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6:3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四女俠
  4. 第二章命運

第二章命運

更新于:2018-03-17 20:39:48 字數:6256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瑟瑟寒風冷不了謝菲語的心,能夠冷她的心的只有自己義父一代大俠居然被范云翳這個無恥小人害死,自己卻無能為力的躲藏,自己只能像個膽小鬼一樣躲藏。面對仇人而無法手刃的心酸。

  謝菲語望著落日,手里抓著一塊剛剛別人啃過的饅頭,眼睛里沒有孩童般該有的童真,而是一種迷茫和呆滯。布滿著血絲的眼睛始終睜著看向昏暗的街道。她已經三天沒有合過眼了,每每一閉上眼,腦海里就呈現出義父那滿是鮮血的臉。夢中那種無助窒息痛苦的感覺讓她總是從恐懼中嘶喊得醒來。

  這種精神的摧殘她終于還是受不了了,她明白這樣下去自己會瘋掉。

  她的內心再也容忍不下自己的懦弱,站起身,狠狠咬了一口饅頭,看著即將關閉的城門,她此刻想不出該去哪該找誰?沒有目標就只好選自己知道的目標,她朝著城門外走去。她的目的地只有一個嘉興丐幫總舵,唯一目標揭穿范云翳大不了同歸于盡。她知道此去兇多吉少,與其茍且的活著還不如痛痛快快死去。

  丐幫總舵,污衣長老肖毅坐在自己位置不住的看向門口,消瘦的手指不挺地敲著木棍,口中還不住的嘀咕著:怎么還沒來,不會出什么事了吧。”

  旁邊的吳長老拍了拍他,安慰著:“幫主武功蓋世,不會出什么事的,我們應該放心。”

  肖毅點點頭,可還是看向門口。今天是丐幫每年都要召開的丐幫大會,每次大會幫主都必須親臨主持,與眾弟兄探究未來丐幫發展規劃問題。可時間一點點過去,朝陽眼看就成夕陽,幫主依舊沒有出現。幫眾們開始議論紛紛。肖毅多少心中有些不安。

  落日即逝人心惶惶之時,丐幫總舵城隍廟的門緩緩打開了,一個皮膚白皙一身干凈的丐幫服的中年人一瘸一拐,撲通跪倒在地,滿含狐淚的干嚎著:“兄弟們大事不好了,我們一定要為幫主報仇呀!”

  肖毅一聽頓時一驚,看著范長老,疾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忙問:“你快說,幫主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會弄成這樣?”范云翳看看肖毅他臉上露出一副假惺惺的哭腔道:“我們的幫主被奸人所害,已經西去了,我們可不能這么算了?”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是哪個賊人害死了幫主?”肖毅一聽此等噩耗,直覺頭昏目眩,哀號出聲痛苦不止。兩手抓得范云翳干凈的衣袖,幾乎抓碎。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個鮮卑人叫什么獨孤天涯,此賊武功甚高,幫主為了救我,逼我回來報信好讓大家以及江湖朋友做好準備。結果我后來悄悄回去發現幫主已經奄奄一息了,我本打算為幫主運功療傷的,可是我功力淺薄再加上幫主內傷很嚴重。結果.....”范云翳隱隱皺了一下眉,厭惡地看了一眼一雙臟手抓著自己嶄新衣服的肖毅。強忍著惡心干干地哭嚎。

  “鮮卑人憑什么殺我幫主?那幫主尸體可曾帶回?”肖易疑慮地問。范云翳早就想好了說辭,淡淡又抽泣了兩聲說:“那賊人想必看上了我丐幫至寶---降龍掌秘籍,以及打狗棍棍法,逼使幫主交出來,幫主不肯,他就痛下殺手。幫主尸體我已經帶回,就在外面。”

  “我們趕緊出去迎接幫主遺體。”肖毅大步流星沖出城隍廟大門,可是當他看到眼前的一切時不禁大吃一驚。

  門口放著一開著棺的空棺材,周圍橫七豎八躺著不少臉色暗灰七竅流血的丐幫子弟。

  “范云翳你特媽告訴我幫主遺體呢?”肖易此時有些失去理性狠命的抓住范云翳的衣領朝著他英俊的面孔吐著唾沫星子。

  “我不不知道呀,幫主的遺體怎么就不見了?”說罷掙脫肖毅的雙掌突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幫主呀,你英雄蓋世沒想到居然尸骨無存,真是蒼天無眼嫉妒英才呀,我發誓一定要找到害你的惡人為您以報雪恨。”范云翳嚎啕大哭那哭得感天動地驚天泣地,聞者流淚,看著傷心。

  肖毅看到范云翳如此傷心感到錯怪了這個老同事,便上前扶起他。態度溫和了不少。

  “范長老對幫主的情義我們都知道,那個.....幫主臨終前可有什么話說?還有小菲語怎么沒見到難道她也出什么事了?”肖毅從小就看著謝菲語長大,他長的平凡又為人正派至今未娶妻,所以他一直把謝菲語當做女兒看待。如今得知幫主出事,小菲語又失蹤心里甚是焦急。

  “這個.....幫主臨終前已經傳我丐幫幫主之位,這是打狗棒。至于小菲語我一直沒看見她,可能躲起來了吧。”范云翳說著緩緩站了起來從懷中抽出打狗棒,展示給肖毅看。肖毅看了看范云翳,想了想:“此人真的是幫主親傳嗎?”他淡淡問了句:“這真是幫主親傳與你的嗎?”范云翳看了一眼,冷冷道:“怎么你懷疑我,打狗棒在手豈能有假?”

  “這可不好說,幫主臨死前只有你在身邊至于真假無從考證。”肖毅盯著范云翳的眼睛質疑道。

  “無從考證,就是說現在也不能說是假的吧。況且打狗棒在我手里,你自己覺得丐幫上下誰能擔此重任難道是你嗎?”范云翳毋容置疑的眼神狠狠地威視著肖毅以及其他有所懷疑的人。

  “這.....”肖毅被說得啞口無言。盡管肖毅看不上油頭粉面的范云翳但是要說辦事能力和心機他自愧不如。

  范云翳不等肖易反應,立刻抽回捧在手里的棒子,高高舉起象征著丐幫最高權利的信物打狗棒,喊了句:“為了謝幫主,我一定勵精圖治為他報仇。大家愿意和我一起嗎?”

  丐幫幫眾們紛紛用竹棍敲打著地面,表示同意。范云翳心里笑成了花。

  肖毅看著范云翳,眉頭皺了皺,他絕對不會相信幫主會將幫主之位傳于這廝,可惜他沒有任何證據,只得閉口不言默默坐在角落里觀察周圍幾個長老護法的嘴臉。他看著每個人都是笑容燦爛的向范云翳祝賀,似乎謝幫主的死對于他們來說只是一段無足輕重的小事。很痛心也很難過。他瞅著范云翳談笑風生的樣子暗想:看來范云翳預謀很久了。

  這時,外面走進來一個凈衣幫眾在范云翳耳邊附語幾句。范云翳臉色有些僵硬,點了點頭擺了擺手讓凈衣幫眾下去。肖毅瞅著范云翳的表情似乎覺得有什么事。他便記上心在,默默退出大堂。跟蹤剛才報信的弟子到了一片樹林。

  距離丐幫總舵后山不遠處的樹林內,一個六七歲的精神不佳臉色蠟黃小女孩冷冷的目視著眼前兩個成年人。女孩臉上帶著本不該屬于她的神情一種仇恨憤怒的樣子。

  “謝菲語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跟我們走吧,胳膊擰不過大腿。”

  “放屁,今天我要讓范云翳橫死當場。”謝菲語漂亮的大眼睛怒視著。

  她原本想悄悄潛入丐幫揭穿范云翳的陰謀,沒想到仇人早就布置了自己的人做巡哨。只要她一出現就會有被發現。

  謝菲語剛一進入丐幫總舵范圍內,范云翳的的兩個得意的狗腿子,就橫在了她面前。一個身高體胖肥頭大耳人稱力行胖丐胡二,另一個清瘦兇悍人稱青竹棍丐賈胡藝。這二人武功屬于丐幫中數一數二的武功強者,謝菲語暗中擔心,知道自己恐難應付得了。可是義父之死不能就這樣算了,打不過也要打。想到這里,年幼的小菲語把心一橫,擺出招架之勢,準備迎戰二人的攻擊。

  那二人知道謝菲語盡管天資聰慧,但是畢竟不過是個6歲孩童,怎么強也不會強太多,想到這,胡二疾步上前一個猛虎撲食,直插謝菲語頭上而來,謝菲語幸好反應不錯一閃身,艱難躲過這一狠招。賈胡藝隨后趕到掏出竹棒一招橫掃千軍,這一招來勢兇猛而突然,謝菲語躲閃不及,狠狠挨了一棒跌倒在地。二人見機會如此之好,雙丐齊攻直奔謝菲語而來,謝菲語見命已不保,大喊一聲,挺身而起雙掌齊出。瞬間一股強大的氣流圍繞在身旁。她雙手奮力呼出兩道掌風,哪里想到,這兩道掌風居然將這二丐打出2丈之遠。倒在地上口吐鮮血。

  范云翳的狗腿子見二丐被人打成這般模樣,心中大慌,趕緊前去稟告正在裝模作樣愚弄天下的范云翳。

  謝菲語也沒想到自己會有如此厲害,心中有點欣喜,大喊一聲:”快快給我讓開,免得我再對你們不客氣。“

  狗腿子們一點點向后移,謝菲語笑了一笑往前走。料定自己有可能見到肖易毅叔叔到時一定將范云翳這個敗類就地正法。

  肖毅見到謝菲語居然出現在這里,而且還把范云翳的手下打傷。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哈哈.....“一陣怪笑突然響起,小菲語的武功已經高到這個地步將來成就真的不可小視。不過可惜了,年紀小小就要去黃泉路上陪義父了。“

  “你這賊人害我義父,我要當著眾長老面揭穿你,你的死期到了。”

  “你以為僅僅靠你一面之詞他們就會拿我怎么樣嘛?人是貪婪的,不貪婪的都會成為死人,謝陽就是個好例子。他為那狗屁的廉潔弄得幫里很多人窮酸,你以為他們希望謝洋活著嗎?”范云翳不懈地笑了笑。

  肖毅一聽就知道這是范云翳的聲音,他似乎明白了幫主之死絕對和這個混蛋有關系。可是如今整個丐幫敗類太多自己形單影只根本翻不出什么浪。他嘆了口氣,悄悄地離開了樹林。這一切盡在范云翳視線中。

  一道灰光突然出現在了謝菲語面前,謝菲語還沒反應,直覺肩頭一酸,自己就退了幾步。靜靜的看著范云翳。

  范云翳心中大駭,厲聲道:“那該死的姓謝的,是不是將他的內功全給了你?”

  謝菲語爽快的回答:“你怎么知道,義父的確將內功給了我,你這壞人,我要為義父報仇

  說著沖了上來。

  范云翳一聽,暗暗高興,既然內功都傳了,想必降龍掌的武功秘籍一定在她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當下冷笑一聲,變掌為爪伴隨的一股陰風,直奔謝菲語胸口而來,謝菲語連忙一閃身揮出右掌朝范云翳面門拍去,范云翳豈是如此好對付,他騰空一退順勢揮出左掌應對,兩股內力相撞震得周圍乞丐東倒西歪。再看對掌二人,范云翳被震退十幾步。他心中暗道:“那個死鬼的內力還真夠強悍的。不過還好他現在死了,小娃娃還沒完全吸收好這內力。

  謝菲語同樣被震退幾步,她只覺丹田一種莫名刺痛,緩緩跪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一灘鮮血。

  “哈哈天助我也,謝菲語你太莽撞了居然強行使用蛟龍入海,怎么樣被內力反噬的滋味不錯吧。”

  謝菲語倒在地上喘著氣惡狠狠地看著范云翳,心中甚是無奈。暗暗為自己的魯莽感到懊悔。輕輕地閉上眼等待死亡的降臨。

  范云翳大踏步奔上來,微笑著舉起右掌揮向謝菲語天靈蓋拍了下去。

  命懸一線之際,范云翳突然感覺一道劍氣朝自己襲來。他不敢怠慢順勢一退,躲過攻擊。

  “誰敢壞我好事。”范云翳郁悶的大吼一聲。話音剛落,一片片梅花居然從天上灑落下來,他抬抬頭驚訝的發現天上居然降起了梅花雨,只聽遠處想起了一首詩:”梅花叢中獨自賞,我愿梅花血自來。“

  范云翳一聽臉色大變,他難道就是.....不會把,她怎么來到這里了,為什么要插手這事這可不是她該管的。

  正想之際,面帶白紗的女人猶如天上的神仙一般飛將而下,手中握著印有梅花的清靈劍。

  范云翳淡淡一笑:“可是萬梅山莊的邱莊主,在下范云翳乃現任丐幫幫主,今日見到閣下真是幸會。”

  那女子看冷冷的看了一眼,拽起謝菲語,飄然而逝。這一過程只用了半秒時間,待范云翳反應眼前只剩下一片空闊的草地,連個人影也找不到了。

  范云翳暗暗叫罵:“好你個萬梅山莊管閑事居然管到丐幫頭上看我怎么跟你算賬。

  獨孤天涯一家在客棧又住了幾日,這些日子里,客棧總有些人意圖悄悄潛入他房間,都被他一一解決。住了幾日深感不是辦法嚴重影響了自己家人的休息所以決定還是離開客棧。正式開始自己的交流之行。

  所謂工期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獨孤天涯要想挑戰武林高手必先有一把好的劍這樣才可以事倍功半。他在鮮卑就聽聞江南姜家玄鐵幫鑄造武器天下第一。自然要去拜會玄鐵幫姜家人。

  獨孤一家人剛走出客棧,獨孤天涯就察覺到街邊的乞丐正用仇視的目光盯著他。他的一切行蹤看來是逃不出丐幫的眼線了。他也無所謂,心中坦蕩蕩害怕那流言蜚語。

  丐幫幫主被惡人殺害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江湖,各大武林正派人士一個個義憤填膺大有將獨孤天涯大卸八塊之爽依。于是乎各大正派人士決定在少林寺召開一次武林會議決定如何擒拿這個賊人。

  獨孤天涯來到了玄鐵幫。玄鐵幫自古以鑄剣聞名,他們被譽為江湖第一鑄劍幫。獨孤天涯來此就是希望幫主能夠幫他鑄一把好劍。

  姜姚影正在大廳喝著茶,一聽家仆稟告有個鮮卑人來求見,:鮮卑人?”蔣姚影聽到來這居然是個鮮卑人,愣神之際,拿在手里的茶杯滑落地上摔成碎片,茶水濺了自己一身。“這人來我這里干什么?”他嘆了口氣精神緊了一緊,思慮再三還是決定見一見能夠劍殺丐幫謝幫主的人是何等尊榮。

  “我去換件衣服,帶客人到大堂來。”

  “是”

  獨孤天涯緩緩走進了玄鐵幫的大堂,大堂周圍墻壁上掛的全都是劍,中間墻上赫然寫了一個大字精,兩旁的椅子非常整齊的排列著,甚是準確。

  獨孤天涯一家慢慢坐了下來喝著茶,等待著幫主的到來。

  ”父親,這個幫派真的好怪異呀,幾乎每個擺式都那么一致,他們不覺得枯燥嗎,一點不自然。“獨孤一笑問著父親。

  ”孩子,這叫規矩,記住了做事情都要像這樣一絲不茍,不能覺得差不多就行了,要學會精。“獨孤天涯耐心的向兒子訴說。

  過了一會幫主來了,幫主是一個40多歲的臉部略瘦,長長的胡須,一身綠色的長袍甚是精神。

  幫主見獨孤天涯虎背熊腰濃眉大眼目光中帶有堅毅甚是驚訝,心中看去獨孤天涯不像江湖傳說的那么不堪,感覺不像是個壞人。”他轉念一想:“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能以貌就認為他不是賊人。”幫主縷縷胡須道:“獨孤大俠,來我這小小的玄鐵幫,有什么讓老朽效勞的。”

  獨孤天涯站起身來行了一禮道:“吾曾聽說貴幫是中原武林鑄劍最好的,所以特此前來希望幫主能夠幫我鑄一把神兵利器。”

  姜姚影笑了笑:“獨孤大俠鑄劍何用?”獨孤天涯淡淡地說:“我此來中原就是為將自己武功修為提升,因此來到這里想向各大高手挑戰,來達到武功的提升。”

  姜姚影一愣,不好氣地說:“我是不會給你鑄的,你這人心術不正太過殘忍,我不會鑄的。請離開吧。”

  獨孤天涯愣了一愣,道:“這是為什么,我哪里殘忍了,又何來心術不正?還望幫主明示。”

  姜姚影冷冷道:“你居然裝糊涂,現在全中原武林都知道你這賊人殺害了丐幫的謝幫主,你居然還要我幫你鑄劍殺害更多的武林人士。”

  獨孤天涯淡嘆一聲:“我沒有做,我沒殺謝幫主,我是被誤會的。”他看看姜幫主臉色陰暗,搖搖頭:“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告辭了。”

  說著轉身帶著妻兒走出了玄鐵幫,他們看來未來的路不會平坦了。

  他們行至不遠找到一個茶潦便坐了下來準備喝口茶繼續趕路。

  剛剛坐穩就聽旁邊一群非正派人士的樣子的人說:“媽的,那個玄鐵幫居然不識抬舉,我們寨主讓他打500件兵器他居然敢不接,想來是不知道我們厲害,今天我們就上玄鐵幫讓他為自己的決定后悔。”

  獨孤天涯一愣,知道玄鐵幫有難,他趕緊拉起妻兒原路返回到了玄鐵幫,門口的人一愣,獨孤天涯急忙說:“快快告訴幫主,一伙人要上來搗亂讓他早作準備。”

  姜姚影一聽暗暗嘆了口氣,:“哎,我們玄鐵幫是江湖中武功最低的,說白了吧就是個鑄劍師,哎,現在找援兵根本不可能了。我該怎么辦呀!”

  就在他躊躇時,弟子前來稟告:“敵賊已經被獨孤大俠消滅了。”

  “什么,獨孤大俠幫我殺了那幫賊人?”他既感動又擔憂。

  “趕緊請獨孤大俠進來我有要事請求。”姜姚影命令下去。

  獨孤天涯走了進來,他剛站穩,就見姜幫主大步上前,撲通就跪在他的面前足足讓他吃驚不小。

  “您這是何意,你這不是折我的壽嗎,快快起來。”獨孤天涯忙攙扶姜幫主。

  “大俠請幫我一件事好嗎?”“何事?”

  ”你殺寒風寨的人,我恐怕不會有什么好日子過了,我想請你照顧我的妻兒,我這就向他們謝罪去。“

  “胡說,你給我好好活著,不管什么風寨,這群人欺人太甚讓我幫你滅了他。”

  “那就謝了,只要你能救我于水火,我決對會幫你造一把絕世之劍。”

  ”那就謝了。還請幫助多多照顧我的妻兒,在下這就前去“說罷,轉身就走。妻子拉著獨孤天涯,輕輕的說了句:”路上小心我等你回來。“獨孤天涯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獨孤一笑望著父親如此瀟灑,英雄心中甚是崇拜。暗暗祈禱:”父親早日歸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