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0: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龍嘯神洲
  4. 第一章 王逸楓

第一章 王逸楓

更新于:2018-03-16 17:02:33 字數:5134

  “哈!哈!”一位打著赤膊的小孩,正雙手握拳的扎著馬步站在類似于沙漠的曠野中。猛烈的太陽光照射在小孩的身上,汗水順著額頭從稚嫩的臉龐上滴下。小孩咬了咬嘴唇,想要開口說話,但是看了看站在旁邊,一臉擔心,手里還拿著皮鞭的中年男子,最終還是把話給憋回去了。

  “小楓,撐不住就別逞強了,聽伯伯的,回去吧,別讓你爸爸媽媽擔心了,要不然你真出什么事了,你爸媽跟你外公他們還不得把我皮給扒了。”中年男子看著小孩,眼神中帶著一些心疼。

  “唔...我沒事,周伯,放心,我撐得住的!唔....如果我暈了,你就拿皮鞭抽我!”這名叫王逸楓的小孩,腳猛烈的顫抖著,看得出身體就快支撐不住了。

  “你呀!這要強的性子跟你爸爸一樣.....小楓!”這名王逸楓口中的周伯伯,話還沒有說完,就見王逸楓撐不住倒在地上。急忙蹲下身,把王逸楓抱起。“唉,這小子還真讓我驚訝啊,6歲就能在全世界最熱的沙哈拉沙漠頂著熱炎,不喝水扎上13個小時馬步。”看了看王逸楓身體上的鞭痕,周安國心里有了結果,“算了,還是把他帶回去吧。”

  “嗯...好疼!”王逸楓睜開眼睛,一陣陣刺痛從身上傳來。忍痛坐起來環顧四周,印入眼前的是宮殿一般裝修的房子。“嗯?我怎么回到家了?周伯!周伯!”王逸楓尋找著周安國,想問問是怎么回事。

  “不要叫了,你周伯被我派回你爺爺部隊去了。”一個大約30多歲的男人出現在王逸楓的眼前,從男人的樣子來看,當年肯定是迷倒萬千少女的俊男,但眉宇間偶爾閃現出的精光,表明了該名男子不僅僅是帥那么簡單。而他正是世界10強企業龍騰企業的董事長——王勇泉

  “爸,你怎么來了。”看著王勇泉滿是關心的表情,王逸楓也不忍。

  “你還記得我這當爸的啊!一個人跑到你外公那讓周安國帶你去沙哈拉沙漠試訓!你不想想爸的感受,也要想想你媽啊,她擔心你都病倒了。”王勇泉坐在床邊,“看看你,都受傷了!怎么樣了呢?”

  “爸,我沒事,你說媽媽病倒了?怎么樣了?我去看看!啊!”王逸楓剛起身,又不得不被身體傳來的疼痛所打敗。

  “你好好休息吧,你媽她沒事,只是太擔心你了,氣一時沒順,就暈倒了,現在沒事了。看你以后還搞不搞這讓人擔心的事!學學人家6歲的孩子,開開心心的玩難道不好嗎?搞得身上都是傷!”看著眼前6歲的兒子,王勇泉心中是又愛又心疼。

  “爸,我知道,這其實就是我的命吧,從我出生就注定了我與別人命運的不同,我是你跟媽唯一的兒子,我必須要讓自己強大起來,將來才有能力撐起這個家,才能擔當起更多!不能讓別人說虎夫犬子吧!”王逸楓忍痛握緊了自己還不大的拳頭。

  “唉,我這當爸的看自己兒子這樣,不知道該是喜是悲啊!不管怎么樣,你才只有六歲,別讓你媽擔心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爸爸一定會支持你的!畢竟,我們都是男人嘛。男子漢就應該這樣!以后去訓練告訴我一聲。”王勇泉把王逸楓扶躺下,摸了摸王逸楓的小腦袋“好好休息,你媽那爸爸幫你搞定。”

  看著王勇泉離開的背影,王逸楓內心更加加強了把自己變強的想法,在這種內心狂熱的信念中進入了夢鄉。

  三年后

  “哈哈!不錯!小楓,進步這么大!在周伯伯手上都能撐上2個小時而不敗了!”周安國看著坐在地上氣喘吁吁,外表俊美的少年,眼神中充滿著欣慰。

  “呼,周伯,您就別夸我了,再打...下去我肯定會敗在您手上。”王逸楓氣喘吁吁,滿臉的失落。

  “哈!小楓,你也太小看自己了吧,周伯我可是華夏特種第一部隊刀鋒戰隊的隊長,你外公的貼身保鏢,除了類似于龍組那些變態以外,普通人還沒有誰能在我手上撐過2小時的!”周安國說到這時,眼神中透漏著無比強大的自信。“而且你不是敗給了我,你是敗給了自己的體力”

  “對了,周伯,你說的龍組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呀?”坐在地上的王逸楓,忽略了周安國贊揚自己的話,對周安國口中的龍組充滿了好奇。

  “唉,反正以你的身份,長大了也會知道,現在就告訴你吧。”這時,周安國眼神不再充滿對自己的信心,而是有那么點害怕,甚至是敬畏。呼了一口氣,“他們的存在也是華夏國存在的根本,普通人稱他們為神也不為過。他們是華夏國的守護神。龍組的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特有的能力,而這些能力,我們稱之為異能!”

  “異能?”王逸楓不解。“不錯,異能,比如可以控制物體移動,飛行,可以操縱風、水等為自己所用,我們都可以稱之為異能。”周安國解釋道。“有一次,我和我的隊伍總共30人被國家派到了F洲,去執行一個秘密任務,敵方總有286個人,實力懸殊,在我方損失了12人滅掉敵方66人后,剩下18人感覺自己要客死他鄉的時候,國家派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在龍組里的代號為狂風,他一個人,僅僅用了半個小時,就把敵方剩下220人全部殲滅了!從此我就知道了龍組。至于龍組的其他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了,畢竟這是國家機密,我也沒有能力涉及到。”

  “半個小時...全滅!龍組....好厲害!”王逸楓在聽了周安國的話后,陷入了幻想。“好了,小楓,別想那么多了,以后說不定也能入龍組哦。”周安國看見此刻滿腦幻想的王逸楓,不禁開玩笑打斷道。

  “沒錯!就算沒有異能,我也要成為強者!進入龍組!”周安國絕對沒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話,成了小逸楓奮斗的目標......

  時間一晃又是一個三年。

  在一座城堡般得莊園里,一位十二歲少年正躺在草坪上,靜靜的讓陽光安詳的灑在自己依舊稚嫩卻已隱約能夠感覺到俊美的臉上。“我有多久沒有這么休息過了呢?”王逸楓自我問道,對于一直刻苦訓練學習的自己來說,無疑這種休息時光也是十分難得的。可惜天意總不如人所愿。

  “嗯?有殺氣!”王逸楓一個鯉魚打挺,轉身躲到了假山后面,對于在部隊學習這么久的時間里,王逸楓對殺氣的感應不同于尋常人。“嘿!哈!”兩個黑影從外墻翻進來,“卡耐,你說堂主交代我們要殺的那個人會不會在家呢?殺個小孩還要我們兩人出馬,大題小做。”兩人中的一位跟華夏人很像卻稍顯矮小的人,用英語問旁邊的白人。“廢話!不在家堂主會要我們過來嗎?至于為什么要我們兩人來辦這事,左騰木軍,不要用你的智商去理解主人的意思,早點完事回去交差就是了!”白人呵斥道。

  “殺人?還是個小孩?不會是殺我吧。嘿嘿,試身手的時候到了!”王逸楓想到這兩人可能殺自己,非但不害怕,心中還有點期待。慢悠悠的走出了假山,用純正的倫敦口音問道“兩位可是在找我?”這一聲嚇了兩人一跳。待兩人轉過身“小子?”左騰木軍看了看手中拿著的照片“嘿嘿,小子,你倒是聰明,省得小爺我慢慢找!卡耐,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啊!讓我來搞定吧。”前者當然指的是王逸楓。

  “小心點。”看了看王逸楓有恃無恐的樣子,卡耐不禁心里感覺有點不對勁,可是再想到王逸楓的年齡,又自嘲自己多心了,不過還是出言提醒。

  “哈哈,卡耐,你膽子變小了!小子,哥哥我來了!”左騰木軍左腳一踩,右腳踢向了王逸楓。“來得正好。”王逸楓往后退了一步,身體向左傾斜,對著左騰木軍飛奔過來身體的右側打出一拳,正中左木軍左胯,“啊!!”左騰木軍口中噴出了大口鮮血,倒在了地上,就樣子來看,左騰木軍的胯骨斷了,看來是活不成了。

  這是王逸楓第一次殺人,一方面驚訝自己的訓練成果,一方面覺得生命原來是這么脆弱。就在王逸楓有點失神中,卡耐的一腳來了,“我要殺了你!我最好的的兄弟!朋友!同伴!竟然被你殺死了!啊!受死吧!”由于斷暫的失神,在倉促躲避下,卡耐的腳還是蹭到了王逸楓的左臂。看著鮮血順著手臂流了下來,王逸楓暗道自己經驗還是不足。

  “小子,我要你償命!受死吧!”又是一腳,卡耐陷入了瘋狂中。而這時的王逸楓已經冷靜下來,快速的閃避了卡耐的這一腳,接著就是一拳向著卡耐的胸口擊去,“哈!小子,你就這點本事嗎?”卡耐擋住了王逸楓的這一拳。“白癡,誰告訴你我這一拳是打你的?”王逸楓緊接著就是一腳踢中了卡耐的襠部。

  “嗯!!”被踢中襠部的卡耐倒在地上,全身抽搐著。緊接著王逸楓的胳膊肘便擊打在卡耐的太陽穴位置。

  “小楓,小楓,怎么了?你這邊好大的打斗聲?”這時,王勇泉帶著家里的護衛隊趕了過來。

  捋了捋有點帶汗的頭發,“有兩個人想殺我,被我殺了。”轉身,走向房子里。

  “兒子長大了!”王勇泉看著自己這唯一的兒子離開的背影,眼神中閃現出一絲欣慰。轉過頭,對著護衛隊的人說道:”你們給我查查!我倒要看看是誰想打我兒子的主意!還有!是時候加強警衛力度了!“

  “是!”

  王家大院

  “嗯?青龍宮?就是那個宮主是華人,并且在世界上排名第10的地下組織?什么時候我們跟他們有交集了?”坐在椅子上的王勇泉點燃了一根煙。

  “是的,董事長,您記得上次在江州的那個國際土地拍賣會嗎?”秘書小張推了推眼鏡,想了想。

  “難道?”“沒錯,我剛查過資料,就是我們競拍下來的那座國際度假酒店的土地權。在這之前這塊地是青龍宮盯了許久了。結果被我們捷足先登了。這是這塊地的資料,您要不要看看?”小張準備把資料遞給王勇泉。

  王勇泉擺了擺手,“算了,我就不看了,這事就交給你去處理吧。青龍宮!哼,不給點顏色,還真拿自己當回事了,有些骨頭不是小貓小狗就能咬得動的!你先去辦事吧。”“是!董事長那我先走了。”“嗯”離開王家大院小張望著天空,吐了口氣“青龍宮算是走到頭了。”

  “怎么,又有什么事傷神了,來,喝茶。還抽煙,熏死了。快熄滅!”房門被推開,走進一位大約三十幾歲的美婦人,把茶水放在了桌上。走到王勇泉背后開始幫他垂肩。

  熄了煙,王勇泉把手搭在正在幫自己垂肩的美婦人手上,“好的。遵命,我的好老婆,以后再也不抽了。誰抽誰是小狗。”沒錯,美婦人就是王勇泉的妻子,王逸楓的媽媽,不過還有一個身份,華夏國四大世家之一張家家主張天蕭唯一的女兒,張江麗。“好啦,兒子都這么大了,你還這么沒正經!”拍掉了王勇泉的手,張江麗笑罵道,“說說,什么事請讓我們的大董事長傷神啦?”

  “沒事呢,這幾年為了培養小楓,可能對外界的事情過問得太少,已經有人快忘了我王家了。哎喲!老婆你怎么掐我啊。”張江麗垂肩變成了掐肩,“怎么,培養兒子跟陪伴我,你還不樂意了啊!”“呀,老婆,我的親親好老婆,我錯啦,我沒這個意思啊。”王勇泉轉過頭,一臉可憐的看著張江麗。“噗嗤,你敢有這個意思!疼么?”被王勇泉表情逗樂的張江麗揉了揉剛剛被自己掐過的地方,“用不用爸爸幫忙?”

  “謝謝老婆~不用了,這小事就沒必要麻煩老丈人了,畢竟老丈人是體質里面的人,他插手性質就不同了,所以我打算不再休息了,重新涉足江湖了。小楓就麻煩你了。”“好啦,小楓難道不是我兒子呀,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你就安安心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小楓現在也長大了,再過幾年,就不應該在家學習了,而是該去大學了。況且小楓現在也很懂事。”

  “哈哈,來,老婆,讓我親一個,哈哈。”王勇泉一個轉身,把張江麗摟在了懷里。“不正經,都老夫老妻了。”張江麗紅著臉閉上了眼睛.....

  青龍宮總部議會廳

  青龍宮宮主何家明是一位外表看上去極其斯文,且有修養的人。外人第一眼看絕對以為是一位有前途的白領,而聯想不到是世界排名第10的地下組織的領頭人。

  而就是這樣一位外表看上去極其斯文的人,此時卻被怒火急紅了臉,“松京!你!你!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說!”何家明指著跪在自己面前正在瑟瑟發抖的暗影堂堂主松京,“你知道你去對付的是什么人嗎?是龍騰企業的唯一繼承人!是華夏國四大世家張家家主唯一的外孫!你想死我不攔你,但是我們青龍宮上上下下都會為你的閃失給害死!”

  此時松京已經一身冷汗不自覺的冒了出來,口微張,像是想說什么又說不出似的。“我知道你也是為了我們,可是,你太大意了!太大意了!我不想多說了,為了你惹出來的這事,我們青龍宮這兩年不得不低調點避避風頭了。只能祈禱王家不要來找我們麻煩了。虧損的也不要你管了,看在這些年你為了組織大大小小的事物盡心盡力的份上,也不罰你了,你走吧,找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隱姓埋名,跟家人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吧。”緩了緩,繼續道“暗影堂堂主以后就由副堂主嚴殷擔任!”“謝宮主!”暗影處出現一個面孔讓人看一眼就會不寒而栗的人。

  “唉,這兩年大家就低調點,安分點!嚴殷留下,其他人就散會吧。松京你也走吧。”何家明擺了擺手,“是!”“宮主,對不起,您的大恩,您的寬宏,我松京無以回報!只能下輩子還了!”

  議會廳只剩下何家明跟嚴殷,“哼!我青龍宮怎么會留辦事出錯的人存在!嚴殷,你去把松京給做了,記住,是全家!哼哼,青龍宮的損失就由他全家的命來還吧!做干凈點,別讓組織中其他人知道!”一絲陰冷的微笑劃過何家明的嘴角。“遵命,宮主,那王家的人呢?”

  “王家不要動,不是現在的我們能惹得起的,不過,總有一天我也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不過,最近還是安分點吧。”“是!”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