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0:1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愛上死神之刃
  4. 第一章 初遇

第一章 初遇

更新于:2018-03-17 17:07:54 字數:3268

  第一章初遇

  CD飛往CZ的客機緩緩地降落在CZ奔牛機場。

  不一會兒,一個背著黑色書包踏著猥瑣步子的青年,慢慢的出現在機場門口。青年來到一輛的士前,臉上露出糾結的神色。

  “你到底坐不坐啊?不坐的話趕緊讓后面的人。”的士司機看著青年在那里躊躇,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青年抬頭看了一眼的士司機,掏出一部過時的蘋果手機看了看時間,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嘆了一口氣,便對的士司機搖了搖頭,讓出了自己的位置……

  奔牛機場開往市區的大巴上,青年雙眼毫無焦距的看著車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等青年回過神來的時候,大巴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青年再次露出一臉糾結的神色。

  “TMD這不是純粹找罪受嘛!”青年腦海里突然冒出這么一個念頭。

  車水馬龍在眼前川流不息,晃得青年一陣頭暈。面對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青年不知道應該用什么話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飯是要吃的,路始終是要走的!在馬路邊上矗立了一刻鐘的青年,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才從褲兜里掏出他那已經過時的蘋果手機。

  科技發達了就是好!這不,即使是路癡,只要懂科技,就能找到回家的路,媽媽再也不用擔心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看著手機上的地圖,青年穿過一條條的馬路,終于來到了一個公交站臺。不知是終于找到了回家的路,還是因為懂得了如何使用高科技,青年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微笑。

  “咕咕!!”微笑剛剛浮在臉上,肚子的抗議讓青年頓時臉上一僵。這時候青年才想起,自己貌似還沒有吃早飯。

  也不能說沒有吃早飯,飛機上是有供應早餐的。可是對青年來說,飛機上供應的早餐還不夠他塞牙縫的,最多也就吃了個一成飽的一半。

  “忍忍吧!很快就能有大餐吃了。”青年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自我安慰道。

  公交車在青年翹首以盼的目光中,艱難的來到了他的面前。

  看著車內擁擠的環境,青年皺了皺眉頭,還是擠了進去。如果換做是另一個時候,看著如此擁擠的公交車,青年肯定會興奮異常,畢竟這是一個純天然占便宜的好場所。

  只是此時此刻,青年卻沒有那個心思。肚子的抗議,再加上舟車勞頓,讓青年整個人都萎靡不振,就好像一晚上擼了七八次一樣。

  忍著想吐的感覺,公交車終于來到了青年想要到達的目的地。

  下了車,青年深深的吸了一口含著大量粉塵的空氣。這才轉頭看向前面這條長達五百米的公路。

  “MD為毛就沒有直達小鎮的公交車呢?老子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坐車還要轉車。”看著眼前這條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公路,青年不滿的悱惻了一番。

  踏著沉重的步子,青年無精打采的來到開往小鎮的公交站臺前。

  突然,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了青年的視線里。看著這個身影,青年猶如打了雞血似的,頓時來了精神。

  身高!嗯,打個九十分。身材!有點偏瘦,骨感美!嗯,打個八十分吧!胸部小了點,只能勉強及格。長發披肩,是自己喜歡的發飾,給個七十分應該沒有問題。青年一邊朝著靚麗身影靠去,一邊對著靚麗身影品頭論足。

  就是不知道長什么樣子?看著靚麗身影的側面,青年很想一探究竟。只是作為一個資深的宅男外加猥瑣,青年卻是沒有那個膽量。

  “轉過來!轉過來!”青年倚靠在公交站臺旁邊的柱子上,看著不遠處在那里玩自拍的靚麗身影,不斷地對著上蒼祈求道。

  不知是上蒼接受了青年的祈求,還是靚麗身影感覺那個方向的自拍已經沒有新鮮感了。靚麗身影竟然朝著青年緩緩地轉過身來。

  “靠!零分!”看著那張稚嫩中帶著娃娃氣的臉龐,青年頓時叫罵了出來。同時,一抹郁悶之色在其臉上浮現了出來。

  雖然那張臉龐是那樣的青春靚麗,但其稚嫩之色卻破壞了她在青年眼中的美好形象。

  “老子好歹也是奔三的人了,怎么可能去搭訕未成年少女。那不是摧殘祖國的花骨朵嗎。自己雖然猥瑣下流,但還是有節操的。”青年心里一陣悱惻。至于他說的究竟是不是事實,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整個公交站臺除了兩人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身影了。青年想要找點什么東西來轉移注意力都不行,只能無奈的看著未成年女孩的自拍,以此來打發無聊的等公交時間。

  開往小鎮的公交車終于來到了站臺前。青年拍了拍身上因為靠著柱子而沾染的灰塵,看了一眼未成年少女,便轉身上了公交車。

  看著空蕩蕩的車廂,青年略感意外。隨后投了一塊錢硬幣,便隨意在前排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坐下。

  “那個……我沒有零錢,你這里能找開嗎?”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在青年剛坐下便傳進了他的耳朵里。

  是她?青年意外的朝車門看了一眼,發現竟然是那個愛自拍的未成年少女。

  “沒有零錢?我這里不能找零,要不你找人換換?”公交車司機看著未成年少女,對著車廂內指了指說道。

  未成年少女聽了司機的話,轉身看向車廂內唯一的一個人。

  “吶!我這里有一塊錢!”沒等未成年少女說話,青年便從身上摸出一塊褶皺的紙幣,朝未成年少女遞了過去。

  “我跟你換!”未成年少女有點不好意思的接過一塊錢,隨后便遞上了一張十元的票子。

  咦?一塊換十塊?挺劃算的嘛。青年如是想到。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未成年少女的話肯定不是青年想的那樣。

  “不用了!反正那一塊錢也是我撿到的。再說,我也沒有零錢跟你換。”青年擺了擺手,裝出一副很大度的樣子說道。

  “要不,我微信轉你?”未成年少女說著便坐到了青年的旁邊。

  見未成年少女已經坐下,公交車司機笑了笑,便緩緩地開動了開往春天的公交車。

  聽了未成年少女的話,青年的心臟不由得多跳了幾下,不過還是搖了搖頭道:“真的不用了,反正那一塊錢也是撿來的。”

  青年說完便轉頭看向窗外。

  見眼前的大叔不愿搭理自己,未成年少女也只能偃旗息鼓。如果青年知道自己在未成年少女的心中變成了大叔,肯定要吐槽一番。

  看著車窗外,飛逝的景色,青年突然想起了什么,迅速的從褲兜里掏出那過時的蘋果手機,找了一個電話號碼便撥打了過去。

  “喂!是我!起床沒有?”電話剛響了兩聲,便接通了,不等對方說話,青年便迫不及待的說道。

  “艸!不看看現在幾點了?還睡?你當我是豬啊?你龜兒子還沒有到?老子肚皮都餓趴了。”電話那頭傳來一陣不滿的叫罵聲。

  “嘿嘿!!你出來嘛,我已經在車上了,哈兒就到。”青年說完不等對方回答,便掛了電話。

  “嗯?你盯著我干嘛?”掛了電話,青年發現未成年少女竟然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臉上還露出欣喜的神色。

  “你是SC的?”未成年少女少女看著青年趕緊問道。

  “啊?我是SC的!”青年這才恍然,剛剛可能是自己打電話說方言,未成年少女聽到了才有此一問。

  聽到青年的回答,未成年少女臉上的笑容更甚了,“我也是SC的!我是巴中的,你呢?”

  聽了未成年少女的話,青年也很是意外。他鄉遇故知,天涯若比鄰!青年腦海里冒出這么一段話,至于對不對那就不是他所關心的了。

  “我是內江的!”青年看著一臉雀躍的未成年少女,笑了笑說道。

  “內江?沒有聽說過。”未成年少女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的說道。

  “自貢旁邊!”青年又說了一個地方。

  “哈!自貢我知道。那邊有好多寫書的。”似乎是終于知道一個地方了,未成年少女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嘿嘿!我也寫書!”青年似乎是被未成年少女的笑容給感染了,不假思索的脫口道。

  “咦?你也寫書?那你認識敬明嗎?”未成年少女聽了青年的話,兩眼放光的問道。

  “敬明?哪個敬明?”青年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問道。他不過是一個打醬油的小說家,哪認識什么同行啊。

  “就是大時代的那個啊!”未成年少女見青年似乎真不知道,便解釋道。

  “哦!是他啊!這個我知道。不過不認識。”青年訕訕的笑著說道。

  之后兩人便有聊無聊的說些沒有營養的話。

  時間就像一個無情的**,飛快的流逝著,毫不在意別人的感受。

  “你有微信或者QQ嗎?”未成年少女看了一眼窗外,對青年說道。

  “有!怎么了?”青年不解的看著未成年少女。

  “那我們加微信吧!我一會兒就要下車了,我們以后再聊。我叫孫鳳,你叫什么名字啊?”孫鳳期待的看著青年,生怕他不同意似的。

  “我叫明雨!”青年也就是明雨,說完便讓孫鳳掃了二維碼。

  兩人加完微信,相視一笑……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