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4:3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無限之頂級美食家
  4. 第二章 悲慘的故事
  “雙重人格?”鮑勃露出迷茫的表情,他轉頭向迪倫問道:“迪倫你有聽過叫做‘雙重人格’的病嗎?”

  迪倫也很疑惑,搖了搖頭:“不,我沒聽過這種病。”

  林航解釋道:“就是一種精神疾病,可以簡單的理解成一個身體里有兩個不同的意識,擁有著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記憶。換句話說,就是一個身體里面有兩個靈魂,你可以這樣理解。”

  “一個身體里有兩個靈魂?”鮑勃的目光露出敵意,“你是說亡靈侵占了你的身體?”

  “亡靈?這個世界上還有亡靈嗎?”林航頓時對這個世界產生了莫大的興趣,一個存在靈體生命的世界可遠比魔幻世界要有意思的多,也要復雜的多了。

  “雖然我沒見過,但南方那邊經常會傳來一些關于亡靈的傳言。”鮑勃眼中的敵意漸漸散去,轉而變為了更嚴重的疑惑,“你怎么會連亡靈都沒聽過?你這樣的家伙應該比我要更了解這些故事吧。”

  “我這樣的家伙?我到底是什么人?又為什么會被你們關在這里呢?”

  “你是一個吟游詩人啊,克拉克先生。你被關在這里是因為……”鮑勃忽然停下來話語,緊緊皺著眉,“克拉克先生,你到底怎么了?你不可能會忘了自己做了什么。”

  林航歉意的說道:“但是我真的忘了,一點都不記得。如果你方便告訴我,還請你告訴我我到底是誰,這里是哪里,還有等等的很多東西。”

  “克拉克先生,你該不會是因為這兩天的絕食和天氣凍壞了腦子吧。”鮑勃皺著眉看著林航。

  “當然不是了,絕食兩天還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且不說不是林航想要絕食,就算是絕食了兩天頂多也不過是餓暈而已。

  “但是我確實有些變化,你知道,在一些極端的狀況,或者是受到了什么極大刺激的情況下,人會給自己創造出一個‘第二人格’來逃避事實。我就是那個‘第二人格’,但我對于克拉克到底是誰,經歷了什么一點都不清楚,所以還請你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非常感謝。”

  林航態度溫和,語言平穩,表情和善,絲毫看不出說謊的窘迫。

  鮑勃仍然皺著眉,他確實聽過這種病,但這對于他來說就和亡靈一樣,從來都只是聽過,而沒有見過。但林航的神情真的看不出絲毫說謊的跡象,他也沒理由編造這樣一個謊話。眉頭舒展開,鮑勃道:“原來是這樣,那我現在該叫你什么?克萊克?克拉斯?”

  “叫我林航好了。名字只是個代號,就算你繼續叫我克拉克也沒什么問題的。”林航微笑著答道,他知道鮑勃已經完全相信了他。

  “那好吧,林航先生,真是個奇怪的名字。”鮑勃笑了笑,神情變得有些沉重,“林航先生,你真的想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事嗎?我覺得我們沒必要再去議論那件事了,這是為了你好。”

  “那你可以告訴我一些其他的事,比如我來自哪,我的父母是誰,我的職業是什么。”林航沒有逼迫鮑勃,換了個話題。

  鮑勃松了口氣,回道:“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了。你來自瓦康多,一個美麗的小鎮。你的父親是鎮上勤勞的木匠,你的母親是來自王都的一位貴族小姐。你的職業是……你是一個吟游詩人。是一位很優秀的,很受大家喜愛的頂級吟游詩人。”

  鮑勃在說完克拉克的身份后刻意加上了后面那句話,可以看出他對于林航是非常尊敬的。

  但他卻絲毫沒有把林航放出來的意思。

  “吟游詩人嗎?那我為什么會被你們關起來呢?”林航問道。

  “這——”鮑勃猶豫著看了看林航,最后還是說道:“因為你殺了人。你殺了弗洛德公爵的長子,我們負責將你送到王都。這里是費赫德,一個靠近冰霜大峽谷的邊緣城市。再往北就是北地大草原,獸人的領地。我們得穿過冰霜大峽谷才能到回到正確的路上。最近這兩天就會出發,撒切爾隊長現在要在這里處理一些事。”

  “我應該不只是殺了弗洛德公爵的長子吧,陪他一起死的是不是還有一個姑娘?”林航微笑著問道。

  鮑勃面色一變:“你……你在說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簡單的邏輯,鮑勃。”林航的神情仍然像平常一樣,很友好,“你說我母親是一個貴族小姐,我父親是一個木匠。為什么一個木匠能娶到一個從王都來的貴族小姐?因為他以前不是個木匠,他是一個吟游詩人,因此才會靠著花言巧語,或者是愛情之類的東西取得一個貴族小姐的歡心。他把自己的經驗教給了我,所以我才會是‘頂級吟游詩人’,不然一個來自鄉下的小子是憑什么讓大家都尊敬他的呢?”

  “可就算是這樣,你是怎么知道你殺的不只是弗洛德公爵之子的?”鮑勃不解的看著林航。

  鮑勃和迪倫的內心都不平靜,林航卻一直是不急不躁的狀態,情緒非常穩定。

  “你見我沒有逼問你到底發生了什么的時候松了口氣。我有注意到,你是在我說完之后才放松的。”林航說道。

  “可是這又能代表什么呢?”鮑勃更加不解了。

  “這說明你很在意我問你的問題,因為我的問題很可能會和‘那件事’有所關聯。先想想我可能會問什么?我可能會問和我有關的事情,可能是家人,朋友,職業,妻子。那我問了什么?我問了家人,問了職業,問了我的家鄉。這就說明這些東西里面沒有你在意的問題,那剩下的我可能會問但沒問的問題還有什么呢?最有可能的就是我的妻子了。”

  “可是這些仍然不能讓你猜到真相啊。”鮑勃皺著眉。

  盡管林航認為他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但兩人還是不明白。他的情緒沒有波動,仍舊溫和的解釋道:“我為什么會殺弗洛德公爵的兒子呢?這是很關鍵的問題,我一個來自鄉下的吟游詩人,為什么要去殺一個公爵的兒子?我腦子有問題嗎?能促使我對一個公爵的長子產生殺意,并且付諸行動的,就只有仇恨了。恕我愚鈍,我真不知道殺一個公爵的兒子能對一個吟游詩人產生什么利益。那么再聯想到之前的,你所在意的‘我的妻子’,事實不就很清楚了嗎?”

  “我是一個吟游詩人,我和費赫德的某個姑娘戀愛了。但弗洛德公爵也看上了這個姑娘,這個姑娘便和權勢地位更為顯赫的公爵之子混在了一起。而我,一個吟游詩人,就算可以接受‘愛人被霸占’的這種‘凄美故事’,也無法接受心愛之人背叛了自己。于是,稍稍計劃了一番,借著某個機會,用下毒之類比較隱蔽的方法殺了這兩個人。”

  林航臉上的表情仍舊十分平靜,好似這事實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林航先生你真厲害!”迪倫驚嘆道。

  林航笑了笑,向鮑勃問道:“我說的和事實有什么誤差嗎?鮑勃先生。”

  “基本上都說對了,林航先生你真是太厲害了!”鮑勃也對林航十分佩服,“但有一個細節你猜錯了,你并不是用下毒之類比較隱蔽的方法將他們兩個殺掉的。你裝成了豁達,對此事根本不介意的樣子,演技十分逼真,我們所有認識你的人都沒有看出來,其中就也包括弗洛德公爵的兒子和溫妮莎。你把他們兩個約了出來,說是要請他們吃飯祝福他們,然后在食物里下了藥,等他們睡過去之后你悄悄把他們帶到了教堂的地下室。”

  “接著……你把他們肢解成了幾十塊,一塊一塊的掛在了光明神的神像上,把兩個人的頭放在了光明神的肩膀上。”

  林航一怔,有些奇怪的問道:“教堂里沒有神職人員嗎?克拉克又為什么要瀆神呢?”

  “費赫德的人不信仰神靈,那里很早就廢棄了,很少有人去。你為什么瀆神我也不知道,我沒法搞清楚你的想法。”鮑勃搖了搖頭。

  “之后有人發現他們失蹤了,就去找你。你沒有跑,就坐在自己的房間里,他們問你你就把事情的經過都說了。后來你被關了起來,弗洛德二世身邊的人用魔法匯報給了弗洛德公爵,他要親自處置你。再后來就雇傭了我們——撒切爾傭兵團的人把你押解到王都。”

  “弗洛德公爵二世身邊的下人為什么不押送我?”林航問道。

  鮑勃說道:“他們對地形不了解,而且那些人根本不敢回去,回去也只能是被公爵處死。”

  “那這樣一來公爵的怒火就只能全部發泄在我身上了。”林航注意著鮑勃的表情。

  鮑勃沉默了幾秒,道:“請你原諒我,我們都理解你,我們也很厭惡弗洛德二世和溫妮莎那個女人。但我們還要生活,我們需要錢,我們不能得罪弗洛德公爵。”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