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1:2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召喚成仙
  4. 01我的系統最坑爹

01我的系統最坑爹

更新于:2018-03-16 10:44:43 字數:2798

  。一個小時之前,王鵬,對就是這個中二青年,冒著客廳沒暖氣,凍得要死的危險打開了筆記本瀏覽著各種貼吧大神新聞,手指已經凍得發紅,他仍然那這鼠標點擊,正在這時候一則綠色標題帖子深深吸引住了他,標題為本人乃是磚家萬小三會算命,本來這種帖子一定是水帖子,可是卻有500000多個贊,這不科學,所以點開了一看,然后就悲劇了。

  -------------------------------------------------------------------------

  醒來的時候,王鵬環顧了一下四周,茂密的叢林,上面的葉子上還有著幾滴露珠正滴答滴答落在地下,王鵬用手打了自己一拳,很疼不是在做夢,慢慢的站了起來,看了一下自己的穿著,仍然是穿著上身羽絨服,下半身運動褲,不由感嘆著自己竟然尼瑪穿越了,地點不知道,金手指沒有,還沒魂穿,嬰兒穿,在一片哀嘆中,又重新振作起來,那一片葉子,接住了一些露珠然后喝了下去,然后看了一下四周的樹,密密麻麻根本連陽光都見不到,王鵬在這片林中走了半天也沒走出去,已經累得不行了,只能找了一顆大樹,背靠著大樹休息,他閉著眼,左手抓來一個草叢里的草根放在了嘴里,看了一眼上面的巨大灌木沉思著,“自己既然來了抱怨也沒用,歸根結底不該手殘點那個帖子,說不定點帖子人都穿越了,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畢竟人在這時候都是有些自私的,所以王鵬才會這樣想。就在王鵬沉思快要睡著的時候,遠方傳來了一絲草叢抖動的聲音,王鵬立即一個翻身跳了起來,躲在了樹林后面,一只不知名生物慢慢的爬了出來,模樣跟狗一樣,他用鼻子嗅了嗅,然后離開了,王鵬用手擦了把冷汗,一屁股坐在了那里,半天沒有站起來,因為這里隨時都有可能有危險。

  就在這時候遠方傳來了一陣打斗的聲音,王鵬聽聲音是人類發出來的,于是氣喘吁吁的跑了出去,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當王鵬看到了打斗的人的時候,目瞪口呆,趕緊躲了起來,兩名身穿黑色道袍的男子手里拿著拐杖,拐杖上面散發著綠色光芒,兩人面容根本看不清楚。

  另一邊則是一名女子,身穿一身紫色的衣服,手里拿著一把寶劍,面貌十分好看,但是則是這女子,滿臉痛苦,手里還緊握著寶劍指著對面兩個黑色道袍男子。一名黑色道袍男子,發出了沙啞的聲音說道“周俠女我是看你師父的面子,還不快把寶物交出來,難道非得毒素發作,讓我們去取嗎”,然后他轉頭對另一名道袍男子說“阿弟你去他后面,我就不信了她的寶物就那么多,等到毒素發作我們就可以一睹女俠的。。”然后一陣沙啞的狂笑,那聲音就跟枯枝打著落葉聲音一樣。王鵬在另一邊思考著“自己會不會被他們發現,不過看樣子那兩人只顧著對付那名姓周的女子了,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救那名女子,如果救自己實力不夠上去就是送死,不救說不定自己真出不去了”。

  周女俠滿臉掙扎怒道“邪教賊子我與你們勢不兩立,豈能。。”說著握住劍那只手已經支撐不住放在了地上,單膝著地對視著兩人。那名拿阿弟的男子一陣苦笑,舉起了手中的拐杖說道“說我們是邪教,你們正派又何嘗不是邪教,打著正教名義殘害同門,欺師滅祖,那一樣少的了你們,我們原來也是正派人士,還不是被你們迫害加入了魔教,在我看來根本沒有正邪之分”。姓周女子看著兩人似乎思索著什么然后一只手偷偷摸到了一只口袋上面,那名道袍男子一看不好,拐杖上面一道綠色光芒擊中了女子的手,女子吃痛將手縮了回來。道袍男子說“我倒是小看了你,看來你還有些本事,本來相等春毒發作享受你一下,再把你殺掉奪取你的寶物,看來不能留你了”轉頭喊道“阿弟動手”!兩人同時舉起了拐杖,正在這時候女子看了一眼那邊樹后面有人于是說“哪位道友在樹后面,可否相救,必有重謝”這女子這時候只想自己逃命,難顧的別人死活,因為自己一死地位名號什么都沒了,更何況死道友而不死貧道!

  王鵬聽完后一陣暗罵“還女俠呢?果然歹毒想要拖上我,看來是想跑是跑不掉了,于是慢慢的走了出來,說道無量天尊”。

  兩名道袍男子看了一眼王鵬,驚訝他這身穿著暗自傳音道“此人沒有任何的外力波動,難道是凡人?不可能凡人怎么會穿著這么古怪。難道是高人?不可能這么年輕”打定主意兩人決定先探一探他的來歷,于是叫阿弟道袍男子說“道友此事與你無關,我兩可給你靈石一袋,你可離開”!這話有兩層意思,一是表名,你別來插手我們的事情,我們也不會跟你為敵,二是,看看他是不是為了寶物而來。王鵬笑了笑心里想到“如果自己要了這個袋子說不定里面有飛鏢什么的,打開后小命就完蛋了,并且萬一被發現可是死路一條”,于是面帶笑容說“家師乃是上仙太上老君,可否給家師一個面子,放過此人”!兩人一聽,頓時覺得沒聽說過,于是后退幾步一只手伸進了口袋說“道友,此人剛才還想要害你,你還救她,不如寶物我們三個一同平分”。王鵬一聽頓時思索著,看他們將手放在了后面樣子,似乎想要殺自己滅口,頓時一陣冷汗,這時候那名姓周女子滿臉色發紅說“道友不要聽信邪門話,他們的話不可信啊,不如你殺了他們寶物我分給你一半”。

  王鵬頓時滿臉苦笑“這女子心太毒害我,虧我還想救他”于是想了想說道“小道迷失在這叢林之中,不如你們給我一份地圖,給一些靈石,我領你們個情誰也不干涉,不過如果你們在袋子里面設下機關,那我就得管一管了”故意將管一管三個字說的很大,王鵬現在并不想干涉他們的事情了,考慮如何離開這里,地圖像他們這樣人一定會帶,靈石看來就是貨幣了,至于寶物自己沒那個實力也就不要去想了,小命要緊。

  姓周女子一聽咬牙切齒說“你這人好卑鄙”!兩名道袍男子一聽于是心領神會拋出一個靈石袋子說“里面有地圖和靈石兩袋,道友請笑納”。王鵬點點頭,故意小心翼翼打開看了一眼,果然沒有機關。這兩名道袍男子是不知道王鵬底細跟實力害怕才沒有放置機關的。王鵬點點頭離開說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等王鵬離開的時候,傳來了一陣女子悲憤聲音,然后一陣爆炸,女子眼看自己撐不住了,就引爆了自己的內丹與兩人同歸于盡求得落個好名聲。王鵬已經走遠聽聞爆炸,回頭看了看,又跑了回去,看見地面上面只有一些尸體灰燼,再看那名女子早已經成為粉末,不由說道“我雖然是宅男但也知道紅粉骷髏啊,幸好自己走遠了,如果跟他們兩個一塊的話,這爆炸不死定了”王鵬在土里找著什么,一快七彩石頭被王鵬翻找著,找了出來,“看來寶物就是這個”王鵬自言自語說道,然后快速離開。王鵬此次回來冒著極大的危險,且不說叢林里獸類會不會被爆炸吸引過來,光是女子爆炸會不會引來其他修道者就夠王鵬喝一壺的了,還好獸類正在那邊選拔王獸呢,修道者此時正在某國家選駙馬打擂臺呢,兩邊都沒空管,并且此次回來寶物會不會被爆炸炸掉還另外一說,王鵬就是估計女子會把寶物藏起來不會被爆炸,炸沒了才回來的,而其他東西全炸沒了,這更加讓讓王鵬肯定這寶物來歷不簡單,對于女子爆炸,王鵬總是冷汗連連。這時候王鵬正走在一條河邊,一陣聲音說道“系統開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