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2: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最牛神
  4. 第一章 成牛

第一章 成牛

更新于:2018-03-16 13:03:24 字數:3316

  子夜時分。

  老山中,寒鴉不語,西風正緊。

  背上一個布袋,袋里有糯米、墨斗線、驢蹄子、黑狗血、蔥姜蒜等一應辟邪之物,胳膊上纏著一捆繩索,手中一把古怪的小鏟,年方二八的劉川越想越覺得不對,緊走了幾步,跟上前面那個比他背的東西還多的人:“二叔,你這到底做的是什么買賣,大半夜把我領到這黑山里來了,怪嚇人的?”

  “川的,咱們可是親叔侄兒,你用你那腳趾頭想想二叔能害你嗎?小聲點,跟著我走啊!”劉大成緊了緊身上的裝備,繼續向前。

  “二叔,你再不說我就回去了啊?”劉川不走了,用手電照著找了塊干凈地方,坐下來準備歇歇。

  其實,他是想聽真話,家里的親戚長輩都說二叔不務正業,自己不能被他帶壞了。

  劉大成趕忙折了回來,伸手就去拽劉川的耳朵:“嘿,你個小兔崽子,跟二叔出來干點事業就這么不聽使喚啊,忘了二叔給你錢花幫你干架的時候了?快起來走,這眼看就到地方了……到地方,我再跟你說行不行?”

  “你說的啊!”劉川這才爬起來了,收拾了一下,跟著二叔繼續往深山里摸,七轉八轉地又走了三里地,總算是到地方了,這里,還有二叔做的標記,一棵光禿禿的樹杈上掛著一塊白色的毛巾,正在暗夜中隨風飄蕩著那。

  這要是別人誤打誤撞看見了,還不得嚇出尿來?

  劉大成倒是沒一點忌諱,快步地走到樹杈前,左右轉著踅摸好一個方向,大跨步走了一條直線,到一塊空地上停下來了,卸下了身上的裝備,又接起了一根長管,隨后開始在地上打洞:“川的,你看什么那,快過來幫忙,這還真是個力氣活……”

  劉闖過來了,但沒有一點要幫忙的意思:“二叔,現在該跟我說說了吧,你大半夜帶著我跑到這深山里來打洞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看侄子那眼神,劉大成的眼珠子提溜轉了一圈,隨后,就高深莫測地笑了:“川的,二叔不怪你,誰讓二叔干的這份差事不能跟家人說呢,還得讓你爸他們誤解成不務正業,哎!這里也沒第三個人,二叔就跟你說了吧,其實,二叔是國家特聘的‘天象檢測員’,你可不能告訴別人,不然,有保密條例會處置你二叔的!”

  “啥?天象檢測員?弄天氣預報的嗎?干這個都得晚上出來么……”劉川涉世未深,還真被唬了一下。

  “狗屁天氣預報……”劉大成急的直瞪眼,很快,又深沉起來了:“川的,還記得年前二叔拜的那個師父嗎?”

  “被我爺爺打出去的那個?”劉川記得。

  “怎么說話那,那是我師父!老爺子是不知道我師父的厲害,我師父那道行高了去啦,這么說吧,天上地下、飛蟲走獸、兇吉禍福、招財解難沒有我師父不會的,這不,我就學到了我師父三成道行,就被國家特聘了!”劉大成還真能吹。

  “國家聘你干什么?”劉川就知道縣長的官不小,聽二叔這意思,他比縣長大不少級呢,不像啊,再說了,國家特聘的都在夜里偷偷摸摸地活動?

  “不是跟你說了嗎,天象檢測啊,就是我要夜觀天象,推算咱們國家這一片地的兇吉禍福、未來走向,這可是大事,一點也馬虎不得!”劉大成還真抬頭看了看天,天上烏云一片,剛好把這片遮住了。

  “那你在地上打洞干什么?”劉川也不懂這些,還真有點信了。

  “二叔要布一個‘九曲黃河大陣’,扭轉一方乾坤,不然,咱們縣里的百姓都要大禍臨頭了,時辰快到了,干活!”劉大成繼續打洞,劉川也上來幫忙,被二叔的大義凜然都帶的興奮不已了。

  地上的洞打好以后,劉大成就示意劉川后退,從他背來的包里掏出了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黃饃饃’,小心翼翼地續進了洞里,而后,點燃那根引線,滋滋一陣,從地下就傳來一陣悶響,震的兩個人都晃了一下!

  不等火藥味消散,劉大成就湊上來了,抬手在被炸出的腰身粗的洞口上試了試,就帶著劉川到一邊準備去了,半個小時過后,洞里就續下了一根繩子,劉大成要下去了:“川的,你在這里等著啊,二叔一會兒急回來!”

  “不,我要跟你一起下去,這里太嚇人!”劉川是真不敢獨自在上面呆著,也更想下去看看,搗鼓了這一會,他已經猜出二叔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了,繼而,他就想參與進來了,干壞事多有意思!

  “那好,反正二叔是早晚要教你這門手藝的,來吧……”兩個人拉著繩索一起下了盜洞,在墓道里轉了不到三分鐘,劉川的臉色就白了,他知道三叔是在干什么了,盜墓。

  驚懼過后是惶恐,惶恐過后是不安,不安之后就是隱隱的興奮了,以前光看小說上寫的玄妙了,自己親身經歷這么一次才是真爽,只不過,抬起棺材蓋的時候劉川是閉著眼睛的,沒敢看。

  二叔是個老手,不一會兒就把東西倒騰出來了,劉川一直在欣賞著這一件件‘勝利果實’,突然,臉色就變的煞白了,指著一塊雙面雕花的玉佩后退了幾步,哆嗦一陣,才說出話來了:“二叔,那……那上面的東西會動?!”

  “別瞎說!”劉大成的臉色也不好看,但順手就把那快玉佩抄起來了,遞給了劉川:“拿好了,仔細看看,什么會動啊,再瞎說我可揍你!在咱們這一行里,第一次抓了東西叫‘沾手’,沾手的東西卻不一定是你的,不過,咱們是叔侄兒……”

  劉大成一邊裝東西一邊講著行里的規矩,而劉川可是一動也不敢動了,這次看的更仔細,玉佩上的一鳥一獸真的在動,好像還有流光溢出……

  “轟隆……!”

  整個墓穴都為之一震,隨后,這間墓室里就搖晃不止了,腳下斷空沙流,兩側暗器不斷,頂上巨石砸落,劉大成剛剛起身,墓室門就被一塊斷龍石封死了,待他沖到劉川近前,橫死即在頃刻!

  “我操……川的,咱爺倆可能出不去了,情況緊急,廢話我就不說了!你聽著,劉家的爺們,都得站著死,而且咱爺倆,就是舍命不舍財的主兒,到手的東西再想讓我們還回去,沒門!你把那東西給我摔了,我也摔了這些!”劉大成甩手就把他手里的一包東西扔出去了,剛好被一塊巨石砸中,粉碎。

  “二叔,它們真的會。”劉川的話還沒說完,叔侄倆就被自墓室頂上掉落的一方萬斤橫梁砸中了,兩人雙雙斃命,不過,在劉川被砸中之前,是有兩道‘赤炎火靈’穿進了他的身體的……

  霎時間,乾坤扭轉,時光倒穿,昏昏沉沉的劉川只覺被什么東西帶著,飛不盡云山霧海,越不窮萬水千山……待一切塵埃落定時,他已經到了一個神奇莫名的世界!

  “二叔!!!”

  鳳麟靈山脈西側,嘎嘎山腰,燒火洞中,重生而來的劉川猛然坐起,嗚嗷怪叫一聲,驚醒了洞中數十靈獸!

  一個半人半馬的靈獸率先湊了上來,目光懇切地望著劉川,慌忙問道:“四哥,你怎么啦,四哥!?”

  “四哥,你怎么啦……”隨即又湊上來一群豬妖羊怪,都急急地問著。

  “……”

  望著它們,劉川的腦子是一陣短路,思量了好一陣,才突然想明白了:“敢問各位鬼差,你們知不知道我二叔到哪里去了,我們不是一起來的嗎,也應該在一起被審吧?”

  他以為,這是到了陰曹地府了!

  問話的時候,劉川有些疑惑的是,領頭的鬼差怎么只有‘馬面’一個?想想又釋然了,就自己和二叔兩個鬼魂,人家來一個馬面和這些小鬼就已經夠給面子的了,牛頭大鬼估計是忙著收別的鬼魂去了。

  “……”圍上來的靈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四哥,您沒事吧?是做惡夢了,還是得了什么怪病了?”問完這兩句,馬面又低低問了一句:“是不是二大王又給您使什么陰招了?”

  “二大王……不是,我是想問問你們,我二叔在哪里,我和我二叔不是一塊來的么,應該……”四處望著,劉川又發覺了不對,這里不像是什么陰曹地府,而更像是一個山洞,里側有滴水,外側有亮光,石壁上四處插著火把,左邊配室里有些古怪的炊具,右邊配室里擺著一些兵器,后邊還有一個洞口,這是什么地方!?

  “四哥,您這都是替兄弟們受的苦啊,一定又是二大王使得壞,兄弟們,我們一起去找大王,為四哥討回公道,跟我走!”馬面一呼百應,眾兄弟都要跟著他去見大王,為四哥討回公道。

  “等一下,你們先等一下……”別的不清楚,關于二大王的這點事劉川還是聽明白了的,自己什么時候惹著它了,它又怎么讓自己受苦了,它們不是弄錯了……還是先把它們攔住的好!

  馬面又帶著眾兄弟回來了,看到‘四哥’那般神色,都不再咋呼了,過一陣,馬面過去端過來一個粗糙大盆:“四哥,您先洗把臉吧……您說怎么辦,我們都聽你,反了我們也跟著!”

  望著水中的那個倒影,劉川一點點傻了,自己分明就成了地府里的那個牛頭怪物?!

  “四哥?”馬面又叫一聲。

  “砰!”劉川抱著盆兒摔過去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