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5:4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狼姻傳說
  4. 第3章 成人儀式2

第3章 成人儀式2

更新于:2018-03-17 11:01:53 字數:2736

  第三章

  跟著嚴姑來到了祭祀大廳,映入眼簾的是滿屋的刀槍棍棒,仔細一看,原來各式各樣的兵器都有,而最遠的一個小角落里才放了一堆筆墨紙硯、琴棋書畫等風雅之物,反而是剛進門的地方放著一些生活中生產東西的一些工具。

  站在那些生產工具旁的精瘦男孩指著那些工具對身邊的人說:“我可不要點化到這些鬼東西,要不然一輩子就只能平平淡淡的當個普通人了。”狼姻聽到大致也明白了,看來今晚就是決定他們這些人一生命運的日子,而自己又究竟能點化到什么呢?

  看一個巫師跳完一大段祭祀舞之后,成人儀式也正式開始了。

  “第一個,離原!”

  聽到嚴姑的喊聲,一個清秀的少年從人群中快速走了出來,一張稚氣未脫的臉上帶著少年特有的自信,只見他走到大廳的正中,閉著雙眼,雙手合十對著祭祀臺行了一禮。隨著他的行禮,滿屋的物品似乎都在騷動起來,相互撞擊出劇烈的聲響。

  突然,兵器中飛出了一個亮光,只見光團中是一把青色長劍,長劍飛到少年頭上旋轉了幾圈,最終化為光影鉆入了少年的身體,凝香玉滿意地點了點頭。

  “哇,他點化了長劍,以后就可以成為一個劍客了,太厲害了。”

  “天啦,第一個就點化了長劍,我開始覺得壓力好大了……”

  周圍傳來了一陣陣的羨慕聲,少年得意得揚起了小臉。

  “下一個,趙虎!”

  嚴姑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個蠻頭蠻腦的小胖子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他一臉激動的跑到祭祀臺前,雙手合十深深的行了一禮,又是一陣騷動后,一個大大的開山斧飛了出來,直接化為光影飛到了小胖子的身體里。小胖子開心得直蹦,那身上的肉一陣亂顫。

  “哈哈,還真是配他,不過,還是好厲害,又是一個戰斗兵器……”眾人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的看著他調笑著。

  “下一個!”

  一個嬌滴滴的少女,緩緩的走了出來,狼姻一瞧,原來是常常擠兌她的謝美嬌。只見她嫵媚得對著眾人笑了一下,然后走到祭祀臺前緩緩的行了一禮,騷動很快消失,不過大家沒見到有任何兵器飛出來。正當大家疑惑的時候,從門口的那堆生產工具中,飛出了一根平時做女紅的繡花針。謝美嬌瞪著一雙大眼,不敢相信地看著那根針飛到了自己身體里。“不,怎么會這樣!怎么不是兵器!我不要繡花針,我不要一輩子做繡女!”謝美嬌像瘋了似的拍打著自己的身體。

  凝香玉柳眉一皺,冷冷的說道:“拉她下去,直接送到繡紡!”

  “不……谷主,我不要做繡女!我不要!!”看著漸漸遠去的謝美嬌,大家一陣唏噓。

  凝香玉盯著眾人冷聲說道:“大家看到了,點化過后,是什么就得干什么。天生什么命就得干什么活!”

  眾人安靜了一小會,馬上恢復了剛才的喧鬧,似乎謝美嬌一事是再平常不過的小事,又開始關注和祈禱起自己的命運來。

  狼姻看到平時傲氣十足的謝美嬌落得如此下場,也不禁嘆了口氣。

  看了太多有人歡喜有人憂的情形之后,終于輪到了狼姻。深吸了一口氣之后,快步走到了祭祀臺前,一雙猩紅靈動的眼睛環視了四周之后,便閉著雙眼,雙手合十的行了一禮。此時的嚴姑也緊張得拽緊了衣角,凝香玉也很是激動得站起身,一雙漂亮的鳳眼火熱得盯著狼姻。

  大家都忽然安靜了下來,靜,還是一片寂靜,甚至連兵器的騷動聲都沒有。狼姻也納悶的抬起了頭,翹著小嘴,用詢問的眼神望向了嚴姑。

  正當嚴姑準備抬腳的時候,狼姻全身發出了熒熒白光,一只毛筆從遠處的角落飛了過來,圍著狼姻旋轉的幾圈之后,化為一道光影就要鉆進狼姻身體,只聽“鐺”一聲,毛筆便啪嗒掉在了地上。

  “啊?怎么回事?她點化的筆進不了她的身體!”

  “說她是妖女還不信,現在信了吧,不過,她這妖女也太遜了吧,居然才點化一只筆!”

  “喂,我說,這算什么啊?到底算不算是她點化的?”

  “誰知道呢!噓,別說了,快看谷主的臉色不對勁……”

  ……

  此起彼伏的嘲諷聲,引得狼姻一陣手足無措,嚴姑也表情復雜的看著狼姻。再看凝香玉,一張冷得像冰一樣的臉拉得老長,一聲不吭得轉身離開了祭祀大廳,邊走邊說:“狼姻一無是處,限三日之內離開凝仙谷。若要不從,立即杖斃!”

  “啊!谷主這次怎么這么嚴厲?”

  “噓,小聲點,看不出來是故意針對她么?”

  “這次真是有點過分了,雖然平時不喜歡她,不過她也沒有做過什么壞事。”

  “唉,都不知道以前為什么討厭她,大概就是羨慕她漂亮吧。”

  ……

  在一陣議論聲中,狼姻呆呆的走到嚴姑面前,一臉驚慌地看著嚴姑,“娘,為什么會這樣,姻兒哪里做錯了?”“姻兒沒有錯,是娘錯了,保護不了你。”嚴姑抱起狼姻,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了出來。

  回到木屋的房間,嚴姑拉著狼姻的手說:“姻兒離開也好,姻兒大了,也該出去見見世面了。遠離這里,做個開開心心的小丫頭。”

  “娘,為什么谷主要趕我走?難道因為我是妖嗎?”狼姻呆坐在木椅上,想著今天凝香玉說的一些話。嚴姑倒了一杯茶遞到了她手里,說道:“不管姻兒是什么,娘都愛。人也好,妖也罷,都是生命。姻兒要用一顆真誠的心去看待別人,才能感受到別人的真心。谷主不安好心,但是,我的姻兒長大了不是,可以自己出去看看外面的天地。而且……”思慮了一會兒,嚴姑繼續說道:“而且,娘幾年前也曾發現有仙人和妖族來找過姻兒,我想大概跟你父母有關。但是,來者似乎都不善,故為娘沒有把你交出去。你也應該去尋尋自己的身世。我的姻兒仙氣十足,想來也是有一位漂亮的仙人的母親吧。”

  “母親?”低低的喊出這兩個字,狼姻的眼睛終于慢慢恢復了一點元氣。

  “姻兒,娘這里有一封推薦信,你拿著這封信到奧亞公國去,那里有一所學校,你可以去那里學習,既然姻兒點化了筆,說不定,我的姻兒會成為一代名人喲。”嚴姑故作輕松的笑道,“娘有一位學姐在那里做導師,正好你去那里可以有人照應,為娘才更放心。等我的姻兒成為大有作為的人之后,一定會尋找到自己的身世的。”

  “好了,姻兒快休息吧。”嚴姑轉過身去,拭掉了眼角的淚花,快步走出了房間。

  一陣輕煙飄過,墨仙出現在了狼姻面前。墨仙悠閑得說道:”好了,開始今天的練習吧。”

  “墨仙爺爺!我都難受死了,還要我練習什么呀!我要被趕走了啦!”狼姻幾乎快要暴走了,雙手使勁的揉著額前的頭發。

  “我知道!”墨仙給狼姻擺好平時練習的物件,平靜的說道。

  “知道還要我練習!”狼姻幾乎快要哭了。

  “當然,呆在這種地方,你永遠都不能成長,遲早都要離開的,只是早晚的事,所以就沒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練習還是要天天練的。”墨仙嚴肅的說,“離開是好事,明白嗎?”

  “可是,我不想離開娘。”狼姻抱著軟枕,把頭埋進了枕頭里。

  “小丫頭,不要再亂想了,認真面對吧。你也應該學著長大了,而且,也不能讓你喜歡的娘為難了。開始練習吧!”墨仙拍拍她的頭,轉身化為輕煙鉆進了沁玉筆。

  狼姻想了很久,終于拿起了桌上的筆練習起來,猩紅而靈動的雙眼前所未有的堅定。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