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7:14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剎那紅塵
  4. 002 師門

002 師門

更新于:2018-03-16 17:22:28 字數:2082

  清野門,取義自兵策,堅壁清野,肅穆威壓,果真是一番兵家氣派。

  尚且存著幾分疑慮,彥明他隱藏在街角的陰影里,細細觀察著那扇森嚴古樸的木門。而擋在他身前的,那條大漢正緊咬著牙,牙齦都流出了鮮血,因為少年五根修長細膩,精致絕倫的手指,正搭在他的脊梁上,鋒利程度不遜于精鐵匕首的指甲更是深嵌在血肉之中,劇烈的疼痛讓他一動都不敢動,生怕觸怒了身后這個小煞星。

  「哼,先讓你小子蹦跶一會兒。等你一進門,老子必定讓你尸骨無存。」大漢的眼神閃爍過一絲陰狠,心中大罵著,他是清野門的內部精銳,心理素質也是一流的人物,在受制于彥明的時候,他也計劃著等到彥明混進清野門時,擊殺此僚,恐怕這小子也不會知道,清野門內的暗哨布置有多么緊密精細。

  「休息一下吧。」淡淡瞥了一眼,彥明的心思純凈,自然察覺到了這家伙暗懷鬼胎,話剛落地,他五指一扣,這條大漢被輕而易舉地捏暈了過去,然后就被他拖進了一條幽暗的小巷。

  收回神念,他略微有些躊躇,是應該直接去登門拜訪,還是暗中偷偷進去,思量了一刻,他還是覺得擅自闖進很是失禮,于是乎,走上門階,輕輕叩響了木門。

  咯吱,門被拉開,就見一個臉上有著淡淡皺紋,眼睛閃爍著銳利光芒,穿著寬松衣服的中年人探出頭來,看到門前站著的白衣少年,輕皺了下眉。

  「你有什么事?」中年人似乎看出少年并非本地居民,說的竟然是漢語,而且還帶著淡淡的中原鄉音,這無疑讓彥明心里篤定了幾分。

  「我想求見吳文軒前輩。」彥明恭敬地拱了拱手,他雖然現在也算是一派掌門,但玉虛門僅有他一人,倘若以名聲而論,只能算是不入流,自然不能和那種大宗教的領袖,像基督教教皇,少林寺方丈這樣的人比。

  「你是哪里人,怎得認識大師傅?」中年人上下打量著他,詢問道。

  「小子贛州人士。」彥明想了想,拿出身上那塊玄虛玉佩遞給了他「請代傳見,且說故人子弟請見。」

  「請稍等。」清野門的上層基本都是華僑,因此對華人很是客氣,再加上這少年似乎還認識理事會的會長,中年人捧著玉佩像是抓著燙手的山芋,匆匆忙忙跑了進去。

  沒有讓他等候多久,那個中年管家似的人物,把玉佩還給了彥明,微微躬身,左手朝內一撇「請隨我來。」

  沈彥明跟著管家才剛踏進青翠欲滴的庭院,就立時感覺到了數十對充滿敵意的目光落在他的要害部位,他的步履沒有錯亂,只是不動聲色地以神念掃視著周圍,這清野門的確稱得上的虎狼之穴,雖然看似寬松,一個明哨都沒有,但就在這看似空曠的庭院里,至少埋伏著三十余人,他們趴在屋頂,伏在樹叢,躲在樹冠,一旦他有所異動,他相信,這些精銳會在第一時間出手。

  會客廳,一副氣勢恢宏的馬踏聯營圖掛在雪白的墻上,彥明安靜地坐在紅木椅子上,端著盞瓷杯,茶水里漂浮著幾片毛茸茸的茶葉,味道倒真是不錯。

  「你就是天奇的弟子,不錯,很不錯。」

  就在他品茶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門口傳出,沈彥明只感覺到空氣之中一陣氣流掠過,眼睛一花,就看見一位蒼老身影大馬金刀地坐在居中的紅木太師椅上,白發飛舞,目光落下來,令得他心臟猛地一跳。

  「小子玉虛門沈彥明,見過前輩。」沈彥明起身行禮道。

  「天奇難道沒有教過你禮節嗎?」聽到彥明的措辭,吳文軒哼了一聲,周圍的氣流頓時一滯,戰場上千錘百煉的殺伐之氣,慢慢籠罩了整個大廳,讓彥明也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他雖然修為不弱,但還是心里沒譜。

  「前輩雖曾為玉虛門中人,奈何已經脫離。」彥明承受著龐大的殺氣,一字一句說著,不卑不亢「小子不才,忝為玉虛掌門,卻不敢墮了先師之名。」

  「竟然能承受住這樣的殺氣,這小子確實不簡單,假以時日,也不知會成長到何等地步,天奇,你收的好徒弟啊。」

  吳文軒心中思量,慢慢收斂了殺伐之氣。

  彥明感到身上一松,暗自松了口氣,這才抬起頭,打量起這位曾經是上代玉虛門大師兄的老人。這位老人看似衰老,其實卻是生機內斂,參悟的竟是枯禪的功夫,難怪比師父還要年邁的他,還能活到現在。只不過枯禪雖然能延緩生機,但代價是失去再進一步的機會。

  「…老夫雖然出了玉虛門,但與天奇仍有故友之誼,喚你聲賢侄,不過分吧。」

  「那是小子高攀。」

  「賢侄既然至此,想必天奇…」吳文軒閉上眼,布在眼角的皺紋,露出了股淡淡的哀傷。

  「先師仙去已兩載。」彥明低下頭,輕聲言道。

  「…世事無常,世事無常啊。」吳文軒長呼了口氣,似乎要將胸腔里的悲郁全部吐出來「賢侄此來,想必是要踐諾吧。」

  當初吳文軒是玉虛門的大師兄,但是當時的掌門卻屬意于他的師父沈天奇,吳文軒心中不平,不僅出了玉虛山門,還取走了玉虛二經中的『太清丹經』,成了兵家煉氣士。

  待得沈天奇繼任了玉虛掌門后,曾親自來日本找到吳文軒,這兩師兄弟向來感情甚佳,相談也甚歡,但即使如此,吳文軒也拒絕了交還『太清丹經』,這無疑成了沈天奇地一塊心病,吳文軒承諾,倘若天奇地徒弟能接下他十招,就奉還『太清丹經』。

  在遺書中知曉了此事,彥明自然是義不容辭,而今他修為初成,又是結成金丹,身上帶著股無比鋒銳的氣勢,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趁勢而行,這也是兵家所謂的士氣。

  「喏!」他不遠千里,為的就是踐行師父的遺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