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3:4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保衛未來
  4. 基地授獎

基地授獎

更新于:2018-03-17 09:54:23 字數:5442

  實在是厭倦了這樣的對視,我已經與它周旋了快一個小時了。

  我拿著冷凍槍緊張地盯著眼前這個像座大山一般的火星怪物。

  它褐綠色的皮膚上面堆滿了疙瘩,墨綠色的眼睛里滿是怒火。現在的它哪怕用一根手指頭都可以將我捏死。

  我不能不小心它,它實在是太難對付了。

  我不就是從它身上用刀子切了塊肉嗎?至于追著我不放嗎?

  在它“嗷”的一聲咆哮之后,我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將冷凍彈打到它的腳下。

  颼颼的冷氣瞬間向它籠罩,幾秒鐘的時間,它就被凍住了,像個冰木乃伊一樣。然后被火星上毫無規律的狂風一吹,朝地面倒了下來,可是我的災難才剛剛開始。

  它的身體過于巨大,而倒下的方向正朝著我,嚇得我死命的逃跑。

  此時我與總部的圖像通訊還一直連接著。我的尷尬畫面也會被他們看到。

  我高大的形象這次可要毀了啊,我邊跑邊想道。

  “嘭”的一下,它倒了下來。我也停止逃跑。“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我就坐在它距它頭頂不足一米的前方,不停地喘著氣。真危險,要是剛才稍微猶豫一下,我想我已經被壓成了肉泥。

  嚇死我了,這怪物真大。我邊平復呼吸,邊動手將切下的綠色肉塊放進身旁的實驗箱里。

  然后我躺下休息了好一會,我才向他們匯報了我的任務。

  “報告總部,我的任務完成了。你讓我收集的東西,現在已經收集到了”我用右手指著左手提著的箱子說道。

  “好了J隊員,你可以返回了。今年的晉升即將開始。希望三天后的晉升大會不要再遲到。”呂克將軍嚴肅的說完就中斷了通訊。

  這老頭總是這樣,自己講完就中斷通訊。

  誰讓他是老大呢?我無奈的關閉通訊手表。打開時空傳送器。這是類似飛盤的橢圓形傳送器。通過指紋控制,將要去的時間輸入進去,然后人站到里面就能穿越到任何要去的地方。

  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朝緩緩轉動的時空之門走去,一陣風吹過,一顆石子大小的東西先我一步飛了進去,勞累的我也沒理會,走進時空之門,靜靜地迎接穿越的痛苦。

  穿越的時侯,凡是進入時空之門的物體是會在失重的環境下不斷的旋轉。但是時空隊員經過了層層嚴格的訓練,是不會被失重的環境搞暈的。

  可是,這唯獨除我之外。我任何訓練都合格,就是這個不行。幸好每次執行任務都是兩人,一個人單獨執行任務的情況是少之又少,這次完全是個特例。

  但是這段時空穿越的旅途會持續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里,我也將持續受到一個小時的折磨,這真是造化弄人啊。在穿越的時間里,我腦袋一直暈暈的,方向感一直混亂。直到穿越結束,時空之門一開啟,我就一個大跟頭從里面摔了出來。不過還好,我還記得要抱住頭。

  我返回的動靜似乎過于太大。引起了周圍同事驚訝的目光。可當他們看清返回來的隊員是我時,又都表現出一副本該如此的表情。然后又都各自收回自己的目光。繼續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我尷尬地從地上爬起來。拍打滿身是灰塵的衣服。這時,E博士走到了我身邊,她伸出纖細的手指向我示意友好。我也伸出手接受她的好意。

  這E博士,可是我們這個世界最著名的生物博士,她雖然還不到三十歲,可是她的研究成果已經可以和公元后2000多年以前的愛因斯坦相比了。獲得的證書與獎項僅次于300年前的“斯娜克博士”

  “J隊員,辛苦了。這次讓你找火星細胞,實在是對不住了,讓你一個人面對那么大的怪物。”

  她說話總是很溫和謙虛,與她交談,如同是沐浴在春風里,讓人流連忘返。

  “沒事”我笑著說“既然是E博士向我們時空作戰隊發出請求,我們定會不辱使命地去完成任務。”

  “E博士,你發明的冷凍槍和麻醉彈可真厲害,比我的雷電激光槍強多了,雖然殺生力比不上,但冷凍效果真是一流。”我摸著手里的槍依依不舍地交還給她。

  E博士推了推架在鼻梁的眼睛說:還好了。它們也是我最近幾年的發明,而且都是更新后的產品。目前還只用來進行實驗,這次任務中我沒想到所發揮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接著從我身邊拿起箱子說:這個,我就先帶回實驗室了。J隊員,你也趕緊休息吧。珍妮還在基地門口等你呢?

  我用手抓了抓頭發,臉稍微紅了一下,朝E博士說:謝謝提醒,再見。

  說完,我直接朝基地門口跑去。

  當我到達那里時,只見珍妮正穿著厚厚的羽絨服,戴著“卡達獸”帽子,圍著“李子狐”圍脖,背靠著基地站著。

  “珍妮”我朝她喊道

  她轉過身,看到我,藍寶石的眼睛瞬間紅通通起來,像是發炎一般,沒說一句話就直接撲進我的懷里。

  我牢牢地抱住她,呼吸著她秀發的香味,這次分別又是一個多月,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

  記得剛離開的時候還是深秋時分,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整個世界已經被潔白的雪片覆蓋。

  3757年的地球一年四季依然存在,不過統治它的可不僅僅只有人類了。我們現在的地球生活著兩個人類種族,一種是一直存在的真正的人類,一種是被改造后的改造人。

  改造人有又分為兩類,有海洋人和動物人。

  不過,我們可以共同生活,共同生存在同一片天空下。我的隊友中也有很多改造人,而且他們比我們更能很好的執行任務。

  種族之分在3757年的今天是沒有意義的一個詞。它完全被人們淡化。

  我在珍妮的陪同下踏著飛舞的雪花,穿過繁華的市區,走進狹窄的街道,最后回到我們共**住的公寓。

  這公寓是我和珍妮大學畢業后共同組建的新家,我在進入時空作戰隊之前一直同珍妮住在這里,即使進入時空作戰隊后,每次回來,我也是住在這里,只是自從我進去時空作戰隊后,居住的機會卻越來越少,繁忙的時空之旅讓我沒有時間回到這溫馨的家中。

  我也好久沒有同珍妮一起吃飯,而且上次準備一塊吃飯都沒有進到餐廳,就被總部叫去執行任務。

  總之,工作一直糾纏在我與珍妮之間,讓我們總是心煩意亂。

  不過好在,我們的愛不會因為它們而改變。

  回到家中,我趕緊洗了個熱水澡,泡在熱水中的感覺真的好舒服,我感覺我全身上下的每一個毛孔都舒展了開來。想想在火星那種荒涼的星球上一直與一群想殺我的怪物糾纏,就是頭痛。還是家里的感覺舒服,真好。

  我就這樣在浴缸了泡了好久好久,似乎只有浸泡才能把身體里的疲倦排除體外。

  我正閉著眼睛享受時,珍妮在外面說道:J,洗好了嗎?

  我說:馬上就好。

  看來我必須吃點東西,然后躺到松軟的床上休息了。我從浴缸里站起來。伸手拿起擺放在右手邊的浴巾,擦干身體。穿上珍妮為我拿的新衣服。

  脫掉冰冷的戰服,換上柔軟的休閑衣服,總覺得身體輕了很多,甚至覺得只要稍微的用力就能飛起來似的。

  我同珍妮吃完飯菜后,便一同回到臥室,躺在松軟的床上。

  一個多月,我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放松過自己,那緊繃習慣的神經,似乎都有點無法接受這松軟的床墊。反而令我難以入睡了。

  然而我不得不想著三天后的晉升大會。當聽到主席臺上傳出我的名字時,我激動的不知所措,是我“J.馬克”。真是我,我握住珍妮的手久久不愿放開。

  “請J.馬克上前接受時空作戰隊的晉升”。

  珍妮提醒我:J,快上去吧,“愛生”的耀眼光芒正在召喚著你。

  我吻了珍妮一下,站起來,努力地控制住激動的情緒,穿過不斷向我鼓掌歡呼的人群,朝主席臺走去,這其中有許多我之前的隊友,他們為我的晉升高興,也為我能真正加入時空作戰隊而高興。

  “愛生”是標志著一名時空作戰實習選手成為真正的時空作戰隊員的榮譽認可。

  而我終于獲得了。終于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時空作戰隊員。

  我站在臺上,接受了呂克將軍為我戴上晉升為“愛生”的勛章。

  這一刻,我終于得逞如愿。我向哥哥許下的諾言終于實現了。現在我能夠與他并肩作戰。我為這一刻的自己而驕傲。

  我感謝那些為我歡呼的人群,我熱愛他們,更熱愛他們所賦予我的責任。

  我向他們深深地鞠了一躬,因為他們,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晉升的隊員還有:艾特.克魯斯,孫越,比特.蒙克,瓦力婭.愛德華,崔佳,K.拉瓦克。

  總共七人。

  我與崔佳,孫越,艾特是人類,瓦力婭是海洋人,比特與K是動物人。我們七個人是今年最優秀的時空作戰實習生,剩下的隊員會分配到其他不同的崗位。

  例如我的好朋友約克.肖他被分配到指揮室,進行助理工作。王霜霜被分配到實驗室,進行實驗測試工作。總之我們都被分到適合自己的崗位。

  不過,在晉升大會即將結束的時候,呂克將軍從主席臺站起來,嚴肅地向我們宣布了第八位晉升戰士,這是我們完全沒有想到是事情。第八位,我們始料未及。

  晉升大會一直都是選出本年度最優秀的七名時空戰士,第八名從來都沒有。可是呂克將軍已經念出了他的名字:

  斯蒂芬.夏洛特.杰克。

  緊接著將軍身后的大屏幕出現了杰克的資料,我定睛一看,是他,原來是他,我見過,真的見過。

  在晉升大會的前一天,我看到一名年老的時空作戰隊員返回了基地,他是在3721年被派去柯斯亞伯星系的地奧木星進行物種收集任務,可沒想到他一去就是整整36年。

  我看到他時,他還穿著36年前純黑色的x—5時空戰服,臉色蒼白,身上的皮膚松弛著,手指骨節凸出,原本應該是黑色的眉毛顯示出幽深的紫藍色。他回來時手里也提著一個箱子,箱子被純黑色的金屬包裹,里面發出“吱吱吱”的響聲,似乎是關壓著一種動物。他的深情非常疲憊,眼神暗淡無光。

  不過在他走進治療室時,似乎注意到了在一旁偷看的我,他稍微楞了一下,便走了進去。

  我連忙走開,繼續尋找資料。

  呂克將軍以及物種研究室主任李麗都親自接待他。并指派最好的醫療小組為他進行治療。

  沒想到他會是第八位晉升的時空戰士,他的一張照片中有我父親的身影,更沒想到他居然是與我父親同一批時空戰士實習生。看到這里,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我的神經開始高速的運轉,我想我父親的失蹤,他可能會了解一些,或者說會知道他一些情況。

  珍妮看到我的情緒激動起來,心里也已經猜到了一些事情,緊緊地摟住我的腰,將臉貼在我的肩上。

  我還沉寂在父親突然消失的記憶里,那里一片荒涼漆黑,似乎沒有任何人影,我與父親的最后一次通話就是他站在一顆毫無生機的星球上的畫面,然而那就是我與他永別式的通話了。

  時空戰士迷失在時間里是常有的事情,但一般情況都會返回,可父親卻沒有回來,即使時隔36年的杰克都成功返回了,可父親為什么沒有呢?為什么?

  晉升大會結束后,人們緩緩離開,只有珍妮坐在我身旁,一直陪伴著我,沒有離去,她就是這么貼心,在我傷痛的時候,一直默默地守護在我的身旁。

  約克從我身后走來,對我說:J,祝賀你終于晉升為“愛生”。

  我努力地控制住激動地情緒,讓臉頰擠露出喜悅的神色說:約克,謝謝你。

  他聽到我的回答,笑了起來。

  “你這家伙永遠都不懂的謙虛。”接著用手指了指呂克將軍,用右手遮住嘴角輕聲地對我說“他是我的直接boss”

  “祝你好運”我朝跟在將軍身后的約克喊道。

  他背對著我瀟灑地朝我揮了揮手,急忙地去追趕剛剛走出會場的呂克將軍。

  我收回目光,親吻了珍妮,盯著她寶石般的藍眼睛說:咱們也回去吧。

  珍妮陪著我走出了會場,我們站在高高地臺階之上,望著蔚藍色的太空,看著繁華的城市在忙忙碌碌地發展,繁榮。

  我想,我看到的天空如果能是真的多好啊。

  3757年的地球已經被破壞的沒有了面貌。臭氧層被完全破壞,天氣也越來越惡劣。那蔚藍色的天空其實是科學家們利用科技技術投射到天空的擬真畫面。

  我又低下頭,摟著珍妮朝公寓走去。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發,降落在我我們周圍的雪花我都沒有注意到。

  我心里一直在想父親,他已經與我整整10年沒有聯系了。也沒有與時空作戰基地聯系。

  他們懷疑父親被卷進了時空黑洞。永遠的離開了我們。

  而我完全不相信這個說法,我的父親是非常優秀的時空戰士,他是偉大而不可戰勝的。他有豐富的作戰經驗,怎么會輕易地被黑洞吞噬呢?

  再者說,我們時空戰士在進行訓練的時候都有練習黑洞逃脫技能。即使父親真的遇到了黑洞,我想他也會逃脫掉的。

  可這一切的遐想是我大腦完全不能接受現實而編造的,因為父親出事的時侯,他的通訊設備也正與總部連接。圖像明確的顯示出父親被黑洞卷進去的畫面。

  從那一刻起,我永遠的失去了他,永遠的失去了。

  哥哥曾說過:父親是我們的驕傲,他生是偉大的,死也是偉大的。他的偉大我們所有人都會記住的。

  我相信哥哥,我相信哥哥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值得我所信任的。

  回到公寓,我躺到床上,閉上眼睛,反問問著自己,黑洞那邊真的什么都沒有了嗎?

  午飯是在黃昏的時候吃的,珍妮坐在我對面,低著頭,不斷地吃飯夾菜,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我放下筷子對她說:珍妮,我平時不在家的時候你也一直用筷子吃飯嗎?

  她慢慢抬起頭,臉色有點蒼白,不過更多的是驚訝。

  是的。我已經能熟練的使用它們了。說到這點上,她的眼神里突然流露出一種自豪感。

  她是個典型的西方女孩,讓她用筷子實在是為難她了。因為刀叉才是她最擅長的餐具。

  想到她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不斷用筷子,我的心里是傷痛,是幸福,一股暖流緩緩地流淌在我的心間。

  珍妮,我愛你。我抓住她的手,認真地告訴她。

  夜晚,我們躺在床上,我摟著她,撫摸著她柔軟的身軀。她也抱著我,我們一起望著窗外銀白月光下不斷飄落的雪花。

  這溫馨的場景,暫時讓我忘記了旅途中的艱辛與磨難。

  我也該好好陪著她,享受一下普通人的幸福生活了。

  不知什么時候,我才從睡夢中醒來,醒來時珍妮已經離開了。

  她今天還要到學校上課得。忘記說了,她現在是阿勒克姆學院的生物基因教師。主要教授基因修復課程。

  我起床后發現我床頭的通訊器在不停地閃爍。

  看來我又要起航。開始新一輪的時空之旅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