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03:1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魔道玄奇
  4. 第四章 慶宴(一)

第四章 慶宴(一)

更新于:2018-03-14 20:39:40 字數:3031

字體: 字號:
  第二天,天還未大亮,沈府里面就已經開始忙碌,殺豬宰羊,一派喜慶的景象,沈府的每個人均是喜氣洋洋,一片歡騰。

  此時太陽剛剛露出一點面目,卻已將東方的云霞染成紅彤彤一片。此時正值九月天氣,圣羅山中的許多樹木的葉子已經開始變黃,地上成片的野草也漸漸失去了生機,身上的綠衣也已褪去了大半。

  沈飛獨自一個人站在后花園中的涼亭邊上,背負著雙手,晨風將他的一身錦衣吹得獵獵作響,更顯得他瀟灑飄逸,然而他此時的眉頭卻微微皺起,緊緊地盯著東邊那火焰般的紅云。良久,沈飛的身體都沒有動一下,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一絲的變化,仿佛他已經忘記了身邊的一切,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凝思之中。

  突然,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身后傳來,沈飛立時警覺,馬上從沉思當中清醒過來,等聽清楚那熟悉的腳步聲,沈飛不由暗笑自己有點神經過敏。聽到那人進了涼亭,沈飛才轉過身來,粗獷的臉上露出微微的笑容,憐愛地道:“珊妹,早晨風寒露重,你剛剛產后,身體尚虛,怎不在房中多睡一會。”

  來人一身輕羅繡服,寧靜典雅,面容絕美,只是因為產后虛弱,臉上缺少了一絲血色,略顯得蒼白,正是沈飛的夫人蘇珊。蘇珊輕笑道:“飛哥,我哪有那么虛弱,我現在正想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沈飛道:“也好,只是小心別著涼了。”

  蘇珊抿嘴笑道:“不會的,飛哥,你可別忘了,我怎么說也是玄門弟子,有法術護身,區區風寒我還不放在眼里呢。”

  沈飛也笑道:“我倒忘了,夫人也修煉千年,乃是天羅圣母的得意弟子,法力高強,自然不會將風寒放在眼里。”

  蘇珊莞爾一笑,俏皮地道:“好啊,你敢取笑我,誰不知道魔道的大魔王法力精深,要不咱倆比劃比劃,看看誰更厲害?”

  看著蘇珊微嬉笑輕言,一臉嬌羞的可愛樣子,沈飛感覺心里甜絲絲的,道:“那就請夫人多多指教,還望珊妹手下留情才是。”

  兩人嬉笑著打鬧了一陣,沈飛方才拉著蘇珊的手在涼亭中的石凳坐下,蘇珊問道:“飛哥,剛才我見你呆呆地站在這里,不知你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一會,沈飛道:“其實也沒什么,也就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而已。”

  蘇珊道:“其實你也不用瞞我,我知道你是在為昨天兒子出生時的怪事擔心。你表面上裝作渾不在意,只不過是不想讓我擔心罷了,你我夫妻這么多年,你的心事我又怎會看不出來呢。”

  沈飛將蘇珊溫熱的小手緊貼在自己的臉龐,緩緩地撫mo著,對妻子的觀察入微,實是感動不已,緩緩地道:“我也知道瞞不過你,不過你畢竟身子還弱,需要好好調養,我不希望你過度勞神。”

  “夫妻本來就應該禍福與共,無論什么事都應該一起來承擔,自從我嫁給你的那一天開始,我就決定,不管日后遇到什么樣的磨難,我都要和你一起來承受。”

  一股暖流在沈飛的心里快速的流動,熱烘烘的,想了一會,沈飛道:“還記得你當初為了我,被你師父逐出師門,你師父跟你說的話嗎?”

  “唉”蘇珊嘆息了一聲,眼圈一紅,低聲道:“怎么不記得,師父當時說:‘珊兒,倘若你執意要跟這定死于非命,不得善終。’”

  沈飛緩緩地道:“都是我害了你,你原本是正道門人,你師父又是得道高人,如果不是遇到了我,也不會進入魔道,日后一定能夠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女仙。”

  蘇珊連忙打斷道:“飛哥,我從來都沒有后悔過,只有跟你在一起,才讓我感到真正的幸福、快樂,”頓了一頓,蘇珊有些傷感地道:“只是我對不起師父,我自小沒有親人朋友,獨自在山中修煉,常常受人欺負,最后是師父收留了我,還給我起了這個名字,讓我遠離了那段苦難的日子。師父對我不光有傳藝之德,還有撫養之情,實在是恩深似海,可、可我卻背叛了她,師父一定恨死我了。”說到這里,幾滴晶瑩的淚珠閃著五彩的霞光從蘇珊的臉上飄落在沈飛的手上,其中真情流露,充滿了蘇珊對師父的感激愧疚之情。

  沈飛輕輕地將蘇珊摟在懷里,緩緩地擦掉她臉龐的淚痕,溫柔地道:“珊妹,你也不要再傷心了,依我看來你師父早已原諒你了。”

  蘇珊立刻喜道:“真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飛沒有馬上回答,默想了一會,才道:“當初在天羅宮中,如果你師父一定要阻止你跟我走,只要殺了我便能永絕后患。當時我有傷在身,又是孤身一人,她要殺我根本不是難事,我知道她恨極了我當時她要你在生與跟我走之間作出選擇,當時你師父一定非常希望你能夠回頭,可你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我本來以為我們死定了,可最后她還是寧愿放我們離開了。”

  蘇珊哽咽道:“我一定傷透了師父她老人家的心,她永遠都不會原諒我的。”

  沈飛道:“恰恰相反,我覺得正因為你師父對你懷有深情,她才不忍傷害你,所以才放我們離開的,否則我們是根本逃不出天羅宮的。”

  蘇珊道:“是啊,師父一向對我疼愛有加,可我,可我最后竟然~~~”

  沈飛插言道:“當時我看你師父的表情,雖然在極度的憤怒當中,眼光之中卻自然流露出對你的關懷呵護之情,我想不管怎樣,她一定會原諒你的,畢竟你是她老人家最鐘愛的弟子。”

  蘇珊道:“真的?”

  沈飛捧著蘇珊紅彤彤的淚臉,像哄小孩一般道:“當然是真的,你就放心吧,好了,我來幫你擦擦臉上的淚痕,免得變丑了,日后你師父見了你恐怕都不認識了。”

  蘇珊搶過手帕,道:“我自己來。”一邊擦一邊嘆道:“你說我以后還能見到師父嗎?她可是說過以后不許我們再踏進天羅宮一步。”

  沈飛道:“你師父那是一時氣話,并非一定不讓我們去,等魔道跟其他各界的關系再緩和一些,我陪你一起去給你師父賠罪。”

  蘇珊道:“那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我現在就想見師父一面。”

  沈飛道:“現在恐怕不行,就算你師父肯原諒我們,但礙于其他各界的壓力,恐怕也不會見我們的。”

  兩人默默無語,沉默了良久,沈飛又道:“只要你有這份心意,縱然相隔萬里,你師父也能夠感覺到你的這份感情。何況來日方常,你們總會相見的。現在我所擔心的卻是我們這個剛剛出生的嬰兒。”

  蘇珊驚道:“難道我們的孩子會發生什么事情?”

  “唉,”沈飛長嘆一聲,道:“這個我也不知道,這些年魔道與其他各界的關系始終不和,時有爭斗發生,讓你跟著我吃了不少苦。”

  蘇珊道:“飛哥,你千萬不要這么說,夫妻本是一體,只要能夠跟你在一起,無論遭遇多大的磨難我都心甘情愿。”

  沈飛道:“昨日孩兒出生之時出此怪事,再加上你師父當初的那句話,始終讓我有一種隱隱的不安,畢竟魔仙結合有違天意。”

  蘇珊側頭道:“師父當初也許不過是要嚇唬我們,才說了那么一句話,我看未必是真的。”

  沈飛道:“這也不盡然,看你師父當時莊重的表情,絕不會僅僅是為了嚇唬我們。況且你師父何等人物,最后說的那句話,恐怕不是空穴來風,我相信其中必有深意,只是我們還參詳不出罷了。昨日孩子出生之時出此異事,我怕會有什么不好的變故發生。”

  蘇珊忽道:“我覺得這也沒什么,不就是一朵黑云,幾道龍紋嗎?未必會有什么災難發生,就算真有什么災難,也沒什么好怕得,我們經歷了這么多,還有什么好怕得,這么多年我們不是都好好地過來了嗎?”

  聽了蘇珊的話,沈飛豪氣頓起,大聲道:“你說的沒錯,要來的總歸會來,擔心也沒有用,我就不信有我們對付不了的麻煩。”

  兩人又談論一些別的事情,沈飛見太陽已升起老高,對蘇珊道:“珊妹,天色已經不早了,圣君與各位兄弟想必也快來了,你也該回去準備一下,看看我們的寶貝兒子醒了沒有,我到前面去看看,不知家人們酒宴準備地怎么樣了?”

  蘇珊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沈飛癡癡的望著蘇珊的倩影向臥房走去,直到消失不見,“唉,”沈飛輕輕嘆息了一聲,才向前院走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