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3:55:12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立華奏的救贖
  4. 第一章:合法的殺人兇手

第一章:合法的殺人兇手

更新于:2018-03-15 12:05:29 字數:5677

字體: 字號:
  “好了!我最好的搭檔!這下你滿意了!”諾頓對著衛哲明大聲怒吼著,他想克制自己的情緒,但是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沒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用雙手死死的抓住頭發,來回的渡步著,臉上充滿了煩躁。

  “真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么瘋,竟然和你一起做這種蠢事!”

  諾頓狠狠的揚起一只手,指著那個昏迷中的銀發小女孩,臉上帶著兇惡的神情:“聽著,現在告訴我我們怎么辦?幫她?求求你了本杰明,你這個蠢豬什么時候才能醒醒!我們自己現在馬上就要被CIA甚至FBI追殺了!”

  “FBI只會所在美國,他們不會來的。”衛哲明嘴唇抖了抖,無言的吸了一口手指尖的香煙,紅色的眼眸有些迷離:“只要我們帶著她們逃到俄羅斯或中國就可以了。”

  “哈哈!”仿佛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諾頓對著他攤開了自己的手:“然后呢?我保證甚至堅持不到飛機場這個可憐的小家伙就得死在半路上!你別忘了我們在干什么!”

  他說完這句話,隨后臉上努力掛起了誠懇的表情蹲在了衛哲明身邊,眼神直直的望著他:“伙計,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現在我們要么就地擊斃這個孩子,這樣我們也不用遭到追殺,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如果你下不了手就交給我,或者讓她在這自生自滅。我的家人都在美國,我不可能去什么俄羅斯和中國的。”

  他說完微微的低下了頭,湛藍色的眼眸忽然閃爍了起來。

  “本杰明,我和你不一樣。”

  衛哲明無言的坐在沙發上,手中的香煙很快就燃燒到了尾巴。但是他卻對此仿佛沒有一絲察覺。

  這一切,還得從五天前說起。

  ……

  “我求你了……求你了……”

  陰暗房間的角落里,一個中年男人臉上帶著幾近扭曲的哀求跪在地上。臉上混一塊花一塊,也不知道是眼淚還是鼻涕。他口中猶似臨死前的哀嚎,不住的磕著頭。

  “放過她們……只要放過她們……”一字一頓的從幾乎要窒息的胸腔中吐出著這樣一串詞匯,他顫抖著抓住了眼前之人的腳腕:“我可以死……我可以死!我只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妻子和兒子!求你!”

  男人的哀嚎和啜泣伴隨著窗外的沉悶的雷鳴,在房間里形成了一陣極其壓抑的氣氛。

  他面無表情的望著腳下的男人。何曾幾時,作為社會頂尖精英的他還在新聞節目上侃侃而談,為了國家利益而嘔心瀝血。而現在卻仿佛一條瀕死的乞丐一般乞求別人的施舍。

  但是沒人會瞧不起他——他拋卻了自我為中心的自私,為了讓家人存活而不顧一切的舍棄掉了尊嚴……或者說,他的尊嚴從來就沒有丟掉過,這是一個值得尊重的男人。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他嘴里這么說著,語氣帶著些許低沉,陰暗中散發著幽幽紅光的眼眸隱隱透露些許哀傷。

  “我不會殺他們。”

  此話一出口就仿佛什么靈丹妙藥一般,男人的嚎哭剎那間停頓了下來。他猛然抬起頭來,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的驚喜,鼻涕和淚水雖然混雜在一起,但是卻意外的沒有讓人感覺到任何惡心。

  “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

  震驚的呢喃到最后演變成了狂喜,那帶著唏噓胡茬的嘴角扯出了一個解脫的弧度。

  “我準備好了。”剎那間就完成了自己的情緒轉換,男人呼出了一口氣。原本幾乎伏在地上的背脊重新直了起來。他用手胡亂的抹了一把臉,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干凈一些。絲毫不為自己剛剛的的舉動而感到任何丟臉的地方。緊接著,他揚起脖頸,有些渾濁的目光緊緊的盯住了面前這個年輕人

  “我就知道自己會有這么一天。”

  年輕人的眼光閃爍了一下,似是不想與之對視,他微微的垂下了眼眸,自顧自的抬起左手將消音器緩緩的套在了手槍的槍口上,嘴里平靜的問道:“那你后悔嗎。”

  “后悔嗎……”那個男人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是在自問。他低聲重復了一遍這個詞匯。而后,臉上逐漸變得堅定起來:“……我從來也不后悔。”

  他鏗鏘有力的說著,隨后又抬起了頭來,忽然里發出了一陣笑哼:“反倒是你,一個亞洲人竟然在年紀輕輕就能做到這個地步,如果我大女兒沒死的話,或許也和你差不多大了。”

  被稱為‘年紀輕輕’的男子將消音器安置好,隨后右手緩緩的拉動了槍栓:“到了這個地步,還能笑得出聲。果然不愧是已經脫離了掌控的危險人物。”

  “原來那群美國人是這么評價我的嗎。”中年男子正襟危坐的跪坐在地上,猶如刀削般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看來我還是很成功的。”

  “成不成功我不清楚。”手槍發出了一陣‘咔噠’的聲音,年輕男子這么說著,隨后將消音器的槍口抵在了中年男人的額頭上:“但是我想,作為一個父親和丈夫,你是個失敗者——”

  他口里的話甚至還沒說完,手指就已經就毫無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但也是個偉大者。”

  “噗——”

  輕微的槍聲響起,子彈沒有意外的直接貫穿他的頭顱,可怕的空腔效應在他的腦后制造了一個巨大的出彈口。猩紅之物立刻染紅了身后雪白的墻壁。

  前一刻還有說有笑的男人眼神頃刻間便失去了焦距。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體的他因為子彈的沖擊力上身直接向后仰去,腦袋撲通一聲撞擊在了墻上。緊接著,伴隨著引力,他的身體不斷下滑。紅白之物在墻上蹭出了一道詭異的痕跡。

  “……抱歉。”

  年輕人紅色的眼眸閃爍著無言的光芒。他持著槍的右手無力的垂下,嘴里這樣呢喃著,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天上的雨點仿佛篩豆子似的往下掉,擊打在玻璃窗上啪啪直響。窗戶就好像掛著無比巨大的珠簾,迷蒙蒙的一片。

  “E09,橫濱任務匯報情況。”

  也不知過到了多久。在這幽暗的房間里,年輕人耳畔不起眼的微型通訊設備忽然閃過一道光芒。他那紅色雙眸微微的睜了開來。

  “犯罪目標拒捕,已被依法擊斃。”

  仿佛在敘述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口中的平淡全然不似殺人后所該有的緊張,就好像一個常年的屠夫一般,眼前的事情就是自己的日常工作,手下的鮮血也只是一些土雞瓦狗而已。

  “行動完成,準備收隊。”

  那聲音干凈利落,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通話。

  年輕男子臉上帶著一絲平淡,將手槍上的消音器拆卸了下來連帶著手槍一起塞回了自己的風衣口袋里。就在他轉過身去時,卻是微微的停住了腳步。

  側過臉,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著那個男人的尸體,也不知道年輕人在想些什么,泛著紅芒的眼瞳閃過一絲悲哀。但也不過片刻,他便在無留戀的轉過頭離開了這里。

  日本橫濱,晚上十點十六分。

  黑夜的雨連帶著霧氣模糊不堪,像霧似的雨,像雨似的霧。絲絲縷縷,纏綿不斷。

  走出了大門,呼嘯的冷風和冰冷的雨點使得年輕男子緊了緊身上的黑色風衣,在口袋里按了一下車鑰匙,停在院子角落的一輛奧迪車很快就亮起了雙閃。他迎著雨快步的走向前去,盡管及時的鉆進了車里,但雨點還是打濕了他頭頂的青絲,身上毛呢風衣也出現了深一塊淺一塊的印記。

  相比起外面冰涼的氣息,車內的溫度同樣很低。年輕男子無神的看著車窗上好像是珠簾一般的雨痕,也不知道又陷入了什么沉思之中。

  “怎么了伙計,又露出這幅表情。”

  一個有些輕佻的青年男聲毫無征兆的突然出現,瞬間就打破了車內寂靜的氣氛。而坐在駕駛位的男子卻毫無一絲被嚇到的感覺,平淡無比。只是那雙有些無神的紅色雙眸已經重新恢復了光彩。

  “有些感慨而已。”年輕男子隨口說著,同時從口袋里抽出了車鑰匙插進了鑰匙孔,微微一扭,車子內的很快就響起了滴滴滴的安全帶提示的聲音,同時車上的按鈕和表都亮起了微弱的燈光。

  “嘿,本杰明,不系安全帶可不是個好習慣。這個問題我想我至少提醒了你二十一次。”

  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的青年臉上掛著輕佻的笑容的靠在后座上,頭上有些晃眼的金色碎發自然的垂在額前,臉上俊美的面容多少顯得有些玩世不恭。整理著自己胸前有些凌亂的領帶,他調笑著自己的搭檔道:“如果你再這樣忘記系安全帶,我想上帝他老人家隨時歡迎你的到來。”

  被稱為本杰明的男子掛上了倒退檔,隨后扭過身子探出頭來,視線盯著車子后窗那被雨水沖刷模糊不堪的景象,同時手里不時的扭動著方向盤:“管好你的爛嘴,蠢貨。‘在亞洲只能我的中文名’這句話我也告訴你了二十一次。”

  “好吧好吧,如果不是你誘人的膚色和令我心醉的黑發,我甚至忘記了你以前是個中國人!”那個青年臉上做出了一副滑稽的表情,嘴里用故意惡心的腔調這么說著:“那么,我親愛的衛哲明搭檔,現在去做最后的補給,讓我們趕快把今天的任務結束吧。”

  車尾閃爍著紅燈,衛哲明重新轉過身子,將安全帶系好。車上那令人煩躁的提示音也戛然而止。

  “任務結束了,目標已經處理掉了。”

  青年一愣,隨后他立刻正起自己的坐姿,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他的家屬不是在東京么?我最好的朋友,你這個樣子讓我很難做的!這可不是一個擁有謙虛中國人血統的家伙該做的事!”

  “已經處理好了。”衛哲明突然伸出手,握著變速檔握把的修長手指因為用力而些發白,那平淡的臉上也鍍上了一層冰霜:“我說了,都已經死了。”

  聽聞此言,差不多又知道是怎么回事的青年微微有些皺起了眉頭:“聽著本杰明,這種事情我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的,你忘了上次嗎?”

  再一次被搭檔叫錯了名字的衛哲明冷著一張臉掛上了前進擋,腳底輕踩了一下踩油門,奧迪車在雨幕中離開了院子走上了狹窄的街道。

  他一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伸進了衣兜里從中取出了一包香煙:“這次我答應他了。”

  “天啊,和你做搭檔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青年大叫一聲,猛然向椅背靠去,一手啪的一聲捂上了自己的臉,嘴中用英語不住的抱怨起來:“每次都是這樣,害的一直都要我去擦了屁股。你就不能處理的干凈一點嗎?”

  取出了一支香煙叼在嘴上,衛哲明摸出了一個打火機,點燃香煙的同時深深的吸了一口,那紅色的眼眸多少帶著一絲迷離:“我會把握一個度的,說說下一個任務吧。”

  “真是好伙計!”青年再次抱怨了一聲,隨后臉上帶著無奈的神色從身邊的黑色皮包里取出了一個檔案袋。緊接著他抬起頭,對著車子的后視鏡里瞪了一眼衛哲明:“聽著,這次一定要處理的干凈一點!聽說是個大案子,說不定會有人手派來協助的!”

  半恐嚇半請求的說著,青年低下了頭,一圈一圈的解開了封著袋子的細繩,可嘴上還是喋喋不休:“在英國的那件事被副局長知道了之后就已經很生氣了!我下個月的假期能不能成功就看這次任務了!你個混球!”

  “任務目標是什么。”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煙,衛哲明一點也沒有在意搭檔的抱怨。一只手按下車窗按鈕打開了一道縫隙。嗆人的的尼古丁立刻隨著風消散不見。

  “讓我瞧瞧……”青年打開了車頂的燈光,從封口里取出了一疊白紙,藍色的眼睛仔細的盯著紙張上的內容:“這次是日本參議院的家伙……還挺酷!”

  “真是諷刺。”駕駛位的人一只手夾著香煙,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嘴里發出了一陣不屑的輕哼:“身為美國對外中央情報局卻一直在處理他國合法官員,也不知道是是來做調查員的還是來做殺手的。”

  青年頭也不抬的看著手里的資料,但聽聞衛哲明的話語卻也笑了起來:“哈,難道你以為咱們接受那么多訓練是逃命用的嗎?”嘴上輕佻的說著,他將手里的資料翻了一頁:“要搜集情報,日本早就被王牌情報員摸了個底朝天了。”

  夜晚的橫濱依然是一座繁華的都市,但是平靜的居民區卻是一點也顯示不出來的。雨夜里,街上幾乎一人沒有。車子行駛在如此空曠的街道上多少有些肆無忌憚的感覺。

  “這次是日本的立華議員。”車子后座,青年一手捏著一張檔案紙,一會看看這張,一會看看那張:“根據情報科反應的情報來看,這家伙是個不到北冰洋不死心的激進派,他所阻止的法案,是國會點名要求必須要被通過的。”

  “是不到黃河不死心。”

  “好吧好吧,那都無所謂。”青年說完這句話,臉上立刻變得些嚴肅起來。他放下了資料,將視線轉移到了后視鏡里搭檔的臉上:“這次的任務不是小家伙,不論如何都要處理干凈。徹底處理干凈。國會里的蠢貨們點名要這家伙的命,可能真的會派來一些亂七八糟的人。”

  衛哲明靜靜的駕駛著車子,紅色的眼眸平淡的注視著車窗外的道路:“包括家人么。”

  “包括家人。”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將車停靠在了路邊。車內沒開空調,低冷的氣溫卻讓衛哲明的額角滲出了幾絲冷汗。

  “放輕松點。”青年低聲的對他說著,隨后將幾張資料遞給了他。衛哲明伸出手,接過資料,拿在眼前一看時,卻發現是三張檔案。

  ‘立華紀山-性別男-四十二歲-參議院議員。’

  ‘立華琴-性別女-三十八歲-家庭主婦-立華紀山的妻子。’

  ‘立華奏-性別女-十五歲-學生-立華紀山的女兒。’

  在每章檔案上,都詳細的記錄了包括照片在內,從他們的血型到身高體重三維和日常作息以及甚至喜好跟身體癥狀的詳細信息。

  立華紀山長著一副一看就知道是有著大男子主義的臉,略顯灰暗的銀的發整齊的舒在腦后,給人一種嚴謹到一絲不茍的感覺。而立華琴和他們的女兒立華奏除了明顯的年齡差距之外,在特征上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秀雅絕俗的銀色披肩長發帶著一股清靈之氣,勝雪般的肌膚嬌嫩無比,琥珀色的雙目猶似一泓清水,望然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衛哲明光是看這對母女的雙眼,便為之所攝。那明明溫和異常的雙眸卻透露出幾分淡清靈動,頗有勾魂奪魄之態,使人不自覺魂牽夢繞。

  這個立華紀山……還真是人生的一大贏家。光是看看他們女兒立華奏,就知道他的妻子年輕時的美貌。然而縱使年齡增長,卻也無法在她臉上留下一絲歲月的痕跡。反而更加多了一份成熟的嫵媚,僅僅是看一眼,便使人不自覺的沉迷于那對粲然生光的美眸之中。

  “……”

  青年看著衛哲明目光巍然不動的盯著照片上的兩個女人,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嘆息著搖了搖頭:“果然還是不能理解你們亞洲人的審美啊……明明黑一點不是更好嗎……但是不管怎么說,這次的事情真的沒法在做小動作了。”

  青年的話語驚醒了有些失神的衛哲明,他再次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三個人,心底的不忍愈發沉重。

  “這次……你處理吧。”

  青年再一次嘆了口氣,同時從椅子的座位下掏出了兩個箱子。一邊解著上面的密碼鎖,一邊嚴肅道:“如果可以,我會這么做。但是這個任務可能有些特殊的狀況。”

  他手中的箱子發出了啪的一陣輕微聲響,隨后他停下了手里的動作,將視線轉移到了后視鏡里搭檔的臉上。

  “伙計,行動組的人是沒有回頭路走的。我們只是一個掛著合法名義的殺人兇手而已。”


閱讀更多二次元的小說,請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閱者悅心”關注),回復“1”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掃描關注

3、點擊關注,回復1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