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4:1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七之涅盤
  4. 帝輝

帝輝

更新于:2018-03-16 14:36:25 字數:3675

  楔子

  首先介紹異能。異能分為三大種:魔法、魂器、精靈。

  魔法:魔法又分為兩小種。元素魔法和雜魔法。不用介紹大家就已經知道元素魔法是什么了吧?在這里,一共有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冰、雪、云、霜、暗和光15種元素。掌握全部元素的異能者寥寥無幾,他們分別在世界中不同的大陸里。

  雜魔法,其實就是指大家所熟悉的超能力,什么透視、高速、重力等都在里面。魂器:有些人因為大陸、體質的關系不能使用魔法,但是卻可以將自己的精神之力轉化成武器——魂器召喚出來戰斗。一般人只有一個魂器,但魂器會隨著你的精神之力的變化而變化。如果你的精神之力強大的話,也能召喚出第二個、第三個魂器……

  精靈:聽起來像是寵物,其實并不是。精靈是一種沉睡在自己心底的一種能力,每個人都擁有精靈,但能把精靈覺醒的人卻很少。強行覺醒的話,會導致自己被這種能力吞噬。(它們可以變成自己主人想象出來的形態而守護在主人的身邊。)————————————————————————

  是什么在燃燒?是火。

  是什么在咆哮?是風。

  是什么在尖叫?是魔。

  是誰在用血液點綴這個夜晚?是涅盤。————————————————————————

  大火像野獸一樣撲向那一間間茅草屋和小平房。

  人們在尖叫,在逃跑,還不知撞上了什么,就被撕成了兩半。

  待些冷靜一點的人抬頭仰望那個撕人的東西時,他們已被拍到十幾米遠。

  魔,出現在了這個村莊里。幾百的村人都慘死在了魔的手下。

  幼小的女孩在一間偏僻的茅草屋里不停地顫抖流淚,“爸爸…媽媽…呀!”突然感覺自己像是被什么東西提了起來。

  她的身子抖動得越發厲害,輕輕抬起頭,“啊!——”一張血紅的大嘴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不要!…不要吃我!你這個惡心的怪物!”女孩不停捶打著那只緊提她衣服的大爪。

  但是不管怎樣掙扎,也停止不了爪子帶著她移向嘴巴。眼看就要進入了那張粘滿村人們鮮血的嘴巴里,女孩子緊緊閉上了眼睛。

  “啊!”等待她的并不是被嚼吞,而是狠狠掉在了地上!“好痛…”女孩摸著頭趴在地上,還沒來得及尖叫,就瞬間被鮮血噴紅了身子!

  “誒?…”她不知所措地趴在原地,看著眼前不知什么時候出現的黑發少女。少女的身后,是被劈成兩半的怪物尸體。

  “沒事?”少女冰冷的聲音讓女孩子輕輕一愣,“沒……”還沒說完自己要說的話女孩子就暈了過去。

  黑發少女皺了下眉毛,轉頭看了看周圍,才走到女孩身旁抱起她。“剩下的,你來收拾。”

  冰冷的話語順利讓坐在一間小平房上的銀色短發少女勾起嘴角,“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隨后,人們不再尖叫,而尖叫的,則是那些怪物——魔。

  一個偏僻的小村莊,誰也不知道那里正在發生著大屠殺。————————————————————

  帝輝,是奇異大陸最高的學院。長達一千米,每100米是一層,一共有十層。被人稱為“塔中學院”。

  每層代表一個班級,從最下層到最高層,分別是G班、F班、E班、D班、C班、B班、A班、S班、SS班、SSS班。

  5000多名學生分別分配在這十個班級中,而SSS班卻只有七名學生,那七名學生正是學生會的成員。

  學生會活動室則是連著第十層的,第十層有一條通道可以進入活動室。因為活動室是建在空中連著第十層的,所以被學生們稱為“空中庭院”。

  ————————————————————

  ——學生會活動室

  “什么‘塔中學院’,說白了還不就是一棟監獄。”“空中庭院”里,一個銀色短發的少女坐在沙發上,百般無聊地按著手中的遙控器。

  “呵呵,不過這棟‘監獄’可比其他的監獄更大更美哦。”廚房里走出一名有著綠色長發的少女,她的雙手圈著一個綁著雙馬尾的金發女孩子。

  而說話的,是那個發色是綠色的少女。“喂,放開你的咸豬手。”金發女孩子皺了一下眉毛,抬起頭對那個比自己高了一個腦袋的少女說道。

  “才不要呢!空音醬包起來超級舒服的!”綠色頭發的少女聽了,不僅沒有放手,還抱得更緊了。她不怕死的將腦袋挨到那個叫做空音的女孩的肩膀上,不停地蹭著。

  “不要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醬’字。”“‘醬’字很可愛啊!誰叫空音醬是蘿莉……”未等綠色頭發的少女說完話,空音的兩根手指頭就猛地向少女的眼睛插了過去,“好痛!空音醬你太狠心了!”“哼,我的底線被你弄斷了,你就會是這個下場。”

  ……

  銀色短發的少女翻著死魚眼盯著自己面前的那兩人,看了一分鐘后,才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她將頭轉向右邊,只見右邊的木椅子上,坐著一個右眼綁著繃帶的黑發少女,那個少女正在擦著一把火紅色的太刀。

  “喲,血祭。這把刀沒見過吶,新刀嗎?”銀發少女抬起左手摸著腦袋,走向黑發少女——血祭的旁邊,用另一只手撫摸著那把太刀。

  “這把刀早有了,只是不常用而已。”血祭將刀放下,“閃星,你不去練槍嗎?”

  “嘛嘛,練槍什么的好麻煩,要不你陪我玩游戲吧!最近買的恐怖系游戲一直都沒有玩吶。”閃星摸了下自己剛到肩膀的銀色頭發,然后指了指茶幾上的PSP。

  血祭勾起嘴角,輕輕一笑,抬起手撫摸著右眼上的繃帶,“好啊,死得很慘不要怪我。”

  是帝輝學院的學生都知道,輕笑和撫摸繃帶是學生會中副會長最經常出現的表情和動作,用于玩弄別人。

  “嘛嘛,不用這樣子說嘛,是誰死得慘還不知曉呢。”閃星則是翻起習慣性的死魚眼,直直盯著血祭的左眼睛。

  當閃星和血祭同時拿起PSP時,“轟……”活動室的門猛然被踢開了。“米娜桑~后天提前舉行武斗大賽哦~”踢開門的當事者慢悠悠地走了進來。

  一頭淡紫色的長發,扎著一個小小的側馬尾;穿著一件黑白相間的校服;左手戴著一個寫著“學生會”的紫色會徽。對,她正是帝輝學院學生會的會長——殘瞳眸。

  “咦,不是下周才舉行嗎?”綠色頭發的少女——紅葉櫻,停止了猛抱空音的瘋狂動作。

  “所以才說要提前舉行啊。”眸的身后出現了一對雙胞胎,但奇怪的是,一個是天藍色頭發的,一個則是紅火色頭發的。

  “嘛嘛,提前舉行有什么不好的,省了我們一大堆麻煩呢。”閃星將PSP放回了盒子中,轉身對櫻說道。

  “恩!今年的新生一定很有趣吧!眸我很期待呢!”眸跳到自己專屬的紫色位置上坐了下來,搖了搖紫色的腦袋,頭上的那根呆毛也隨著輕輕地搖擺。

  “嘛嘛,有什么好期待的,今年的新生還不都和往常一樣。”閃星坐在白色位置上眨了眨死魚眼,“眸,你也快死心了吧?都已經期待了兩年了……”

  “說不定今年真的會出現有意思的新生。”空音脫離了櫻的懷抱,坐在活動室里最顯眼的金色位置上無聊地翻弄著雜志。

  眸看著自己面前的六個人,輕輕一笑,“你們拭目以待就好”

  ————————————————————————

  一下次就出現七個人是不是有點難記呢?空來說明一下。

  會長——殘瞳眸

  副會長——佐亡血祭

  會計——華京閃星

  書記——紅葉櫻

  管理員——嗜靈空音

  ——龍月(藍色頭發的)

  ——龍馨(火紅色頭發)

  ————————————————————————

  ——帝輝·武斗會場武斗會場中間有七個最高的座位,那是學生會成員坐的地方。武斗會場左邊的座位是給帝輝學院的學生們觀賽坐的,右邊的座位而是給參加比賽的新生們坐的。

  “聽說今年的新生全都是其他大陸的哦!”

  “好像貝普大陸也來了一個,叫什么甘格斯來著…”

  “不是吧?貝普大陸都是人類吧?雖然異能在那里也通用,但是知道什么是異能的人也只有幾個而已。”

  “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呢…”

  “只要這些新生不要招惹學生會就好了,畢竟學生會在這個學院的支持率是99%啊。”

  …………觀眾位上無一人不在交談。

  “血祭,你聽到了嗎?有貝普大陸的人來了哦!”閃星雙手環著腦袋,翻著死魚眼悠閑地對坐在自己身旁的血祭說道。

  “很有意思的樣子,對吧?”雙胞胎龍月、龍馨聽到閃星的話,開始玩起了互問。

  “又不是沒見過,有什么大驚小怪的。”血祭淡淡地瞅了閃星一眼,繼續目不轉睛的盯著武斗大會場中的新生。

  “不管是哪里的人,妄圖把空音把我身邊奪走,都要全部給我下地獄!”櫻則是緊緊抱住空音,頂著對戰屏幕。

  突然,嘈雜聲消失了。眸穿著一件紫色的長袍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她抬起頭,“現在我宣布,第三屆武斗大會準備開始!”

  這時,一個彩色炮彈隨著眸的話語升上了天空,“咚!——”地一聲爆炸了。一個個鐵制的號碼牌從天空掉入觀眾位對面的新生位上。

  “雖然有1000人被選為新生,但不代表能真正進入帝輝學院。所以,我們舉行了武斗大會。

  接下來,1000名新生中,每兩人持有的號碼牌是一樣的。屏幕出現號碼牌上的數字時,擁有相同號碼牌的兩名新生請上來。為了方便記錄,兩個號碼牌一個分為正牌,一個分為負牌。

  第一場比賽要刷掉500名新生;第二場比賽要刷掉250名新生,最后剩下的250名新生還要接受我們學生會會計——華京閃星的篩選,才可以進入帝輝學院,當然,現在離開還來得及,有誰要退出嗎?”

  眸威嚴的聲音回蕩在武斗大會場中,過了幾分鐘,并沒有一個人舉手要選擇離開。“很好,接下來,武斗大會正式開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