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4:3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狂魔暴君
  4. 第五章 超凡脫世之仙女

第五章 超凡脫世之仙女

更新于:2018-03-18 14:10:13 字數:3171

字體: 字號:
  辛莫塵淡淡地望著天上的月光。

  月光依舊那么柔和,但辛莫塵的心底卻在尋思很多事情。

  就在此時,身旁的草叢微微動了一下。

  “什么人,出來!”辛莫塵喝道。

  只見楊翠茹笑嘻嘻地從草叢內走了出來,問道:“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是否因為我是妖精呢?”

  “不是,自從若南死后,我早已決定此生不再碰任何一個女人,除非有女人肯為我而死!”

  “你的境界還真是高啊!”楊翠茹道“那你喜歡什么類型的女孩子啊?”

  “你很煩誒!”辛莫塵不耐煩地道。

  “好!那我不煩你了,我去睡覺了!”楊翠茹伸了伸舌頭道。

  當即走了回去。

  就在此時,天空中突然飛過一個身影

  那身影是那樣的瀟灑飄逸,俊難得求。一看便知是個仙術高強的仙家女子。

  竟是朝著自己飛來。

  “辛莫塵,你深入魔道,還不知悔改嗎?”這女子說道。

  他的聲音好似從四面八方響起。

  只見一個可以使得任何男人‘醉’的仙女停滯在了空中,白色衣衫隨著微風起舞,非常的飄灑俊亦,美的讓人無法形容。

  就連發誓終生不娶的辛莫塵都看呆了。

  “在下并非深入魔道,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罷了!”辛莫塵說道。

  那仙女停滯在了空中,道:“于是不得已三個字就成為了很好的借口?”

  “敢問姑娘芳名?”

  “‘慈航劍’尚曉亦!”

  “啊!原來是慈航派的圣女,在下失敬失敬!”

  “看你也不像什么壞人,為何要走入魔門,自甘墮落呢?”

  “有些事情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只是迫不得已罷了!”

  “好!既然無法解釋,那你就隨我去慈航派解釋去吧!”

  “如要動手,在下萬萬不是仙女的對手,但在下絕不會隨著仙女你走的!”

  “好,那我就用武力將你帶走吧!”說著,玉手向辛莫塵的手腕抓去。

  辛莫塵手腕一翻,反手向尚曉亦的小腹推去。

  辛莫塵暗襯尚曉亦厲害,若非用誅仙劍,是絕對打不過他的。

  當即誅仙出鞘,果然尚曉亦的仙氣大減,誅仙劍向尚曉亦的下身刺去。

  辛莫塵并無心傷他,只是讓他知難而退就好。

  尚曉亦的‘慈航劍’也鏗的一聲出鞘,和辛莫塵的誅仙劍纏斗在一起。

  根本分不清哪個是辛莫塵,哪個是尚曉亦。

  尚曉亦的‘慈航劍術’如同行云流水,辛莫塵雖有誅仙劍在身,卻也非他的對手,到了三十多招后,竟被尚曉亦給刺在了小腿上。

  辛莫塵的小腿頓時血流如注。

  “你還不知悔改嗎?快隨我到青云峰的方天霸先生那里請罪!”

  “我死也不要去見那個惡心的人了!”

  “好啊!你果然魔性未除,今日就讓我送你去地府吧!”就要一劍將辛莫塵給刺死。

  就在此時,草叢里微微一動,一只金色的小貂飛了出來。

  尚曉亦長劍頓時向那小貂刺去,那小貂身子突然疾速旋轉起來,撞去劍尖。

  竟將慈航劍給節節腐蝕!

  “莫要傷尚小姐!”辛莫塵喝道。

  那小貂似乎很有靈性,當即蹲在了地上。

  尚曉亦不禁花容失色,長袖向小貂拂去。

  “閃電貂,回來!”只聽一個少女的聲音叫道。

  小貂則穿透了尚曉亦的衣袖,然后轉身消失在叢林里。

  只見一個少女從草叢內走了出來。

  靜開初起,萬花開放,她的美就像精雕細琢的一般,飄蕩在這凡俗的世界里。

  “你是什么人?”尚曉亦問道。

  “我不是什么人,只不過是這附近的一家農戶的女兒罷了!”

  “不可能!農戶家的女兒怎么生的這么富貴?”尚曉亦懷疑道。

  “哈!實話告訴你吧,我爹爹是這一帶的長官,怎么樣,怕了嗎?莫塵哥哥的誅仙劍果然好厲害啊!”

  “其實方才亦是尚小姐留手,否則我早就命喪在他的寶劍之下了!”辛莫塵淡淡地道。

  這閃電貂這般厲害,尚曉亦可謂是始料未及了。

  “哈!尚小姐,那么小女子就給你一個逃跑的機會,如何呢?”

  “哼!辛兄弟墜入魔道,在下只不過是想勸他棄惡揚善,難道這也有錯嗎?”

  “人是自由的,不能因為選擇自己的自由而就被人追殺!”少女道“反正我也要加入魔門,你把我也一起殺了吧!讓我與莫塵哥哥在黃泉下也有個伴!”

  “好了!”辛莫塵喝道“為什么我的生命要由你們做主,你們兩個若不趕快離開這里,被魔云洞的人知道,到時候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了!”

  “辛兄弟,小女子是勸你回歸正途的,怎么能就此罷休呢?若是沒有希望,小女子今日也不會來此,是看你尚有一絲正義之心!”尚曉亦勸道。

  “我早已沒有正義之心!”辛莫塵雙目視地,淡淡地道“尚小姐勿要再百般勸解了,在下自知已是爛泥扶不上墻了!”

  尚曉亦幽幽嘆了口氣,道:“希望日后我們不要在戰場上碰到!”說著,當即飛遁。

  “這位姑娘又叫什么名字呢?”辛莫塵訝然問道。

  “小女子叫做薛向珊,請多多指教!”少女微笑道。

  “你真的要加入魔門?這里的人可都是妖怪啊!”辛莫塵叫道。

  “妖怪又有什么?咱們兩個都是肉體凡胎,你加入了魔教都沒事,難道我會有事啊?”

  “好吧,你既然執意要加入,那我也沒什么辦法,休怪我沒提醒過你,這里的妖怪可都是吃人的哦!”辛莫塵道。

  “不要啦!你不要騙我了!”薛向珊道。

  就在此時,本是黑夜的天空突然光芒大盛,只見騎著一條龍的大佛閃現在云霧當中,道:“辛莫塵,你還不知悔改嗎?”

  “龍仙!你少多管閑事,勿要讓你自己給我喂劍!”辛莫塵發狠道。

  此時天已黎明,魔云洞的妖魔鬼怪們都早已醒來,出來只見龍仙和辛莫塵對峙,鬼冥訝然問道:”“莫塵,這是怎么回事?”

  “你勿要摻雜在我們的斗爭中!”辛莫塵道“今日就讓我的誅仙劍收拾這個不知死活的龍仙!”說著,暴喝一聲,長劍向龍仙的坐騎龍的龍頭刺去。

  龍仙既然叫龍仙,那么他的仙法一定都來源于這條龍,故只要打敗這條龍,那么龍仙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龍仙暴喝一聲,突然離坐騎而起,身上光芒大盛,向辛莫塵的誅仙劍拂去。

  龍仙甫到了誅仙劍前,才發覺誅仙劍原來可以克制神仙,當即輕輕一拂后,回到了原位,往回跑去。

  “沒本事就別學人家來斗,看你的架勢連十八羅漢理該都斗不過,快叫你家如來佛來跟我打!”辛莫塵將劍扛在肩上喝道。

  “好樣的,莫塵!”鬼冥道。隨后又訝然問道:“這位姑娘是你的朋友嗎?”

  “是的!”辛莫塵道“他也要加入我們魔門,我們還是讓他加入吧!”

  鬼冥重新審視了一番眼前的這個美少女,點頭道:“好!對了,莫塵,聽說東海海底有寶刀‘虛空’,雖然算不上什么至寶,但也是一把好刀,不若我們前去東海挾持東海龍王,然后將虛空搶奪過來如何呢?”

  “再好不過!”辛莫塵道“東海龍王雖然法力高強,但也架不住我們人多勢眾,我們這就出發吧!”

  “太好嘍!可以玩嘍!”薛向珊蹦蹦跳跳地道。

  眾妖當即飛往東海。

  東海三寶,分別是‘虛空刀’‘定海神針’和‘龍抬頭’,定海神針早已被孫行者給拿走,而龍抬頭則是一個仙丸,早已被東海龍王自己給吞噬,以為法力大增。

  這日眾人終于從魔云洞飛到了東海,鬼冥道:“莫塵,薛姑娘,你們兩人是肉體凡胎,故要靠你們方可大破敵人,我們就在此等候,你們下去吧!”

  辛莫塵當然知道他是想不勞而獲,當即曬道:“謙虛什么,東海龍王又不會吃了你這個妖怪,快跟著我們下去吧!”說著,不理鬼冥的嘮叨,硬是拉著鬼冥入了東海。

  甫入東海,就碰到了蝦兵蟹將來攻。

  而與此同時,辛莫塵突然領悟了‘誅仙劍法’。

  誅仙劍本就是驅神罷仙之物,此刻正黑芒大盛,辛莫塵施展起了誅仙劍術,誅仙劍上的黑氣頓時瞎掉了蝦兵蟹將的眼睛。

  “還不快走?”辛莫塵說道。

  眾妖和薛向珊當即隨著辛莫塵前往龍宮府邸。

  “蝦兵蟹將就是蝦兵蟹將,果然抵不住莫塵的一劍之威!”鬼冥贊道。

  “這都是靠這誅仙寶劍能夠驅神罷仙,否則我定可能和蝦兵蟹將斗一會兒呢!”

  就在此時,只聽一個沉雄的聲音喝問道:“到底是何人膽敢擅闖我東海龍宮!”

  只見一個九千歲的東海龍龜飛奔而來,身子縮了進去,旋轉攻向辛莫塵的誅仙劍。

  原來這東海龍龜縮入殼內之后,便再也不需怕誅仙劍,因為他的龜殼可以將誅仙劍的驅神罷仙的功能用龜殼反彈回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