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3:40:3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神夜
  4. 第一章 刺血

第一章 刺血

更新于:2018-03-15 08:29:58 字數:3101

字體: 字號:
  (本來想以輕松時‘小白’,嚴肅時‘正常’的方式來寫的,但既然大家不喜歡,趁現在還沒陷入太深,那我就換一種風格。除了第一章只是稍改動以外,后面幾乎都完全重寫了。)

  “李天曌,你看看你搞的什么東西!?”一個中年男子,厲聲叱責,對電腦桌前的一個青年喝道。

  “科長,什么事啊?”李天曌滿臉無辜和不解的詢問。

  科長怒道:“你自己進系統看看,還能怎么回事!”

  李天曌忙打開ERP系統,進入自己的賬號,將自己工作的數據導了出來。

  “喏,你看!”科長指著電腦屏幕上:“這批貨物怎么會到這里來?它現在應該在XX市的代理商那兒!還有其它的貨物,全部都是亂七八糟的!”

  李天曌忙瞪大眼睛細細看來,額頭上的白毛汗都出來了:“這……我,我……,科長,抱歉,是我沒注意。”

  科長登時更怒了:“沒注意!你這個月是第幾次沒注意了?”

  李天曌一驚,心里慌道:“這回死定了。”

  科長點頭指著他道:“李天曌啊李天曌,名字取得真好,倚天為依,日月當空,可就是人太差勁了。”

  李天曌忙辯解道:“喂,科長,你聽我解釋,你也知道我……”

  “你不用多說了。”科長直接打斷他的話,看了看鐘道:“我知道你的現狀也不好,所以,中午之前,遞一份辭職書上來吧,這樣還能拿一些獎金。”

  “科長!”

  “不要讓我開除你。”科長最后說了這句話,就離開了。

  李天曌愣愣地站在那兒,周圍的幾個同事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嘴里還在竊竊私語。

  “不會吧,就這么讓我離開了嗎?”李天曌的心頓時沮喪到了極點。

  李天曌:男,二十二歲,雙親早逝,孤兒,未婚。XX物流公司電腦操作員,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了。

  炎炎烈日,李天曌搬著一個紙箱從公司大樓出來,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的車輛,心里有些慌亂和茫茫然的感覺。

  失去了工作,對于他這樣一個社會孤兒來說,簡直等于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根本。目前就業壓力這么大,要再找一份這樣輕松的工作談何容易。

  公交站臺前,李天曌無力的坐在長椅上,從箱子里取出了一個信封。一萬四千塊錢,這就是他在那個公司里拿的最后一份錢了。上個月的工資獎金,這個月還上了十天班,加上一些福利補貼和退掉的社保。若不是科長知道他的生活水平不好,沒有辭退他,恐怕還拿不到這么多錢。

  “一萬四,呵。”李天曌自嘲的笑了一聲:“省著點用,還能用幾個月,得在這段時間找到別的工作。”

  公交車來了,李天曌抱著箱子上了車。

  某個廉租樓內,李天曌正拿著鑰匙準備開門。忽然門開了,開門的是個女人。

  李天曌站在門口站了半天,才道:“你怎么在這兒?”

  “我等你半天了。”那個女人半掩著門,抱著胸站在門前,看著他手里的箱子,抬了抬下巴問道:“什么東西?”

  “沒什么,一點用具。”李天曌想要進屋,但那個女人沒有讓,只好又問:“你想要干什么?”

  女人輕輕一笑:“你說我想要干什么?當然是來要分手費。”

  李天曌看了她良久,忽然笑道:“分手費?那好,拿來吧,是你提出分手的。”

  “沒錯,是我提出來的。”女人道:“可是你當初甜言蜜語騙我的時候怎么說的?說要我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實際上呢?在這個破單身樓里和你住了一年多,你什么時候讓我過過好日子?不說吃的和住的那么糟糕,你就連個香奈兒的包包都不肯做為生日禮物買給我。”

  “吃的很糟。”李天曌有些不敢想信她竟然說出這樣的話,良久才道:“是,是吃得不好。可是你說的那個包,要幾千塊錢,我怎么買得起給你?”

  “是買不起,還是不想買?我看過你的存折了,你就和街上的流氓一樣,先用花言巧語哄住我們這些單純的女人,等到到手之手,就變成了一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女人微微皺眉,不屑的哼了一聲:“就連長了一臉雀斑的胖妞,現在用的化妝品都是名牌。你卻連一個包都不肯給我買,這種日子,我怎么能忍受得下去?”

  李天曌氣息有些變得粗重了,拳頭緊緊的攥著,怒喝道:“我想存錢,也是想向你父母提親!”

  “提親?”女人好像聽到很好笑的事一樣:“誰說要和你結婚了?和你這樣窩囊的男人結婚,我不是要委屈一輩子?再說……再說,就憑你這樣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以前還在外面混過吧,我的父母怎么可能會把我嫁給你這樣的人?總之,你拿三萬塊分手費,從此以后我們就再無關系,我也不會再到你這個破地方來。”

  “三萬?”李天曌道:“呵,我哪有那么多錢?就算我有……”

  女朋友打斷他的話道:“你的出息就是這樣嗎?就算是一個***跟你在一起一年多,也應該有三萬塊吧!”說到最后,這女人也顯得很憤怒。

  “你居然這么說。”李天曌額上青筋暴起,正待發怒,忽然門被人從里面拉開了。

  一個人沖出來喝道:“姐,跟他廢什么話!叫他拿錢,不肯給的話,就打到他給為止。”

  李天曌一怔,除了女朋友的弟弟以后,屋子里還有兩個男子,手里頭已經拿好了鐵棒木棍之類的東西。

  那女人叱喝道:“要你多事!我沒讓你們動手,你們就乖乖的呆著!”

  那女人的弟弟只好瞪了李天曌一眼,和后面兩個男子把樓道給堵上了。

  女人伸出三根指頭道:“三萬塊錢已經夠少的了,知道你沒用,所以才沒找你多要。如果你連三萬塊錢也不給的話,就別怪我不念跟你在一起一年多的情份了!”

  李天曌氣得緊咬著牙關,看著她弟弟和兩個男子手里的棍子,孤兒時,那種被人欺辱的逆反心理一下爆發了出來:“我就是不給,怎么樣?”

  女人眉頭一蹩:“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打!”

  三個人棍棒交加,立刻把李天曌打在了地上。那女人的弟弟跳腳一棍砸在李天曌的頭上,連棍子都打斷了。

  李天曌當場倒在地上,箱子里的東西灑了一地,信封里的錢也滑落出來。

  “姐,他有錢。”女人的弟弟連忙撿起信封交到了姐姐手中。

  那女人不知道為什么,狠狠的瞪了他弟弟一眼,接過錢數了數問道:“這里有多少錢?”

  一個強壯的男子一把揪住李天曌的衣襟,拽了起來:“問你話呢,還想找打是不是?”

  李天曌咬著牙,眼前已經被血水映得通紅,看著數錢的女朋友,半晌才點著頭恨恨道:“好吧,你要錢給你吧,這里有一萬四。”

  那女人還是數完了一遍,才道:“你的存折我已經拿了,里面只有八千四百塊,加起來才兩萬兩千四百塊,還是不夠。”

  “我沒錢了!”李天曌怒吼了一聲。

  女人沉默了一聲,回頭看了一眼屋內:“我說了三萬塊就三萬塊,你屋里的電腦,還有別的什么我就要拿走。對了,你還沒告訴我存折的密碼呢。”

  李天曌已經氣得渾身顫抖起來,咬著牙道:“你……你的生日。”

  女人神情微微一震,與李天曌對視了一眼,馬上偏開了頭,似乎不敢面對他的眼神一樣,良久沒說話。

  她弟弟從房中抱出電腦道:“姐,值錢的東西已經收拾好了,不知道夠不夠。”

  女人點了點頭,道了一聲:“走。”要離開時,她又道:“也別說我一點情份也不念,給你一百塊錢,買泡面吃吧。以前你不是總對我說,你喜歡吃泡面嗎?沒用的男人。”她從信封里拿出一百塊放在桌上,跟著弟弟很快就走了。

  李天曌一下摔倒在地,頭上的鮮血從傷口中不停的涌出來,他慢慢把地上散落的東西都重新裝進了紙箱,忽然又將那紙箱重重的往墻上摔去:“媽的,渾蛋,為什么,為什么居然這樣對我!”

  他不明白,不懂,他不能理解這件事情。

  十幾天前,他們很突然的分了手。僅管一再的挽留,但他的女朋友還是執意的離開了他。今天丟工作的事,也就是由于分手而心煩意亂而出錯。本以為,她只是不想再過這種人子了,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李天曌就算覺得再不愿,也只有無奈的分手,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把事情做到了這個地步!

  李天曌痛苦的抓著自己的頭發,生活一下子變得更糟了……

  (曌:音通‘照’‘兆’,取意日月當空之意,是‘則天大圣皇帝’武則天的名字,武曌!)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