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6:4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石緣之身死劫
  4. 第二章 傳承

第二章 傳承

更新于:2018-03-18 11:54:24 字數:2892

  張強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只記得,自己被一道頭頂天空的漆黑裂縫吞噬。”

  “此時,他的雙眼還在緊閉著;沉重的眼皮,阻礙著他要睜開眼眉的力氣,使得他無法將雙眼睜開。”

  “眼前一道光亮,出現在張強沒有睜開雙眼的眼前。使得他不確定這道白色的亮光是在他的腦海之中亮起,還是在他的眼前亮起。”

  白色的亮光由一縷變成了龐大的光柱,再然后充斥了整片的天空。

  “眼前盡是白亮,但不刺眼的光。”

  一道人影在光中浮現,他白須白發白眉,面容和藹但不失威嚴,雙眼堅定嚴厲但釋放著寬容。

  他身穿著一件灰白相間的古代衣衫,長發留落背后,袖口寬大,頭上插著一根古樸的木簪。

  “張強很想說:你是誰。”但卻,發現自己好像喪失了說話的能力一般;就好象是嘴沒有長在自己的身上一樣。這讓他很是難受。

  “封神之后:我姜子牙留有傳承。”

  眼前老者突一下開口道。

  “將張強下了一大跳。”封神、姜子牙...?這頭一句話便將天不怕地不怕但遵紀守法的他給鎮住了。

  可這還沒等張強轉過彎來,第二句話襲來:世人都知我姜子牙愿者上鉤,可這次老夫反其道行之。

  “武王伐紂,吾助其以謀。”

  謀者:不因以常規論勝敗,思慮周全者可攻守兼備,水滴穿石非一日之功,天地化萬物以‘五行‘輪回,日月升落四季常在,以小見大,以宏觀微,天者:高,監管也,需有威嚴,視萬物為狗虐,明察秋毫,不徇私,恩澤天下。

  地者:廣博也,能載萬物,承生固根,鋪輪回、疏運轉。

  人者:求存也,擇食以補自身。

  此三者同存同亡,各司其職,又互相關聯;

  三者之妙非神機不可察,非天定不可謀,損其一者“天地存亡”。

  “吾以此觀之天地人三勢,以三才陣推演天下萬事,又豈能弱于乎三皇時代的伏羲八卦推演之法?”

  “因此,吾可助武王伐紂。”

  何奈,天下太平,眾神歸位,吾發下宏愿守護國家棟梁之才后,竟然,無能找到一個逞心如意的傳承者。

  將我之所學一身盡數傳授。

  吾潛心推演,算到末法時代將要到來,天道蒙蔽,靈氣將會拙見枯竭十不存一。

  因此人世間生靈仙資將再也不會重現封神之前的高度,此后隨著時間的推長,世間生靈修仙資質問題還會逐漸的加重。

  長此以往,人間將不會再有飛升成仙者。

  算此。”

  吾已知道重位圣人,為何要將封神提前,為何三清最后要演變成同門相向,為何上清圣人會落的門庭清冷。

  可吾實在是不甘心,我之一身所學可伐紂封神,但至今卻找不到可以傳授之人。

  時間將到。”

  為了不受人間末法時代的影響,所有仙神都將要回到天界,如今只有我等寥寥數位仙家還在人間。

  但也快了。”

  天韋之門將要關閉,一旦天韋之門關閉,天界和人間將徹底斷絕一切聯系。

  “那樣一來。”

  天界唯一通往人間的大門關閉,天人兩界將永遠不能往來,由此人間將不會再有人成仙,天界仙神將永遠不會來到人間。

  我已經感覺的到,吾的修為不進反退,末法已經來臨了,天界要關閉天韋之門,天兵已經下界前來。

  萬幸的是武王的繼承人已將繼位,除了傳承之人吾再沒有遺憾。

  “要走之前留此一石。”

  此石為陰陽二氣凝結,將吾之所學一絲不差留在其中。

  吾雖不是玉清祖師,但也是玉清圣人的親傳弟子,所受之法乃是仙界頂尖之流,又豈能輕傳。

  所以被傳授之人要符合以下幾點:其一,心性良善,并非惡人;其二,生無可戀,心死如灰者;其三,心有蒼龍,有勇氣有毅力者;其四,不傳活人,只傳死人,并且是中年以下者;其五,尊師重道,并且心誠者;其六,非童子之身不傳;其七,不想接受吾之傳承者;其八,沒有學過其他法門者;其九,即便是末法時代但資質依舊讓我滿意者。

  滿其以上九點者:可接受我的傳承。

  “聽到這里。”

  張強真的有點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覺,為什么別人不愿意接受傳承,你就非要給別人。

  真.........

  張強心中的話到一半剎住了,因為對方擁有他不知道的力量,萬一惹得對方不高興,誰知道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他不怕死,不代表他什么也不怕,就算什么也不怕,但他也不會給自己找罪受不是,自己又不知道對方是個什么樣的人,用的那種手段,所以他占時忍了。

  可是接下來的話,卻是把他憋出了內傷。

  這枚陰陽兩儀石,可以將只要是靈魂還沒被滅的人,借助此石之中的陰陽二氣重塑肉胎,并且可以達到肉體重生,還可以保護其靈魂不滅,鬼差不收,不入地獄,不入輪回。

  年輕人,我知你心有死志,不想再活;我用三才陣卦推演過你,知道你此時定是恨我,如果要不是我,你可能現在已將忘記了往事,重新輪回。

  但是老夫試問:有多少人想要你現在的機會,難道以老夫的姜子牙的畢生所學,也難以讓你抬不起頭來活著嗎?

  “聽到這里,張強一愣。”

  老夫之所以要留下傳承,是因為老夫不想畢生所學沒人接程,因為老夫還沒有一個弟子,老夫一生學成下山后鋪周伐商,卻沒有機會收下一名真正的弟子,直到末法來臨已是沒有機會。

  我的傳承雖不可能讓你在末法時代成仙,但亦可以讓你開山立派,這樣我姜子牙在人間界也算是有了香火門庭。

  “傳承不滅。”

  說實話:

  張強心動了;之前不想活著,是因為生活的壓力,但現在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在黑夜里有著魔力的燈塔,并且這座燈塔觸手可及。

  心一點點的被點亮,好像心里被加滿了汽油,夢想的希望在被點燃著,還像是黎明的旭日,驅散著迷茫。

  與此,心中還懷著一絲絲的盼頭和渴望,他想再一次的流下淚水,那是生命崛起的淚水,他不嫌丟人,可是此時他沒有淚水。

  “因為,他也不知道啊!”現在說不得,動不得,也哭不得。

  一切的一切再不是夢想與妄想,“難道,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張強此時,下意識的想要問眼前的老者:“你沒有騙我,你說的是真的?”

  可話到嘴邊才發現,自己忘了;“他此時此刻,沒有了說出聲的能力。”

  張強雙眼盯著,眼前在白亮光芒中浮現的老者;看到老者好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老者。”

  不!

  應該說是姜子牙,或者是姜太公更為貼切。

  說道:既然你已心中重喚生機,這道魂影也已經到了他該發揮作用的時候了,你且需忍耐一下,不必驚慌。

  “說著,便將他白色的胡子拿手捋了一下;然后對張強開口提醒道:準備好我開始了。”

  “待姜子牙的魂影提醒了張強后,張強只見到,姜子牙化作一縷手指粗細的白芒,眨眼間,還不待要等他反應,便鉆進了他的眉心深處。”

  “與此同時,”

  張強只覺得,眉心一漲麻,緊接著大腦好似是被注入了什么似的,從內向外加壓。

  就好似是要撐破他的大腦,并且還有無數個像蛇一般游走的能量,硬生生的撐拖開他的腦神經。

  “大腦脆弱,并且敏感”

  瞬間的疼痛沖擊,差點將他打入地獄痛的瘋掉,生不如死,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時的感受。

  他想第一時間,想要大聲喊叫,發泄一下痛感,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哪怕是死了也好。

  可是,他發不出聲,他想打滾身體動不了。

  這種瞬間的沖擊讓他的思想立馬極端起來,他瘋了!他想不顧一切的殺了自己,無法忍耐這是非人的折磨。

  可是,他除了接受這種極端的痛外,身體的一切都不屬于他的,他連放棄掙扎的權利都沒有。

  終于,眼前一黑............。。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