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9:0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魔之門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8 15:07:57 字數:2595

  中州大陸,證道山之巔,雷雨交雜在這黑暗的天穹之上。天穹下,一俊逸男子負劍垂手而立,面色含不甘之色。

  “我百里天傲自負天資極高,未百歲已達返祖之巔,卻仍無法觸碰那傲天之境,為什么?這是為什么啊?!”男子仰天長嘯。

  原來,此人便是那仙魔大陸萬年難見的天才,百里天傲。他的征途是一個傳說,五十歲的返祖巔峰,前所未有,此刻卻不滿自己的天賦,這得讓多少人吐血啊。

  “今日,我便以天地之力助我成就傲天之境。”百里天傲說罷,便抽出了裝入劍鞘中的紫紅色寬刃大劍,霎時之間,紫煞之氣沖天而起,周身空間也泛起了陣陣漣漪,肉眼可見的紅,黃,綠,藍,褐五色光點緩緩升空,形成一條五色大河。

  “來!”百里天傲一聲狂喝,五色大河便掀起滔天巨浪席卷而來,沖入了紫紅大劍劍柄上的灰白色玉珠中。

  片刻,五色大河消散,寬刃大劍上的紫紅光芒被五色覆蓋,男子緩緩舉起大劍,對著那空間,一劍斬下,瞬時出現虛無。

  “終于劈開了虛無,不知此刻我是否已達那傲天之境?”他喃喃自語。忽然,他發現遠處似有兩點光芒閃爍,便動身向那處飛躍而去。

  “這是什么?”百里天傲驚奇的看著眼前的兩扇門,那光芒便是由這兩扇門發出。此刻,一金一黑兩個字各從兩門之上浮現出來。

  金字為仙,黑字為魔,兩個字緩緩幻化為人形,走到了百里天傲身前,雙目亮起了光芒。

  “仙骨奇佳,悟性奇佳,但心魔過重,不合格。”金色之人緩緩而道。

  “你在說什么,到底什么意思?”百里天傲焦急的問道。

  “魔骨不優,魔性不高,無不死不滅之悟,不合格。”黑色之人也道。

  “到底什么意思?”百里天傲怒吼道。

  “既不合格,留你何用。”金黑兩人同聲說道。話落,兩道一金一黑的千丈劍芒揮斬而下,百里天傲終于感到了恐懼,因為他無法閃躲。他身背的紫紅大劍劇烈的顫動起來。

  劍芒落下,百里天傲的身影被金黑光芒包圍,嘴中發出了痛苦的怒吼,紫紅之劍劍柄上的灰白玉珠誕出了一道漩渦,緩緩轉動。百里天傲頭中飛出了一道紫紅色光芒,被那漩渦吞了進去。

  劍芒消散,隨之消散的有百里天傲的身體,還有那一道漩渦。金黑兩人也化作了仙魔二字,沒入了兩門之中。這片虛空中,只飄著那一柄劍,劍柄的灰白玉珠此刻變為了紫紅色,玉珠之中,一道金黃的元神被紫紅色的氣體所包圍,元神的臉龐十分俊逸,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這與百里天傲的樣貌一模一樣。原來,被漩渦吸入的光芒,便是這道元神。劍柄上,兩個字在紫紅之氣的包裹中,浮現了上來。

  這兩個字是——狂煞。

  ———————————————————————————————

  虛空之外,一條消息散播了出來——百里天傲的共生玉簡碎了。

  這是多么震撼的消息啊,天才百里天傲居然隕落了。這是一條引火線,徹底分裂開了修真界,分成了兩大派系——仙派和魔派。由于兩派相互不服,便進行了一場大戰,史稱——仙魔之戰。

  此戰使兩派元氣大傷,不得不休戰。當然,只有傻子才相信這只是休戰,雙方仍相互不服,都在這休戰的表面下,養精蓄銳,準備消滅對方。

  在這期間,沒有人注意到,一柄大劍,從虛空之中,飄了出來......

  仙魔大戰五十年后......

  虛空之中,兩門仍相對而立......虛空之外,一青年背一紫紅巨劍,進入一處豪宅,宅前牌匾之上,蒼勁有力的寫著——周家。

  “夫人,你男人我回來了,在不?”男子一進門,便高聲喊道。聲落,一道破風之聲呼嘯而來,是一個中年男人,他幾乎瞬間來到這青年面前,抬腳便踢飛了青年,還怒喝道:

  “還有臉稱自己是男人,有外出十月不回家,老婆懷孕不知道,回來就大吼地讓別人迎接自己的男人嗎?你周凡還是我兒子嗎?我兒子有你這么賤嗎?”

  “老爹啊,你就這么損你兒子嗎,我再賤是誰創造出來的?”青年男子苦笑著從地上開始往起來爬,忽然身子一頓,身體便狂喜得難以遏制地顫動起來。

  “老爹,你是說......”“婉兒懷孕十月了,今天到了產期,正在屋里產子呢。你這家伙回來的還真及時呀,快想想給起什么名字呀。”

  話音剛落,一陣嬰兒的大哭聲便響了起來,中年男人臉上升起了笑容,青年男子高興得又“誒呦”摔在了地上。

  “你個丟人貨,又丟你老子的人,看老子......”中年男人笑著的臉又陰了下來,厲聲喝道,但話沒講完,青年便遠逃而去,說:

  “老爹,這一聽就是個帶把的。”

  “廢話,你出生時的聲音與這一模一樣,更何況你也不看看你是誰的兒子,是別人的有這能力嗎?”中年男人大笑道。

  聽到此話,跑步的周凡一個踉蹌又差點摔在地上,中年男人也感到了一絲不對,臉紅的尷尬地訕笑幾聲,便向嬰兒哭啼聲傳來之地奔去。

  “老婆!”周凡來到房里激動的喊到。忽然覺得身上涼颼颼的,往床上看去,一美麗女子幽怨地看著他,搞得他十分尷尬,小聲問道:“我兒子呢?”

  “你還知道你有兒子!”婉兒吼道。

  周凡連忙放下身上之劍,好言好語勸告起來。

  此刻,屋里誰也沒有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從寬刃大劍劍柄的紫紅玉珠中,散播開來,將襁褓中的嬰兒包裹了起來,從上到下的將其看透了過去。

  “看來感覺對了,這就是仙魔之體,且根骨奇佳,就是不知悟性如何。”玉珠中有聲音喃喃道。

  襁褓中的嬰兒忽然笑了起來,讓那本就沒專心哄婉兒的周凡一個激靈。隨后便恍然大悟般的抱起了嬰兒,高興地哈哈大笑。

  忽然,嬰兒不見了,中年男人的聲音從邊上傳來:

  “哄你媳婦去,孫子老子看。”“不行,那是我兒子。”“你是我兒子,兒子就得聽老子的。”

  “你剛才怎么沒說他是你兒子?周仁,又皮松了是不?”一道女聲響起。

  “娘,你得給兒做主啊,我爹不認我,變著法說我不是他親生的。”聽到這個聲音后,周凡立馬變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起“原因”。

  “臭小子亂講什么呢?”周仁焦急了起來,“唐蘭,你不會信他的,對嗎?”

  “剛才的話我聽到了”唐蘭瞥了一眼周仁,“我等下再跟你算賬。”

  婉兒也便順以此原諒了周凡。

  “哇啊~~~”嬰兒又哭了,可誰也沒感到,又一道無形的力量掃過了他們。

  “我去”玉珠中的人道,“這才多長時間,把魂力練了出來還給我反了一擊,這悟性和修煉速度,太快了吧。”

  此人看向嬰兒的目光中,多了欣賞,但又有一絲沉思。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我就先封印你仙魔之體六年,即六年無法修行,就當磨練心志了吧。”話落,便雙手打出了一道道印節,無形力量再現,封印了嬰兒的不凡之處,也確定了一個神話的誕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