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7:1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血仙記
  4. 第一章 懦弱少年

第一章 懦弱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19:01:13 字數:2209

  清風城清風鎮;

  鎮上北面的一個小山村——徐家村里坐落著二十來戶人家。這里的大人們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孩子們在這里盡情的玩耍,但孩子們除了玩耍之外還必須做一件事——讀書,這里的孩子在年齡到達五歲之時都會被家長送往學院去學習,因為這里的大人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多長點見識,長大之后能去外面的大世界去大展宏圖,希望他們將來能光宗耀祖。

  徐宸,徐耀和方玉的長子,也是其唯一的兒子,今年在學院上學已經十年整。徐宸還有一個比自己小三歲的妹妹也在學院讀書。從徐家村到學院大概有兩個時辰的路,由于路段較遠徐家村的孩子們大多都在學校住宿,等到學校十天放假的時候再回一次家,每到這個時候都是孩子們歡呼的時間,因為有兩天的時間可以休息并且可以回家見父母。

  此時正值學院放學的時間,一個十一二歲左右的少女站在學院門口往學院里面不停地張望,嘴里還似乎念叨著一些詞,臉上的表情不斷的變幻著。這時不知從哪里冒出一個青年拍了下她,她趕緊回頭去看是誰。這是少女嘟著嘴說:“哥,你怎么才來啊,還想嚇我,看我回去不告訴娘。”少年趕緊解釋道:“我處理點事,所以來晚了,你就原諒我吧。”此時的少年正是徐宸。兄妹兩說著話便跟往常一樣回家了。

  兩天后徐家村的少年們又開始了他們的學院之行。他們三五個的前前后后的在這一天到達學校。

  回家后又來到學院的第一天早上,老師的房間里多了三個人,一個六七歲的少年,少年旁邊站著一個大胡子的中年男人。老師的旁邊站著徐宸,此時他低著頭。大胡子正對著徐宸憤憤的說:“你這么做信不信我去報告上面的管事,把你抓起來讓你在里面待個幾年,信不信我廢了你。”這時老師開口道:“這到底怎么回事,你老老實實的跟我說清楚。”原來徐宸的宿舍里面有很多伙伴一起住著,大胡子旁邊的這個少年叫林東是徐宸的上鋪。一天夜里徐宸睡著的時候忽然感覺被雨淋了,醒來才發現是林東這個小胖子尿滴到自己的床上來了。林東事后知道自己理虧便說會賠給徐宸。之后的一段時間里林東便陸陸續續從自己的生活費里拿出大部分來給徐宸。但這事被林東的爹知道以后便認為自己的兒子受到委屈,誓要給兒子找回場子,因此才有了今天老師房間里的這一幕。

  老師叫徐宸盡快的把錢還給林東并且當著全體同窗念自己寫的悔過書。入夜徐宸怎么也睡不著,一直只知道學習的他此時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心想:“錢已經被自己花光。若回家去問父母要,此事必定敗露,到那時我肯定被嚴厲懲罰。若不還錢老師那關肯定過不去,而且林東他爹也說不定真報告給管事,到那時我說不定會被抓。仔細想了一番后,徐宸便下了個決定。”

  翌日清晨天微亮,清風鎮學院外面,徐宸攔下了一輛拉貨的空馬車,詢問車主之后得知馬車要去城里拉些貨回來,徐宸給了一些錢給車主自己便坐著馬車進城了,六個時辰之后徐宸到了清風城,其實徐宸本想自己到城里找點事做然后在這里生存下去,可是幾天之后他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這幾天他經常被城里的流浪人欺負。開始幾天自己還一天吃幾頓飯,可是看著自己口袋里的錢幣變得越來越少,最后下定決心一天吃一頓,就這樣他在城里游蕩了半個月。

  半個月后,徐宸出現在清風城的一隅,身上的衣服已經有很多的污漬,臉頰上瘦了一大圈。原本認為自己能在城里找份事,從此在這里生存下去,哪知從未出過家門的除了在學院里學到知識之外什么也不會,只得在這偌大的城里漂泊。春天的風輕輕拂過徐宸的身上,突然他的眼里一熱,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徐宸心想:“難道我就這么沒用嗎?難道我會死在這里?不,我不要這樣下去。我得回家,爹、娘,孩兒想你們了,我錯了。”這時一輛馬車從遠處馳來,這似乎很像那天那輛拉貨的馬車,徐宸試著招手,那馬車行走的速度慢了下來,最終停在了徐宸的身邊,果然是那天那輛馬車。徐宸試著問道:“可以帶我回去嗎,不過我沒有錢幣了!”車夫想了一會道:“上來吧。”就這樣離家半月之久的徐宸又經過六個時辰左右的路,最終回到了家里。

  清風鎮,徐家村;

  徐宸跪在自己家的大門口,背上還背著幾根拇指大的棍棒。屋內一個粗獷的聲音吼道:“你還知道回來,你看你做的那些事,丟我老徐家的臉啊!”另一個聲音這時打岔道:“孩子他爹,兒子剛回來你別再嚇他了,宸兒你爹都知道你的事了,你爹當時知道你走了就去質問你們的老師,而且還放下狠話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爹他就去廢了你們宿舍那個伙伴跟他爹。快起來吧,你也餓了,來娘給你熱飯吃。”

  這時徐宸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娘,孩兒對不起你們。孩兒知道錯了,孩兒以后再也不惹你們擔心了,爹你懲罰我吧!”徐宸說完話后便看著徐耀,似乎在等著他的懲罰。

  “好,記住你錯的地方是哪里,逃!你為何要逃。你本來沒錯但你逃了就大錯特錯。”徐耀邊說著話邊抽出兒子背上的一根棍子在徐宸背上狠狠的打了一鞭子。

  嗙,隨著一聲鞭響,徐宸的母親嚇到了,隨后她大叫一聲:“啊,徐耀你要死啊!你怎么下得去手。”方玉不信自己的丈夫會下得去手,他的丈夫可是從小到大都沒有打過兒子的啊。

  “爹,兒子記住了,今后再也不逃了,我要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徐宸吼道。

  方玉立刻過來把徐宸拉起來并急著看兒子身后的血印,嘴里還嘟嚷著:“我的兒啊,徐耀你個老不死的。”然后便把徐宸挽進屋內。

  兩天后徐耀帶著兒子來到學院,給老師說情后老師準許徐耀繼續在學院上學,林東的父親也覺得這是做得有點過了,還給徐宸買來新的被褥等并給徐耀致歉。徐宸也答應了父母要好好在學院上學。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