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1:55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妖尾之冰藍火焰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6 07:21:27 字數:3196

  阿斯蘭特大陸某地的一個木屋內,一名七八歲大的孩紙迷迷糊糊的睜開了他的雙眼。

  “哎呀我去,我不是死了嘛?”孩紙捏著自己的臉蛋,滿眼的迷茫。孩紙打量了四周幾眼,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木床上,木床的旁邊擺著一面鏡子,隨手拿過,對自己一照。

  “不是骨頭,那就是說我沒死了。該死的紅蝎,你們沒弄死龍禁大爺我,就是你們的不幸了,給我洗干凈脖子等著吧!”龍禁摸著下巴,跳下床陰森森的說道。

  龍禁是華夏國(和諧~~~)一個機密組織的成員,在半個月前他接到了一個緊急任務,東瀛國(和諧~~~)的三口組和一隊國際雇傭兵潛入了南方境內的一片森林中,要求龍禁帶人把他們全部滅掉。

  當龍禁帶人趕到時,發現入侵者正在挖掘一個古遺跡,龍禁命人悄悄摸掉了暗哨,便帶人進入遺跡。

  遺跡出現的很奇怪,華夏的考古學家曾在這片森林搜尋了好幾次都沒發現什么蹤跡,但現在竟然被國外的人發現了這令龍禁嗅到了一股陰謀的氣味。

  “奇怪了,怎么一點動靜也沒有。”龍禁帶人進入遺跡走了十幾分鐘,沒有聽到一點動靜,打了個手勢讓隊員待命,自己慢慢的向里面摸去。

  終于,再幾分鐘后,龍禁終于聽到了細微的對話時,減慢速度一步一步向里面挪去。

  這時,龍禁突然有到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連忙向后退去。

  “砰!”

  一顆子彈打在了龍禁剛剛待在的位置,將地面打出一個深深的孔洞,灰塵四散。

  “Saygoodbye!”

  “砰!”

  又是一道槍響,一個脖子上紋著紅色蝎子的外國人用槍指著龍禁,很有禮貌的說了聲再見。

  “紅蝎!”龍禁用最后的力氣說出了兩個字,就失去了意識。

  -------------------------------------------------------------

  龍禁推開木屋的門,走到外面一看,愣了愣:“丫的,這他喵的是哪里啊?”

  西式的建筑,古舊的服裝,遠處還有個人在街上展示著自己的劍術。

  突然想起了什么,龍禁跑回屋子里,拿起鏡子對著自己全身一照:“臥槽!勞資穿越了!?”

  半個鐘頭后,龍禁終于接受了現實,垂頭喪氣的走在街上。看著周圍陌生的一切,龍禁有點郁悶,穿越就穿越了吧,可是你好歹給我穿越到華夏的古代,或者是我看過的動漫里丫,我一個華夏人穿越到西方這算怎么回事啊!

  龍禁一邊想著一邊走著,不知何時走出了城市。過了許久,當龍禁終于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處在森林之中。摸了摸下巴,看了看周圍高大的樹木說道:“希望前世特種兵的那一套在這個世界也管用吧!”

  于是乎,龍禁利用學過的生存技能成功的找到了一條小溪,溪水十分的清澈,比起他前世的一些江河湖泊不知道好上了多少。

  龍禁朝周圍看了看,脫下衣服往水里一跳,幾分鐘后,一手抓著一條魚爬上岸來。

  “丫哈哈!其實,這穿越的也不錯,這溪水十分清甜啊!”龍禁興奮的笑了笑,折下幾條樹枝,從樹下取了一些干燥的枯葉,開始了他鉆木取火的大業。

  半個鐘頭后……

  “我去!誰他丫跟我說這穿越不錯的!”龍禁滿臉失敗的看著眼前被鉆壞的樹枝和滿地的狼藉,很明顯,他失敗了。

  就在這時,龍禁眼神一凝,跳起來朝后面看去:“誰在那里!”

  “小子,感知力不錯啊!”一個身著黑袍,臉上戴著奇怪面具的人從一棵樹后面走了出來。

  “你是誰?想做什么?”龍禁從地上撿起一根比較尖銳的樹枝,警惕的看著黑袍人。

  “嘿嘿,我是誰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就行了!”黑袍人笑著,身形一閃出現在龍禁的面前,伸手向龍禁的脖頸打去。

  “我靠!這不科學!”龍禁大驚,這貨的速度比他前世特種兵的速度還快上好多,正要往后躲閃,黑袍人的手掌就已經打在了龍禁的左邊脖頸上(這里說一句,人的神經基本上集中在脖子的左邊,想把人打暈,最好打左邊脖子。),把龍禁擊暈了。

  “小子,跟我斗,你還差的遠呢!”黑袍人將龍禁抱起來,向海邊跑去。

  等龍禁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被帶到了一艘船上,身上的衣服被換成了一套麻布衣,手上戴上了兩個奇怪的手鐲。

  “這是……綁架的節奏?”龍禁無語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堂堂華夏南方禁衛軍第一大隊第三小隊隊長竟然被人綁架了,這要是被龍禁的隊員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笑掉大牙。

  “那個……你……你沒事吧?”

  這時,一個有著緋紅色頭發的女孩子走到龍禁面前,弱弱的問道。

  “額,沒事,我叫龍禁,你叫什么?”龍禁看著眼前的女孩紙,微微一笑,哇塞,好可愛的蘿莉。我是不是要來個蘿莉養成計劃什么的?

  就在龍禁一腦門邪惡的念想中,女孩再次弱弱的說道:“我……我叫艾露莎……”

  龍禁就這么看著,看著就差點流下了口水。艾露莎被龍禁看的臉蛋紅紅的,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的龍禁趕忙撓了撓頭,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一個藍色頭發的帥氣少年走了過來:

  “你們好!我叫杰拉爾·費爾南迪斯!能和你們交個朋友嗎?”

  “當然可以,你好!”龍禁微微一笑。

  “那太好了,艾露莎,你的全名呢?”杰拉爾高興的笑著,將目光轉向艾露莎,出口問道。

  “我……我就叫艾露莎……我沒有姓……”艾露莎低著頭,失落的回道。

  沒有姓?龍禁眉頭一挑。話說,在西方舒卡勒托代表的就是緋紅色吧?

  杰拉爾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準備開口時,龍禁就已經說了出來:“艾露莎·舒卡勒托!你頭發的顏色很好看呢,舒卡勒托就是緋紅色的意思,很好記吧!”

  “艾露莎·舒卡勒托?我有姓了!謝謝你,龍禁!”艾露莎高興的笑著,眼中緩緩流下兩行高興的淚水。

  “對了,龍禁你呢?”艾露莎想到龍禁也只說了兩個字,便出口問道。

  “我?龍禁就是我的全名,龍就是姓哦!”龍禁迷惑指了指自己,隨后想到西方起名字的方式和華夏不同,也就釋然了,開口解釋道。

  “這怎么行呢!這樣子會被別人說你是怪孩子的!”艾露莎擦干了淚水,對龍禁說道。

  “怎么會呢……”龍禁好笑的擺擺手。丫的,讓我也在名字后面加個姓?這不是讓我背叛祖宗嗎?

  “肯定會的!要不你跟我一個姓吧?”艾露莎小腳一跺,非常有女王氣勢的說道。

  “這怎么可……額……算了。如果你非要這樣的話,那就叫我禁·舒卡勒托好了。”龍禁想要拒絕,但是在艾露莎那你敢拒絕我就哭的眼神下,無奈的起了個外國名。

  “哼哼!這就對了嘛!”艾露莎滿意的笑著,坐在龍禁的面前。

  看著滿臉高興的艾露莎,龍禁是又無奈又郁悶。無奈的是他不能拒絕眼前這個丫頭的請求,郁悶的是他一個‘大男人’起了個這么女式化的名字。

  忽然,龍禁和艾露莎想起了什么,轉頭看向除了一開始說了一句話之后,就再也沒說過話的杰拉爾。

  看著滿臉無辜的杰拉爾,龍禁和艾露莎臉上都紅了紅。不好,聊得太開心,把人家完全無視了。

  “我說兩位,你們終于想起我這個無關緊要的人了。”杰拉爾心中那叫個悲憤啊!

  想好的名字被龍禁搶先說了,說了就說了吧,也沒什么,但是那兩人竟然自顧自的談起了名字,完全忘了他有木有!?

  “呵呵!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在意你就輸了!”龍禁雖然是一名介于特工與特種兵之間的兵種,但他可并不是從來都不上網的,這些網絡流行語他或多或少還是知道一些的。

  “抱歉!我們完全無視了你!”艾露莎一臉歉意的說道。

  啊喂!這事你知道就好了,不用說出來的啊!龍禁一臉無奈的看了看艾露莎,又看了看快要黑化的杰拉爾。

  “唉!算了。”杰拉爾似乎受到過很好的教育,很快就平息了自己的心中的悲憤。

  這讓龍禁對杰拉爾高看了幾分,重新打量了幾眼杰拉爾,雖然年紀小,但是行為舉止和一般的小孩不同。似乎,有點早熟,龍禁悄悄的點了點頭。

  當龍禁收回目光時,突然發現杰拉爾看向艾露莎的眼神有點怪,又想了想自己曾經看過的動漫里類似的眼神,雙眼瞪的老大。丫的,這貨喜歡上艾露莎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

  “龍禁哥哥,你怎么了?”艾露莎發現龍禁的目光有點怪怪的,出口問道,杰拉爾也疑惑的看了過來。

  “不,沒什么!”龍禁平息了一下心里的情緒,微笑著回答道。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