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8:5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混沌逆修
  4. 第三章 從頭開始

第三章 從頭開始

更新于:2018-03-17 21:24:19 字數:2344

  深秋季節,將軍府后面那一望無際的林木都已光禿,老樹陰郁地站著,讓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皺紋。陣陣寒風吹得那光禿的樹干不住搖曳,仿佛就連它們都禁不住早晨是的寒襲。

  與這蕭條之景不想協調的是,一個削瘦的少年正不停地在山上搖搖晃晃跑著,呼哧呼哧地踹這熱氣。這正是在絕望中又產生了決心的厲青,他要從今天開始要全部的人證明自己,到底要證明什么他說不清楚,但是他清楚的是他要改變。

  他昨天已經把楊青涵的來信全部燒了,包括他以前所喜愛的詩集和文章。他雖然沒證明學過武,但也知道身體才是本錢,以前他的身體因長時間沒證明鍛煉,他必須從身體方面入手。這些都是憑他拿在武學上狹窄的知識面作出的決定。去請教自己的父親哥哥,這些念頭他想也沒想過,即使是妹妹他也沒有考慮。

  這才是他圍著后山跑的第三圈,他的身體就已經漂浮不定,可是他完全不顧這些,他緊咬這牙,腦中想的全是跑,繼續跑,我還能夠跑的更遠。跑著跑著,即使意志也不能支撐的時候,他倒下了。

  寒風沒有因為他的倒下而停止侵襲他那單薄的身子,他也沒有因為寒風的侵襲有蘇醒過來的趨勢。迷迷糊糊中他仿佛又看見家里的人用一副看朽木的眼神看他,轉瞬他又看到楊青涵穿著盔甲騎著大馬從他身邊走過,而沒有看他一眼。

  他醒了,當他呆滯的眼神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他不在山里,是在自己的床上,還有妹妹在旁邊已經睡著了,伴隨著一臉的愁容。他只是因為跑步脫力而暈倒,所以身體沒有什么大礙。厲青解開被子準備下床卻帶動了被單上妹妹的手,厲情緩緩睜開疲憊的雙眼,她看見厲青準備下床,連忙扶住厲青的手。這是厲青卻停下了身子不準備下床了,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妹妹,說了聲“我沒事了”,然后又轉過頭呆滯了起來,眼中又無焦距起來。他這一神態,厲情看得可著急了,眼圈一下就紅了起來。哥,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無緣無故的在后山暈倒了啊?雖然后山里面的野獸早已經被將軍府的人清理的干干凈凈,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哥哥手無縛雞之力就后怕不已。

  厲情這一身問話,停在厲青耳里,卻更讓他的身體顫抖了起來。他沒有聽出話里的擔心,他只知道自己真是窩囊,才在山里面跑了三圈結果就累得暈倒,自己難道就那么沒用,自己難道就真的那么沒用?他越想越不能從中自拔,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雙眼都睜的血紅一遍。

  哥!!!看著哥哥那瘋狂地樣子可把平時大膽的妹妹嚇壞了,不禁大聲喊道。聽到妹妹的聲音,厲青才慢慢緩過神來,又是用同樣平淡的聲音說道,我沒什么,我只是想從新開始。

  這么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聽得厲情一愣一愣的,她又傷心的想到,這話時什么意思,從頭開始?頭是指哪個頭?為什么平時好好的藥突然來個從頭開始,是不是哥哥最近發生了什么事。都怪我平時沒好好陪著哥哥,就連他身上發生什么事了都不知道,要不是自己突然回來想督促哥哥練武,哎呀,這么又想到練武上去了,哥哥都這樣了,以后我再也不勉強哥哥練武了。

  當厲情緩過神來的時候,厲青已下床出了房門,正想叫住哥哥問明原委,卻聽到哥哥那冷漠的聲音傳來“我沒事了,你不用擔心我了,你去休息吧”接著厲青就漸漸遠去,只留下厲情在這不停嘀咕,哥哥,你到底這么了.........

  厲青出了房門,他沒有上山,他要去的是一個他重來沒去過的地方,武經閣,位于將軍府南苑,是。將軍府最神圣的地方。厲青不想打算自己盲目的鍛煉,要想有所成就,要想笨鳥先飛,他首先必須要有正確的路徑。

  武經閣可以說在整個赤國都有無數人做夢都想進去。對于進入武經閣的條件厲青是知道的,必須要有父親的手諭或者令牌,他沒有去求父親。在去之前他就有了進步了的打算,進步了,他就不進,絕不會去受父親的冷言相斥。

  將軍府很大,也很豪華。厚實的圍墻,如鏡的池塘,迂回蜿蜒的橋徑,雕梁畫棟的庭閣,還有那如煙的花群。即使厲青在這里已經生活了足足十四年,可是他還真沒有仔細的觀察過整個將軍府,以前都是在自己的校園和將軍府大門直線中走過。如今的他,走在這將軍府中,卻是那么的陌生,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總有一天,我將不再是這個鳥籠里的麻雀。

  這一切的感傷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必須進武經閣的決心。

  在這個念頭的趨勢下,厲青不再留意周圍的景色,他只想更快找到提升自己的辦法。可是他畢竟沒有去過武經閣,他也沒到將軍府南苑這邊來過,他就這么朝著個大概的方向走去。由于走得太急,他突然走進一個廣場他還沒發現。這是將軍府二公子厲海經常練武的地方。厲海的識覺可比厲青高多了,他發現突然有人進來心中頓時不悅,他可有過命令,在自己練武的時候不準別人來打擾自己。可他定眼一看,眼睛睜得老大一圈,厲青,怎么可能是他,他這么會倒我的練武場來了?厲海滿腦子的問號‘厲青’他大聲喊著。

  厲海這大聲一喊猛的叫住了正急著找路的厲青。厲青停下腳步,心中很不平靜的看著自己的二哥,他對這個二哥還是比較了解的,厲海差不多就是個武瘋子,就像苦練有天能超過大哥。對于他不學武學也沒什么看法,可這畢竟是以前他對二哥的了解,畢竟那是以前。那是還小,現在大了,自己的二哥多半也看不起自己吧。正想著,就聽到厲海問了句,你來有什么事嗎?

  額?我有事?我能有什么事?厲青正納悶,但是還是老實回道,我想去武經閣,可是不知道這么走?他這一回答可著實把厲海嚇的不輕,比他突然來到自己的練武堂還讓自己納悶。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弟弟可是從來我看自己練武,從來不進武經閣的,可這天卻把以前所了解的全部推翻了。

  厲海看厲青那平淡的語氣,也懶得過問。心里還是安慰自己說,多半是玩膩了想進去見識見識。可厲青畢竟是自己的弟弟,他還是豪爽的說,走,哥帶你去。

  厲青看著自己二哥豪爽的表情不知是真情畢露還是有所圖,可轉念又想,自己還有什么可圖的,心里想著,嘴里還是答應著‘嗯’。

  就這樣厲青朝著那神秘的武經閣走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