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9:1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絕世草根
  4. 第二章如甘甜的親情

第二章如甘甜的親情

更新于:2018-03-16 13:58:26 字數:3000

  掠飛揚看著桌上那份豐富的飯菜,耳邊傳來大舅媽那句多吃一點,廚房里大舅還在不停地忙碌.家應該是這樣的,既溫馨又充實.

  掠飛揚接過舅媽給他夾的菜,不知道說什么才好,這時,黃風平笑著說道:"媽,你也太偏心了,我是你的兒子,你可卻沒給我夾半點采呀".

  舅媽笑著答道:"你這孩子,你表哥好不容易在我家吃頓飯,你可是經常在家里吃呀,給,我給你夾菜".

  掠飛揚看著飯桌前的舅媽和表弟,相處的如此融洽,說話如此沒有長輩之分.一點也不像兒子和母親說的話,心里竟然微微有點羨慕.

  掠飛揚在心里想,要是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陪在自己身邊,自己會否像表弟那樣和自己的雙親相處的如此融洽呢?

  接著苦笑了一下,自己的父母親那么忙,怎么會有時間陪在自己身邊呢,然后努力地把這誘人的想法驅除掉,不讓他在腦海里折磨自己.

  掠飛揚拿起筷子把碗里的飯菜吃下去,舅舅的手藝真的很不錯.

  "湯來了,慢點吃,小心咽著了".大舅滿頭大汗地端著一大碗湯出來了.

  看著大舅額前的些許白發,掠飛揚心想,真是歲月不饒人,轉眼之間,大舅都老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現在咋樣了.

  大舅整理好后,才坐下來吃飯,過了一會兒,大舅出聲問道:"你爸和你媽還好么,身體怎樣呀".

  "恩,他們身體還行,上次給我打電話時,知道我要來句容讀書,叫我向你們問好呢".掠飛揚回答道.

  一頓飯在這份極起閑聊的家常中愉快地過去了.

  九月的句容,云淡風輕,偶而夾雜淡淡地炎熱氣味,掠飛揚和黃風平走在句容師范的林蔭道上,.

  今天是九月一日,也是新生報到的第一天,掠飛揚望著校園里穿的花忮招展的女生大聲說道:"想不到呀,真的想不到,句容這么小的城市,竟然有這么多的**".

  "你看看,那個上身穿T恤,下身著白色裙子,扎著馬尾辯的女生長的多么水靈呀".掠飛揚驚喜地說道.

  黃風平沿著掠飛揚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入眼處,一個長的極為清秀的女生俏立在欄桿旁邊.

  微風輕輕吹過,她的頭發隨風而飄,此時的她就像風中的精靈一樣,飄忽不定,不可捉摸.

  像黃風平這種看慣**的男生,也只得輕嘆一聲,真是**呀.

  "走,咱兩過去看看,看有沒有機會和她接觸".黃風平輕聲地說道.

  掠飛揚和黃風平走過去,在離那女孩約五米左右地地方停下來了.兩人靜靜地站在那,表面上是在看操場上那群男孩踢足球,實際上卻在用眼角地余光掃視那位女生.

  那女生并沒因身邊多了兩個陌生的男生而轉過頭來看他們,依然如剛才那樣默默地靠在欄桿上,似乎在想著一些不為人知的心事.

  兩人見她沒有轉過頭來看他們一眼,頓時大感無趣,剛才興起過去和她搭訕的念頭也逐漸淡退了.

  三人靜靜地站在那,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仿佛在這一刻,天地間似乎只剩這三人,再無旁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走過來三位女生,嘰嘰喳喳地說些娛樂方面的事.當她們看到欄桿旁那位女生時.

  三人中那個短頭發的女生停下剛才的話題,并出口說道:"李怡然,你怎么在這,我到處找你沒找著,班主任有事找你,你快點去他辦公室".

  頓了頓她又說道:"正好我們也要去教室,一起走吧".說完后,還往掠飛揚和黃風平這邊看了一下才走.

  那女孩起身跟著那三位女生走了,轉眼就消失在掠飛揚和黃風平的視線中.

  "哦,原來她叫李怡然,這個名字起的蠻有韻味的,不錯,名字好聽,人也長的漂亮".黃風平笑著說道.

  掠飛揚同意地答道,不過好像就是性格孤傲了一點,好歹我們兩個也是帥哥,竟然我們在她身邊站了這么久,她都沒看我一眼,也太打擊我的自尊拉

  黃風平道:"不知你聽說過這樣一句話么".

  掠飛揚不解地問道:"什么話呀".

  "師范出**,一中出帥哥,二中出尖子,三中出混混".黃風平自豪地說道,因為他自己就在二中念書.

  掠飛揚看黃風平一臉臭美地樣子,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去報名拉",

  兩人七拐八繞地來到了教學樓,在公布欄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分配到了高十一班.兩人費力地爬到了六樓.

  按照指示,找到了高一年紀所處的樓層,找了好幾間教室,終于讓他們在六樓的最后一間找到了,跑到教室一看,教室里已經坐了一大半學生.可卻沒見到老師.

  掠飛揚走到窗子邊的一個男生身邊說道:"我叫掠飛揚,請問你知道班主任的辦公室在那嗎?".

  那男生轉過身來打量了一下掠飛揚爽快地回答道:"我叫許康,畢業于三中,班主任的辦公室在這一樓的最邊層,現在我沒事,我帶你去吧".

  三人來到高一年紀教師的辦公室門口,入眼處,只見五六個老師正在工作,

  許康指著一位帶著眼鏡,約四十歲左右,坐在最里層的一個男人說道:"他叫楊大義,是我們的班主任,你進去找他吧,我先去教室了".

  掠飛揚目送許康走后,和黃風平走了進去,兩人一直走到楊大義身邊.

  掠飛揚開口禮貌地說道:"楊老師好,我叫掠飛揚,是來報名的".

  楊大義聽到有人說話,抬起頭來看了一下掠飛揚,接著從辦公桌上拿起一本花名冊,翻了翻,就著他們兩人坐下,

  并面帶微笑地說道:"是掠飛揚呀,不錯呀,你這次會考成績很不錯,名列全班第三名.希望你以后多加努力",

  接著給掠飛揚報了名,開了一張報名單,著他去收費處交學費,并在掠飛揚和黃風平起身時告訴他,由于他的成績遠遠超過學校的錄取分數,因而學校決定減免他三百塊錢的學費.

  掠飛揚道了聲謝后就和黃風平走出了辦公室,兩人來到了收費處,因此時正值開學之初,所以收費處站滿了人,沒辦法,兩人只得排隊.

  過了好一會兒,才把學費給交了,辦完入學手術后,掠飛揚覺得時間還早,就和黃風平往操場上走去,希望再次見到剛才那位女生.

  此時天色尚好,太陽還沒有完全的發揮他的魅力,天上還有淡淡的云彩,偶爾還有幾只飛鳥掠過天空,掠飛揚和黃風平又走到剛才所站的位置,入眼處,那群男生還在踢足球,只是伊人不在.

  兩人見沒有看到心目中的他,覺得也沒必要呆在這,兩人看了下,就望操場的后段走去,因為那里有一大片草地.

  兩人找了一塊草長的很茂盛的地方坐了下去,剛坐下來沒多久,他們就聽到一片爭吵聲,兩人聽的心里一驚,又克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兩人就偷偷摸摸地往聲音地發源地摸去.

  兩人繞過草坡,來到了一個學校后面的一個樹林里,兩人躲在一棵大樹后面,放眼看去,只見樹林中間站了三四十個人,分為兩批,都是學生打扮,看年齡不過十五,六歲.

  一批拿著鋼棍,約十來個人,另一批拿著磚頭,石塊什么似的,好象就是就地取材,在地上揀的,可人數頗不少,約二十來人.

  看那架勢,似乎在談判什么,可能是談砸了,因而起了爭吵,聲音也大起來了,要不然,掠飛揚他們也聽不到.

  此時似乎是到了最后的關鍵時刻.林中的氣氛也隆重起來,連空氣也夾雜著淡淡的血腥味,

  掠飛揚也不是沒看過打架,可是這么多人打群架,在現實中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因而連心都跳動起來了.

  只見帶鋼棍那邊的領頭人是一個剃著平頭,穿著球服地少年,這是的他用手指著對方領頭的大聲嚷道:"林風,別人把你當回事,我黃濤可不把你放在眼里,

  **的,竟然仗著人多,動我的人,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張林是跟我混的,你竟敢打他,你說,這筆帳怎么算".

  那個叫林風的男生出口反擊道:"你也不去問問你那個叫張林的小弟,看他干了什么事情,欺負別人,我管不著,竟然他媽的欺負到我頭上來了,

  竟然欺負我班的王慧,我可不管你是誰,就是你老大王武親自來,我也要他給我一個交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