憚,而后一把大火,又將這滔天的罪孽深深的掩埋了。

  逃、逃、逃

  只有活著才有復仇的希望,才能讓仇人體味這茍活痛苦,鮮血沾滿了衣衫,嘴角掛著絲絲血跡,他蹣跚著步伐,一步三回頭的張望那烈焰遮天的魂岐山。

  走著、走著……

  突然他猛的止住了步伐,狠戾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背對自己的男子,顫抖著身軀緊緊握起了雙拳,他哪怕明知不敵,也沒有絲毫的退意。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