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8:1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天罰遺孤
  4. 第一節 天城專使

第一節 天城專使

更新于:2018-03-17 14:05:01 字數:2035

  當晨光染黃天際,清涼的風吹散了籠罩荒原的夜幕時,一個人影穿破城外的沙霧,出現在了騎士大道的前端,來人披著一件寬大的黑斗篷,騎著一匹多處燒傷的駱駝。他一身風塵,卻神態超然,穿著看起來與每日進出培婭城的許多平民并無區別,然而那腰間掛著的,劍柄刻有天使羽翼圖案的長劍,使得他的身份那么的不可置疑。

  我的天!”他的出現馬上引起了在王宮外焦急等待的培婭王室成員們的騷動。女王德賽維·培婭急忙整理衣冠,率領身后的人直奔到那人跟前。

  “您總算是來了!”她如釋重負的說道。“我們每天都來這里等候,我的臣民說,專使大人要經過的區域刮了3天3夜的沙塵暴,我們正在為您的安危擔憂呢!”

  “的確是誤了些事,女王陛下。”來人跨下駱駝,褪去斗篷,一身英武的銀色獅鷲身甲露了出來。那盔甲上的四爪神獸及其眼部發出熠熠光輝的天藍色寶石讓在場的培婭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斷沒想到自己這樣的邊陲小國,居然勞動了天使長近衛軍長“出使”,他們早先請求天城來使時忐忑的心變得更加不安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惹上了多大的麻煩。

  來人輕輕一抖,皮毛衣料上的沙粒便全數散落,渾身如翻新了一般。他用手拍拍了駱駝的背,漫不經心的說道:“那場沙塵暴不一般,駱駝都差點被烤死。”一句話說得在場的人都嘩然。十多年前這個地區開始出現這種異常灼熱的沙塵暴,那些遭遇到的居民和牲畜都無一例外的遭了殃。而這位專使從那妖風中走來竟如同沒事人一般,連身上的衣料都沒損分毫。他們還沒來得及為專使大人的本領恭維一番,馬上就被他的另一舉動折服而驚呼不已了。因為他雙手撫過駱駝燒傷的皮膚,那些已燒得面目全非的傷口馬上痊愈,完好如初了。

  “天神!”德賽維·培婭更是雙手捂嘴,瞪著眼睛不可思議得半天無法言語。

  王儲加伊妮·培婭帶領其他人向專使行了臣子禮。“覲見專使大人。”她開口道,聲音清澈而沉穩。“我叫米羅,天城第三軍首席執行官。”專使支手扶起王儲,自我介紹道,隨后又對眾人略微一笑,絲毫不露壓人的氣勢,只感一種隨和的威嚴。

  眾人起身,這才大起膽子打量起米羅。令他們詫異的是,這位天使護衛軍長并不如他們之前所見的天城的人,有金色的頭發,雪白的皮膚及消瘦的身材。相反,米羅身材魁梧,一頭黑色短發,國字臉線條剛毅而不生硬,咖啡色的皮膚中,一雙藏斂英氣的墨綠色的眼睛深深陷入臉龐。要說這位專使大人像誰的話……那就是像他們自己。

  培婭人一直以咖啡色皮膚和綠眼睛為特征,他們眼睛的顏色會隨年齡的增長而越來越深。如果以培婭人的標準來看,米羅的眼睛至少有一百多歲了,因為即便全城最年長的老者,眼睛也絕不及米羅深色。但他們是絕不敢妄加揣測專使大人的身份的,就算是他們的女王德賽維?培婭,也只是在名義上和這位大人平級,更何況心中那點疑惑在對天城的崇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不管怎樣,專使大人能到來保他們平安,才是最該關心的事。

  “那么,”米羅開口,聲音不大卻能讓每一位在場者聽得足夠清晰。“除了這種異常的沙塵暴,還有哪些麻煩事呢?”

  “米羅大人,慚愧的很,我們向天使長懇請專使,原本只是因為這些困擾臣民的沙塵暴,但是現在…還出了另外一件事情…我全王室的人每天都在宮外恭候您,不只是因為對您的崇敬,還因為我們已經進不去皇宮了。”德賽維·培婭說到這里情緒有些輕微的波動,似乎對自己之前目睹的事情仍心有余悸。

  “宮里的地下一層前一陣子突然裂開了一條大縫,一大堆怪物從地縫里鉆了出來,把那一層全部占領了。那些家伙刀槍不入,吃人都不吐骨頭。還好的是他們并沒有竄上地面,只是霸占了那一層而已。他們要是上來,天神!我們可就看不到專使大人了。但目前我們這些凡人是絕不敢回去的,而且里面簡直熱得和火爐一樣。”

  米羅眉頭漸鎖,他沒料到事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有多長時間了?”他問。

  “大約六七天了,您不知道這些天我們盼您到來的心多么真切。”女王說這話時神情的確無可置疑的情真意切。米羅微微一笑,環視了人群一眼,幾乎所有人都把眉頭擰成了麻花,而且長著一大輪黑眼圈,想必是有段時間沒有睡好覺了。他取出一個小水瓶,撒了幾滴水在掌心,念出一句祈咒,將水往空中一揚。眾人但見一股粉塵般的金光散落下來,身上的疲憊也好傷痛也好在那光的沐浴中竟然瞬間一掃而盡。在場人個個覺得神清氣爽,精神百倍,不由得發出一陣陣的驚嘆聲。

  “大人真是神人!”眾人紛紛贊嘆道。只有王儲不如眾人一般感到驚奇,仿佛這神奇的法術她早就見過一般。她雖是十五六歲的少女,卻有著一種罕見的老練和沉著。

  米羅感到事情刻不容緩,他給劍做了洗禮,顧不上路途勞頓,就要出發去皇宮里看看情況了。“女王陛下,在我去請您之前,您最好待在安全的臣民區,我會盡快讓您回到皇宮睡個好覺的。”他行了禮,就準備要走。

  “在那之前,大人,”王儲突然開口道,“能不能讓我們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米羅微微一怔,嘆了口氣道:“你們有權知道的,但事態緊急,我不能耽誤。簡單來說,你們今天遇到的麻煩,是由百年前這塊土地的君王,那個曾經的神帶來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