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2:4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鬼影魔刀
  4. 像鬼一樣的刀

像鬼一樣的刀

更新于:2018-03-17 16:15:27 字數:3642

字體: 字號:
鬼影魔刀目錄
共3章
  刀,

  吳刀的刀,

  武當派的首席大弟子孟凌劍,看到那把刀的時候,說死他也不相信那是一把刀。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人世間的刀,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人間世上的一刀。甚至在那個瞬間里,他還想到了鬼,是的,就是鬼,是除了神除了仙除了圣除了佛除了魔除了妖除了一切一切之外的------鬼。然后,他,孟凌劍就真的見鬼了……

  丐幫的風云手任濤,在接任幫主的近兩年時間里,大漠殺七寇,塞外屠五魔,單挑老虎嶺108怪。在他見到吳刀的的刀時,他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他這次真的見到了鬼……

  少林派的現任掌門人戒真,在一個很好的天氣里。是的,一個真的很不錯的天氣里,坐在大雄寶殿上圓寂了。心口中刀……

  娥媚派的小天意劍白雪……

  像鬼一樣的刀

  30年前,山海關外,黃沙滿天,只有高空中的那一只蒼鷹好像還在搜尋著它的獵物之外,幾乎沒一個人在閑著。說是人,只因為他們確實是人,不過卻絕對是一群不像是人的人,反倒更是像惡魔多一點的人。其中有少林的方丈空智,達摩首座空性,武當的掌門逍遙子,娥媚的掌門人金鈴瓏,丐幫的幫主黃龍。

  漫天的掌影、滿天的劍光和撕裂人心肺的殺意、殺氣,招乎的卻絕對只有一個地方----

  一個心臟----一個足足有1000個理由讓他們把掌影劍光殺意殺氣都刺進去的心臟。

  吳南天的刀已經斷了,他也知道他的刀已經斷了,因為那把陪了他13年的三尺七寸長的刀------鬼影,現在只有二尺九寸長了。

  空性的心臟里現在很不好受,他自己清楚得很。是的,一段八寸長的碧青色的刀尖在誰的心臟里插著應該都不會太好受的。那把刀尖是逍遙子的斷魂劍震斷的……

  逍遙子現在也不好受的要命,他發現他犯了一個錯誤。不對,應該是一個要命的錯誤。他現在才覺得上天是這樣的不公平,為什么是他震斷了吳南天的刀,而不是空智或者金鈴瓏,也或者是黃龍。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現在他的心臟里正有把二尺九寸長的碧青色的刀------應該是把斷刀。甚至在他自己都覺得那把刀還在空性的心臟里面的時候,竟然鬼使神差的透穿了自己的心臟……

  神州大地的最南方的一個荒陌森林中,有一種金王蛇,很小的一種蛇,三寸三分三厘長,頭呈金色,身子銀白,行時無聲,據說從不兩次攻擊它的目標。

  吳南天的刀,慢慢的發出了一絲青色的光,恍恍惚惚的,有點像是鬼火一樣的光。而他的腳下正躺著這樣的一條蛇,一條從萬里之外跑到這山海關已經分成了兩片的金頭王蛇。

  一秒鐘是多長?吳南天心里也清楚的很,一秒種的時間大概就是被蛇咬到手腕到他砍下自己的左臂那么長的的時間。也許比這還要短一點點罷。

  一秒鐘能做多少事?吳南天更是清楚的要命。因為在那一秒鐘里,他承受了空智的七掌大悲掌、金鈴瓏的十二劍天意劍和黃龍的三招降龍掌。

  是的,不過還沒有要他的命。因為他的刀,像鬼一樣的刀……

  落日,

  如血,

  六具尸體。

  這是蒼鷹臨飛走時看到的最后一幕。也是老鷹趕到這里見到的他大哥時的最后一眼。他抱走了吳南天的尸體……

  神秘的小樹林

  這是一個樹林,可以說很少有人進來過這個樹林,甚至連獵戶都不進來。

  據當地的人說,這個樹林里有鬼,進去過的人從來都沒見出來過。

  也有人說,在沒有月光的夜晚時,可以遠遠的看到里面有鬼火。

  白雪走到這里時,天色已經很晚了,而且這晚沒有月光,絕對的沒有一絲一毫的光。不過也沒見到當地人所謂的鬼火。

  她已經追蹤了七天七夜了。

  她只想問一句話。

  她走進了樹林,幾乎可以說是連想都沒想的就走進去了。這個樹林一點都不大,只不過轉了有兩個時辰的時候,她好像還沒有轉到盡頭。

  一個聲音,是的,應該是一個聲音,還絕對應該是一個老人的聲音。武功已達天意劍上乘心法的白雪,很容易的就能聽到這種輕微的聲音。然后她就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小屋。雖然當時天色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

  她很直接的走進了小屋,就像是走進自己家一樣。

  一個老人,

  一個年青人。

  一個就要死了的老人,

  一個天塌下來都不想讓老人死了的年青人。

  "大仇報過了嗎"聲音很蒼老,像是從地獄里發出來的一樣。

  "報過了"

  "為什么沒殺娥媚的白雪?"

  "……"

  "為什么沒殺白雪?!?!?!"

  "……"

  白雪怔住了,她追了七天七夜,想問的也就是這句話了,她真的想知道答案。而且真的想聽到從那個年青人的口中說出來的答案。但是:

  天塌了!

  天真的塌了!!

  連帶著小屋!!!

  然后,就什么都消失了……

  白雪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白了。她忽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可是她就是哭不出來。她又有些想笑一聲,但也沒笑出來,為什么?她自己也想不清楚。

  算了,還是不想了吧。

  這就是白雪。

  美的像枝雪蓮花樣的白雪。

  大仇得報,手刃仇人,本人生一大快事。可吳刀卻就是高興不起來,為什么不高興,他自己也想不清楚。

  算了,還是不想了吧。

  這就是吳刀。

  冷得像塊千年玄冰樣的吳刀

  吳刀的心

  自從練成了"鬼影神功"的第七式斷刀斬之后,他的心就沒有平靜過了。不是他不想靜下來,是他根本就靜不下來。每次在他使出斷刀斬之后,

  他就覺得自己的心在流血,那一刀像是先扎在了自己的心臟上一樣,而且一次比一次更痛。

  他想,此刀法一定還得有第八式,但那一式在哪呢?

  吳刀想不通,

  吳刀對于他自己想不通的事情的處理方法一般都是不去想。

  所以,

  吳刀的心還在痛。

  那一刀,那飽含了天地間所有怨氣的一刀,是吳南天回到地獄門后的第十年才從"鬼影神功"中悟出來的。也是在那一年,他把這一刀傳給了他的兒子。雖然他自己都從來沒有使出過那一刀,但他知道那一刀的分量,知道那一刀絕對是天上地下世上人間至殺的一刀。已經全身經脈盡斷

  的吳南天,在他痛苦了30年臨死之際,都沒想到還有一刀。老鷹也更不可能知道,雖然他也快要死了。

  深山的襲擊

  在白雪醒來的時候,吳刀已經走得很遠了,走到了白雪至少在三天內不可能追上他的地方了。雖然他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追蹤他的。雖然他也知道她總是有辦法找到自己。雖然他的刀已經在顫抖。

  強烈的讓人可以瞬間滯息的殺氣,

  帶著一柄刀,

  不,

  還應該有一把劍。

  刀,是從天上直劈而下的刀,沒有一絲的弧度和花招。

  劍,是從地下鉆出來的劍,急速的旋轉著就像是毒蛇一般。

  "鬼影"沒有擋住天上的刀,也沒有封住地下的劍。"鬼影"無鞘,沒有羈束,只是直接的扎入了吳刀身后的一塊大巖石上,就像是個判徒,放棄了主人的叛徒一樣。血,順著巖石流下。

  出刀,刀中心口。

  出劍,劍中心臟。

  臨死前的恐懼使這兩個襲擊者忘記了閉上眼睛,他們眼睛中所停留的只是一只手,像刀一樣的手。這就是他們最后所看到的:手刀。

  "鬼影"像個興奮的孩子一樣,飛回到主人的背囊里,沒有了聲息。

  白雪的劍

  當吳刀走出第二步的時候,白雪的劍已經追到了他走出第一步時的地方。他躲不過去。這樣的劍,根本就不是人能躲得過去的,鬼影好像也知道。

  白的像雪一樣的劍,

  美麗的有些凄艷的劍法,

  天意吧。

  上天有好生之德,對于從來還沒有殺過人的白雪來說,她不知道怎么殺死她眼前的這個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殺死這個帶著把斷刀的男人。所以,她沒有殺死他。

  劍沒有停下,沒有鞘的劍也停不下來,只是輕輕的劃了一下吳刀的后頸。

  然后她看著他倒下去。

  世上什么事最痛苦?如果讓白雪說的話,那就是讓一個女孩子背一個男人。如果說還有比這更痛苦的事的話,那一定是讓一個女孩子背著一個男人找住的地方。

  天啊,真是受不了啦,早知道會是這樣子的話,為什么不干脆殺死他。救救我吧,讓他砍我一刀得了,說不定他還得背著我呢。不如把他扔到山溝里讓野狗撕吃了得了。對,就這樣,反正也不是我殺的。扔哪個山溝里呢?那個山溝里有沒有野狗?要是萬一有一群老鼠怎么辦?嚇死人了,算了。一想到山溝里如果有一群老鼠,白雪的臉就變得更白了。她覺得如果碰到一群老鼠的話,還真不如背著個男人找住的地方好受些。

  嘻嘻,真不錯,這種鬼地方還能找到可以住的房子。雖然房子很小,也很破、也很臟、也很亂,而且氣道難聞,有點像是豬窩。

  不錯,這里絕對是一個豬窩而不是房子。

  她一點都不再懷疑了,

  她的面前現在正站著一頭豬,

  一頭比豬還要更像是豬的人。

  白雪現在只想吐。雖然她的胃里一點點的東西都沒有,但她就是想吐,僅管她用盡了方法也沒有吐出來一丁點的東西。

  她覺得自己要死了,是一種內心的最深處的召喚。

  可她卻一定不能死,是因為那個豬窩里還有一個沒有回答她話的死人嗎?

  白雪一想到"死人"兩個字時,眼睛里就放出了一道亮光。

  為什么?

  白雪想不通,

  白雪對于她連自己都想不通的事情一般都是不去想的,

  所以,

  她只是揮出了劍。

  天意本如此,劍道本無道。

  雪一樣的人,

  隨著雪一樣的劍,

  恍如九天玄冰劃過天際,

  直似要以絕世的力量,

  來透穿這世間一切。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

  那個人消失了,

  就像是從來都沒出現過一樣。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鬼影魔刀目錄
共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